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二章 招兵買馬

  果然,這個家伙,竟然就是蕭家老小口中黃家的那個強取豪奪者,也就是我一直以來憤恨的情敵。

  我心中明了,當下也是不動聲色地打量這個家伙,發現他也不是別人口中描述的那般猥瑣齷齪,面目可憎,眉宇之間英姿勃發,除了臉上稍微有些小僵硬,倒也是個硬朗的漢子。不過他越是這般帥氣,我心中越是不舒服,越發感覺這威脅還是蠻嚴重的,當下也是不動聲色地笑道:“你剛才這么一說,我還真的猜到是蕭師妹了,茅山這新一代的弟子之中,也就屬蕭師妹出落的最是漂亮了,難怪你會這般心馳神搖。”

  黃養神臉上露出了幾分羞澀,略有些緊張地說道:“陳組長,這么說,茅山之上,是不是也有很多人喜歡她?”

  我心想廢話,小顏師妹這么漂亮,自然如此,你面前不就擺著一個么?

  不過我自然不會跟他說這些,而是繞著圈子說道:“少年慕艾,這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不過蕭師妹潛心求道,倒是從來沒有將心思方才男女之情上面來,至于她到底是否心有所屬,這個很難說。對了,黃組長,冒昧為一句話啊,我也是好奇,將我所知,蕭師妹上山的時候,差不多也就才十二三歲,不知道你是何時瞧見的她?”

  黃養神回憶了一番,這才悠悠地說道:“差不多也就是那個年紀吧……”

  他似乎還沉浸在美好的往事之中,而我肚子里面則是一團怒火——太無恥了,太卑鄙了,太沒有人性了,小顏師妹那么小的時候,你這家伙就已經惦記上了,當真是個變態啊!我心中一團怒火中燒,卻一點也沒有想到自己也是在小顏師妹這般大的時候,就一見鐘情,屁顛屁顛的拜入了茅山,為的也就只是想著跟這個人間精靈一般的小女孩兒,能夠朝夕相處而已。

  這話兒說了兩句,黃養神又催促我能不能幫他想想辦法,看能不能進入茅山里面,跟小顏師妹見上一面,以解相思之苦。

  我哪里能讓這貨得逞,不過為了拖延他,免得又窮則思變,跑去找楊知修那兒想辦法。不管怎么樣,我反正是挺怵楊知修的,總感覺這位師叔哪兒不對勁,跟咱也不是一條心的。如此一想,我倒也沒有推辭,而是模棱兩可地說道:“這事兒呢,倒也不是沒有辦法,不過茅山做主的,是我師父陶晉鴻,山門隱秘,公開是大事,我日后回山,還需求教一下他老人家,倘若是可以,我第一時間回復你!”

  黃養神聽到了我的這承諾,頓時就是長躬到地,然后說道:“多謝陳組長。另外,你哪次倘若回山,煩請提前告訴一下我,我那兒有十幾封書信,還請你幫忙帶回,幫我親手轉交給蕭姑娘才好。”

  我滿口答應,心中卻想著你若是給我,到時候直接一把大火燒了,哼,這情話,我自己都說不完了,還輪得到你?

  兩人交流好一會兒,這時旁人也紛紛上前過來祝賀,黑框眼鏡宣布中午的時候會有一個慶功宴,業務二司的相關領導也都會在場,到時候所有人都過來出席一下,也算是給我們這些在外奔波辛苦的同志們一點兒犒勞,酒肉管夠,有什么人叫什么人,別客氣。聽到這消息,在場的人雖說有喜有悲,也都很給面子地紛紛鼓掌,會議在一片祥和的氣氛中結束。

  一出了會場,在外面等候的小白狐兒、徐淡定和張大明白立刻涌了上來,抓著我問會議結果,我壓抑住心中的激動,將這情況說明清楚,三人頓時就高興得又跳又叫,十分開心。

  這時黑框眼鏡過來,叫住了我、黃養神和趙承風三人,說上面有事情要交代,讓我們跟著他去業務二司報道。

  我們不敢怠慢,跟著那人一路走,過了幾道院子,終于來到了深處的一棟小樓那兒,一間大辦公室里,我見到了二司的司長,以及具體負責我們特別行動小組的業務副司長,司長是個滿臉正氣的中年男人,梳著大背頭,對我們好是一頓訓話,講了很多象征意義的虛話,聽得讓人直打瞌睡。不過我們也只有小心翼翼地聽著,這位老大別看彬彬有禮,笑瞇瞇的,他可是王紅旗手把手帶出來的,資深老油條,比誰都厲害。

  二司是具體操辦各種神秘事宜的大部門,要是沒有一點兒手段,還真的坐不上這把交椅上來。

  司長講完之后,副司長給我們講起了具體的事情來,這特別行動小組的建立,是總局新政的一部分,架子剛剛搭起來了,但是很多事情都還沒有開始做呢,所以我們也都是在初步的摸索階段,人員的配置,設備的添加以及行動人物的介入,這些都得需要協調,不過上面的領導講了話,說要給予沖鋒在第一線的同志充分的尊重,這人事權自然是給的,一應的設備和資源,能夠調配的,也盡量調配,做好后勤工作。

  說完這些,負責我們的副司長告訴我們,說這幾天呢,我們幾個組長便可以行動起來,將這個框架給搭起來,人員可以從總局的行動部門調動,也可以從地上各個分局借調,實在不行,還可以從民間或者后備培訓學校募征,這些都是可以的。

  當然,凡事都需自愿,不管怎么樣,都需要得到雙方的認可,方才得行。

  講完了這些,副司長又帶著我們到了分配的辦公室和后勤部門,還特地給我們提及了位于京郊的訓練基地,如此完畢之后,差不多也到了慶功宴的時間,便直接奔赴了餐廳會場。

  我們轉悠了一上午,到了餐廳的時候,好多人都已經到齊了,我滿腦子都在想著特別工作組人選的事情,心中算計著,到了會場,瞧見徐淡定、張大明白和小白狐兒都在,心中也總算是落定了,過去與他們一桌,然后談及了此事,問他們是否愿意與我一同共事,徐淡定和張大明白自然是點頭答應,而小白狐兒也是忙不迭地點頭,旁邊的張大明白笑了:“嘿,我們這是談工作,你一幾歲的小毛孩子,跟這兒瞎湊什么熱鬧呢?”

  小白狐兒不樂意了:“憑什么啊,出力的時候,我不見得比你們少,現在論功行賞了,偏偏把我給排在外面去?”

  小白狐兒和張大明白吵吵幾句,而徐淡定在旁邊勸她道:“嚶嚶,你的能力,我們都是信任的,不過你這個年紀,應該是待在課堂上面,而不是跟著我們吃苦受累,這一點,你可要記得。”小白狐兒就是不樂意,猛搖頭,激動地說道:“我不,我就要跟著哥哥,我要一直跟在哥哥身邊,永遠都不要離開……”

  她一邊說著話,一邊看我,一雙大眼睛里面滿是溢滿的淚水,楚楚可憐。

  我倘若不知道嚶嚶就是小白狐兒,估計也跟徐淡定一般的想法,想著要送她去課堂之上,學習文化知識,而現在卻再也沒有這種想法了,大荒遺種,九尾妖狐,這情況有些特殊,把她扔在學校里,我也真的放心不下,還不如帶在我的身邊,如此耳濡目染一番,反倒是更加能夠有所進步。如此想來,我便也沒有再阻攔了,而是告訴兩位師弟道:“這小妞兒,以后便是我們小組的第四位成員了。”

  小白狐兒一聲歡呼,舉起了勝利的“V”字,張大明白和徐淡定則是無奈地笑了笑,不再言語。

  他們對我這個大師兄,終究還是給予了充分的尊重,事前他們會有各種各樣的意見,而一旦我決定了之后,他們便不會再多言,而是最實際的執行。

  確定了三位人選之后,我開始在餐廳里面巡視了一番,瞧見王朋和努爾,以及跟他們同組的那位小兄弟在角落坐著,便起身,朝著那邊走了過去。我到了地方,跟三人打了招呼,然后在王朋的旁邊坐下,他倒了一杯酒,遞給我,語氣低沉地說道:“老陳,來,喝一杯。”

  求得不得,我曉得王朋心中的痛苦,二話不說,與他將這杯苦酒同飲。

  酒入喉中,化作一股熱線入胃,暖意升騰而出,旁人又將酒杯滿上,我舉起杯子,先是跟旁邊的努爾說道:“哥們,我們多年的交情了,這話兒我也不多,就想跟你說一句,隊伍剛剛開張,人少職缺,過來幫我,行不行?”

  努爾笑著與我碰杯,一邊喝酒,腹中一邊發出了激動的聲音:“盼與你共事,艱難險阻一起趟,生死與共,多年矣,今朝得償所愿,何必說的這般客氣?來,干了這杯酒便是!”

  努爾與我的交情匪淺,太多的話語倒也不用多說,彼此一杯酒喝干,便算是應允下來,我又將酒倒上,看著旁邊的王朋,舉杯說道:“四月,努爾都已經答應我了,你難道會讓我們身單影只,失望而返么?”

  我盯著他的眼睛,真誠地說道。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