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五章 莫裝波伊

  雖說在此之前,北疆王曾經說過自己對那傳說中的蒙古寶藏很感興趣,但是當他叫著我一板一眼地布陣封殺之時,沒有一個人想到他準備下洞而去,一探究竟,所以當他陡然跳下洞子里面去的時候,無論是我,還是別的人,腦子里面都是一陣空白。

  天啊,他居然就這般跳下去了,真的假的?

  我們的腦子里面大概同樣閃過這樣的一句話來,頓時就有些不知所措。

  按理說這封印結束了,我們此行的任務其實算是已經完成,不過北疆王雖說不是我們體制內的人,但是能夠評選為天下正道十大高手的,或多或少,都是跟上面有一些聯系,要不然怎么會命名為“正道”呢?在上面某些領導的眼中,這十大的命,可比我們在場任何人值錢,倘若是將北疆王拋下不管,只怕我們回去,個個都得受到處分。

  這事兒真的是攤上了,讓人頭疼不已,關鍵是蕭大炮還被留在外面的出口處接應,我連一個商量的人都沒有,看了老洪一樣,只見他抿著嘴,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估計也是沒有什么主意,心中更是懊惱。

  不過就在現在,徐淡定卻是悠悠地醒了過來,臉色漲得通紅,然后問我道:“大師兄,什么情況?”

  我用最簡短的話語將剛才的情況跟他講明,徐淡定二話不說,直接喊道:“走!”

  我不知道他這是為何,所以并沒有動身,然而徐淡定卻已經拽著我的胳膊往外面扯道:“北疆王是牽扯那八百年陣靈的定心之人,有他在,一切安好;而倘若沒有了他,那陣靈必定會再出幺蛾子,我們此事再不走,只怕就走不了了。”

  徐淡定這話兒說得有一定的道理,我不再停留,這十大之一的安危還由不得我來管,當下還是顧全這幾十人的性命要緊許多。

  我們往回折走,然而剛剛越過那神壇,空氣中便有一股陰涼之氣蔓延而來,小白狐兒一個箭步,站在了最前面,朝著黑暗中的一聲大喊道:“你這東西,趕緊放我們離去,倘若敢說個不字,我就直接將你藏身的老窩給掀個底翻天!”

  這小姑娘話兒說得霸道,我們本以為那東西會知難而退,然而沉默了幾秒鐘之后,前方一大團黑霧凝聚,接著有一個佝僂的身影從黑暗中緩緩走了出來,桀桀怪笑。

  它走得是那般的緩慢,一步一步,穿著全身遮蓋的連帽袍子,一直在我們面前十多米處方才站定,接著一種仿佛來自地獄一般陰沉的聲音從它的體內緩緩揚了起來:“燒了我的巢穴?呵呵,這千百年來,無數人想要從我這兒占得便宜,卻又有無數人埋尸于此,與我作伴,本來今天有一大補,心情不錯,想要放過你們,沒想到這么不識趣,那就留你們在這兒作伴吧!”

  此物說得頗為囂張,仿佛北疆王此刻已經入了它的囊中,而我們在它眼里,則都是土雞瓦狗,插標賣首一般,而就在它說著話兒的時候,我旁邊的一個干部朝我使眼色,我點了點頭,那人便心領神會,抬手便是三點射,飛塵而出。

  有人招呼,立刻有一個班的戰士朝著那佝僂的黑影射擊過去,一時之間槍響如雨,噼里啪啦,不絕于耳。

  然而這火藥之物,一旦飛出,速度雖快,卻并不能傷得此物分毫,但見一陣彈雨過后,那黑霧扭曲一會兒,又凝結成型,帶著憤怒的話語說道:“好吧,當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的猴子,就讓你們曉得曉得,我老鬼這八百年來,可不是吃素的!”

  它這話兒一說完,手一張,結果從地下竟然生出了好多灰白色的手骨來,朝著我們的腳下抓來,而我則是腳尖一蹬,朝著它沖去。

  “老鬼”這兩個字,對我有著非常深厚的淵源,此生此世,我從來都只認可一個人叫做老鬼,那便是我師父,所以當聽到這么一個名字從那可惡的老家伙口中說出,我頓時就一陣熱血直沖頭頂,魔劍前指,越過那些地上伸出來的骨手,幾乎就要伸到了此人的胸口之前。

  那陣靈不怕槍火,但是面對于這惡靈鑄就的魔劍,卻終究還是有些恐懼,呼的一下,身子選在了半空,口中突然高叫了起來。

  魔劍與此物擦肩而過,嚇得那家伙一陣心驚膽戰,然而這兒到底還是他的主場,這般一叫喊,我周邊的景色立刻一變,無數惡鬼滾滾冒來。

  此為幻象,能夠驚嚇得住別人,但是恐嚇不了身懷臨仙遣策的我,當下我也是將雷意凝于左手之上,然后驟然激發,一記茅山掌心雷,劈在了當空。所有人都處于一陣慌亂之中,卻聽到一聲炸雷憑空而起,四周混亂的景色驟然而消,接著我瞧見身后的同伴大多都被地上突然冒出來的骨手給纏住了,十分麻煩。

  跟著我們進來的這些戰士,雖然都是野戰軍種,不過他們受訓的作戰對象都是人,而不是這些個詭異的場景,多多少少會有些驚嚇。

  不過能夠跟我們進來的,都是有過心理準備的,倒也沒有再驚慌失措,在徐淡定、老洪和小白狐兒的帶領下,朝著旁邊的石柱那兒撤離,有的甚至還勇敢地回過神來,打開保險,扣動扳機,將那些骨手給射得稀巴爛。

  沒有人缺少勇氣,只不過他們需要一些適應的時間而已。

  眾人在艱難離開,而那陣靈卻忽左忽右,不斷地揮舞著手中一根晶瑩剔透的骨頭棒子,這棒子似乎是它招呼骨手的媒介,每一下,便有數十雙的手破土而出,朝著人們的腳下抓來。這手段倒不是什么厲害法門,不過嚇人得緊,好幾個戰士因為被絆倒了,而徐淡定等人照顧不周,一下子摔倒在地,那爪子便攀著上來,死死地勒在了地上,仿佛要將人給掐死一般。

  我離得頗遠,來不及回救,只有大聲喊道:“尾巴妞!”

  小白狐兒聽到了我的招呼,一個箭步沖了上來,小臉一變,顯露出了三條巨大尾巴的炁場之相,隨便一拍,那些骨手便紛紛碎裂了去,將旁邊的人都給震得一陣駭然,原以為這僅僅只是一個小女孩兒,沒想到竟然這般兇猛。而在此時,我瞧見黑暗中又沖出好多高矮不一的人來,這些人其實都已經死去,不過一臉臘色,黑得流油,顯然都是些死而不去的亡者。

  這些東西比尋常的僵尸更加兇猛,腳步飛快,朝著人群撲來,這時已經不用命令,戰士們紛紛射擊,不讓這些東西靠近。

  有徐淡定和小白狐兒在旁邊照顧周全,我并沒有太多的擔心,而是轉過頭來,瞧上了那個飄忽不定的陣靈。

  此物最是詭異狠毒,昨天我們被困此處,除了那些洶涌的魔蜥之外,更多的恐怕就是這廝的主意,小白狐兒曾經說過,那些打了雞血的陰河黑蜥,平日里都是吃素的,腦子小,容易受到蠱惑,要不是這玩意在這兒偷奸耍滑,恐怕已是萬事太平。

  我有心將這家伙給拉下馬來,奈何此物最是機警,飄忽不定,連北疆王都拿不下它,我的機會也是十分渺茫的。

  不過越是如此,我越是有一種沒由來的激動,特別是有著北疆王一比,倘若是讓我干成了這事兒,只怕老洪的評語上面,也要高看我一眼呢。

  我心中這般想著,手上則不斷悄無聲息地將八卦異獸旗給布下,這手法隱蔽無聲,表面上我是一直在追著那詭異陣靈在跑,實際上已然將好幾面令旗都排列齊整,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狂奔而來的黑風匪尸被槍火掃射大半,我也只差最后一面,沒有布下。

  然而行百里路者半九十,到了最后一面之時,那陣靈卻無論如何,都不入我的甕中而來,讓我心中忐忑,不知道是被它瞧穿了底細,還是別的什么緣故,不過我還是在堅持,為了請君入甕,我甚至還給徐淡定做了手勢,讓他帶著人朝著我這邊趕來,也好引得那陣靈入套。

  徐淡定與我,配合倒也有些默契,瞧見我這般手勢一動,便故意漏了七八個人不管,結果那陣靈一陣激動,閃身入內,手一張,桀桀怪笑道:“好,先殺了你們這幾個小蟲子……”

  它笑得恣意,卻不曾想我早已經是暗棋布下,就等此遭了,我當下也是不再言語,手中一直暗扣著的“乾”字令旗飛射,硬生生地扎在了巖石地上面,定得穩穩。

  八卦異獸旗,既可防御,也可留人,這便是它之所以能夠排入茅山十寶最根本的原因。

  這也還是我修為不夠,倘若是我師父,隨手一擲,八面令旗扎得穩妥,管你天皇老子,都休想跑,咱們哥幾個來溜一圈再說!

  那陣靈從得意到驚恐,轉變只有一剎那,剛剛想要逃離,結果我一臉微笑地打了一個響指,平靜地說道:“你想殺誰?”

  八靈騰生,翻飛起舞,氣勢洶洶地看著這個誤入其中的狂妄者。

2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二十五章 莫裝波伊”

  1. 回復 2015/01/01

    匿名

    曹 你 媽,這么可愛的小女孩你叫她尾巴妞!死B

    • 回復 2016/08/24

      我回復的對象是傻狗

      傻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