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九章 小觀音來華

  “小觀音?”

  這一聲熟悉的“陳二哥”喚醒了我的記憶,我面前這位精靈一般可愛的女孩子,可不就是我當年在安南境內認識的那個小觀音么?當年的小觀音不過十一二歲,八年過去了,也沒有過二十,正是女人最美好的年華之一,渾身洋溢著純真的青春氣息,面目精致如玉,出落得越發的明麗動人起來,而且瞧見她那一雙晶瑩剔透的黝黑雙眸,與剛出生的小孩兒一般,便曉得她這些年并沒有被世事牽絆,真誠如故。

  盡管心系被擄走的白合安危,但是這他鄉遇故知,怎么說都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我走上前來,激動地喊道:“天啊,你怎么會在這兒?”

  小觀音在確定我便是當年那個跟她一同分享黑亥肉的兵哥哥之后,臉上露出了天真爛漫的笑容來,上前拉住我的衣袖,自個兒也覺得十分興奮,顯然也是沒有想到我會出現在這里來:“陳二哥,真的是你呀,太好了。你為什么會在這里,你是這里的人么,還是你在這里工作?你是大官么,你能不能帶我去吃好吃的啊,我已經兩天沒有吃飯了呢……”

  這女孩兒不說話則已,一說話就是一大串的問題,問得我頭暈腦脹,不知道該回答哪一個問題好。

  不過當望著這少女臉上露出來的那可憐巴巴模樣,我便曉得,她最需要的,應該就是將那咕咕叫喚的五臟廟給填滿。

  九十年代初的麗江雖說旅游業還沒有開始發展,但是特色的飯館子倒也有幾家,我們隨意選取了最近的一家,黑米灌腸、麗江粑粑、烤米油茶、紅糖蕎餅,還有一個臘排骨火鍋,點了滿滿一大桌。之所以點這么多,也是因為我曉得這少女的胃口,那可不是一般的大,再說了,當初在那安南巖洞之中,小觀音請我吃了一頓回味無窮的炙豬肉,而這一回,該是我回請她的時候了。

  白合被擄一事,一來有那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和尚在追查,二來白家也必然報了案,急也急不得一時,而小觀音則是我多年未見的故人,當初在安南,倘若不是她在,說不定我早就沒有了性命,這救命之恩,要比什么都大,我自然是不敢怠慢。

  另外,這小小的麗江古城,先是出現了先前我瞧見的那個嫵媚女郎,又來了一個修為死死壓著我的老和尚,而這異國他鄉的小觀音也出現在這里,一切都是那么的反常,如果我什么都不去了解,那就只能說明我的腦子壞掉了。

  小觀音果然是餓了好幾天的模樣,一坐下來,還沒有問幾句話,那菜就已經上了桌子,她便再也顧不得我了,以一種橫掃一切的姿勢,來一份消滅一份,那櫻桃小嘴不停張合,一盤又一盤的食物都消失不見,這情形不但我瞧得驚異,就連上菜的小哥都有些走神了,看著這個柔柔弱弱的女子,目瞪口呆,不曉得她的肚子里面,到底是不是藏著一頭餓虎。

  說到餓虎,我不由得問起了她的那只白虎小伙伴兒,小觀音喝了一口牦牛酸奶,長長地打了一個飽嗝,這才告訴我,說小熊不方便進城,被她扔在了山里,看看能不能找到一點兒吃食。

  說到這里,小觀音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說你們這兒一點也不好,山里面連大一點的動物都沒有,害得我連著餓了好幾天。

  我一頭冷汗,雖說滇南山林眾多,但是倘若里面真的窩著些野豬狍子或者老虎,那可怎么住人?不過有著一些經歷,我對小觀音這樣的脾氣差不多也有了一點兒了解,曉得她對世界的認識終究與我不同,解釋太多也是徒勞,浪費口水,于是便直接抓住重點,詢問她為何會出現在這里,難道是有什么事情么?

  對于我的詢問,小觀音的回答卻是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她之所以北上而來,卻并非是她師父山中老人所派,準確的說,小觀音這一回,算得上是離家出走了。

  至于她為什么要離家出走呢?小觀音告訴我,原來一直以來跟她相依為命的師兄彌勒,在幾年前的時候就已經北上回國,好久都沒有回去了,她怪想念的,幾次說想來看望她師兄,結果師父就是不準,說她師兄在忙一件大事,太苦太累,又十分兇險,所以沒有辦法照顧好她。但是小觀音自小便與師兄最親,思念成疾,這一回湊巧與師父吵了架,就決定一個人北上,找她師兄玩兒。

  小觀音師兄?

  我腦海里面頓時浮現出了一個俊朗邪魅的光頭男子,恬淡的笑容、周密的計劃以及陡然之間的冷酷,都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盡管他是我的老鄉,并且當初將自己同伴阮將軍殺害也是為了救我和努爾,但是我至今都覺得那人并不能夠成為朋友,而是一個絕對的梟雄人物。當然,這些跟我都沒有什么關系,如果真的像小觀音這么說,那么她出現在這里,恐怕也只是一種意外。

  我問小觀音既然北上,是不是知道她師兄在哪兒,要不要我幫忙帶她過去找尋?

  小觀音搖了搖頭,說不用了,她師兄現在做的事情,十分危險,有無數的仇家,如果是借助了我的力量,將她師兄的行蹤泄露出去,那她恐怕永遠都找不到自己師兄的,而她跟自家師兄自然也是有約定的聯絡方式,盡管麻煩,但是慢慢找尋,還是能夠達到目的——我什么都不用幫她做,只需要好好地請一頓飯,那就足夠了。

  小觀音單純,但是并不蠢,所以對我多少也是有些防備的,這個我能理解,也不再問,又詢問起她是否有相關的證件,她瞪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瞧著我,反倒是讓我一陣無語。

  從小觀音這兒問不出太多的東西來,而面對著這個救命恩人,我也不想摻雜太多功利的東西在,所以便也不再多問,而是專心地伺候起了這位巨能吃的小妞兒來。不過好在小觀音這年紀雖然大了,但是胃口似乎變得小了一點兒,桌子上面的菜換了三輪,連上菜的小哥都有些麻木了,風卷殘云之后,她終于長長地吐了一口濁氣,平靜地說道:“呃,好吧,勉強吃飽了。”

  我身為總局二司特別行動組的領導,囊中自然也不會太過于寒酸,行動經費也是有一部分的,不過當伙計上前來結賬的時候,我還是小小地肉疼了一下。

  不過肉疼歸肉疼,小觀音一個人從茫茫邊境線翻越而來,飲風霜食野物,如此辛苦,我倒也不好不放在眼中,結完了帳,然后又塞了一筆錢在她的手里,交代她倘若是在山里找不到吃的,那就到集市和城里面來買,不要讓自己弄得這般狼狽,另外一點,就是一定要管好她的那只小白虎,千萬不要傷到了人,要不然到時候可就有些麻煩。

  小觀音聽到了我的交代,認真地看著我,然后問道:“陳二哥,你現在是不是XX政府的大官了啊?”

  我一陣無語,告訴她,我雖然在公家做事,但不過就是一個小人物而已,不過我剛才交代的,那是每一個心懷敬畏的修行者應該做的事情,讓她千萬不要胡來。小觀音笑了,說你真的當我還是小姑娘么,這些我自然曉得了,到時候出了事兒,說不定陳二哥你都要找我麻煩的對吧?國內不比東南亞,人命重如山嘛,小熊很乖的,你放心了!

  小觀音不愿與我同行,我便與她在館子門口分別了,除了錢,我還將自己在京都的地址以及部門的聯系電話留給了她,以方便她隨時能夠聯絡到我。

  滴水之恩,涌泉相報,更何況小觀音對我,還有活命之恩呢?

  送別了小觀音離開,我又返回了白家,這時那些鄰居都已經散了去,我將那老和尚的狀況給白家人說起,當得知那個老和尚比我還要厲害許多的時候,提心吊膽的白家人也感覺多了一些保障,臉色好了許多,問起是否報案,白磊告訴我,說當地的派出所已經過來做了登記,說這幾天會組織人手搜尋,并且下發到各市縣的兄弟單位幫忙協查。

  我在官場也算是待過一段時間,曉得這樣的承諾,有真有假,執行的力度是否強硬,這個得看上面的關注力是否足夠,壓力是否大,而我現在的身份,倒也可以做許多的事情。

  我出門找到了郵局,然后給留守總局的徐淡定掛了一個電話,讓他幫我查到了當地有關部門的電話,再通過有關部門與當地的公安機關進行溝通,推進此事。做完了這些之后,我帶著白合的父親來到了公安機關,拿出了我的證件,與當地的領導溝通。恰好這個時候,上面的電話也打了進來,當地的公安機關熱情接待了我們,并且決定組建專門的工作組,處理此事。

  有了這承諾,我送白磊返回家中,準備去工作組繼續追查事宜,然而突然間感覺有些不對勁,總感覺白家附近,好像被人監視了一般。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