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三章 一支穿云箭

  我滿心期待著王朋能夠給我一個肯定的回復,然而他最終還是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這一次競爭特別行動組的組長職位,是我與我師父的一個賭注,倘若贏了,我繼續在總局任職;而若是不行,我就得返回青城山去,跟著我師父修行,只有達到了一定的水準,方才能夠再重新出山來。所以這一頓酒,只怕就是我們這幾年之內,最后一次相會了。”

  王朋這話兒說得略有些傷感,我知道,他在總局奮斗了好多年,一直都沒有出人頭地,這一次是最后的機會。

  錯過了,他也只有返回宗門之中,接受師父的教誨。

  此時此刻,王朋必定是很不甘的,不過那也是沒有辦法的,現實總是那么的殘酷,在我的眼中,他已經是很優秀了,然而中國地大物博,無數的英雄豪杰輩出,想要在這片天地之間立足,還需要有很多的路要走。我并沒有挽留太多,而是與王朋一起,一杯又一杯地喝著酒,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那天中午的慶功宴,很多人喝醉了,恣意妄然,將自己所有的情緒都宣泄在了酒上面,但是我沒有醉,結束之后,我開始馬不停蹄地忙碌了起來,首先是去部門報道,跟財務、人事以及后勤部門那兒混了個臉熟,然后跟主管自己的業務副司長,將特別工作組的相關事務聊了一個透,這才開始將整體的架子給搭了起來。

  好在總局對于這特別行動組的人事架構并沒有太多的限制,對我們的任務也不會一開始就壓得很重,一開始也只是磨合的過程,就像是古時候朝廷的供奉,先高薪養著,只有到了最需要的時候,這才會動用到,一般的小案子,倒也不會勞煩到我們。

  工作組的成員,除了我這個領頭負責人之外,我給自己選了一個副手,那就是巫門棍郎梁努爾,我與他是從小一起結識的兄弟伙,對于他,我最是了解,成熟穩重,義氣講究,除了有一些口疾之外,無論是修為,還是經驗資歷,都是一個能夠獨當一面的大將之才。

  有了努爾在,即便是臨時發生了什么事情,我不在場,他也足夠撐起一片天地來。

  除了努爾,便是我的兩個師弟,外門長老梅浪的首徒徐淡定,和烈陽真人茅同真的得意弟子張大明白,這兩位都是茅山當代最為翹楚的后輩子弟,經受過最正統的道門修行,徐淡定擅長玩鬼,水性又佳,張大明白為人雖說腦子簡單了些,但勝在聽話,而且沖鋒在前,剛猛得很,有這一剛一柔的組合,我便不會還怕遇到強敵而沒有人手。

  工作組還有一個最小的成員,那就是小白狐兒,我們都叫她嚶嚶,然而她化形之時,卻給我師叔祖李道子取名叫做尹悅,自從得知了她的身份,我便也絕了把她當做一個正常少女來對待的想法,這小白狐兒既然愿意跟著我一起,那我便也是費盡了心思,最終也給她謀得了一個編制,成為了宗教局內部最小的一名職員。

  要不怎么說這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特別行動組的組長,得花費那么大的功夫來選拔呢,依著小白狐兒此刻的面貌,也就七八歲的小女孩兒一個,但是當我將這報告往上面一遞,結果幾經周折,沒有多久,便給批了下來,級別還按照副主任科員的待遇走,比當初從巫山后備培訓學校畢業的我還要高兩級,實在是給足了面子,讓我有一種大權在握的充實感。

  這名冊一定,就開始造工資表了,小白狐兒跟著我同吃同睡,哪里還要什么錢,所以這都是我給代領了,張大明白得知此事,不無酸意地告訴我,說我這是吃空餉,絕對的官僚主義作風。

  這是閑話,不過工作組只有這么五個人,也不是正事,所以我還需要再選一些人進來,不過總局業務二司之中,有背景有根基的閑暇人物,要么跟了趙承風,要么就跟了黃養神,這前者背后的龍虎山在總局的地位是根深蒂固,而后者可還有一位長輩身居大內,那可都是鐵打的關系,我茅山雖說氣勢不弱,但是在總局也算不得什么根基,所以選了一圈,要么就是別人不滿意我這兒,要么就是我看不上那些花花架子,一時間有些發愁。

  眼看著另外兩組的人員架構陸續地完整,我也并不著急,要曉得,這工作組的人員,倘若是不滿意、不順手,到時候執行起任務來,絕對是一件窩心之事,還不如一開始就嚴格把關。

  不過也正因為我這兒不被看好,反而使得上面安插的關系戶不多,人家甚至都不愿意到我這兒來,省去了許多麻煩。

  正在我為人選發愁的時候,努爾給我提了一個人選,叫做張世界,讓我眼前一亮。

  這張世界我并不算陌生,當初在南疆戰場的時候,他也是從無數人員里面選拔出來的國術高手,我們也算是并肩作過戰,有些情誼,不過我后來臨時離開了南疆,卻不曉得他們這些人后來又到了何處。努爾告訴我,說張世界在南疆戰事結束之后,返回了老家,他是冀北人,離京都不遠,所以這幾年和他倒也有些聯系,如果我要是有意愿,他倒是可以牽線搭橋,前去游說一番。

  努爾的話讓我豁然開朗,俗話說用熟不用生,我與其在總局找一些老油條來幫手,又要擔心對方脾氣秉性與我不合,又得擔心會不會有別的宗門安下的眼線,還不如自己培養勢力,找一些我熟悉并且有交情的年輕高手,如此反而更好。

  我同意了努爾的提議,同時又確定了趙中棣、張良馗張良旭兩兄弟的人選,一經打聽,才曉得大家都各自返回了老家,張良馗張良旭兩兄弟回了晉西,而趙中棣竟然退了役。前面那兩兄弟據說在晉西某處地市分局,從資料上面,職位不高,成績也不顯著,顯然是混得不是很如意,至于趙中棣,則只有一個地址,其余的資料倒也模糊,只有上門去找尋。

  冀北離京都并不算遠,努爾出發之后,第三天就趕了回來,還帶回了張世界,當初那個擅長使燕青拳的小個子,此刻已經留起了胡須,也變得不再是那么鋒利了,在得知我可以解決編制問題,以及京都戶口之后,他沒有猶豫太多,直接點了頭,說愿意跟著我一起干。

  給張世界接完風,我和努爾兵分兩路,他前往晉西去見張家兄弟,而我則前往冀北石家莊,找尋當年一起并肩奮戰過的滄州猛漢趙中棣。

  盡管有了地址,但是經過一陣折騰,我終于在石家莊郊區的一家大型國有企業里找到了他。

  見到趙中棣的時候,我終于知道他為何早早就退了役——這位老哥的左腿褲管之下,空空蕩蕩,什么也沒有。作為一位國術高手,最終失去了自己的左腿,這實在是一件讓人難過的事情,此時的趙中棣是這家國企保衛科的科長,坐在他辦公室里面,他對自己如何失去左腿的事情并沒有多言,當得知了我們的來意之后,他突然提起了一個人選。

  他說的那個人,是他的堂弟趙中華,這小子從小便調皮,不過有悟性,對于國術的理解遠高于他,后來在鄂北巴東拜了一個師父,行走江湖多年,據說還認識我,一直談及想要進局里面來,為人民服務,不過他離開了第一線,也就耽擱了,現在正巧在家中。

  趙中棣對于自己這個堂弟,顯然是有著十足的信心,言談之間,多有些得意,我卻也想起了這么一個人來,一個很有靈氣的少年,現如今應該也長大了,我記得他的師父叫萬三爺,一個很厲害的楚巫高手。

  我是求才若渴,他這般說,自然是要見上一面的,趙中棣也頗為熱情,當下也會掛了電話到家里,讓他堂弟趕緊過來。

  等人到了,一見面,卻是一個英姿勃勃的年輕人,稚嫩已脫,嘴唇青絨,眼睛很亮,我與他對話,倒也還是記得我的,言語之間也頗多江湖歷練,我興致大發,當場試了一下他的本事,感覺當真是一個值得塑造的年輕人,便敲定下來,將他帶回了京都。

  回城之后,努爾也到這張良馗、張良旭兩兄弟到了京都,彼此一見面,頗多往事浮上心頭,幾多感慨。

  這人員初定,許多閑事繁雜,某日我接到收發室遞來的一封信,翻開之后,竟然是北疆王田師給我寫的,說他有一外房侄兒,名字喚作張勵耕,這孩子雖說自幼孤苦,但是所學頗多,懂符箓,也懂煉器,手段也算是不錯,聽說我這里有個營生,便想推薦到我這兒來。

  北疆王的親戚,這可是求都求不來的,即便是我沒有欠他的人情,也是愿意的,當即也是趕忙回信,說隨時歡迎。

  諸事忙得迷糊,某一天,我到了夜里的時候,突然想起來,那女鬼白合自從投胎之后,我卻是一直都沒有時間去看過一次她,實在是有些過分了。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三十三章 一支穿云箭”

  1. 回復 2014/10/28

    尹悅

    果然是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