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二章 美女與蛇

  眼看著這蛇頭即將咬到了我的手腕,我倒也沒有太多的驚訝,將重心往旁邊一轉移,伸出手去捏那蛇頭下面的脖子。

  這蛇很大,便是那小小的頭顱,都有茄子那般大,嘴巴呈120度的張開,幾乎能夠將我整個腦袋給包住。

  不過這蛇雖然大,但是卻又靈活又狡猾,我伸手一抓,它竟然扭頭避開,又朝著我的手腕處咬來。若是論普通人的反應速度,自然是遠遠比不上這種全身都是感應器官的長蟲,不過修行者、特別是像我這樣的人,卻都已經能夠用炁場感應來判斷動作軌跡,自然也沒有太多的弱勢,當下也是稍微等了一下,就在那粉紅色的長蛇即將咬到我的那一剎那,我反手一抓,便將這玩意的脖子給狠狠地掐了起來。

  我猛然將這蛇給掐住,正要用勁將其掐斷,卻突然從那冰冷而滑膩的蛇身鱗甲之上,傳來了一陣過電一般的刺激,我瞧見自己左手的指間,傳來一陣藍色的電絲,細膩而分明,將我整只胳膊上面的毫毛都給電得豎直朝上。

  而就在我用勁將這條蛇給掐死的時候,卻發現原本軟乎乎的這蛇,竟然宛如那粗鋼筋一般,硬度瞬間提高了幾十上百倍,無論使出多少力,都難以成效。

  這樣的蛇當真是難纏,不過我即便是半邊膀子都發了麻,卻也沒有什么好畏懼的,當下也是將雷意集中于左手之上,變掐為拍,用了掌心雷,一巴掌將這條粉紅色的詭異長蛇給拍在了地上去。

  雷聲轟鳴,這么一條詭異到了極點的長蛇沒有再次展露出它厲害的一面,反而是渾身一震,僵硬的身子回復了柔軟。

  掌心雷可破一切妄邪,被這般的雷意擊中,它終究沒能熬過,頓時就沒了氣息。

  然而我這一擊得手,并沒有將情況引導好轉,但見我腳下的草地上,竟然陸陸續續鉆出了十來條粉紅色的長蛇,口中的信子突出,嗤嗤而響。

  我瞧得恐怖,一邊用腳去踩,一邊朝著那老和尚喊道:“快點想個辦法吧,要不然,咱倆都得掛在這里。”

  相對著我的驚詫,正在與魅魔交手的老和尚顯得淡然許多,瞥眼打量了一下草地上,嘿然笑道:“不過就是幾條變異掛彩的毒蝮蛇么,瞧把你嚇成這樣……”

  他總是不怎么瞧得起我,不過這老光頭倒也并不只是嘴上說說,正面應付著魅魔那宛如鬼魅一般的糾纏以及無所不在的爪影寒光,還抽空朝著我這邊撒來幾顆圓珠子。這圓珠子顆顆如同葡萄一般大小,砸落在地上之后,立刻碎裂成了許多粉末,有一股氣息揚了起來,接著就有刺激性的煙霧在我腳下彌漫起來。

  而就是這些氣息,使得那些正蓄謀朝著我腳下瘋狂攻擊的粉紅長蛇頓時就迷失了方向,吱吱一聲叫喚,整個身子就開始亂舞起來。

  這些長蛇不再朝著我進攻,反而是原地返回,仿佛見到了鬼一般。我隱約聞到了雄黃和栗子粉的味道,心中感嘆,別看這老和尚長得五大三粗,倒是長了一顆小女孩兒一般的玲瓏心思。

  老和尚轉手就消解了對方陣法之中的殺手锏,而我瞧見那魅魔劉子涵跟他斗得如火如荼,自己也插不進手,曉得自己到底跟這些人相差一線,那便不再糾結,而是朝著旁邊布陣的那四個妖冶女子進攻,試圖將她們這聯合陣法給破解了去。

  我的長劍被留在了此處,手中只有一把辟邪小劍,而對方手中卻也是同樣長度的魚腸劍,如此相得益彰,不過四人對一人,而且還結陣以待,多少也有些人數優勢。不過我并沒有太多的恐懼之心,一路上被那老和尚不斷搶白和奚落,我是年輕人,心中多少也有些火氣,當下一跺腳,就朝著離我最近的一位女子刺去。

  辟邪小劍犀利,講究刁鉆靈巧,我上手便是清池宮十三劍招中最犀利的一式“西江月”,劍掛南山。

  那女子瞧見我來勢洶洶,倒也沒有想著與我硬拼,而是一步退后,接著劍繞圓圈,將我這劍勢給緩解,而與此同時,旁邊兩位女子則伸手來援,使那“圍魏救趙”的法子,直指我的要害,倘若我堅持與面前這女子廝斗,只怕要害頃刻間就要失守了。所謂陣法,就是示弱凌強,明明看著破綻處處,然而一旦交手,便感覺哪兒都是限制,處處受敵。

  然而越是如此,我心中越是一股火氣沒處憋,倘若是以前,我定然開啟了臨仙遣策,直接破陣而出,不過這一回我血氣受損過重,生怕又一次暈倒在地,給人占了便宜,故而一直控制著,不過我一身手段,倒也不怕制不住對方,右手反握短劍,左手在空處拍了兩下,結出了一個古怪的手印來。

  深淵三法之風眼。

  自我師父傳了一部“道心種魔”,我便練就了一身魔功,不過茅山乃名門正道,魔功卻無手段可用,直到阿普陀傳我深淵三法,方才得以重鑄,這也正是我師父讓我下山來,去找那青城山重瞳子破解暗門的緣故,此番陡然使出,我前面的兩位妖艷女子就好像喝醉了酒一般,下盤不穩,立刻栽倒在了地上去。

  雖然這僅僅只是一瞬之間的事情,然而就是這么一會兒工夫,我便已然將辟邪小劍遞出,擋開了旁邊來援的一位女劍手,然后一掌,重重拍在了離我最近的那名女子胸口。

  我這一晚用了太多的掌心雷,此刻雷意消減,自然也不可能凝結而出,不過這重重一掌,卻也傾瀉了我九成的修為,轟然一下,那女子如遭雷轟,胸口的衣服一陣炸裂,接著一口鮮血朝天噴出,那人便已然閉上了眼睛,昏死過去。

  我出手狠辣,務必要制服對方,所以一點兒情面也不留,也談不上被我打倒之后,又爬起來這么一回事兒。

  如此風眼配合我的身手,我在很短的時間里又將另外一位女子給一掌拍飛,這四象法陣少了兩人,便再也湊不成一個完整的系統,剩下的這兩個女子也不得不連連后退,生怕我再次詭異發威,腳一軟,又挨我一下。然而就在我準備將這窮寇直追的時候,那竹樓之內沖出了一個女子來,手中纏著一圈白布,然后握著一把黯淡無光的長劍朝著我劈來。

  這女人身手當真不錯,整個人騰空而起,宛如烈馬飛奔,劍走游龍,顯然是魅魔之下有名有數的女性高手。

  這美女我卻也是認識的,就連沒穿衣服的模樣我也瞧過一次,她便是先前與死在我手下的那易超相好的長腿女劉倩,此女的腿功了得,我先前只以為是小綿羊,卻在她這兒吃了點暗虧。而她手中的劍我也認得,卻是我那把被魅魔繳獲了的飲血寒光劍,沒想到竟然落在了她的手上去。

  劉倩的出現讓還剩下的兩位女劍手一陣歡喜,大聲喊道:“劉師姐,陳雨、荷子馨給這惡人暗害了,你快給她們報仇啊!”

  長腿美女劉倩鼓了我一眼,恨聲說道:“惡賊,易師哥是不是死在你手下了?”

  我瞧見這女子,腦海中全部都是她玉體橫陳在竹塌之上,大片大片滑膩皮膚露出的香艷模樣,一時間也想不起應答,她秀眉一蹙,腳步向前,那魔劍便朝著我的脖子這兒斬來;與她一起的,還有另外兩位女子,見有人來援手,也不再含糊,手中的魚腸劍一震,彼此交錯,上前過來照應。

  頃刻之間,我便陷入了圍毆之中,而后面那兩位女子也提醒了劉倩,使得長腿美女能夠預防到我陡然之間的炁場變動,不至于太被動,莫名其妙地錯開方向去。

  這所謂的風眼,其實也就是輕輕地順帶一撥,講究的是一個巧妙,讓人猝不及防之下中招,倘若是有了防備,卻也沒有太多的效果,不過我卻也沒有太多的擔心,反而是一陣狂喜,一邊用真武八卦劍擋住對方的攻擊,一邊在心中默默地呼喚著飲血寒光劍的意志。

  真正的好劍,其實是有意識的,當然,它暫時也還達不到劍靈的程度,不過早在我拿它斬落創造者楊大侉子首級的時候,它便已經認主了,后來我十八歲從于大師手中領來,養劍這么多年,早已是心有靈犀,這也正是劉倩能夠用我這劍,卻還需要白布包裹的緣故。我一直在與三女做周旋,然而時機合適之后,一伸手,口中一聲大喊道:“寒光,止住!”

  這一聲宛若炸雷,而眼看著就要斬到我脖子處的魔劍驟然停住,紋絲不動,仿佛在空中生了根一般。

  就是這么一下,我輕松地從劉倩手中奪過了魔劍,接著一腳,將這長腿美女給踹下了河里去。我這長劍在手,心中豪情頓生,正想要回頭朝著那兩女子殺去,突然間暗處飛出了一支長箭,朝著我的心窩子這兒鉆來。

  轉瞬,即至!

  箭王歸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