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五章 牢籠

  小白合被穿上了傳統的漢服,白色素雅,做小女童裝扮,跪倒在那石鼎之前,小小的身子顫抖不已,而她旁邊的那宮裝美女,自然就是當代魅魔。先是箭王林易,接著又是耿護法,兩代兇人用性命給她創造了逃命的機會,然而她卻并沒有拋下這所有的一切,遠遁而走。盡管我再也沒有瞧見其他人,但是卻能夠感覺得到,在這廳堂之中,有一種被虎視眈眈的危機感。

  一代魅魔,自然不可能是那么容易被人制服,她的臉上流露出了一種深沉的悲慟,凝視著我,平靜地說道:“林易死了?”

  雖說這女人長得又嬌又媚,看著那叫一個舒心養眼,但卻是一條美麗的毒蛇,我不敢大意,一邊將長劍橫在胸前,小心靠近,一邊為了拖延時間,仰頭說道:“對,死了。怎么,舍不得你的姘頭死掉?”

  這個箭王口中被喚作“小涵涵”的女人嘴角一陣抽動,似笑非笑地看著我,平靜說道:“我舍不得?呵呵,你跟那個老頭子有交過手,應該能夠聞到他身上的味道。林易不修道,但你知道他為何能夠年逾七十還這般強壯有力呢?他每個月,便會有十天將自己浸泡在尸油和少女下宮血之中,就像一具尸體般,并且為了保持自己的手指彈性,每日的食物都是一條一條蠕動的活蚯蚓。這樣的老頭子,身上怎么洗都有一股死人的惡臭,老娘還不得不在他虛與委蛇,你說你們殺了他,我是應該恨你,還是應該感激你呢?”

  魅魔的話語說得我胃部一陣痙攣,雖說我也是茅山出身,但是類似于巫門鬼道之術,那些都是外門而為,我師父乃茅山正朔,從來不會教予,唯有像梅浪這般的長老,方才會教授徒弟。

  當然,楊二丑作為茅山出身,自然也懂得許多,只可惜他為了自己的安危,從來不會教授我這些。

  我瞧見魅魔那如絲媚眼,不動聲色地說道:“哦,既如此,那你卻應該要感激我才對。”

  魅魔那修長銳利的指甲滑過了渾身都在顫抖的小白合脖子上,臉色卻陡然一寒,恨聲說道:“不,我應該恨你——當初我師父死于那錦官城的殺豬匠劍下,有兩個師姐跟我爭位來著,結果一個被我殺了,另外一個,被林易殺了;而這幾年來,我之所以能夠在這個位子上穩穩地坐下來,還獲得了我師父的整套傳承,林易功不可沒。我手上能夠用的狗不多,指哪打哪的更少,他算是一個,沒有了他,我日后統御魅族一門,會很艱難!”

  魅魔的解釋讓我有些吃驚,一邊是手握權力,但是卻需要委身于一位滿身尸臭的老爺爺,曲意求歡,另一邊是輕松自由,然而她最終的選擇,竟然是前者。

  這女人一旦迷戀權力來,當真比男人更加可怕。

  我橫劍不前,等待著一字劍的來援,然而卻沒想到那個麻臉丑漢竟然遲遲未至,這讓我開始緊張起來,不時地朝著頭頂上面看去,魅魔將我臉上的神色瞧了個仔細,寒冷的臉上又浮現了笑容出來:“你在找那殺豬匠?恐怕你要失望了,我還沒有告訴你,林易有個徒弟,外號叫做冥銳,這個傻小子箭術學得不多,逃跑的功夫卻學了十足,我跟他談好,價錢三晚,條件是讓他裝扮成我,將一字劍引開——他答應了……”

  魅魔的笑容蕩漾,而我則不相信地說道:“箭王都給一字劍給收拾了,何況是他的徒弟?你想多了,他很快就會回來的。”

  魅魔右手放在小白合的脖子上面,而左手則突然朝天一揚,我身后的通道突然間一陣抖動,我下意識地回過頭去,地上突然破開了一排的洞口,嬰兒臂粗的鋼筋倏然而出,一直升到了頂端上去,接著四周都出現了噼里啪啦的一陣響動,空間中的氣氛突然凝固下來,我下意識地朝著那通道退開去,一腳踢在了那鋼筋之上,結果傳回來的感覺確實異常堅硬,根本沒有辦法折斷或者掰彎。

  魅魔瞧見我的目光又游弋到了頭頂和地上,嘿然笑道:“你別指望從上下逃開,你若往下,遍地鐵蒺藜,朝上則都是掛毒尖刺,我還準備留著你好好玩一玩,可別就這么輕而易舉地就死了去。”

  既來之則安之,我凝視了她的表情幾秒鐘,確定她并沒有說謊,緊繃的身子突然松了一下,凝神問道:“那箭王的徒弟拖不了多久,一字劍很快就會回來的,你若想活命,不如早點離開,何必在這里與我糾纏呢?對吧,說到底,我終究只是一個小人物而已。”

  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我陳志程大好前途,犯不著跟這等魔頭共生死,于是我立刻服了軟,想讓她別跟我計較,然而那魅魔卻不依不饒起來:“放過你,你在開玩笑么?我魅族一門輾轉千里,好不容易在這彩云之南的深山林中,篳路藍縷、披荊斬棘地建起了自己的家業,轉眼之間,就給你帶著那老和尚和大仇人過來,破壞殆盡,你將我放過你,那我倒想問一問,誰來放過我們呢?”

  魅魔的話語有些悲憤,想一想,自己辛苦建立的基業驟然被毀,有多少情緒都可以理解。

  不過她以及她魅族一門卻是將自己的基業建立在無數破碎的家庭之上,如此想一想,便感覺多少有些強詞奪理了,我退讓不成,心中也多了幾分憤怒,沉聲說道:“事已既此,你想咋樣?”

  “咋樣?”

  魅魔的臉上浮現出了惡魔一般的笑容,銳利的指甲在白合柔弱潔白的脖子上滑來滑去,語調舒緩地說道:“你們過這兒來,恐怕就是為了這個二世靈童吧?現如今,他在我的手上,你要是想要他活命,就給我將手上的劍丟開,慢慢走過來。”

  她這是想劫持小白合來要挾于我,不過我雖說心系其安危,卻并非迂腐之人,白合她要殺早殺了,還會留到現在來?

  我沒動,而是冷冷地看著她,擠出幾分笑容道:“你道我是這孩子的父母么?”

  魅魔瞧見我不為所動,嘆了一口氣道:“果然,這世界上心冷的男人,終究還是太多了,小妹,你看看,這樣的臭男人,哪里值得你等待?”她說完話,指間的綾綢一滑,立刻像包粽子一般,將小白合給捆得結結實實,連嘴都給堵上了,纏在了那石鼎上面,然后手掌在上面輕輕一拍,那石鼎上面浮現的石紋就仿佛活過來一般,不斷地蠕動起來。

  魅魔不再多說話,而是緩步走上前來,我瞧見她身子緊緊繃著,曉得她此刻也處于全神戒備的戰斗狀態,不再多言,深吸一口氣,一步跨前,橫劍斬去。

  我這是先下手為強,畢竟對于我來說,這魅魔當真是比我更加厲害的大角色,早先我之所以能夠在重重包圍之中脫身而走,那是運氣,此刻四處都被圍住,我也只有咬著牙硬上,扛住這女魔頭暴風驟雨的攻擊,等待老和尚和一字劍的支援。

  魅魔身輕體柔,那腰桿就仿佛彈簧一般隨意折疊,我這一劍自然是沒有一點兒功效,反倒是順著劍勢,將旁邊的竹墻給斬碎一片。

  我這也是有意為之,嘗試著以飲血寒光劍的銳利,看看能不能將這鋼筋圍籠給斬破,卻不料一陣巨大的反饋之力從那牢籠之中傳來,雖說一陣火花煞是好看,但是我右手卻是一陣酥麻。

  先前我與箭王相搏,左手中了一招,此刻右手又來一下,頓時間兩臂都有些勉力,接下來那魅魔長腿不斷翻飛,朝著我的面門不斷踢來,再輔以那不斷飄飛的綾綢,薄如蟬翼的綢緞側面竟有刀鋒之效,一時間我只有節節敗退,在房間里四處游走。

  我一夜酣戰,并非巔峰之態,而那魅魔的修為顯然比我高出一籌,而戰陣廝殺的經驗又遠遠勝于我,自然是氣勢如虹,眼看著分分鐘就要將我給弄死在此。

  不過她即便是呈壓倒之勢,但最終卻并不能占得我許多便宜,主要的原因,卻是我不斷地使用起了深淵三法的風眼和土盾,使得每次良機都與她錯肩而過,眼看著就要成功,卻莫名失手。幾次之后,魅魔終于瞧出了不對勁了,不由得恨聲說道:“你這小子,到底用了什么邪門手段?”

  我余光正在打量小白合,但見這孩子雖說被捆得緊緊,走不得喊不得,卻也沒有太多的懼意,反而是認真地打量起我們來,顯示出超越年齡的成熟,心中稍安,將長劍一舉,淡然說道:“貓有貓道,狗有狗道,天下間的手段多得很,我能活到今天,也是有一些道理的。你想殺我,還欠一些火候。”

  魅魔俏臉一寒,終于發怒了:“好啊,看來不使出殺手锏,你是真不知道厲害了!”

  她正想施展驚天手段,卻不料旁邊的竹墻一陣巨響,破碎的竹排之后突然伸出了一只手來,耿護法的聲音在那兒喊道:“師妹,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來日方長啊!”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五十五章 牢籠”

  1. 回復 2015/01/06

    劉子涵

    一輩子始終在流亡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