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四章 小涵涵,易哥哥

  此番將我和老和尚圍在其中的,除了與我們拼斗的魅魔和耿護法之外,還有五人,三女兩男,只因為這高手之間的較量太過于兇險,生怕變成炮灰,殃及池魚,所以才在外圍不斷游走,試圖找到一些機會,而瞧見神秘的箭王陡然而至,除了我和老和尚之外的所有人都忍不住歡欣鼓舞,但是當箭王說出警告的話語,以及被一記飛劍釘在地上之時,他們這才幡然醒悟,那仇家,終于是找上了門來。

  當初劉子涵和耿傳亮能夠召集邪道高手,追殺一字劍三千里地,那是因為眾志成城,還得到了邪靈教之助,若是真的比斗起來,一字劍光棍一個,隨時打完便跑,而她魅族一門卻是家大業大,哪里經得起那麻臉丑漢折騰?

  劉子涵之所以想要收了白合為徒,不為別的,就是想著自己門中多出幾位驚才絕艷之輩,好給自己師父報仇,卻不料那仇人提前找上門來,心中多少也有些陰影,當竹林之中傳來一字劍悠悠的話語之時,她的第一反應不是憤然而上,而是朝著周圍眾人打著手勢,讓他們趕緊撤離。

  不過想要跑掉,這事兒怎么可能讓他得逞,我和老和尚頓時就要上前,將這主兇攔住。

  然而就在這時,身后突然又傳來咻咻兩聲箭響,卻是被一字劍一劍釘在地上的箭王再次出了手,這一回他連弓都沒有用了,直接甩手就是兩記無羽箭,試圖將我們給拖下來。

  這箭雖無羽,但是距離卻短了幾分,在那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箭王手中使出,自然也是奪命殺招,我不再往前,回劍來擋。

  叮!

  箭矢與魔劍的劍脊相撞,火花四濺,發出了一聲清越的撞擊聲來,而上面傳遞來的巨大力道,使得即便是早有準備的我也還是連退了兩步,這才站穩了陣腳,而那老和尚則沒有這般狼狽,他僅僅只是一個移形換位,便將那一記無影箭給直接甩得沒有了影蹤。我瞧見除了兩巨頭之外的小雜魚都跑進了竹樓里間,而魅魔也快步沖入,唯有那耿護法擋在了老和尚前面,雙手的銀光開始閃耀起來,顯然是打算在此斷后了。

  往前一步,我未必能夠留得住幾人,而身后則是性命之危,我在飛速地思考一番之后,提劍回來,打量起了那個聞名已久的箭王。

  在這個火器飛速發展,連原子彈都造出來了的時代,除了競技體育,江湖搏殺,很少有再用箭這種武器的人了,我瞧著這個能夠與我茅山刑堂長老劉學道齊名的老者,瞧見他居然是一個駝背,腦袋中間有點兒禿頂,許是剛才與一字劍的拼斗太過于激烈,使得周圍的頭發一縷一縷的,十分狼狽,而他的臉上,除了那道猙獰的疤痕之外,汗水將鮮血沖洗得一道一道的,完全沒有先前我心中所想的一代強人風范。

  箭王啊,外號之中能夠稱得上“王”的,就是這般的德性?

  我回過頭來,卻瞧見那男人盡管被飛劍釘得起不了身了,但是雙手卻還是能用,手往旁邊箭袋里面摸去,又掏出一根來,手腕一抖,便朝著我的面門射來。

  他的臉上還浮現著殘忍的微笑,仿佛在想象這一箭將我的腦袋刺穿,偌大的血洞出現,接著仰天倒下的模樣。

  但是他終究是一個即將死去的老者,一身修為也走到了盡頭,再也恢復不到自己巔峰的狀態。他既然已經被一字劍打落了神壇,我便不介意再在他身上踏上幾腳,這銳利一箭倏然而至,但是我卻已經鼓蕩起了深淵三法的風眼,將這銳利的勁頭稍微地往旁邊一掰,輕松避過,而當他再次回手去摸箭桿的時候,我的魔劍已經驟然而至,輕松地將他的右手手掌給斬落了下來。

  飲血寒光劍乃楊大侉子采用瓦浪山水庫底下成千上萬的怨魂為根基,用活人做引煉制而成,既命飲血,便有一個特性,那就是劍身能夠吸人精血,所以一劍而過,并沒有太多的血花飆出,簡簡單單的分離,反而多出幾分詭異和痛苦來。

  箭王右手被斬,卻能忍住疼痛,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在一瞬間迸發出了巨大的力量來,左手抓著那張破弓,猛然掙脫了飛劍的束縛,朝著我猛然撲來。

  我一劍得手,那魔劍之上紅光游動,順手又斬去,卻被箭王的弓身給擋住,與我交擊。

  這老家伙闖蕩江湖一輩子,與人廝斗的經驗豐富異常,又不顧死活的瘋狗一般,三兩下,竟然抽了一把到我的左手之上,一陣劇痛便傳入我的腦海,連退了幾步,卻不曉得這個半死不活的家伙竟然還有這般強盛的戰斗力。我望著箭王,別的沒有瞧見,就看到他雙眼之中的眸子里,血絲密布,痛苦之中充滿了解脫的暢意。

  我望著他,但是箭王的目光卻越過了我,看向了竹樓方向,呢喃著說道:“小涵涵,原諒易哥哥不能陪伴你一路走下去了……我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幫你將這個小子,給料理掉。”

  我擦,什么情況?小涵涵,易哥哥,這稱呼和年紀的差距,實在是好萌啊!

  箭王前一句話說得柔情似水,都能將我的牙給酸掉了去,然而后面一句話,卻弄得森寒無比,我下意識地將魔劍舉起,他卻也是猛然將頭一抬,厲聲狂喝道:“世人皆以為我只在箭上面有些造詣,卻不曉得,老夫的弓斗術,卻也是十分厲害的呢!”

  他這是在為自己壯膽,用那長弓與我對拼兩記,這弓身彈性十足,用于格斗并不合適,兩人纏斗三兩下,那箭王便是窮圖匕現了,先是將那弓身狠狠地跟我一抽,當弓被我一劍斬斷的時候,他又將沒了手掌的手臂作了虛招,讓我再次得手,將其胳膊斬斷,這兩下之后,他身子里迸發出了巨大的力量來,一個飛撲,將我給死死按倒在地,而左手之上卻多了一截弄斷的箭矢,猛然朝著我的心口扎來。

  這個老狐貍,所為的一切,就是將我給誆騙住,拉我一起死。

  然而我終究還是被這老家伙一系列的攻擊給耀花了眼,實在是沒有預料得到他最后這一招,眼看著被他死死壓住,那箭矢就要朝著我心臟這里扎來的時候,我拼命掙扎,卻不料對方到底是那江湖大拿,瘦死駱駝比馬大,一旦拼了命,一時之間,我竟然也拿他沒有辦法。就在這千鈞一發之機,一個并不算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我的視野中,伸出手,緊緊抓住了箭王剩下的那只手。

  一字劍終于趕到了,在這最關鍵的時刻。

  匆匆而來的一字劍并沒有去看絕望之中的箭王,而是跟我商量道:“唉,小陳,這樣啊,跟你說一下,這個家伙還是由我來殺吧,好不?你看啊,反正人死這兒就算是你的功勞,至于他,只有死在我手上,才能算是我的名氣,你看是不是這個理?”

  驚魂未定的我下意識地點了點頭,一字劍心滿意足,將箭王的手一直掰到了他的脖子處,然后用那半截箭矢,一點一點地將氣管給割開了來。

  已然回天無力的箭王在生命的最后一課,口吐血沫,雙目迷茫地說道:“小涵涵……”

  一字劍猛然拉了一下,一代箭王,最終隕落。

  這一具尸體,生前是箭王,隱匿在暗處掌控著別人的生死,而咽氣之后,死肉一堆,一字劍和我都沒有再去管,而是站起身來,朝前看去,卻見那老和尚給耿護法給死死攔在了門口,前進不得。那光頭老家伙是個火爆性子,越是急,卻越給耿護法機會,一時間掌影連天,這邊的竹樓都給轟塌了半邊,卻沒有能夠繼續追擊而去。

  余光中,瞧見我們這邊搞定了一切,他這才大聲喊道:“殺豬的,你快來幫我拖住這家伙,換我去追人;姓陳的那小子,你在這兒也沒用,去把我乖徒弟給找到!”

  我聞言,繞過戰團,朝著竹樓里面追去,而旁邊的一字劍卻是冷然說道:“若是拼修為,你我誰勝誰負不好說,但論追人,你差我一條街!”

  說完這話兒,顧不得哇哇大叫的老和尚,一字劍腳尖輕點,帶著他的那把飛劍,朝著竹樓上方飛躍而去,而我也倏然沖進了竹樓之中。這兒的竹樓顯然是有人規劃過的,并非一棟一棟,而是大片大片地連在一塊兒,形成了一處整體的建筑,我沖入其中,左右一看,卻發現四處都是一片狼藉,下意識地用魔劍連砍開兩間房,皆是空空如也,曉得這些家伙,為了防止意外,恐怕是已經將人給撤走了。

  此番無功而返,那是斷然不行的,我立刻將炁場感應激發到了頂峰狀態,一路長劍開路,憑著感覺一陣疾奔,突然間聽到有小孩兒的哭聲,于是一腳將面前的門給踹飛了去,入目處是一個大廳,接著我瞧見了尋找已久的小百合,坐在一樽石鼎之前,而他旁邊,則屹立這一個妖艷的宮裝女子。

  除此之外,再無他人。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五十四章 小涵涵,易哥哥”

  1. 回復 2014/10/06

    我第一

    好好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