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章 線索顯露

  我的修行,自當年楊二丑給我伐經洗髓以來,已經開始十來個年頭了,很多時候,對于事物的變化以及炁場的交替,都已經融入了內心之中,對于事物的預感,也變得更加的強烈了起來,這并非簡單的第六感那么簡單,而是敏銳的炁場感應結合活躍的腦域意識活動,而產生的一種對外界的認知,它既起源于我對道經的熟識,也來自于我道魔兩法的涉入、以及對于大六壬、臨仙遣策和所有手段的感悟。

  這么說吧,倘若是我一旦意識到自己被人監控了,心有所動,那便必然如是,絕無差錯。

  在有了這種感覺之后,我不動聲色地打量了四周,并沒有發現太多的線索,這也讓我心中更加謹慎起來,曉得這藏在暗處的人應該是非常有經驗的監視者,要不然也不會這么的隱秘。不過這點小伎倆就想要騙過我,實在太小瞧了我這個總局認可的特別行動組領導,我一邊讓加速自己的炁場感應,一邊神色正常地離開,感覺那監視在我轉過一道彎之后,就消失了。

  這情形讓我判斷得到,對方應該并不是在監視我,而是在監視白家,這讓我更加篤定,他們應該跟擄走白合的那人,是一伙的。

  或者有一定的牽連。

  我在確定身后無人跟蹤之后,繞了一個大圈子,然后找到白合家附近一處高層建筑,站在樓頂上面,仔細地四處打量。這雙方都在監視,不過打量的重點并不一樣,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后,很快,我便鎖定了離白家不遠的一處二層小樓里面,窗戶后面有兩個人,正輪番地監視著白家。

  擄走了人,自當揚長而去,有多遠走多遠,哪里還會安排人來這兒監控,莫非白合并不是被人看上了他修行的資質,而是被人綁架了?

  這理由說出來我自己都有些好笑,身手那般厲害,犯得著來綁架那么一個小屁孩子么,再說了,就白家這種條件,再怎么勒索也刮不出多少油水來的。

  這情況一般是不會發生的,但是出現了,必定就會有理由,我確定了人選,就沒有再猶豫,而是直接下了樓,朝著監視位那兒摸了過去。

  到了地方,我從院子里面悄不作聲地翻墻而入,然后順著墻壁攀爬而上,來到了那一處監視的窗戶前,在做足了準備之后,我深吸一口氣,猛然一腳踢開了那扇玻璃窗戶,接著一個縱身沖進了屋子里來。

  我突然的闖入讓這房間里面的兩個人有些猝不及防,不過我的判斷并沒有錯誤,兩人卻也是有一些手段之人,并沒有被嚇住,反而是一把匕首從袖子里滑落出來,舉刀就朝著我的胸口兇狠刺來。來人二話不說,直接下了殺手,行事作風那可比一般的歹徒兇惡許多,也讓我肯定對方的來歷十分復雜,不過面對著這樣的進攻,我倒也不慌張,連劍都沒有拔出,三兩下,徒手就將他們給制服,踹翻在了地下。

  對方或許面對普通人,能夠一打四五,不錯的江湖人物,但是在我面前,就像那小孩兒一般,給我掀翻到底之后,我將魔劍從肩上取下,隔著劍鞘點在兩人的前方,寒聲說道:“說,誰派你們來這,監視白家的?”

  地上這兩人,一個藍布短打,鄉下人打扮,另外一個則跟麗江古城的小市民一般,皺巴巴的夾克衫,兩人目光交集一下,都不約而同地搖頭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你到底是誰,這是要做什么?”

  對方的矢口否認并沒有讓我有多少失望,而是一字一句地說道:“別裝了,從我回白家開始,你們就一直在這里暗中監視,真當我不知道?快點說,要不然,等到我施展了手段,那個時候可就晚了,你們自己也是江湖中人,曉得這種苦楚的。”

  我故意將話語說得十分陰寒,夾克衫倒還沒什么,那個藍布短打的鄉下人卻是臉色一變,一直壓在身下的右手突然一楊,一股黑色粉末朝著我這兒撒來。

  施毒?

  我這人向來都是低調謹慎,即便對手只是這樣兩個幾乎沒有什么反抗能力的小子,我也保持著三分關注,那人手一動,我便反應了過來,嘴角微微一翹,手掌一撥,便施展出了深淵三法之風眼。

  呼!

  這手段我已經是了然于心,故而幾乎沒有什么變故,那朝著我散播過來的黑色粉末便從哪兒來,到哪兒去,全數覆蓋在了這個家伙的身上。

  黑色粉末一沾到了裸露的肌膚,立刻一陣黑煙冒出,表皮迅速地萎縮起來,無數燎泡冒出,下手偷襲的那個鄉下人一聲慘叫,整個人就像煮熟了的大蝦,蜷縮在了一塊兒,不停地在地上翻滾,這種凄厲的場景將旁邊那個夾克衫給嚇了一跳,忙不迭地朝著旁邊爬了開去。

  滇南屬于苗疆文化的輻射圈,這里古時候的環境十分險惡,遍地都是瘴氣橫生的潮濕山林,毒蟲頗多,所以這個家伙使出如此手段,倒也不意外,只可惜他這毒粉太過于霸道,被我逼回之后,連緩解的時間都沒有,直接將自己給害了。我瞧見他的肌肉大塊大塊地被腐蝕,又麻又癢的感覺遍布全身,使得他控制不住地去抓,一抓就是一大塊血肉模糊的肌肉脫落,便曉得生機無望,便只是皺了皺眉頭,不再多言。

  那黑色粉末實在惡毒,鄉下人翻滾一會兒,那凄慘的叫聲驟然停歇,終于不再嘶吼,我低頭一看,瞧見他雙眼翻白,已然是喪失了性命。

  同伴悲慘的死亡遭遇讓夾克衫一聲的冷汗,精神也收到了強烈刺激,蜷縮在角落,既不敢反抗,也不敢逃走,只是神經質地不時抽搐一下,顯示出他的存在感。這么一個大活人在我面前像被硫酸一般潑死,雖說我面無表情,表現得十分殘忍和冷血,但是心中還是有許多不忍的,而且房間里面充斥著一股濃烈的惡臭味,所以我也沒有打算再在這兒停留,而是拎著那夾克衫出了房間,來到走廊上。

  我一把將其仍在了地上,然后靠著墻,平淡地說道:“你的同伴應該還沒有走多遠,如果你想,我可以送你下去,兩人一起搭伙,好歹有個伴兒。”

  我表現得越是平靜,那人便越恐懼,啪的一下,跪倒在地,朝著我哭喊道:“大哥,我想活,想活!求求你別殺我,求你了!”

  幾乎不用我逼供,這人的精神就已經被剛才那一個場面給徹底摧毀了,這也算是意外之喜,我心中暗喜,表面上卻不動聲色地說道:“每個人都想活,但是你只有表現出了自己存在的價值,才能夠穩妥的活下去,比如現在,我就想知道一件事情,到底是誰派你們守在這兒的,你告訴我,我再決定你是不是能夠繼續活下去……”

  “我說,我說,是勐臘五毒教扎鐸的人讓我們在這兒監察的,剛才死了的那個,就是勐臘五毒教的人,我不是啊,我只是一個倒客!”

  夾克衫哭天喊地,抹著眼淚說話,我曉得這所謂倒客,其實也就是一個情報販子,或者說是一個最初級的江湖掮客,他們并非是具體的幫會中人,但只要有足夠的利益,就能夠賣掉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尊嚴和友情。這樣的人,不是關鍵人物,但是卻也能夠提供許多思路,我將他拖到了另外一個房間,安在椅子上,然后步步逼問起來。

  通過一連串的詢問,我曉得這個人外號叫做山鼠,是麗江城內的地頭蛇,對著方圓百里的情形最是清楚,而那個所謂的勐臘五毒教,是一個地處邊境、有歷史淵源的幫會組織,上承幾百年前的五毒教,最擅長制毒弄蠱,落戶于邊境的好幾個大寨子里面,亦正亦邪,十分難纏。

  不過他之所以被聯絡派來這兒,卻是因為另外一撥人,那些人據說跟勐臘五毒教有著香火之誼,而在這滇南地界,扎鐸又是東道主,所以派了些人過來幫忙打雜,所以最后順起來,卻還是那一伙人的指使。而他們監視的目的,好像是因為有人聽說這家人好像有幾個了不得的朋友,想讓他們摸一下地,看看到底是什么來歷。

  至于那伙人是誰,山鼠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有一回剛才慘死的那個家伙說漏了嘴,說是一女的,外號叫什么魔來著。

  因為太過于恐懼了,所以山鼠一番話下來,倒也沒有太多停頓和打結的地方,我覺得可信度還是蠻高的,便皺著眉頭問道:“你們在這兒監視,倘若是有了結果,怎么通知對方?”

  這一點是我最關心的,當下也是呼吸都細了,生怕那家伙以自己并非主事者,胡亂推諉,然而那人為了保住性命,顯示自己的價值,忙不迭地對我說道:“我知道,我知道,在太安鄉花音村。”

  我松了一口氣,從懷里掏出一顆紅丸來,塞進了山鼠的嘴中,然后站起身來說道:“那好,你帶我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