第五卷 第十九章 水道逃遁

  瞧見這燈籠一般大的眼珠子,我的心臟砰然一陣亂跳,感覺注視過去的時候,有一種心魂都給吸收進入的恐怖感覺,然而就在蕭大炮一行人瘋狂在地上跺腳的時候,旁邊的嚶嚶突然舉起了手,雙手朝天呈獻祭狀,大聲尖叫起來。

  這一聲尖叫簡直就是天籟,好像一只令箭沖上云霄,所有被那巨目迷惑的人都驚醒過來,左右一看,這兒哪里有什么白花花的蛋啊,根本就什么也不是,巖地而已。

  神壇附近,似乎有什么讓那些魔蜥畏懼的力量在,使得那些尾隨而來的家伙全都停留在了不遠處,虎視眈眈而望,口中猩紅的信子不斷吞吐,嗤嗤,將整個空間都弄得此起彼伏,無處不在的恐怖將我們所有人的心臟都給攥得緊緊。

  不過當所有人都沉浸在這種恐怖的時候,我只是將魔劍前指,定定地盯著前面的那一雙巨大魔眼。

  在我的眼中,所有的魔蜥疊加在一起,都不如這頭魔蜥給人的感覺那般沉重。

  盡管那玩意還沒有正式露面,但是我卻有一種古怪的感覺,就仿佛它跟我當初在茅山后院的無底洞下,瞧見的阿普陀一般,有著并非本界的恐怖威嚴。

  一想到這兒,我終于算是明白了總局為何會給此次評定的等級,會是甲等,說一句不客氣的話,總局評選的人,當真是瞎了眼睛,倘若讓他親自過來瞧一瞧,別說甲等,就算是特等,只怕也沒辦法形容此時此刻的情形。

  在被嚶嚶一聲叫喚給震醒過來的時候,幾乎不用招呼,所有人都同我一起,看向了深處的那片黑暗中。

  黝黑的當下,有凝重而遲鈍的呼吸傳來,一點一點地吸,一點一點地吐,那狀態簡直壓抑極了,我左右一看,心想此番估計哥們真的就得栽在這兒了,不過就在這時,嚶嚶又做出了將所有人都驚呆了的事情來——但見這小妞兒一步踏前,竟然冒著巨大的危險,一路走到了那黑暗的邊界去,然后開始大聲地說起了話兒來。

  嚶嚶說話,向來都是結結巴巴的,然而此刻嘗試與那黑暗之中的巨目溝通的,卻是另外一種語言。

  事實上我并不清楚這哼哼哈哈的話語,到底是不是一種語言,但是我聽到嚶嚶說得煞有介事,大概持續了兩分多鐘,然后停了下來,并且再次將雙手朝天舉起,用鼻腔與胸腔共鳴,發出了一種類似于呼麥的聲音來,一直持續,長長久久。我左右一看,發現周遭的人都露出了一種錯愕的表情,也都朝著我看來,不曉得我帶來的這個小女孩,竟然會有這般的本事,完全就出乎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他們以為我心知肚明,然而我哪里曉得自己隨手撿來的這姑娘,竟然有這等的本事,于是也只有小心防范著,不敢妄動。

  嚶嚶說完了之后,黑暗中陷入了死一樣的沉默,然而時隔幾秒鐘,突然傳來了一聲不甘的怒吼,就像是那大象的咆哮,一陣腥風吹來,我們下意識地往后退一步,感覺渾身黏糊糊的,難受得緊,然而嚶嚶卻并沒有示弱,而是更進一步,小手一揮,在她的背后,竟然又浮現出了三根蓬松而絨白的大尾巴來。

  這每一根尾巴,都比她自個兒還要大上一圈,左右一陣搖晃,將這個腥風抵住,氣勢陡然而起。

  嚶嚶一邊揚著自己的尾巴,一邊繼續剛才的那種語言,我在她的背后,看不到表情,然而卻能夠感受到她的憤怒,以及隱約的祈求。

  然而她的交涉似乎對黑暗中的那家伙并沒有太多的作用,我反而能夠通過一聲高過一聲的咆哮聲中,感覺到雙方似乎有談崩了的傾向,我眼中的神秘符文一直都在旋轉,我瞇著眼睛望,一點比一點深入,過了很久,我差不多能夠看到黑暗中有一條巨大的生物,這玩意跟我們在外面瞧見的魔蜥很像,但是卻有很多的不同,最明顯的,就是這東西的額頭之上,有一根長長的杈形角質物。

  除了那東西,我還能夠感受到一股幼小而強大的生命,似乎還在孕育,充滿了對這個世界的渴望和征服之欲。

  就在我瞇著眼睛觀察的時候,在前面與其交流的嚶嚶身子陡然一弓,然后扭過頭來,朝著我們喊道:“快走,從那邊走!”

  我們不曉得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此時此刻,嚶嚶必然是不會害我們的,我幾乎沒有半點兒猶豫,便朝著大家吩咐道:“張大明白帶頭,跟著我,朝著左邊離開。”

  這命令一下,我便啟程朝前沖去,然而余光之處卻還在留意著嚶嚶,卻見到黑暗中竟然伸出一條紅色的帶子,朝著嚶嚶的脖子割來,嚶嚶雙手一揮,那大尾巴立刻化作一道墻,將這攻擊阻隔。

  我瞧見嚶嚶還有一拼之力,便也不再作累贅,一馬當先,沖到左邊,繞過兩道石梁子,發現前方有一個巨大的石坑,在坑底處波光粼粼,不知道有多深。

  這石坑的高度足有十幾米,從上往下看十分恐怖,我們的人都擠在這兒,惶然失措,而就在這時,一直都在保護別人的徐淡定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朝著我們大聲喊道:“這是水道,離外面不到五十米,只要潛過去,我們就到了黃河之上,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就能逃脫生天了。來,是生是死,就看這一下了!”

  這話兒說完,他竟然毫不猶豫地一個躍身,從十幾米的高臺之上跳了下去。

  這過程有些長久,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隔了好一會兒才聽到水花四濺的聲音傳來,接著徐淡定在下面喊道:“快點下來,我負責運送傷員。”

  徐淡定雖然師從梅浪,但是乃父可是茅山之上的水蠆長老,當世之間水性最好的幾個修行者之一,虎父無犬子,水性自然不差,蕭大炮看了我一樣,我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他便不再猶豫,叫了手下的兄弟相繼跳下,接著就是張大明白,最后便是我,以及疾沖而來,投入我懷中的嚶嚶。

  兩人從石坑上方一同躍下,撲通一聲水花,再次浮現到水面上來的時候,瞧見前面的人都已經順著水道,飄向了下游去。

  然而還沒有等我回過神來,但聽上方一陣憤怒而不甘的巨吼,接著無數黑色身影出現在石坑邊緣,沒有片刻猶豫的紛紛而下。

  糟糕,追了上來。

  最壞的局面最終還是出現了,那些魔蜥怎么看都不是旱鴨子,倘若到了水中,別說那些傷員,便算是我,恐怕都有難以避開它們的尾隨和撕咬,到了那個時候,恐怕除了水性最好的徐淡定之外,所有人都得遭殃了。

  我一邊奮力的潛水往前游,腦海里面一邊在想著法子,這時突然感到身后一陣涌動,回過頭去,瞧見有四五條,已然跟到了我的身后。

  在千分之一秒的時間里,我幾乎是本能的將體內魔氣瞬間凝聚在一塊兒,接著陡然噴發了出去。

  深淵三法之一,魔威。

  此法一出在,整個水域便有肉眼可見的波紋蓬勃而起,朝著遠處擴散而去。這魔威當真是恐怖之極,也極為有效,那些被這波紋影響到的魔蜥在瞬間之內,竟然尾巴一甩,直接扭頭逃開了去,這情形當真是讓人詫異,連我自己都有些難以想象得到。不過此法一經施展,我頓時有一種全身精氣都被抽干了的感覺,疲憊感頓時涌上全身,而旁邊卻伸出了一只小手兒來,將我給牢牢抓住,朝著前方拽了過去。

  我大概失神了好一會兒,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不再是狹窄的水道,而是寬闊奔涌的大河,漫天星光在頭頂閃爍,我的身子浮浮沉沉,下方有一個小家伙,在將我努力的撐了起來。

  我感覺到這力量越來越小,仿佛隨時都有可能往下墜落而去一般,曉得嚶嚶雖然讓我無數次驚奇,但是水性恐怕并沒有我想象的好。

  不過嚶嚶水性不好,我卻不錯,龍家嶺第一密子王的稱號可不是白來的,當下一個翻轉,將嚶嚶給摟在懷里,然后朝著岸邊游去。沒多久,我游到了岸邊,將灌了一肚子水的嚶嚶給拖了上來,低頭一看,這個剛才還生龍活虎的小姑娘此刻卻是灌了一肚子的水,臉色青紫,真的不知道她剛才到底是怎么將我給帶出水道的。

  我看得心中發疼,搖晃了她一下,發現已經失去了神志,連忙將手放在她的肚子上面,運勁一逼,她便吐出了好多渾濁的河水來。

  我連續地將她腹中許多河水給催吐了出,嚶嚶也悠悠地醒轉了過來,睜開一雙明亮而黝黑的眼睛,打量我一番,驚喜說道:“哥哥,你沒事吧?”

  我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問她道:“嚶嚶,你到底是誰?”

  嚶嚶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委屈地說道:“哥哥,你當真不認識我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