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三章 小魔頭只飲一瓢水

  這驟然而起的利箭幾乎是跨越了空間和時間,當那呼嘯聲沖天而起的時候,下一次出現便是在我的胸口之處,仿佛是死神的請柬,要請我去幽府喝一壺茶。

  當時的我真的是有些傻眼了,完全沒有想到一直被一字劍牽制著的箭王,竟然還有閑心朝著我這兒發出一箭來。

  一箭致命。

  我當下幾乎是沒有來得及做任何動作,就連風眼都鼓蕩不出,而就在此刻,一直壓制魅魔的老和尚突然一掌逼開了對手,接著倏然而動,平移七八米,一把將我給拽到了旁邊,而另外一只手,則朝著我胸口的那只利箭抓去。

  箭王的箭,勁氣灌注在了箭身之上,方才會有這般的威力,而老和尚空手來拿,著實是有些唐突了。

  我因為距離太近,所以我親眼看到老和尚抓住了這箭尖,然而因為力量的緣故,從間斷后面那一點兒,一直滑到了箭神尾羽處。

  這么長的一段距離,老和尚的手指指腹與那箭身進行了劇烈的摩擦,我身子可以聞到了焦糊的肉味。

  緊接著老和尚順勢將這支箭朝著逼近而來的魅魔甩去。

  魅魔后退,讓過了這一支箭,使其落在了草地上,斜插入內,驟然而下。

  這時我方才明白老和尚為何要用空手去接,因為那箭尖一接觸實物,頓時就勁氣狂涌,緊接著便一股青云從上方升騰而起,我聽到一聲轟響豁然炸開,無數的泥土和草屑飛揚,低頭一看,那兒竟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剛才倘若我倘若是用魔劍來擋,只怕不但魔劍折損,我自己也可能受到很重的傷。

  姜終究還是老的辣。

  而就在這時間里,我瞧見遠處的林子子中突然沖過了三人過來,領頭一人的身形格外迅速,就像一頭伏地而奔的獵豹,腳尖輕點,人便倏然奔進了前來,我瞇眼一看,卻瞧見他便是諸多人口中的耿爺,也即是魅族一門的護法耿傳亮。這個男人馬不停蹄,快步沖來,瞧見那老和尚,二話不說,直接一個箭步飛奔,就在那箭爆還沒有消失的一剎那,一掌拍來。

  這人的手掌之上套著一副銀絲手套,上面又許多古怪符文涌動,氣勢磅礴,老和尚也不敢小覷,袖子間再次滑落出他那串蜜蠟佛珠,繞在了手掌之上,與其硬拼了一記。

  砰!

  一聲悶響,我感覺腦袋好像被重重敲了一棒子,仰頭一看,卻是老和尚和耿傳亮對上了一掌,時間仿佛凝固了,兩人手掌相接,老和尚這兒散發出了巨大的黃色光芒,隱隱之間還有佛唱洶涌而出,將整個空間給震蕩;至于對方,那耿傳亮手上則有大量的銀光噴涌,空氣中的音爆連連,反而是將那佛陀怒吼給壓制住了去。

  別的不論,單純看這一掌,我總感覺到老和尚似乎落于下風了。

  這情況有些奇怪,我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老和尚的手掌之上,這才瞧見他剛才為了救我,出手抓箭而留下了一道猙獰的傷痕,正是因為這傷害,使得一直牛皮哄哄的老和尚在比較修為勁力的此時,處于弱勢。這一箭一掌,紛呈而至,仿佛都是計算精準的一般,老和尚跟耿護法陷入僵局,這時那魅魔卻倏然而至,臉上帶著快意笑容,翩然而至,身上那五六根綾綢宛如先前的游蛇而繞,手中那指甲鋒寒,卻是想要將老和尚性命拿下。

  她想要趁機拿下老和尚,卻忽略了旁邊還有一個我。

  一劍暴起,我在魅魔前進的路線之上揚起了漫天的劍光出來,將她那鬼魅一般的身影阻攔在了路上。

  魅魔驟停,腳尖頂底,身子竟然比我還高一點兒,精致妖艷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狠色,寒聲說道:“小子,你真的想要跟姐姐我一戰到底?”

  我抖落著劍花,嘿然笑道:“我難道還有別的路可以走?”

  魅魔笑了,手上的綾綢上下翻飛,不停地畫著圈圈,就好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

  她春意盎然、臉帶魅惑的說道:“小哥,當然有別的路可以走了——你若是加入我魅族,成為山門護法,到了那個時候,我魅族一門所有的小妹,都可以陪你睡覺,無論是一人,還是兩人、三人,都隨你意愿,花樣百出,包君滿意;而且每一位羔羊出門,都會給山門護法嘗鮮解悶——倘若你是喜歡技術流的,姐姐和幾個師妹,也可以定期侍奉于你,享那齊人之福……”

  魅魔的紅唇輕啟,眼神迷離,語調變換不定,說出來的話語平白多了幾份魅惑之色。

  我皺眉聽著,雖然知曉她使用了許多偏門手段,但是腦海里卻是也被那種獸性誘惑給弄得心馳神搖,激動得難以自已。

  而就在我張口表達的時候,突然間,一張嬌羞而清麗的臉孔從我的心頭浮現而出,那淡淡的笑容就像清冽的山泉水,將我心頭所有的欲望都給洗滌而去。

  我深吸了一口氣,平淡說道:“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便縱有千種風情,與我何干?”

  此言一出,魅魔臉色驟然轉冷,而我的飲血寒光劍也由下而上,朝著那有規律舞動的綾綢給斬去。對方依舊是用那以柔克剛的法子來應對,四五根綾綢這么一絞,便將我這飲血寒光劍給牢牢控制了住,如此一僵,魅魔臉色冷如冰窟,寒聲說道:“小子,你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么?像你這樣年少而驕狂的小子,老娘手下,不知道殺了多少個。給你面子,還蹬鼻子上臉了,給我去死吧!”

  她的那些綾綢皆是用勁氣控制,雙手空空,上面尖銳的指甲朝上,往著我的面門劃來。

  勁氣如風,眼看就要抵達,奪我性命,而這時的我卻是一聲冷笑,這飲血寒光劍當初那么多人搶奪,真當它就是一塊廢鐵么?我心中與這劍意空靈相接,緊緊握著,就在魅魔即將臨體的時候,陡然一陣,那飲過無數人鮮血的魔劍嗡然一聲響,便仿佛活過來一般,劍身微微一扭,竟然就脫離了那些綾綢的束縛,一短一長,如電一般折射,朝著魅魔的小腹處一道疾斬。

  先是示敵以弱,接著驟然轉折,一道強斬,這套路便是魅魔親至,也預防不得,眼見攻擊臨身,唯有下意識地往后一退,避過了這陡然一劍。

  不過她避過了這一劍,卻沒有料到那魔劍之上,還有勁氣爆出,游弋而發的劍氣即便弱小,但是卻也將魅魔的小腹給擦出了一道血線來。那女人驟然后撤,到了安全距離,低頭一看,卻見小腹處有烏黑色的鮮血流了出來,有的血珠還成滴狀,朝著我的劍尖飄飛而至。

  這情況讓魅魔臉色變得一陣漆黑,本以為不過是一個江湖后輩,隨意料理了便是,卻不想最先受傷的,竟然是自己。

  魅魔怒了,伸手拿了一根綾綢纏住自己的小腹處,接著寒聲說道:“我認出了你這劍招,茅山派的,對不對?想不到這茅山上面的老道士,竟然教出一個渾身魔氣的小子來。嘿,小魔頭,來,給姐姐好好看看,你除了劍,還有沒有別的本事!”

  她說話的時候,我身后傳來一聲暴喝,炁場鼓蕩,風聲驟起,卻是老和尚跟耿護法快速戰成了一團,而就在此時,魅魔也動了,倏然貼身而來,手中那宛如僵尸惡鬼的指甲在空中劃出十道寒光,將我面前的一切給撕裂。

  我先前突圍之時,還將這柔弱女子視為最弱的方向,而此刻卻也是不再計較許多,手中的魔劍一轉,硬著頭皮就上了前去。

  戰!

  劍爪相交,立刻擦出諸多火花而來,叮叮當當,魅魔的身法快如幻影,不停地在我的身邊游繞,瞧見機會,便探出一爪來,而我則以慢打快,使出那最適合防御的真武八卦劍,應付左右,卻也是將這天下聞名的邪道高人給拖住,不得半分好處。如此僵持好一會兒,那女人終于覺得有些不耐煩了,往后退了幾步,雙手一揮,朝天而舉,厲聲高喝道:“諸靈!”

  黑暗中突然浮現出三對冥紅色的眼球來,惡狠狠地瞪著我,然而在轉瞬之間,我卻是長劍指天,魔氣瘋狂灌涌,將炁場攪成了一鍋粥,腳步不丁不八而站,左手擺出了一個魔尊臨體的姿勢來。

  魔威!

  魅魔想要喚出鬼靈之物,前來加速戰局,卻不料我這模擬魔神之威,卻將那些藏在暗處的家伙嚇得一陣慌亂,連面都不敢露,便匆匆而走,魅魔瞧見,頓時就一陣驚訝,還待再施手段,卻瞧見一個佝僂著身形的老者突然出現在了平地上,朝著這師兄妹兩人高聲喊道:“子涵,小耿,來人就是殺豬匠,我頂不住了,你們快跑,跑得遠遠的!”

  此刻的箭王身上只有一把弓了,渾身皆是鮮血,臉上有一道巨大的劍痕,從額頭到下巴,將他的右眼給完全燎瞎了,模樣凄慘。

  他說完話,閃身擠入了老和尚和耿護法的戰團。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青色光華沖天而落,將這老者釘在了地上,接著一聲悠悠的話語從林中飄落:“我說過,你是被我承包了的,可別亂跑哦!”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五十三章 小魔頭只飲一瓢水”

  1. 回復 2015/03/24

    劉子涵

    我為魅族手機招攬員工也是蠻拼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