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四十九章 高手云集

  在道路旁側斗得正酣的,一個是白天與我交過手的那個老和尚,手中那串雞油黃的蜜蠟佛珠在空中不斷呼嘯,有陣陣佛光從上面散發出來,而他的對手,卻是剛與我分別不久的小觀音,這孩子手中一根梭織鏢,就是那金絲軟繩系著一根彎月般的利刃,在她手中宛如游蛇一般的晃蕩,十分靈活。

  小觀音是名門之后,一身法寶與手段,不過跟那老和尚比起來,卻終究相差太多,幾乎是在步步后退,不過在她旁邊,還有一頭不大的白虎,此物最是敏捷和威嚴,不停地在旁邊照應周旋,方才使得老和尚沒有將其拿下,而在遠處,我還瞧見有一個青衣男子,瞇著眼睛關注著這邊。

  什么情況?

  小觀音是我的朋友,而那個老和尚,我雖然與他交過手,但是感覺他并非壞人,這般拼斗起來,到底所謂何來,我有些鬧不懂。

  不過即便鬧不懂,我也不能讓他們再舍命而搏,當即快步上前,沖去勸架:“前輩,小觀音,我是陳志程,兩位莫再打了,有什么誤會,先停下來說一說,好么?”我一邊說著,一邊朝著宛如幻影一般飛旋的兩人之中插入,最先反應過來的是一頭小老虎,“嗷嗚”一聲,張口朝我咬來。不過它撲騰到了一半,卻似乎認出了我來一般,扭動身子,從我旁邊越過。

  不過即便如此,它那一根長尾巴刮起來的勁風,也足以讓我感覺到刺骨的疼痛。

  好厲害的小老虎,難道它真的就是傳說中的四神獸之一?

  我出來做了和事老,小觀音最先收手,朝著旁邊退開,然后朝著我大聲喊道:“陳二哥,你莫攔著我,是這死禿驢纏著我,跟小姐可沒多大關系。”她一說,老和尚便怒不可揭,沖著我也喝道:“陳小友,你既然認識這妖女,便讓她低頭伏法吧。我告訴你,小白合的失蹤,八成就是與她有關,你還不幫我將她給拿下?”

  兩人一段話將我給說懵了,小觀音是來華找她彌勒師兄的,而小白合則是給魅族一門中的當代魅魔給擄了去,這事兒是我剛剛知曉的,這里面一定有什么誤會,不過事情還沒有等我講明,卻瞧見那老和尚不問青紅皂白地拍掌而來,五指一張,竟然有黑云密布,泥土翻起,狂風刮來。

  這般的氣勢著實有些嚇人,我不知道這里面有什么誤會,或者小觀音到底怎么惹著這老和尚了,但是也曉得就憑我這臉面,還不足以將兩人給勸下來,于是沖著小觀音喊道:“小觀音,你想帶著小熊離開,我跟這位老前輩好好嘮嘮!”

  小觀音不愿意,一邊疾步后退,一邊說道:“不行,他要是殺了你怎么辦?”

  那一掌而掀起來的風暴撲面而來,巨大的壓力讓我不得不直接使出了深淵三法的土盾,硬生生扛住了這劇烈一擊,一邊擋著,一邊沖她喊道:“你走啊,我跟這老前輩認識,不會有事的,至于你們到底有什么誤會,我來幫著理清楚,行不行?”

  我這般說了,小觀音掃視了一下場中,并沒有再黏黏糊糊地多說什么,而是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一個口哨將白虎小熊給喚走,接著一邊退,一邊朝著那老和尚告誡:“老禿驢,看在我陳二哥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糾纏了;不過丑話說在前面,倘若是我陳二哥損失了半根毫毛,我到時候帶著我師父過來,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話兒說著,小觀音腳尖輕點,人已經消失于密林之中了去,老和尚瞧見我放走了小觀音,頓時氣得哇哇大叫,攻來的一掌重過一掌,憤然大叫道:“你這不明是非的小子,那小妖女跟小白合的失蹤案有關,你放走了她,我未來的好徒兒也就不見了,看我不將你給剁了?”

  他雖說是個禪修了得的老和尚,但卻是個暴躁的性子,我有點兒扛不住他泄憤似的攻擊,便大聲喊道:“老前輩,小白合我知道在哪里,我這就帶你去救她,咱先停下來不打,好好說話,行不行?”

  “小白合”這三個字就仿佛老和尚的死穴一般,我這一說出口,那暴風驟雨一般的拳腳便驟然消弭無蹤,天氣都仿佛變得驟然晴朗起來,接著老和尚堵在了我的來路上,一臉氣憤地說道:“你知道我家小白合在哪兒?快點說出來,倘若是騙我,看我不拿你是問——這事兒,就算是陶晉鴻親自過來,都沒有得商量。”

  我瞧見他這般關心小白合,剛才被壓得一肚子的憋悶也消散一空,我苦笑著說道:“前輩,小白合可是我看著生出來的,這情感可比你深,你覺得我會害她么?這事兒還真的跟小觀音沒關系,魅族一門你可曾聽過?小白合就是給當代魅魔給擄走了去的,我剛才深入他們的老巢進去查探,驚動了對方,這才狼狽地逃了回來,現在真想去搬救兵呢,哪里敢騙你?”

  老和尚瞧見我說得真切,便信了幾分,走上前來,打量了我一番,拽著我的胳膊說道:“好吧,我暫且信了你,你快快說來,到底什么情況?”

  我當下也是沒有隱瞞,將今天發生的事情給他簡略說了一遍,瞧見我說得有根有據,老和尚皺著眉頭想了一下,這才將我的胳膊給放開了,將信將疑地說道:“既然如此,倒算是你有勇有謀了,不過這手藝到底還是差一點,給人家攆狗一般追了出來,連我家小白合到底在不在那兒都沒有確定好。走、走、走,老和尚暫且陪你走一遭,看看你小子到底是在忽悠我,還是真有其事!”

  他催著我往回趕,然而我卻沒有依他,打量了一下四周,與他小聲商量道:“前輩,事情是這樣的,對方之中,有三位高手,其一是當代魅魔,其二是魅族護法,另外一個,叫做箭王,這個家伙的實力也是深不可測,除此之外,還有一大幫子的魅族一門精英,這樣的對手你我都難以應付,我看這里離附近的鄉場也近,能不能讓我去那兒打一個電話,跟上級請求援兵再說?”

  老和尚眉毛一挑,疑惑地問道:“莫非你跟我所說的都是假話,準備先回鄉場之上去,好找到機會偷偷溜走?”

  他這話兒說得我徹底無語了,這位長得跟水滸魯智深有得一拼的老和尚雖說修為極高,但是腦子似乎有點兒愣,也轉不過彎兒來,一點兒前輩高人的風范都沒有,著實讓我頭疼。不過我也不好與他翻臉,說不定解救小白合,還需要他來出力,便與他解釋幾句,好生商量,他這時才聽懂我的意思,不由得笑了:“陳小哥兒,報信卻也用不著你,我找一個人去報信,你看可好?”

  這話兒說完,他朝著遠處那個青衣人揮手招呼道:“方家小哥,你過來,老和尚有事求你。”

  老和尚一揮手,那邊的青衣人便走了過來,我一開始看著有些模糊,待近了一點兒,卻發現這還是一個熟人,武當道士方寒,當年我突破法螺道場之時,他曾經跟趙中華的師父萬三爺一同出手幫過我,這多年未見,唇上多了兩撇胡子,成熟了許多。我認出了他,而他也依稀記得我,雙方一陣寒暄,便也沒有太多的陌生感,而旁邊的老和尚不耐煩地說道:“敘舊先不扯,救人要緊。陳小哥,你有什么事情,讓方寒去做吧。”

  我其實也擔心我出來的這段時間里,那些人帶著白合等一眾小女孩兒轉移了,既然有方寒再次肯幫忙跑腿,我便帶著這老和尚過去,即便是拼不過對方,也能夠起到監視的作用,當下也是沒有什么隱瞞,將總局辦公室和滇南局的電話,以及我的證件編號告訴于他,讓他跟值班的人說明清楚,盡快將援兵派出。

  方寒這人話不多,辦事卻絕對靠譜,將我說得記牢之后,重復一遍之后,這才說道:“我回去報信,不過你們兩人去闖敵營,實在有些危險,我是跟另外一個前輩來的,不如將他也給叫上吧。”

  我疑惑,問是誰,方寒不說話,而是從懷中掏出一件竹制的符箓來,默默念誦一番,然后將其涅破。

  方寒不說來者何人,而我看向老和尚的時候,他卻也是點頭說道:“倘若是那箭王林易在,有那個家伙,倒也不會有太多閃失。”這話兒說完,他也不著急了,默默地瞇眼等著,這兩人打著啞謎,倒是讓我一陣郁悶,不過此事并不勞費我等待多久,半刻鐘過后,我聽到有一聲劍嘯之聲響起,抬頭看去,卻見到一個麻臉丑漢健步如飛,從道路盡頭倏然而至。

  瞧見那人的身影,我驚訝得張開了嘴巴,難以置信。

  這人竟然是一字劍黃晨曲君,我萬萬沒想到,我跟他多年未見,竟然會在這么一個場合重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