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五章 論如何將白合給掰直了

  我這輩子欠的人情不多,劉老三便是其中一個,他這般鄭重其事地說出話兒來,我也不由得嚴肅了幾分,詢問到底是怎么回事?

  劉老三告訴我,兩年前,有一個人找于墨晗大師做一件替身木偶的法器,材料一律備齊,開價也很高,然而于大師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接的任何一件活兒,都是有選擇的,那替身木偶是什么,那可是需要找一個生辰八字符合的男童殺死藏陰,制法絕對陰毒無比,所以于大師斷然拒絕了,然而對方卻是不依不饒,先是上門威脅,后來又將于大師的孫子南南給綁了,借以施壓。

  南南是于大師的命根子,他這一被綁,于大師就實在是沒有辦法了,他就是一個手藝人,沒有一拼到底的修為以及實力。

  不過即便如此,于大師還有一股子手藝人的正義和堅持,以及勇氣,故而最終在那替身木偶身上動了手腳,不但將對方送來的那個男孩子給擅自做主放了,而且還找了一頭積年大老鼠,煉制其上,而且還天衣無縫地瞞過了,結果對方最后用上的時候,出了岔子,鬧出了大禍來,于是開始找老頭兒的麻煩,先是將于大師的小院給翻了個底朝天,搗毀無數,接著又對躲入鄉下親戚家中的祖孫兩人一路追殺,十分兇戾。

  倘若不是一字劍適逢其會地撞見此事,出手攔下了追兵,只怕這位曾經對我幫助頗多的煉器大師,已經不在人世了。

  事后于大師回憶,說那個雇主估計不是人,要不然也不會弄這么一個替身木偶,要曉得,這東西一般都是用來裝載兇靈的法器,一般人,即便是養個惡鬼,也不會用上這樣詭異的兇物。劉老三多方打聽,才曉得參與追殺于大師的那伙人里面,有一部分卻是法螺道場的余孽,而他們則奉命于一個叫做老魔的家伙行事。

  講完此事,我應承了下來,說以后倘若是有機會,我定當追查徹底,免得讓像于大師這樣的老實人擔驚受怕。

  一頓飯吃了許久,劉老三打著飽嗝,帶著自己的兩個徒弟離開,我將我當時的地址遞給了小妮,讓她日后有時間,可以來找我,小妮收下,也不多言,隨著劉老三離開,旁邊的小白狐兒扁著嘴說道:“你啊你,整日都說對小顏師妹矢志不渝,結果一瞧見人家大胸脯俏臉蛋兒,眼睛就直了,連路都走不動,抱著人家一動也不動,真真就是一個好色之徒!”

  這話兒從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兒口中說出來,未免有些酸楚,我將與小妮之間的淵源和她這些年的事情一一講來,心想著能夠讓她了解一些,結果這孩子嘴扁得更加厲害了,吸著鼻子說道:“好嘛,居然還是個青梅竹馬,哼!”

  街頭偶遇了劉老三之后,我更加堅定了前往滇南一趟的想法,等到事情差不多弄出了頭緒,我將小白狐兒安置在京郊的訓練基地,讓努爾和徐淡定等人陪著她,接著便買了票,一個人,輕車簡出地前往滇南。

  從京都到滇南麗江,中途需要轉好幾道車,而且火車、汽車來回倒騰,十分勞累,路上的辛苦自不必言,終于在好多天之后,風塵仆仆的我來到了聞名的麗江古城。這個時候的古城還遠遠沒有后世的那種旅游開發,不過這小城古色古香的韻味卻十足,小橋流水,青磚黑瓦,行走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整個人的心情便放松了許多,腳步也不由變得越來越慢了起來。

  白合出生于蘇北,然而她的出生給村子里帶來了巨大的災難,也給當地的村民留下了難以忘懷的記憶,他的父親千里迢迢地將一家人遷回了孩子母親一方的麗江古城,所為的,也不過就是孩子的成長。

  白合的父親叫做白磊,當初離開的時候曾經給我留了地址,我按圖索驥,然后又詢問了好幾個街坊,終于找到了這一戶人家。我到的時候正好是白天,家里的大人都出外干活去了,然而當那開門的老奶奶一露面,我便認出來了,這位可不就是當初白合轉世的時候,給我們磕頭作揖的那位老奶奶么?

  白家老奶奶對我也有印象,瞧見我出現在小院門前,頓時就驚喜地招呼我進屋里面,忙前忙后,給我倒茶。

  我的好奇心已經被劉老三那個家伙給惹得滿滿的,卻也來不及多做等待,連忙問起了當初被我們護送轉生的白合之事,老奶奶臉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然后朝著后院子一聲大喊道:“白丫,帶你弟弟來前面玩兒。”

  這一聲喊,我轉頭過去,去聽到里屋蹬蹬一陣響,有一個粉雕玉琢的女孩兒,拖著一個拖著鼻涕的小男孩跑了過來。這女孩兒比小白狐兒小一兩歲,小臉兒十分精致,長得也很可愛,不怯生,根本就不像是鄉下小孩兒,而那小鼻涕娃卻是滿臉皺巴巴的鼻涕殼,虎頭虎腦的,跟尋常小孩倒也沒有什么區別,我看得發愣,想著若論年紀,當年轉世的那孩子可是一個男的,然而此刻……

  正在我有些摸不清頭腦的時候,白家老奶奶說道:“白丫,白蛋,快叫叔叔。”

  “叔叔!”

  兩小孩兒都畢恭畢敬地叫,我上門拜見的時候正好帶了些散糖,然后抓了兩把給他們,兩人歡天喜地離開,我指著那漂亮小女孩的背影對白家老奶奶說道:“這個小孩兒,就是當年我們護送出生的小白合么?”

  白家老奶奶點頭,苦笑地說是,她告訴我,這就是她家大兒子,不過這小子是男生女相,自小就跟旁人不同,愛打扮、愛臭美,懂事了之后,別人剃他的頭發,就像要了他的命一般,他父母堅持了幾次,最后放棄了,接著兒媳又懷了一胎,還是一個男孩兒,于是就不管他了,任他去。這孩子長到現在,完完全全就是一個女孩子了,走出去,別人都不覺得他是個男孩……

  說到這里,她突然涌出了眼淚來:“我老婆子也是沒有本事,什么也做不了。作孽啊,好端端的一個男娃娃,要是再不掰過來,估計就要廢了——先生,求求你,你看看能不能幫忙看一下,這孩子到底是中了什么邪?”

  白家老奶奶說著說著,眼淚就流淌了下來,還作勢想要與我下跪,我連忙扶住她,好生安慰,心中苦笑道:“這還真的就是投錯胎了,白合原本就是個女的,所謂相由心生,哪里轉得過來?”

  這般想著,我便對白家老奶奶提出,能不能讓我單獨跟那小孩兒見上一面,聊聊天,看看能不能開導她一下?

  白家老奶奶自然是千肯萬肯,當初我在蘇北,曾經豁出了命來救她全家,這是救命恩人的情分,再造之恩,那里會有什么懷疑,當下也是將自家那鼻涕娃兒給帶著,然后吩咐白合跟著我,一起出去走走,帶著叔叔在古城里玩一下。白合得了吩咐,領著我走出了家門,緩步在這充滿詩意的街頭巷尾走著,用稚嫩的聲音給我介紹起了麗江風情來,雖說角度和專業知識遠遠不到味,但這份童真趣味,就已經讓人喜歡了。

  我不動聲色地跟在白合后面,走過了一座石橋,突然出聲說道:“白合,你可還記得我?”

  小白合仰起頭來,仔細地打量了我好一會兒,一臉無辜地說道:“叔叔,我是第一次見到你啊,怎么會記得你呢?”

  這小孩兒無論是外貌,還是語氣,跟一個女孩子完全就沒有任何區別,讓我產生出一種錯覺來,以為當初的女鬼白合已經決心,卻不曾想這不過是潛意識之中的一種影響,心中嘆息一番,然后也沒有繼續走了,而是與他坐在石橋旁邊的石凳上面,聊起了天來。

  雖說是第一次見面,但是小白合對我一點兒陌生感都沒有,嘰里呱啦說了一大堆,從她記事起的一些家長里短,到自己的學習情況,各種各樣,都與我講得清楚明白,從他的講述之中,我能夠感受得到,小白合跟同齡人并不是很合,他總有一種遠超出他年紀的孤獨感,也不喜歡和小屁孩們一起玩兒,用他的話說,不是一類人。

  小白合不喜歡和小孩子玩,也不喜歡和大人玩,不過他很聽話,一直都幫助父母奶奶照顧小弟弟,除了學習,很少出去。

  別人或許很不理解這是怎么一回事兒,不過我卻是很清楚,即便是還沒有覺醒,但是白合生來便與別人不同,這是天生注定的。當我這么鼓勵她的時候,白合笑了,說有一個大和尚也是這么說的,那長得像彌勒佛的大和尚還想要帶他走,收他為徒,不過他沒有跟著離開。我奇怪,問為什么,小白合思考了一下,然后認真地對我說道:“我在等一個人,他不來,我不敢走。”

  那個人是我么,我無從得知,不過此時此刻的我,卻特別想知道這個小東西的褲襠底下,到底藏著什么。

  哎呀,這可怎么辦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