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六章 南柯一夢不愿醒

  我這輩子其實已經見過了無數詭異的事情,但是這白合當初轉生的時候,我可是瞧得明明白白,那小雞雞可不是假的,此番卻是一個可愛女孩子的形象,實在是讓我心中癢癢,非得要鬧個明白不可,然而怪叔叔脫小孩褲子這事兒,別說是我這茅山大師兄,就算是尋常人,也做不出來啊,這可急得我一陣郁悶,不曉得如何是好。

  不過這活人不能被尿憋死,在發愁好一會兒之后,我終于想出了一招,問小白合渴不渴,我帶他去吃涼粉。

  小白合的家境并不算好,他們家在這兒是外來戶,生活得一直很辛苦,能吃的零嘴也不多,說到涼粉,他便忍不住地舔起了嘴唇來,我也不二話,拉著他來到附近的涼粉攤兒,叫擺攤的大爺先給來三碗。這涼粉,是用一種叫做涼粉包的果實研磨成粉,沖制而成,晶瑩剔透,宛如果凍,放在井里面冰鎮一天之后,拿出來用紅糖水一沖,那便是消夏的最好零食,十分的滑口好吃。

  小孩兒貪嘴,沒個控制,一連吃了兩大碗,眼睛里面還閃著小星星,倘若是尋常家長,這怕孩子肚子涼,必然就打住了,不過我另有所圖,便又給他叫了兩碗,小白合又是一口氣給喝完了,打了個飽嗝,這才罷休。

  這四碗涼粉的效果還真不錯,下肚沒多久,那孩子的眉頭就皺起來了,夾著腿來回磨蹭,我心中一喜,詢問道:“白合,你是不是想要尿尿啊?”

  白合低頭不說話,卻表示了默認,我趕忙站起身來,帶著她朝著家里走去,不過我們這一通逛,也走得很遠了,一時半會回不去,這尿意便是這樣,不說還好,一說就仿佛洪水猛獸,憋也憋不住,而那個時候的麗江也沒有后來那般方便,他低頭走路,咬著牙,到了河邊終于沒有扛得住,沒有再理我,而是直接蹲在了河邊草叢里,淅淅瀝瀝地放起了水來。

  我瞧見白合這一蹲,心中便喜,這男孩兒哪有蹲著撒尿的啊,接著一個錯身而上,目光瞥了過去,結果又瞧見了當年讓我震驚的那一幕。

  觸目驚心啊!

  我心涼了半截,想著白合這孩子日后倘若是覺醒了過來,不知道會怎么撓我呢。

  要說也是,好端端一嬌俏小美女,屢次救我于危難之中,又將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托付于我,結果卻弄成這般男不男、女不女的情景,說起來都有些心酸,要是擱我身上,這般大變身,我可就真的有些生不如死了。不過即便再害怕白合的責怪,我還是得讓他蘇醒過來,這是我當年的承諾,而我陳志程的話兒,一口唾沫一個釘,絕對是做不得假的。

  再次確定了白合此番的性別之后,我覺得有些事情終究還是需要面對的,便開始考慮起如何給他恢復前世的記憶起來。

  在來之前,我曾經跟劉老三探討過這個問題,其實這事兒無論是藏密還是道家,都有著自己一整套的體系和手段,不過就白合的這個情況,倒也是挺簡單的,也就是由前世所熟悉并且信任的人,通過一種人為的催眠方法,也就是入定,與其藏在靈魂深處的意識溝通交流,只要將那層窗戶紙給捅破了,一切就是順其自然的事情了。

  不過這所有的一切前提在于,潛藏在靈魂之中的那意識是否愿意此刻蘇醒過來,或者說他本人的意愿,到底是什么。

  這一點,無比緊要。

  此刻的白合年紀也差不多了,本我意識再發展下去的話,很容易造成人格分裂的,我考慮了好一會兒,決定擇日不如撞日,今天晚上就給白合招魂,喚醒他本我的意識,至于醒過來的白合對我到底是打是罵,那我也管不了許多了。

  此番決定,我便帶著白合返回了白家,這時已經是傍晚,白合的父母也都收工回家了,對于我這個昔日的恩人,他們倒也十分熱情,白家奶奶還特地去市場割了點肉,買了條魚,說要招待我。

  女人們在廚房里面忙碌,白合帶著他那小弟弟滿院子溜達,而我則在房間里面跟他父親白磊談話,講到自己大兒子一直以來古怪異常的舉動,這個漢子一邊抽著劣質香煙,一邊嘆氣道:“他就是個災星,一出生就鬧得整個村子不得安寧,搬到了麗江,又古里古怪的,像中了邪一樣,上次那個大和尚過來,說要收他當個小沙彌,我同意了,但他大哭大鬧,這才沒有繼續,先生你若是能夠幫忙看一下,那是最好的。”

  或許是操了太多心的緣故,也或許是因為有了小兒子,我能感覺到,白磊對于這個總是給家庭帶來太多不安定因素的白合并不喜歡,恨不得趕緊將他送得遠遠的,這才好些,這也更加讓我堅定了讓白合前世蘇醒過來的覺醒。

  白合與我,何等相似?

  這般一打算,我連晚飯都沒有怎么吃,因為要茹素,所以幾口青菜米飯便對付了,葷腥倒是都讓兩孩子樂得跟過年了一般,而我則去了附近的香燭祭品店,買來了一對紅燭,一把線香,朱砂、煙墨、黃紙若干,又轉了一趟菜市場,弄了些新鮮的公雞血,還有三根雞毛。

  如此準備妥當,我便沐浴更衣,在白家提供的房間里面靜心打坐,閉目不言,一直到了子時之前,我走到堂屋來,瞧見這白家的小孩兒都睡著了,大人卻都擱這兒等著呢,我也不說話,將白家湊齊的果品肉食供奉于神龕之前,又將紅燭點上,插在兩邊,線香放置在房間四角以及中間處,讓白家的大人都靠邊站著,朱砂研磨,公雞血混合,然后在黃紙之上寫了招魂咒若干。

  我一連寫了二十二張,應了天干地支的講究,分貼各處,接著讓白家媳婦將熟睡之中的白合放在堂屋事先準備好的涼席上面,也不驚擾她,盤腿坐在了她的面前來,雙手往前一伸,擊打空處,那白合便驟然而起,與我相對,雙掌也平平伸起。

  我顧不得旁人驚奇的目光,將沾染了公雞血和朱砂墨汁的三根雞毛,快速貼在了白合上中下三處丹田位置,接著雙掌相貼,開始凝神氣海,與其神識交流。

  當我閉上眼睛的時候,整個意識通過手掌的接觸,傳遞過去,一開始我能夠感受到一層模模糊糊的意識,十分弱小,在我的觀想之中,就仿佛那剛剛頂出泥土的嫩芽,上面還有一滴晨露,將滴未滴,我的神識迅速在上面掃量了一圈,感覺有一層薄膜,阻隔著我,無法深入里間,我想要尋找空隙進入,卻無法門,強行進入,感覺里面的阻力越發強烈了,恐傷了這孩子的本我,猶豫不決。

  朦朦朧朧之間,我似乎瞧見了一張清秀的臉,在薄膜之后,如同隔著毛玻璃一般,隱隱約約地看著我,雙目無神,充滿了迷茫。

  我認得那張臉,她就是我所認識的女鬼白合,然而無論我怎么朝她釋放善意,結果都得不到回應。

  我努力無數次,都沒有一個結果,而就在此時,突然感覺到腦袋一陣巨痛,渾身脫力,曉得這種靈魂層面上的交流和溝通太過于損耗修為,自己的精力也是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不敢繼續下去,當下也是謹守心神,將圍繞其上的意識給小心地收了回來,當一切篤定之后,我睜開了眼來,神龕之上的一對紅燭竟然快燃了大半,一股疲倦感傳遞上來,我扭頭瞧見昏昏欲睡的白磊,詢問道:“現在什么時候了?”

  白磊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告訴我道:“五更天了。”

  這鄉下地方計時,晚上八點算初更,每過一個時辰算一更,五更則是凌晨四點,我子時開始作法,沒想到這么一晃眼,不知不覺,竟然過了近五個小時。

  只可惜這么久的時間,我卻沒有能夠將白合前世的記憶給喚醒過來,從剛才的情況來看,我感覺她本身的潛意識就是在抵觸這件事情,大概也正是因為投錯了胎,胯下平白多除了一玩意來,有些接受不了吧。時機未到,我也不做勉強,抹了一把汗水,跟白家人草草聊了幾句,便將堂屋收拾了一番,我回屋睡覺了。

  白合這兒時機未到,我也不能久久耽擱,想著還要去一趟春城,見見幾位老戰友,順便再求人幫忙找尋胖妞事宜,我便不再久留,與白家人告別,便出了門,朝著汽車站趕去。

  路上的時候,我瞧見一個女的,長得特別艷麗,忍不住多瞧了一眼,那女人風情萬種地回了我一下,那火辣辣的眼神,當真是讓人骨頭發酥。

  我哪里遇見過這般風騷的女子,于是一直到上了車,都還在回味。

  然而我越琢磨,越感覺哪兒不對勁,眉頭直跳,下意識地用師父傳授的神池大六壬算了一卦,頓時就感覺不妙,連忙叫停出城的汽車,快步奔回了白家,然而還沒有進屋,便聽到一陣哭天搶地的聲音傳了出來。

  壞了,真出事兒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