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五章 身陷敵營

  我修道多年,屏氣潛藏的功夫也算是練得不錯了,然而此人卻因為水喉死去這么一個情報,便判斷出我就潛藏在竹樓之下,這份心機和修行,當真是個比較難纏的對手了,眼瞧著對手一掌拍來,我也有心試一試對方的深淺,當下也是鼓蕩凝聚掌中的雷意,低喝一聲,箭步如奔馬,朝著對方一同拍去,試圖跟他交手,試試高低。

  然而就在兩掌即將相對的那當口,我從地板上面透露出來的亮光之中,瞧見了這耿爺的手掌上,竟然是一片銀亮,心中大驚,曉得他應該是戴了金屬手套,倘若如此,說不定還有許多機關,我便不敢再與其相交,而是強行將身子側開一面去,與其擦肩而過。

  我從耿爺的身旁擦肩而過,這其實是我在強行變換方位,身子承受了巨大的壓力,然而作為對方,他卻有著許多回旋余地,當下手掌一變,陡然轉變方向,朝著我的后背抓來,而腳下也是一拌,攔在了我的小腿之上。

  我臨場變招,猝不及防之下,衣服被扯開一截,整個人也騰空飛了起來。

  這竹樓之下僅僅只有半米高度,本來大家都是弓著腰,蜷縮著身子走移,這一下著實讓我出了亂子,整個人撞到了那竹樓的底部,頭上劇痛不說,身子還撞到了一處立柱之上去,頓時就是一陣生疼。不過還沒有等我從這疼痛中反應過來,對手的攻擊便已經倏然而至,我來不及反擊,唯有閃避,連著躲開了三招兇猛絕殺,結果這承重竹樓的立柱就給他拍斷了兩根。

  這一片竹制建筑顯然是有經過高手設計,通體都用處理過后的竹子,最是堅固不過,然而這些在那個耿爺的手段面前,摧拉枯朽,宛如豆腐一般柔軟,實在是有些夸張,這些就我覺得,估計也就是他手掌上的那抹銀光在作怪,也更加讓我慶幸,還好剛才沒有使用掌心雷,與其硬拼。

  交手幾回合,人便已經換了好長一段距離,我也算是摸出了對方的底細,感覺就在這狹窄的空間里,我應該是得要被他壓著打的節奏,當下心中一橫,身子一弓,那飲血寒光劍便陡然出了鞘,我一劍而出,將頭頂上面的竹制地板給劃出了一個大洞,腳尖輕點,整個人便直接沖到了上面的竹樓之處,左右一看,這里卻是一處小孩兒睡覺的大通鋪,到處都是疊得整齊的涼席被褥。

  此處是敵人的老巢,我不敢立足,生怕一旦被纏住,便有越來越多的人圍堵上來,這些家伙可都不是好惹的人物,倘若一旦戰起來,我必然會被數量給堆死,當下也是馬不停蹄,右腳一瞪,朝著門口那兒沖了過去。

  我一出了門口,身后便傳來了一陣爆竹炸裂的聲響,卻是那個叫做耿爺的男子尾隨而上,朝著我這邊追來。

  這大通鋪的宿舍門口并不是外面,大片的竹制建筑之中,彎彎回回,倒也有些復雜,我出門,路過兩個走廊,聽到前面有急促的腳步聲趕來,便隨手推開了旁邊一個房間的門,閃身入內,剛剛將那門一關閉,結果里面突然有風聲響起,我側頭一躲,避開了這兇猛一擊,凝神一看,卻是一位渾身一絲不掛的精壯男子從那邊的涼床之上一躍而起,以膝蓋為著力點,朝著我這邊撞來。

  而在那涼床之上,則有一個抱著薄床單的美艷女子正驚慌地朝我望來,她肌膚賽雪,長發散亂,床單緊緊遮住了胸口,卻露出了大片大片滑膩的肌膚,以及一對大長腿,上面汗出如漿,顯然是沒有在干什么好事。

  這個男人一腳飛來,我側身躲過,然而他的身子卻輕巧得很,腳尖在墻面上一點,接著又是一個橫掃,直接朝著我的面門踢來。

  這人是一個泰拳或者國術的一流高手,雖說赤身裸體有礙觀瞻,但是并不影響他這一道鞭腿的殺傷力,我不想與其硬拼,在此處纏住,閃身后撤,下意識地跨步朝著床上那個美艷女子沖去。男子瞧見我并不與其交戰,而是朝床上那女子殺去,下意識地大聲喊道:“你這狗日的,有本事來與我戰!啊,劉倩,小心!”

  他這話兒一喊,我立刻曉得這兩人就是我剛才在主樓地下潛伏的時候,交談對話的那一對狗男女,當時便大聲回應道:“易超,你攔在門口,否者我就殺了這女人!”

  當聽到自己的名字被我準確叫出口的時候,那渾身光溜溜的男子下意識地一愣,也沒有及時纏戰而來,就是這一眨眼的功夫,我已然沖到了床前來,右手持劍,左手抓向了那美艷女子的脖子。這位剛剛沉浸在歡樂之中的美艷女子臉色嬌紅,渾身透著驚人的媚力,柔弱得就像一根小草兒,然而當我左手下抓的那一刻,她卻陡然綻放出玫瑰花的野刺,裹覆在她身上的薄床單突然朝著我兜頭罩來。

  我的視線被阻攔,左手下意識地抓住了這床單,結果剛剛往下一拉,卻瞧見一條白晃晃的大長腿蹬到了我的面門來。

  這一腳之力,竟然有一種呼嘯而過的強度,讓我曉得,即便是長得美,卻也并不是無害之人,越是艷麗的生物,身上的毒性就越強。

  這兩人想來應該也是高手,盡管我有信心打敗任何一位,但是倘若我被纏住了一招半式,后面的那個耿爺及時跟上,再召集其他人馬,我這下場當真是難以預料,如此一想,躲開這一腳飛踹的我便再也沒有與其糾纏的心思,連那滑溜溜、一片白膩粉紅的無限春光都沒有再花心思了解,而是直接一劍將窗戶絞碎,人便朝著洞口穿出。

  這一回,我倒是沖出了竹樓之外,結果這邊剛剛一落地,便有三根響箭擦著我的身邊射過。

  咻!

  這響箭有兩支射在了竹樓之上,剩下一支射入土中,箭身入了一半,顯示出了這力道,足以將我整個人給貫穿了去。

  這三箭讓我驚魂,曉得倘若朝著開闊地跑去,必然就成了別人的箭靶,當下之計,唯有返回那竹樓之中,與他們在那有遮蔽的空間里面周旋。

  就在我決定了這策略,從另外一面再次進入竹樓的時候,正好沖進了一間還算是寬敞的大廳之中,這兒應該是那些少女接受講學的課堂,一排一排的方案和蒲團,以及墻壁上掛著對稱的條幅,跟小學的那布置差不多,唯一的區別,是正常的課堂掛著的,是名人警句,而這兒掛著的,卻都是些男男女女的活春宮,雖然都是毛筆畫,但那尺度之大,讓僅僅瞥了一眼的我,都感覺到面紅耳赤,嘴唇發干,下意識地舔了舔嘴唇。

  就在我舔嘴唇的那一刻,我的對面過道上出現了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高大男子,四十多歲,有著漢子的粗糙和文化人的斯文,兩種奇怪的氣質結合在一起,讓人感覺十分的奇怪,有一種驟然的心寒。

  當這個男人出現,封堵住我的前路之時,我的身后也出現了一道倩影,束身的白色長裙,輕紗遮臉,隱隱若若地露出了嫵媚妖嬈的臉龐,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的火爆身材讓人看一眼就覺得浴火焚神,我余光掃了一眼,卻發現正是我當日離開麗江城是瞧見的那妖嬈女子,我當初也正因為瞧了她一眼,才一直心緒不寧,走到半路就折回了來。

  這女人有著少女的清純和成熟婦人所具有的特殊魅力,集聚一身,讓人感覺呼吸都有些火辣辣的,而她堵住了我的后路,卻讓我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

  與此同時,學堂旁邊圍上了七八人,其中就包括了衣衫不整的易超和劉倩,這兩人的身手都十分不錯,而旁邊幾位,則都與他們在伯仲之間。

  我并沒有實際測算過,但是僅僅就是這么一瞥,也就有了一些初步的判斷。

  至于竹屋之外,也是一片吵鬧之聲傳來,都是那些小女孩兒,給這突然的變故給嚇壞了,不過自然也有人在管束著,很快動靜就變得越來越小了。我看著將我圍住的這些人,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越是怕什么,就越來什么,此刻圍著我的這些人,恐怕就是那所謂魅族一門之中的精英分子,我雖說在茅山之上修行歷練許久,但是以一人之力,挑戰別人一門精英,這事兒怎么看,都有點兒蠢。

  大意了,大意了,我倘若是知難而返,回去點齊援兵,再殺將而來,那該有多么愉快啊?

  不過即便如此,我也不會露出半分怯意,橫劍而立,然后瞇著眼睛與正前方的那耿爺對視,夷然不懼。我在看對方,而對方也在打量著我,見我一副鏗鏘硬漢的風采,那耿爺不由得樂了,嘿然笑道:“朋友,夜探寒舍,不如報上一個姓名來,讓我們這些鄉下佬見識見識,江湖上何時又出現了這么一位驚艷少俠,竟有如此的膽量?”

  對方這般說,我自然從善如流,不卑不亢地拱手,朗聲說道:“龍虎山門下,羅大屌,便是俺了!”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四十五章 身陷敵營”

  1. 回復 2016/03/20

    羅大屌

    又被炮灰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