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七章 白合被擄

  我心中焦急,一把推開了那扇門,瞧見那白家老奶奶哭成了淚人,而白家媳婦則抱著那小鼻涕娃娃,指著自家婆婆,一句一句地說著,一邊說,一邊哭,那眼淚水可比自家婆婆流得更多,至于白合父親,則一屁股坐在旁邊,唉聲嘆氣,難過不已,而這院子里除了他們一家人,街坊鄰居也圍了好大一圈人,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這場景著實叫人疑慮,我撥開人群,走上前去,一把將頹然坐在地上的白合父親給拉了起來,問這是怎么一回事兒?

  白磊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是問我道:“陳先生,你不是離開麗江了么,怎么又回來了呢?”

  我之所以回來,一來是回想起來,我先前瞧見的那個風騷女子,隱隱之間的氣度不同常人,二來則是心神不寧,下意識地給白合算了一卦,結果顯示他該遭一劫,這心中著緊,哪里還能夠心安理得地前往春城呢,于是才有了中途下車,匆匆而返的這么一回事兒。白磊聽到了我的話語,這才痛苦地將告訴我道:“陳先生,白合丟了,找不到了……”

  “什么?”

  一聽到這個差不多能夠猜測得到的情形,我渾身就是一僵,一把抓著白磊的肩膀,一字一句地咬牙問道:“到底怎么回事,快告訴我!”

  我和自家大兒子白合之間的情況,白磊多少也能夠猜測得到,他告訴我,說白合因為還沒有到上學年齡,而且跟同齡人又玩不到一塊兒去,所以一直都在家里帶孩子,也沒有讓人操過心。我走了之后,他兩口子去上工,他娘在堂屋糊些火柴盒,補貼家用,讓白合在房間里面帶著弟弟玩兒,結果突然聽到弟弟的哭聲,他娘進去一瞧,發現白合已經不見了。

  他娘問弟弟,那孩子只是哭著吱吱呀呀地說被人帶走了,至于是誰,這兩歲小孩兒哪里說得清楚。

  他娘著急了,便托鄰居去叫了他兩口子回來,周圍的街坊鄰居又四處幫忙尋找,結果都瞧不見,他回來之后,也在附近找了兩回,都沒有結果,這才頹然地返回了家中。

  雖說白磊有些嫌自家大兒子性格怪異,但是到底還是他們老白家的根,手心手背都是肉,丟了肯定心疼;特別是他媳婦,那可是肚子里面掉下來的一坨肉,這么多年含辛茹苦地撫養長大,雖說性格長相像極了女孩子,但好在懂事,家里家外的都能照顧,一想到有可能就再也見不著了,也忍不住傷心欲絕,就連平日里半句硬話都不敢對婆婆講的她,此刻也忍不住埋怨起當時家中唯一的大人來。

  一家人這般吵吵,既傷感情,也討論不出一個什么結果來,我環顧四周,然后沉聲說道:“都停下來,先別吵,我有話問。”

  我當初在蘇北山村之中力戰魔胎之事,給白家人太深的印象了,也使得他們對我這人十分盲從,剛才還一陣哭鬧聲,此刻卻也停了下來,旁邊的街坊鄰里瞧見主家這般模樣,也曉得我是個極有本事的人,都靜了下來,看向了我。

  我左右一看,然后瞧向白家老奶奶道:“白合丟的時候,都有什么動靜沒?”

  那老奶奶淚水漣漣,一邊擦著紅紅的老眼,一邊搖頭說道:“沒有,一點兒都沒有。哎喲,作孽哦,要是曉得有人要偷俺孩子,老婆子我哪里會顧得上這火柴盒錢,就守著俺孩子咧……”

  我看了一眼白家媳婦懷中的那孩子,滿臉鼻涕泡,問也白搭,于是只身進了屋子里去,左右一瞧,然后來到了窗邊,瞧見這兒有一個隱隱的腳印,左右一打量,估摸著那個擄走白合的人應該是從窗戶里面跳了進來,一陣風一般地將白合制服帶走的,而他弟弟反應過來,嚎啕大哭的時候,白家老奶奶進來,已經是遠遁而走了。

  能夠有這般手段的人,白家就算是一家子人在這兒看著,估計也逃脫不了白合被擄的命運,所以喋喋不休地責怪老太太,就實在是沒有必要了。

  我又查看了一下屋子里的痕跡,然后將我的判斷說給白磊聽,說出手擄人的,必是高手。

  不過這也無妨,不要著急上火,對方之所以對白合下手,估計也是看上了他的資質,或者有其他的企圖,一時半會也不會傷害孩子,而我呢,也一定會負責將孩子給帶回來的。對于我的承諾,白家人十分相信,感恩戴德,而這時旁邊一個圍觀的鄰居大爺突然出聲說道:“大白啊,要是這么說,大爺倒是想跟你說一件事情,說不定跟今天小白合失蹤有關呢。”

  我看向這位大爺,而旁邊的白磊則跟我介紹道:“這是于峰于大爺,跟我家最是親近了。”

  我瞧向這位于大爺,而他則告訴了我們一件事情:“大白,你上次不是說那個西川的老和尚要收你家小白合去做個小徒弟,而娃娃不肯,最后黃了么?大爺昨天在城東水橋那邊又瞧見了那老和尚,心里面還覺得奇怪呢,這會兒一琢磨過味兒來,莫非是那個老和尚懷恨在心,直接將咱家小白合擄走了去,出家當個徒弟?”

  于大爺講出了這件事情,白磊兩口子都不由得連連點頭,說怕不得就是這回事了,上回那老和尚來,對白合最是滿意,臨走的時候,依依不舍得很呢。

  兩人說得熱鬧,唯有白家老奶奶提出了反對意見來,說那老和尚看起來慈眉善目的,怎么可能做出這般嗔事兒來?不過話說回來,倘若是跟了那老和尚,這事兒倒也還簡單了,孩子總算也是有個著落了,至少不用太過于擔心。

  這邊一吵,亂哄哄的,我便也不再停留,安慰了他們幾句,然后順著那窗戶上面的蹤跡往前追去。

  我曾經在巫山后備培訓學校學過一些追蹤學和痕跡學的課程,但是像這種破舊的居民區,人來人往,根本沒有辦法順著痕跡一直往前走,我也只是大概地憑借著自己的第六感,一路找尋過去,不過在這小巷子里面繞來繞去,我自己倒是先迷失了方向,心中一陣煩躁,想著還沒有給白合恢復前世記憶,就將他給弄丟了,生死不知,怎么說起來,都是我的錯。

  我當初倘若是做主將白合一家給接回茅山上去,說不定就免卻了這么多麻煩,想一想,認識那個女鬼以來,說是我幫助她,其實她反倒是幫了我不少的忙,倘若沒有她,我不一定能夠活到現在呢。

  這般想著,我越發地煩躁起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瞧見前方有一個快速走動的身影,從我面前的那個小巷子口一閃而過。

  我愣了一秒鐘,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在這么一個小城里面,哪里會有身手這般好的人在?若有,必然跟那個將白合擄走的神秘人,有著直接的關系吧!

  反應過來之后,我立刻馬不停蹄地朝著那人沖去,腳步如飛地追趕。

  這一追,那人跑得更快了,簡直就是一頭獵豹在地上飛奔,不過我也是緊追不舍,越發近了,我瞧見還真的就是一個光頭老和尚,側面看不出年紀有多大,也許七十,也許八十,一把斑白的胡須拖得長長,一直掛在了胸口。我一開始并沒有太多執著,然而左右一打量,瞧見他的右手握著一串蜜蠟佛珠,左手之上,竟然是一只黑色的布鞋——而這布鞋,看著跟昨日我瞧見小白合穿的那只,一模一樣。

  瞧見這一幕,我一個激靈,朝著前方的那個大和尚一陣怒喝:“那光頭和尚,你站住,別動!”

  我這般一聲暴喝,那個狂走疾奔的老和尚終于停下了腳步,扭身過來,但見其生得身長八尺、腰闊十圍、面圓耳大、鼻直口方,無端兇狠模樣,鼻子一翻,惡狠狠地說道:“我站住了,怎地?”

  這老和尚還真囂張,說話宛如炸雷,平地驚起,我因為白合的事情鬧得心焦,也不客氣地說道:“站住就好,我有話問你……”

  話還沒有說完,老和尚一聲暴喝道:“你跟他們,是一伙的對吧?既如此,那就吃老和尚一拳!”

  瞧見老和尚這兇惡面貌,我也曉得他是個好斗之人,卻不曾想這二話不說,便開打了起來。

  不過論打架,我倒也不怕什么,想著左右不過是一個佛門中人,即便是護法金剛,我堂堂一茅山大師兄,還怕誰不成?既然想要耍拳頭,那我就先將你給撂趴下了,再來論一論白合被擄之事。我心中剛剛下了這決心,那老和尚的拳頭便遞到了我的跟前,我瞧他氣勢凜然,不過畢竟年老,所以也暗留三分勁,伸手過去抓他拳頭。

  我這一招叫做小擒拿手,茅山道家的手段,抽身換影,乘勢借力,引進落空,避鋒藏銳,以橫破正,以巧制拙,滿心能夠拿下此人。

  然而這兩相一接觸,我頓時感覺到一股恐怖巨力從對方拳頭之上傾瀉而來,腳頓時就站不住了,身子一陣跌飛,朝著墻上砸了去。

  轟!

  我從墻上滑落,結果后面那一面墻,卻倒塌了半邊。

  好恐怖的手段!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