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二章 預料之外的辛苦

  北疆王是個大煙鬼,這件事情與我無關,但是當他將自己卷好的莫合煙遞給我,并且為我點燃的時候,我頓時對這位名列天下十大的高手產生了沒由來的好感。

  這煙是一種由黃花煙草的莖和葉碾碎之后摻和晾曬而成,里面是呈顆粒狀、較為粗糙的煙草,抽起來有一種濃烈的勁道,很沖,但是很過癮,我連著吸了好幾口,不斷咳嗽,也終于將剛才所受到的震傷給平息了一點兒來。

  北疆王是一個人單槍匹馬趕過來的,后續的增援大部隊還在后方,不過有了這樣等級的坐鎮高手,再加上這二百多荷槍實彈的武裝部隊,其實已經具有了一定的剿滅能力,至于如何操作,大家都提出了好多看法,穩妥派的是總局老洪,他主張部隊將石林圍住,然后緩慢排查,一點一點地圍住,而激進派的,則是我和蕭大炮,都主張直搗黃龍,一用爆破的方式,打開一個口子,然后將坐鎮其中的那東西給引出來,再行后看。

  此次行動不存在上下級的關系,所以討論一時陷入了僵局,北疆王又將兩根煙給抽完了,用手扇了扇煙氣,然后皺著眉頭說道:“好了,談得差不多,日頭快沒了,要不咱去實地考察一下吧,不然豈不是白來一趟?”

  他這般大咧咧,自然是傳遞著一種強大的信心,不過見過那東西威力的人,難免有些擔憂,生怕這位大拿對此次任務的難度有一些輕視,所以即便是支持立刻前去封堵解決的我,也不得不將這件事情跟他講了明白,不過北疆王顯然是一個比較執著的人,站了起來,就不準備再坐下,與我們說了兩句,便抬腿朝著石林那邊兒走去。

  這位大爺既然已經決定,那么我們便不會再有爭議,連忙招呼了人手,除了留下兩個班的戰士在此留守之外,其余的人,便全部都朝著石林那兒出發。

  走出了村口的時候,徐淡定在旁邊輕輕說了一句話:“天氣不太好啊……”

  這話兒說得意味深長,我抬頭望天,只見天空的云層低垂而落,不知不覺就起了風,那冷風從黃河對面貼著地面刮過來,嗖嗖的,有一種刺骨的寒冷。我深呼吸,空氣中有一種渾濁的泥土氣息,這種氣氛讓人壓抑,使得我忍不住朝著北疆王詢問道:“田大師,現在天氣陰沉,恐怕那些魔蜥會躥出來惹事,到時候可怎么辦?”

  北疆王渾不在意地搖了搖頭,擺弄著自己手中的單刀微笑道:“怕甚,直接砍翻便是了。”

  好吧,他這般簡單粗暴的話語讓我實在是有些發虛,不過我跟他有過較量,曉得光憑著他這一身勁氣,便能夠在漫山遍野的魔蜥海洋中殺進殺出,不在話下,而我們旁邊還有這么多專業的部隊,一旦構建起了一個強大的火力網,那恐怖的金屬風暴便能隔絕一切的進攻,倒也不會像昨天那般狼狽。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老祖宗的話兒說得其實還是很有道理的,要曉得,未知代表著可怕,而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完全了解了這些之后,步步為營,我們并不用有太多的猶豫,強勢一點便好。

  然而雖然有著這般的興致,但是一走入石林之中,默然不語的徐淡定便出言說道:“不對勁,這里面的東西被移動過了。”

  我們昨日進入石林之中的時候,為了撤退的安全性,我特意讓徐淡定記了一下歸路,而這哥們當真是死死地盯著所有的一切,諸般變化,皆了然于心,所以這一旦有所差池,便會立刻知曉。聽到他的話,我們這個龐大的隊伍仍在前進,但我們身邊的這幾位修行者卻停下了叫不來,我看向了總局的觀察員老洪,昨日我們下了洞穴,而他則是獨自逃了回來,對于此事,他更有發言權一些。

  然而面對著我們的注視,老洪的臉色雖然蒼白,但卻還是告訴了我們一個郁悶的事情——他昨天也是瞎貓碰到死耗子,跌跌撞撞地逃出來,根本沒有記住什么路徑,只是看著光走。

  老洪指望不上,我回過頭來與徐淡定仔細核對,發現這兒其實差別不大,主要是有好幾個路徑,似乎因為陣法的緣故,昨天障眼,今日返璞歸真,如此而已。我心中自己卜算著,然后詢問北疆王的意見,他原本的表現十分豪爽,然而進了林中,臉上的表情一會兒嚴肅,一邊兒認真,顯得冷靜而沉著,聽到了我的問話,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個字:“走!”

  就這般說著,北疆王帶頭往前走,一路左轉右彎,仿佛前面有一條線在指引著他一般,大約走了十分鐘,突然間他的腳步停了下來,轉過頭,看著我和蕭大炮說道:“這個地方,可是有那蒙古王寶藏的傳說?”

  蕭大炮點頭說是,又問前輩是如何曉得的?北疆王的嘴唇含著笑,仰頭看著那些高聳的石柱說道:“我聞到了味道……”

  他這般意味深長,讓我多少也生出了不安,拿眼神瞅蕭大炮,想詢問這北疆王到底是什么來意,然而蕭大炮也只有報以苦笑,不作回答。

  隊伍繼續走,一開始還是徐淡定帶路,到了后來,總是北疆王一馬當先,帶著大家一路行走,不知不覺,他竟然帶著我們來到了生長著藍饑饕蘑菇的那片區域,張大明白拍碎的石柱依舊還在原地倒立,微微流動的風,將一股輕微的異香傳遞到了每一個人的鼻間。

  想起那天幾乎每個人都中招的情形,我臉色一變,大聲招呼道:“大家都不要呼吸,小心這兒有毒!”

  我這一吼,將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然而北疆王卻是一陣微笑,平靜地說道:“這倒也無妨。”

  他這么說著,叼在嘴上的卷煙隨手拿下,然后右手做了一個手勢,五指曲住,仿佛在虛抓什么,地上有一股氣運被他憑空抓起,接著他將手上抽到一半的卷煙彈向了空中,掌心遙遙一照,就在我們所有人的矚目之下,前方陡然一陣火云燒,大片大片的紅云垂落,仿佛僅僅只在一瞬間,我們的四周都變成了紅色的海洋。

  這場景讓所有人都心頭一滯,這才想起來,能夠名列天下十大者,除了有著一手好刀法,倘若沒有幾把手段,哪里能夠拼得過若干對手?

  這火焰來得快,去得也快,在下一秒鐘,火海瀲滟,接著化作了虛無,滾滾的熱意還在周邊流連,但是北疆王剛才弄出來的一切異象都已然收斂至虛無,周邊好大一片地方都是黑黢黢的煙塵灰土,而那些容易讓人致幻的蘑菇,則都已經變成了灰燼。

  一曲火云燒,竟然能夠直接抽取地下殘留的磷素上升而至,然后放出這么一把大焰火,這手段,當真是厲害爆了。

  就在我們觸目驚心之時,我突然瞧見屹立場中的北疆王動了,他腳尖一點,人便出現在了十米開外,手往空氣里面一抓,竟然直接抓出了一頭渾身黑鱗的直立魔蜥來。那畜生還想逞些蠻力,然而這嘴巴剛剛一張開,卻有一道白色的閃電從它的脖子之間閃耀而過,刷的一聲,但見鮮血迸出,卻是身首分離。

  這一道白色的閃電,自然就是北疆王手中的那把單刀閃耀出來的光華,快得讓人的肉眼都難以捕捉,只有驚嘆。

  一刀斃敵,北疆王并不停頓,而是將手中的單刀玩出了花樣來,不斷地抖落刀花,每次斬在一處什么都沒有的空處,便有一頭魔蜥從那虛無之中跌落下來,要不然便是身首分離,要不然就是一刀兩斷,顯得十分的果斷,而且節奏緊湊,讓人目不暇接。

  刀刀,皆是一招斃命。

  在場的除了我們,還有那些前來執勤的普通戰士,除了領頭的干部有一些概念之外,普通的戰士都給眼前這個靈活無比的胖子和從無到有的魔蜥尸體嚇了一大跳,有的膽小一點的,甚至都連連后撤,嚇得槍都要丟掉了。

  蕭大炮和手下,以及部隊的干部們都在安撫戰士們的情緒,而我則與嚶嚶分別朝著前方沖去。

  當我們到達北疆王的身邊時,他已然停下了腳步,手中的單刀朝下,那血水順著血槽往下走,滴滴答答,不絕于耳,而在他的身前,則有超過二十頭的直立魔蜥,躺于地下,化作無數肉塊。

  斬殺這么多魔蜥,北疆王沒有一點兒喘息,面不改色,不過臉色卻變得有些嚴肅了,回頭跟我說道:“我終于曉得,為何以你這般的后輩,還會這么吃虧了,原來如此。”

  我點頭,然后說道:“前輩,這些東西到底是隱藏在哪兒的,怎么我看不到?”

  北疆王說道:“這里有一個天然的惡靈法陣在,是迷惑人方向的,通過相似的石林和路徑來讓人的方向感迷失,因為隱在陣里,你自然是看不到的。這些貨,遠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厲害,所以此番,恐怕會比想象中的要辛苦。”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二十二章 預料之外的辛苦”

  1. 回復 2015/06/04

    北疆王

    就是一部殺魔蜥的機器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