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六章 怕死的陣靈

  當八卦異獸陣成的那一霎那,狡詐的陣靈并沒有嘗試著從這陣中突破,反而是朝著被我們當做誘餌的那幾個戰士俯身而去。

  然而在它的路上,陡然出現了一把中間蘊含無數氣孔的黑色長劍。

  這劍并不鋒寒,然而上面附著蘊含的氣息,卻讓它感覺到一陣恐懼,下意識地后退飄飛而來,不敢嘗試著再次靠近而來。而趁著這時機,我放開了法陣,將那幾名戰士給推出了去。那些戰士跌跌撞撞而出,有的倒在了地上,有的勉強站住了身子,不過此處搗鬼的陣靈被我拘束在了里間,外間的危險程度便小了一半,槍聲依舊大作,不過我卻將主要的精力,集中在了面前的這頭陣靈來。

  那玩意兒幾次突圍未果,又懼怕我那飲血寒光劍散發出來的寒氣,唯有縮在一個角落,身體懸空,那根通透的骨棒不斷搖晃,惡聲說道:“你別過來啊,要不然,我跟你魚死網破!”

  我大致地看了一下,瞧見外面只有一些僵硬的行尸,徐淡定和小白狐兒便可以照顧周全,便不再關注,而是扭過頭來,仔細地打量面前這個罪魁禍首,但見此物就像一個小孩兒一樣,呈現人形,盡管黑色的長袍包裹,不過依然能夠瞧見陰影下有著一張皺巴巴的老人臉孔,雙眼之中,死死地盯著我,有刺眼的光芒游繞不定。

  我曾經聽說過一種說法,就是舍生而忘死者,大多都是熱血少年,他們剛剛在這世間展示出自己的力量,毫無所懼,也不怕生死,然而不管是什么,活得越久,反而就越懂得生命的可貴,世間的珍惜,也就越怕死,現在看起來果不其然,這家伙還沒有跟我交手呢,就顯露出了怯意,一副色厲內荏的表現,倒是讓我一陣好笑,沒想到昨天將我們給耍得團團轉的家伙,竟然是這般的膽小鬼。

  我將魔劍往下傾斜,似笑非笑地說道:“好啊,我倒是想看一看,你是怎么與我同歸于盡的。”

  瞧見我不相信,那陣靈將手中的骨頭棒子舉了起來,再次厲聲說道:“你不信?小子,別以為你將我鎖在這兒,就能夠囂張,為所欲為,我告訴你,我在這巨穴之中生活的年頭數不勝數,你真當我是紙糊的?你信不信你再踏前一步,我就……”

  它話兒還沒有說完,我便已然踏前了一步,然后堅定地看著他,默默等待。

  這八卦異獸旗一旦封陣,人為地制造出狹小的空間,那陣靈來無影去無蹤的優勢便立刻冰消瓦解,別說不能依靠外面的大陣為所欲為,便是能夠借得力量,我堂堂一茅山掌門首徒,難道還會害怕這樣一個家伙不成?我這堅定的一步完全就摧毀了陣靈那脆弱的心理防線,它渾身一顫,竟然是氣得整個人都蓬松了幾分,接著一聲厲喝,朝著我這兒呼嘯而來:“媽的,跟你拼了!”

  這家伙持著骨頭棒子飛來,我卻不怕,先是用魔劍將它灌注了巨力的骨頭棒子給一劍蕩開,接著左手虎口收緊,一記煉妖壺觀術,遙遙印去。

  這家伙以為自己懸浮于空,拉開距離,便能夠有所優勢,卻不曾想我除了那劍法掌勢之外,道法學得倒也不差,這煉妖壺觀術也是茅山絕學,一般的弟子那是很少有所接觸的,即便是能夠學得到,能不能學會,理解和熟練使用,那也都是看著各自的造化在,此番由我施展,倒也是相得益彰,那陣靈在一瞬間頓時被定住了,接著身形開始逐漸地縮小,并且虛幻化。

  我瞧見在一瞬間,它的身上浮現出幾十上百個扭曲的人臉出來,每一張臉上都寫滿了痛苦、怨毒、憤恨和郁積于心的委屈苦楚。

  這些痛苦給予了它巨大的力量,我這煉妖壺觀術曾經在青城山下屢建奇功,然而在此時此刻,那陣靈竟然憑借著自身的意志和力量,生生將其扭轉了過來,并且努力地從道術之中脫離開來。

  這過程,肉眼上看去,仿佛是慢動作一般,不過我們彼此雙方都是灌注了巨大的意志力,別看我這煉妖壺觀術如此神通,死死地克制著對方,但是那陣靈到底是存在于世幾百上千年的鬼靈,被無數陰風洗滌而存留至今,那便已經是一個奇跡了,自然有著超凡脫俗的表現力,要不然先前北疆王也不會追逐它那么久而不得,而倘若此時此刻不是在我這八卦異獸旗陣之中,只怕這攻守之勢也就陡然而轉了。

  雙方堅持,不過那陣靈到底還是強上一點兒,勉力從我的道法之中逃出,這剛脫險境,瞧見我又要持劍斬來,頓時大聲喊道:“停,停,等等先!”

  它這般叫著,我卻有些意猶未盡地冷笑道:“你還有什么話兒要講?”

  陣靈妥協了:“這樣吧,我放開一條路,讓你們離開,并且我還會管束那些長蟲子,不得出去。從此以后,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兩不相欠,你看如何?”

  我依舊笑著說道:“這事兒倘若是你在半個時辰之前說出,那自然是皆大歡喜之事,而到了現在,我為刀俎你為魚肉,你的生死皆掌握于我的手里,將你給弄得身死魂消,一切都清靜了,再無人在此裝神弄鬼,那豈不是更加好?是,我此刻與你對陣,也許會有些麻煩,但這都不算事兒,相信我,沒有你,事情我只能會處理得更好!”

  就在我冷靜回擊的時候,我面前的這頭陣靈竟然出乎我意料之外地揭開了頭上的帽子,露出了一張蒼老慘白的臉孔來,一雙宛如牛一般圓潤真誠的眼睛之中充盈著淚水,一邊抽搐,一邊哽咽地說道:“年輕人,給大哥一個機會好么,我也只是老糊涂了,目空一切,妄自尊大,你原諒我吧……”

  我可以忍受這家伙死鴨子嘴硬地跟我唧唧歪歪,卻無法瞧見這般的落差,一個剛才還蹲在暗處謀算別人性命的陰謀家,此刻竟然淚水漣漣地求我放過它。不過我曉得,越是這般不要臉的家伙,手段越是毒辣得很,因為它既然能夠為了活命而不顧一切,連起碼的尊嚴都不管不顧,那還有什么能夠阻擋它的呢?

  我最怕跟沒有底線的人或者別的什么東西打交道,而這陣靈,便是這么一種類型的對手。

  不過對方既然已經服軟,我卻也不想與之硬拼,要曉得,這玩意不管節操如何,終究還是有一些用處的,比如如何對付那一大波的魔蜥,以及那一頭隱藏在黑暗中的神秘魔獸,或者幫助我們了解這迷陣的諸番事宜。

  在思考了好一會兒之后,我終于決定與它和談了,于是開口說道:“每一個人,倘若想要贏得別人的信任和尊重,必須表現出足夠的誠意來,然而我卻看不到你的誠意,誰知道你脫離了我這令旗的束縛之后,會不會又回歸那石林古陣之中,危害我們呢?要曉得,你在此之前,對我們可是向來敵視,恨不得我們都死在這里呢。”

  我這么一說,那陣靈立刻賭咒發誓,跟人世間所有的無賴地痞一般,一點兒德性都沒有,而我也在思量著如何處理這玩意兒。

  倘若是將它給放了,那還是萬萬不行的,而不放,我也沒有把握不受到傷害,而其實將其超度,其實對我們雙方都是沒有太多用處的……不過我的注意到底還算是多,瞧見這家伙為了存活下來,各種誓言說盡,未必不能接受寄人籬下的日子,于是試探性地說道:“要不然,你入了我的八卦令旗之中,與我一同離開此處,否者,我絕對不會相信你所說的任何一句話。”

  聽到了我的決斷,嘮叨不已的陣靈所有的話戛然而止,凝視了我良久,這才平靜問道:“只有如此了?”

  我點頭,說對,別無他法。

  陣靈不再說話,而是再次舉起了手中的骨頭棒子,沖著我再次俯沖而來。

  雙方一陣激烈拼斗,而最后則以魔劍差一點將其斬落為尾聲,這一下終于讓陣靈最終感受到了自己離死亡之神,是那么的近,于是它最終還是收斂了身形,一陣長久的沉默之后,它終于雙手貼在了腰間,垂頭喪氣地說道:“既如此,那么就聽君處置吧。”

  它仿佛徹底地認輸了,我走上前去,想要將其打入令旗之中,再行打算,然而這貨陡然發難,竟然想要鉆入我的身體里面去。

  眼看著都已經鉆進了一部分,不過在下一秒,它又陡然逃了出來,哭喊著說道:“太可怕了!我的天啊,你還是把我扔令旗法器里面去吧。”

  我不知道在它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不過卻也沒有精力理會,用煉妖壺觀法,將其打入令旗之中,然后收起,還沒有來得及跟周圍的人打招呼,突然感覺到神壇后方的那處洞子傳來一陣驚人的抖動,我心憂北疆王,也是顧不得許多,快步走過去,只見一只血手,從黑暗中升起,死死地抓住了洞口的邊緣位置處。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