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一章 箭王魅魔,都被我承包了

  喊出那話兒來的時候,空中那鬼嘯一般的利箭已然射到了近前來,一字劍腰間的碧綠石中劍驟然出鞘,行云流水一般地將其挑開,幾乎都不用什么力量,光是憑著那份眼光和技巧,便將這犀利的攻擊給果斷化解了去,然而那利箭去勢未止,雖說沒有再射向我們,但是滑落地上的時候,卻突然爆發出了暴雷一般的響聲,我下意識地往后退了兩步,結果炸響之后,紛飛的泥土和斷竹便朝著我這里傾倒而來。

  一箭之威,竟然強悍如此,這箭王之名,當真是有些名副其實。

  然而就在這利箭之威綻放兇悍之時,一字劍卻已經瞅準了方向,手中的石中劍一揚,昭告道:“告訴你們,這個在背地里放暗箭的家伙,被我承包了,不勞諸位擔心。”

  他這般一說,身子便夸張地扭動了起來,接著腳步一動,人便踩著古怪的罡步朝著前方的黑暗中撲了過去。

  我起初還聽到有幾聲咻咻的箭聲落在地上,而后那讓人心驚膽戰的利箭便已經不再,隨后一字劍的背影也越來越遠。

  一字劍將那個隨時都有可能奪走我們性命的箭王給牽制住了,這時那個老和尚也已經平趟出了一條道路在,正飛快的朝著竹林法陣之外突出,而我則沿著他的路線朝著外面奔走。

  不過這兒畢竟是人家的法陣,就在我以為自己能夠一帆風順地沖出竹林之時,前方突然一陣搖晃,接著有粉紅色的煙霧從地上升了起來。

  冉冉粉霧之中,光怪陸離的亮光從竹林頂部灑落下來,一瞬間仿佛有無數扭曲的女人臉孔,或嫵媚或端莊,或明艷動人,每一張都充滿了挑逗的表情,粉嫩舌頭伸出口中,在唇邊輕輕掃動,不時還有似痛苦似歡樂的呻吟聲從對面浮現出來,并沒有多么的恐怖,反而是無限春光,盡數浮現,讓人心中好是一陣燥熱,情不自禁地想要投入其中,與其共舞,狂歡起來。

  然而我盡管下意識地想要往前走,卻仍然有理智,曉得這必然是魅族一門布置在此處的手段,也是陣法的一部分,恐怕我一步踏前,就得在這片粉霧之中永遠閉上眼睛了,當下也是扎定馬步,紋絲不動,就是不上前去,不為所動。

  我這邊控制住了自己,而旁邊的老和尚卻是一聲冷笑,揚起雙掌說道:“到底是娼門出身,連弄個奇門遁甲的幌子,都要搞得這般香艷,真是惡心。”

  這般艷光四射的場面讓人連氣都有些喘不勻了,然而這是我,一個青春年少的正常男人,而對于像老和尚這種吃齋念佛一甲子的人物來說,卻全部都是粉紅骷髏,哪里還有半點兒誘惑性?

  當下我也是瞧見這老和尚雙掌平推,猛然一震,前方那無數癡纏的雪白酮體便化作了青煙潰散,接著露出了一條林中小徑來。

  “跟上!”

  老和尚頭也不回,朝著前方沖去,這一路上又有無數風險限制,然而他卻都能夠以一力降十會,一掌鼓蕩風云,皆消失不見。

  我跟在后面跑,這路已然不熟悉,不過卻也沒有多少選擇,只管埋頭朝前沖,突然間前面一空,一陣山風從前方吹來,眼前一亮,我抬頭,卻見那老和尚竟然帶著我強行破陣而出了去。這一沖出來,我才瞧見山谷底處的那條小河依舊彎彎流淌,旁邊的竹樓卻是燈火通明,沒有瞧見多少人影,但是在最前面的位置,卻站著一個風華絕代的高挑女子。

  當代魅魔劉子涵,這個看上去只有二三十來歲的美女換上了一件鵝黃色的宮裝,云龍紋鵝黃色紗袍、白紗中單、方心曲領、淡黃色紗裙、金玉帶、蔽膝、佩綬、白襪黑鞋、通天冠,整整齊齊,仿佛要大婚一般,各種琳瑯滿目的珍貴首飾也都佩戴其上,然后凝目朝著我們這邊望來。

  在劉子涵旁邊,有四位年輕的美貌女子,袖中半藏魚腸劍,英姿勃勃,也一起朝著我們這邊看了過來。

  原來這些人早有準備。

  老和尚并不認識穿著華衣盛裝的劉子涵,扭頭朝著左邊的黑暗處喊道:“嘿,那殺豬……姓黃的,中間那女的,到底是不是當代魅魔?”

  他一說話,旁邊那黑乎乎的叢林中沖出了一個黑影來,接著另外一個人如影隨形而上。后面那個人自然是一字劍,而前面一個,卻是一個佝僂著身形的黑衣老者,身上背著兩張弓,手中還有一張,那弓弦不停地顫動著,發出“仙翁、仙翁”的聲音,他速度極快,又是側著面的,所以我瞧不仔細對方的模樣,但也曉得必然就是那神秘的箭王林易。

  這林老頭而一直都潛藏在制高點或者暗處,此刻被一字劍給揪了出來,頓時就有些慌亂了,不過瞧見他那宛如鬼魅的輕聲功法,想來一時半會也分不出什么勝負來。

  一字劍忙于追殺箭王林易,匆匆瞥了一眼,然后鄭重其事地點頭說道:“就是那婆娘,你且給我留著,我殺了那狗屁箭王,再來斬她不遲。”

  他一副“我全部承包了”態度讓老和尚十分不滿,憤憤不平地說道:“那妖女將我未來的小徒兒給擄走了,膽敢跟我爭徒弟,倒要讓我好生看看,她何德何能,竟然有這么大的臉皮。”這邊說這話,他騰空而起,大步流星地朝著山谷下方主樓前的魅魔那兒沖去,我瞧見了,也是緊緊跟隨,快速沖到了剛才差一點亡命于此的草地前來。

  再次重臨此處,有著遠處的一字劍牽制,神出鬼沒的利箭也不再前方兇威,而我旁邊這神秘的老和尚往前一站,便也如泰山聳峙一般,讓人心中無畏,反倒是此間的主人,瞧見我們兩人從竹林邊際疾沖而來,瞳孔不由自主地收縮,散發出碎玻璃一般的光芒,十分刺眼。

  我們對面,是五個養眼的女人,倘若柔情似水,定然是佳期如夢,然而她們可并非什么弱者,特別是領頭這女子,那可是領著“魅魔”之稱的邪道巨擎,盡管上位不過數年,但是卻也沒有人膽敢小瞧她的手段。

  老和尚沖到竹樓十米前,停下了腳步,左右看了一圈,這才粗聲粗氣地喊道:“那妖女,你將我家小徒兒藏哪兒去了?”

  這竹樓燈火通明,不過看著似乎沒有什么人的樣子,也沒有我先前聽到的女童之聲,顯然是在這段時間里,魅族一門的人已經將旗下拐來的女弟子給全數轉移走了去,另一邊又派人對我圍追堵截,算是作了兩手準備,可守可退。聽到了那老和尚的話語,魅魔精致的容顏終于浮現出了一絲無奈的表情,嘆了口氣,淡淡說道:“師兄說的果然沒錯,那女孩兒當真就是個禍害,只可惜我豬油蒙了心,竟然就執意將她給弄回了來……”

  聽到魅魔口中竟有后悔之意,老和尚嘿然笑道:“既然如此,還不趕快將我家小徒弟給還回來?”

  沒想到魅魔口頭雖然懊惱,但是秀眉卻是一皺,冷然哼聲說道:“你真當我們這兒,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么?老和尚,既然你逼上門來,就不要怪我們魅族一門不客氣,報上名來,讓我曉得到底是誰,死在了我的手下。”

  老和尚嘿然笑道:“報名字?老和尚我無名無姓,野地里面參佛而已,死了便是了,何須多計較?給你兩個選擇,要么將我家小徒弟給完好無損地交出來,這還有得商量;要不然,等我將你們全部滅了,再行分說。”

  面對著老和尚的威脅,魅魔果斷說道:“完好無損地交出來?呵呵,晚了,姑娘們,給我擺陣!”

  這話兒一落,護翼在魅魔旁邊的那四個年輕美女立刻錯身而上,將我和老和尚給團團圍住。這些女人皆是赤腳踩地,身段柔軟,雙手如柳枝一般搖曳,跳著恍如敦煌莫高窟的飛天之舞,一開始還只感覺這舞步柔美,然而幾步成形之后,便瞧見這些女人化身做了幻影,在我們身周翻飛,與此間的景物凝成了一片。

  魅魔瞧見陣中的我們,咬牙說道:“屢次三番闖我家中,還勾結我弒師大敵,真當我魅族一門是泥捏的了,今天就讓你們看看,我魅魔的手段!”

  她這一聲嬌喝,緊接著出手了,右手一揚,手掌之上的那五指陡然間長了數寸,一開始嚇了我一大跳,緊接著我才發現卻是她的指甲變長了,紫色的,又尖又銳,充滿寒光。在自己主場,魅魔再也沒有諸多機會,一旦將我們給圍住,便踏步而來,倏然而至,挑中了我,當頭就是一抓。

  這一抓宛如九天星云垂落,我下意識地舉起辟邪小劍來擋,結果那鋒利無比的小寶劍與對方的修長指甲猛然一撞,火花四濺,我竟然受不住,朝后跌飛而去,這時老和尚與我交換身位,上前抵擋住了攻擊。

  我跌落在地,手按在了泥土上,突然感覺分外柔軟,低頭一看,卻見草地上竟然生出了一條粉紅色的蛇頭來,張大嘴,一口朝我咬來。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五十一章 箭王魅魔,都被我承包了”

  1. 回復 2014/10/05

    我第一

    真niu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