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章 符文極限

  多年以前,當我還是很小的時候,遇到了一字劍,他還只是一個野心勃勃,跟在麻衣世家出身的劉老三身后,瞎混的一個跟班兒,就連使出一記飛劍,都免不得會脫力,然而時至如今,他已然名列天下十大之中,鼎鼎有名的人物,無論是走到哪兒,都是令人矚目的焦點。我后來幾次見到劉老三,都再也沒有瞧見過他,顯然功成名就之后的一字劍,已然不再需要劉老三這樣一個領路人了。

  一字劍就是一字劍,他的招牌已經響得讓人聽了,都感覺到一種肅然起敬的威嚴來。

  雖說劉老三與一字劍之間有了一些我可能不了解的齟齬,但是跟我卻沒有多少糾葛,我與一字劍的關系說來實在長遠——當初我的劍術,其實多少也有些受到一字劍的啟蒙,彼此之間,亦師亦友,倒也不會有太多的隔閡。瞧見一字劍前來,我上前與他見禮,這個麻臉丑漢話兒不多,只是用那粗糙的大手緊緊地握著我的肩膀,冷臉上面擠出了一點兒笑容來,反復地說道:“長高了,長帥了,當年的少年,現在已經是個大人了。”

  一字劍這人慣來冷臉,對誰都沒有什么好臉色,此番柔情一點兒,倒是讓那老和尚和方離生出了幾分驚訝來。方離需要去報信,求來援兵,也不久留,與這麻臉丑漢見過之后,便匆匆離開了,而老和尚心系小白合,便催著我匆匆上路。

  我在路上,一邊走,一邊問詢一字劍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這不問不知道,一問這才曉得他來這兒,倒是與我有些殊途同歸,原來當初一字劍擊殺了上代魅魔之后,惹上了禍端,曾經被繼任魅魔劉子涵以及師兄耿傳亮請來了邪道援兵,狂追了幾千里路,從東三省一直到內蒙赤峰,最后還越過國境,到了蘇聯境內,這一段經歷曾經是他心中一直以來的痛,故而對魅族一門,心中懷揣著恨意,此番也是得到了消息,知道他們有可能在此處,這才趕了過來的。

  當初追殺他的邪道高手里面,箭王林易曾經給了他很深的印象,好幾次他都差一點兒死在那人的箭下,此番當我提起箭王也在,他那張丑臉之上便浮現出了一絲冷笑來,平靜地說道:“在就好,別著急,那家伙就由我來料理吧。”

  我曾經聽劉老三說過一字劍的事情,對于當年的那件事情,多少也有些了解,據說參與追蹤者,便有邪靈教的天王左使王新鑒,方才會那般的狼狽,不過也正是這么一段歷程,使得這個殺豬匠鳳凰涅槃,進而一舉名列天下十大。

  有了他的這番保證,我心中不由得寬敞許多,再看到旁邊奮力疾奔的老和尚,這位前輩雖說沒有透露身份,但是給我的感覺卻也是佛門高人,有這兩個人護翼,我倒是可以再闖一闖那狼窩虎穴。

  也許是對于小白合的安危太過于關心,老和尚一路上對我連加催促,不過我先前曾經有受過暗傷,此刻一路奔波,多少有些力乏,那老和尚瞧見我跟不上他的腳步,便折返回來,給我把了一回脈,從懷中掏出了一個蠟黃色的小葫蘆來,倒出一顆白色藥丸,讓我吞下。

  我皺眉問是什么,那老和尚粗聲粗氣地說道:“這是青城小還丹,耗費數十種珍貴藥材和精力制成,你放心地吃就是了。老和尚要不是怕一會兒倘若打起架來,你當了軟腳蝦,會給你吃這好東西?”

  他口中說得不客氣,卻毫不客氣地塞進了我的嘴里,我拗不過,張嘴吞下,還沒有咂么出味道來,便感覺到一股熱流滑入食道,進入胃中,頓時就由陣陣暖意,朝著五臟六腑、四肢百骸發散而去,先前所受的內傷造成的種種滯澀也都漸漸消失了去,不知不覺,腳步就變得矯健有力了起來。

  這玩意當真不錯,我也曉得這老和尚雖說性情暴躁,但是心態總是好的,便與他攀談道:“前輩,剛才你為何非指著我朋友,說她與小白合失蹤有關呢?”

  小觀音是我的朋友,小仙女一般的人物,而這老和尚如此厲害,必然也是了不得的,我想將這里面的誤會解開,免得兩人以后見著,又接著掐。聽到我的問題,那老和尚心里曉得自己找錯了人,嘴上卻不愿意承認,悶聲悶氣地說道:“她啊,跟邪靈教的妖人有聯系,自然就不是什么好東西,我忒大的年紀,問她兩句關于小白合的事情,便惡言相向,不清不白的,自然也不會冤枉她。”

  我瞧見老和尚說得含糊,接著又說了兩句,便沒有再細細問起,只是說這是誤會,希望以后倘若再見著了,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再拼斗。

  老和尚閉口不言,似乎默認了。

  我當初逃離花音村的時候,一路匆匆翻山越嶺,倒也狼狽,此番帶著那神秘老和尚和天下十大之一的一字劍,膽氣便壯了許多,一邊將先前的遭遇給兩人仔細講來,一邊快速地趕路。這兩人都是當世間的一流人物,腳程那叫一個快,我也只能是勉力,方才跟得上,不過終究還是從原路趕回了花音村。

  路過那山間小道的時候,我注意到有后來者的痕跡,曉得那魅族一門倒也是謹慎得很,又派了人過來查找。

  只不過不曉得他們是否找到了易超等人的尸體。

  這痕跡讓我們都變得小心起來,對方畢竟是有著箭王那般的高手,倘若沒有全神貫注,說不定就給人偷襲了去。一字劍左右一看,讓我們放心直走,他隱入林中,給我們開路。有著這位兇人的保駕護航,我和老和尚終于來到了花音村對面的山上,俯身下看,黑乎乎的,整個村子都陷入了沉睡之中,然而當我們仔細看過去的時候,才發現黑暗之中,有一些黑影在快速閃動,顯然是魅族一門在做搜查。

  按照我們來時的商議,我們沒有去理會這些外圍的小雜魚,而是一路直奔花音村的后山,穿過那片密集的竹林,去到那片山谷竹樓之中,將小白合以及一眾小女孩兒都給解救出來。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那魅魔與護法耿傳亮是主要之人,只要將他們給制服了,其余的事情,倒也很好解決。

  一路上我們遇到了好幾撥巡視的魅族一門,這些人有男有女,三五成群,修為普遍不高,甚至沒有一組有我先前在小道處斬殺的四人厲害,我們不想打草驚蛇,都悄悄越過,一直往前走,片刻之后,終于來到了茂密的竹林邊緣。

  瞧著這黝黑的林子,老和尚深吸了一口氣,壓低聲音說道:“這個竹林子里面,有頗多古怪,你剛才是進去的呢?”

  我身具“臨仙遣策”這事兒,除了師父等少數幾人,別人都是不愿透露的,所謂底牌,知道的人越少,就越是沉重,所以也是笑了笑,不多言語,直接激發血勁,開啟了那神秘符文。

  然而就在右眼浮現出那簡單世界的那一刻,我突然感覺到眼前一黑,腦袋一炸,什么都沒有感覺到,便一頭朝著地上栽去。

  好在旁邊的老和尚伸手過來扶住了我,一臉詫異地說道:“你什么情況?這么虛,我剛才給你的青城小還丹過期了么?”

  老和尚的青城小還丹是大補之物,自然不會有什么問題,我這才想起來,這一夜我已然激發了太多次的臨仙遣策,雖說那神秘符文驅動之后,世界就會變得一片簡單,既能破陣,也能夠殺人,但是凡事都有一個度,過度耗費總是會有副作用的,我死死抓著腦袋,過了好久才緩過了一些來,努力將自己身體里翻蕩不休的氣血給壓制住,然后苦笑道:“我恐怕帶不了路了。”

  老和尚瞧見我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額頭青筋一跳一跳,曉得我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也不再多言,瞇著眼睛瞧了一下,然后緩緩說道:“這竹林之中有陣法,頗多玄妙,老和尚我倒是能勉強試一試,不過你先前走過,倘若太離譜了,記得幫我指一指。”

  他說完這話,回頭與一字劍對了一下眼神,然后二話不說,朝著林中踏步而去,我也努力回想起今天一進一出的場景,給他在旁邊指點。

  這破陣一事,最是耗費心神,老和尚心中掐算著,每一步都走得實在艱難,好在我在旁邊不斷指點,倒也不會有太多的誤差,很快我們就過了半程,然而就在希望即將到來的某一刻,老和尚一腳踏空,突然間頭頂上的竹林葉子一陣搖晃,他臉色一變,低聲喝道:“管不得那么多了,沖!”

  他說沖,腳一蹬,人便朝著竹林的上空飛起,而我也順著記憶,快速朝著前方跑去,突然間,空中又傳來了那恐怖的響箭呼嘯聲。

  我聽到了,宛如死神一般恐懼,然而在一字劍耳中卻如同春藥一般,一劍在手,興奮地喊道:“林易,你這個老淫棍,給我出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