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章 名額初定

  這處六層大樓是總局的內部招待所,大部分完成任務后回京的工作人員都會選擇停留在此處,一來是可以好好的休息,二來也是隨時等待上面的領導質詢,好做應答,這比回家歇息更加方便一些。

  內部招待所里的美女服務員挺多的,這是歷來的傳說之事,我們進大廳的時候,張大明白不斷地四處瞅,好是一陣眉飛色舞,我也忍不住扭頭過去看,結果美女沒見著,倒是瞧見了一胖子。

  此人是我們此次參加組長考核的其中一人,叫做連城,我有點兒記不起來他的身份,不知道是懸空寺的護法金剛,還是那個道法世家的繼承人,出發前的時候,滿臉笑容,智珠在握,不過此時卻是一臉愁眉,好像吃了黃連,感覺哪兒都不對勁,仿佛變了性別,還直接提前到了更年期,怨氣十足的,瞧見我望過來,便以為是挑釁了,眉頭一揚,陰不陰、陽不陽地飄過來一句話:“瞅啥呢,不知道自己什么名次啊?”

  我有點兒愣了,一開始還沒有感受到這語氣的不友好,拱手說道:“連兄,不知道……”

  這話兒還沒有說完,對方就是一陣劈頭蓋臉地說道:“兄什么兄,我跟你有關系么?別跟我扯啊,想你堂堂茅山,名門大派,結果完成一個考核任務,都落了最后一名,還有本事了不成?對,我連城此番出師不利,搞到最后也沒有完成考核,鎩羽而歸,但我那是乙等,沒有辦法,完不成也不能全賴我,對不對?倒是你們,嘖嘖,一個個看著人五人六的,出發前趾高氣揚,好像做什么事情都手到擒來一般,現在呢?瞧瞧,這不還是最后一個到達的么?”

  這噼里啪啦一陣損,徐淡定和張大明白的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起來,不過我這人,最重以和為貴,倒也不怒,而是不卑不亢地微笑說道:“連城,我倒是有些好奇,我茅山與你,向來沒有交集,為何一見面,便這般夾槍帶棒地諷刺?”

  連城冷笑,撇著嘴唇說道:“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還要我來提醒?我懸空寺雖說是小門小派,但是骨頭卻硬得很,誰他媽的想要騎到我們頭上來,那得先看看自己襠下的玩意,是否經得起這一抓。”

  他不找邊際地說著話,徐淡定還好,張大明白卻是個脾氣火爆的性子,一步搶出,指著連城的鼻子就罵道:“好你個和尚廟里面蹦出來的死禿驢,早上起床沒刷牙是怎么的,滿世界的言語,愣沒有找到一句人話。我茅山再怎么著,也比你強過一萬倍,你若想比比,咱大明白便跟你練練,好叫你曉得,這世上還有你惹不起的人物——小子,別盡圖一時嘴快,把自己給交代了!”

  那連城卻也不是怕事的主,一擼袖子,連連冷笑道:“練練就練練,來來來,你們是單挑,還是一起上?”

  兩人越說,火氣越大,吵吵得上了勁頭,就準備在大堂里面開始練了起來,我茅山被損,心中自然也有些火氣,哪里肯做這和事老,也想要教訓一下連城這個二愣子,免得墜了我茅山的名頭。而就在這時,從樓梯拐角處走來一群人,領頭的有兩位,一位是給總局看門的那位茍老,一位卻是我茅山的替補長老楊知修,旁邊還有一些工作人員,瞧見這邊有動靜,便都走了過來。

  首先出聲的是楊知修,他二話不說,直接喝止住張大明白道:“張巍,你想干什么?總局是你撒野的地方么,還不趕快退后?”

  楊師叔在茅山之上積威甚重,張大明白即便有滿腹不滿,卻也只有躬身而退,而那連城卻也曉得分寸,瞧見這場面,也沒有再多言,閉上嘴巴。

  這一群人走到我們面前來,楊知修瞧見我們滿臉風霜,風塵仆仆的趕路模樣,點了點頭,卻止不住還是說了我一句話:“志程,雖說趕路辛苦,但是師叔還是要說你一句,在總局這個地方,凡事都需要守規矩,即便是你在茅山當慣了大師兄,在這兒,也得老老實實的待著,管束好自己的師弟,可曉的?”

  楊師叔這話兒,明顯地是朝著連城那邊偏了,我不曉得他是故意做給別人看的,還是有別的用意,也不想再糾纏,而是拱手,不軟不硬地說道:“那是自然,志程記住了。不過有一點,茅山乃我師門,生我養我之地,誰要是往上面潑臟水,我也是愿意用性命去捍衛的!”

  這師侄兩人說完話,大家都各退了一步,那茍老在旁邊打圓場,笑了笑,說都散了吧,大家早點休息,明天還有會要開呢。

  人群散去,我牽著小白狐兒,與徐淡定、張大明白將入住手續辦好,在房間里面放下行李,然后來到二樓餐廳吃飯。

  也沒有什么胃口,隨意吃了點東西,出餐廳的時候,卻瞧見王朋和努爾聯袂而至,將我們堵在了門口。這哥倆兒提前到了幾天,聽到我回來的消息,便過來找尋了,王朋手上拎著兩瓶好酒,一瓶五糧液,一瓶茅臺,貨真價實,努爾手上則拎著些下酒的菜,滿腹氣悶的張大明白有些酒癮,心情頓時好了許多,又跑到餐廳那兒要了點兒涼菜和花生米,我們轉戰房間去繼續。

  回到房間,就著小菜,抿兩口小酒,王朋開口便是嘆氣。

  這讓我驚訝,要曉得,他抽到了一個丙等的任務,憑著他青城高徒的手段,再加上努爾相助,完成不是什么困難之事,怎么會如此郁悶呢?這一了解,這才知曉,原來他們是被分配到了舟山群島那塊兒,說那兒的漁村經常碰到鬧鬼,王朋帶著人過去一查,曉得是某種人形海獸,類似于傳說中的黑鮫人,幾人蹲守幾夜,結果讓那廝給逃了,王朋自然不罷休,想要帶著船一路追,結果人家逃到了寶島方向去了,便無功而返。

  不過雖說抓不到元兇,但是也破解了此迷,王朋做足了功課,又是給漁民做宣傳,又是布了預警陣,感覺差不多了,剛剛回京都報道,結果那地界又有鬧鬼的傳聞,氣得他是火冒三丈,恨不得折回去,將那鬧事的海獸給生吞活剝了。

  這事兒跟實力無關,運氣使然,我也不曉得如何安慰這哥們,草草安慰兩句,王朋擺擺手,不想再言語,而是問我的情況,我跟他一一說來,王朋原本隨意坐著的身子,聽到半截之后,忍不住挺直了腰桿兒來,靜靜聽完之后,一雙眼睛圓睜,忍不住撫掌嘆道:“我和努爾剛才還在懊惱呢,沒想到你們這任務,難度竟然這么大,就連那天下十大,都差一點折損其中,這哪里是考核任務啊,把簡直就是拿人去送死呢。”

  我搖頭,將我的擔憂說給王朋聽,他擺擺手,拍著胸脯說道:“兄弟,你當真是‘不識廬山真面目’,擔心過多了。別人的情況,我也多少了解一些,你這一回,絕對是榜上有名,妥妥的。”

  王朋不斷地安慰過,說這回的十人里面,總共完成的只有七個,還有三個,連一點頭緒都摸不到,唯一擔心的,可能就是趙承風那兒,聽說那小子破了一個鬼村之謎,速度又快,力度又強,著實是一個很強的對手。我瞧見王朋這般熟悉,便詢問起了先前在大堂處遇到的那胖子,到底怎么回事,王朋沉默了一下,然后說道:“這事兒倒也巧了,那人很倒霉,聽說出任務的時候,遇到了邪靈教的人,掛了兩個兄弟……”

  聽到這話兒,連原本憤憤不平的張大明白,都陷入了寧靜之中。

  次日清晨,大家都早早地起床了,用過了簡單的早餐之后,我獨自一人,一路來到了三樓會議室里,瞧見當初接受考核的人都到齊了,找位置自己坐下,過一會兒王朋也古來,挨著我一起。沒多久基本上人都到齊了,我再一次瞧見了趙承風,意氣風發地坐在靠前的位置,有一種舍我其誰的氣度,至于其他人,有喜有憂,更多的,是小心翼翼的期待。

  當時間推近到了早上八點的時候,從外面走進了一隊人來,為首的是一個黑框眼睛的中年男人,接著是一排老領導,我瞧見了茍老、許老,在最后竟然連總局王紅旗都來了,可見上面對于此處考核的重視程度。

  會議講究實務,開場話不多,便直接進入正題,第一個入選的行動組長毫無懸念,那便是趙承風,他用了三天時間,便破解了豫中風門村之謎,當的是了得,黑框中年人對趙承風好是一陣夸贊,說這話兒的時候,這小子有意無意,朝著我這兒瞥來,頗有些挑釁的意味。當然,這也僅僅只是我的觀感,此刻的趙承風八面玲瓏,在別人的眼中,簡直就是一朵花兒。

  宣布完了趙承風之后,黑框眼鏡又說出了第二個入選的名單,竟然是一個死人的名字——黃養神。

6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三十章 名額初定”

  1. 回復 2014/09/28

    黃養神

    快啊!老子又出現了。

  2. 回復 2014/09/30

    小丫

    蠱事道事全看完了,坐等更新..

  3. 回復 2014/10/02

    匿名

    終于追到等更新了

  4. 回復 2014/10/02

    cc

    終于追到等更新了…

  5. 回復 2014/10/04

    匿名

    呀,還沒更呀

  6. 回復 2014/10/04

    虎皮貓大人

    話說已經1個多星期沒更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