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六章 狡詐魅魔,環環相扣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魅魔停止了追殺我的行為,扭頭看去,見耿護法從破碎的竹墻那邊站起,而在他的身后,是那個老和尚,一臉兇相地大踏步而來。耿傳亮先前能攔住老和尚,一來是拼了性命,二來也會因為老和尚的手被箭王所傷,不過到底還是差了一線,故而并不能攔住太久,此番勉強過來,也是為了傳訊,渾身皆是鮮血,已經沒有了一拼之力。

  老和尚一心想要收白合為徒,此番營救那小孩兒,就數他最為熱心,本來準備將這纏人的蒼蠅給拍死,卻不料從空隙之中瞧見了小白合的身影,頓時心中一熱,大聲喊道:“嘿,娃娃,你沒事吧?”

  他那關切之意溢于言表,甚至都沒有再瞧向耿護法一眼,這讓魅魔心中一喜,腳步一轉,倏然返回了石鼎旁邊,手滑落在了小白合的脖子上,指甲死死抵住了小白合那細嫩的脖子,故伎重演道:“她現在沒事,不過一會兒我師哥要是出什么狀況,她就得下去陪葬了。所以她現在的命運,是死是活,都得看你怎么選擇了!”

  我不吃這一套,并非我不在乎白合的生死,而是曉得依這魅魔的手段,她此番留在此處,并非是真的就要報仇雪恨,更多的恐怕是在給她的門人爭取逃脫的時間,而擄來的所有小女孩之中,她就留下了小白合一人,顯然也是有意拿來當做人質。

  說到底,魅魔從頭到尾都是在周全她魅族一門,舍小保大,而像這樣的梟雄人物,所有的愛恨情仇在她心中,都不過狗屎一堆而已。

  唯有活著,才是最根本的一切。

  然而我雖然明白,但是那老和尚卻終究關心則亂,他這人修為極高,但許是宅在山中太久的緣故,情商多少欠妥,腳步一頓,打量了此間的情況一番,沒有再繼續前進,而是沖著我一通臭罵:“嘿,你這個臭小子,老和尚我在那兒拼死拼活地與人纏斗,給你們創造機會,沒想到我未來的小徒弟最終還是落在了別人的手里,你到底在做什么呢?還有,那個殺豬的,跑哪兒去了?”

  被這般逼問,我也無奈,一字劍這人修為絕頂,但腦子和氣量終究還是欠一點度,要不然當初也不會圍著劉老三團團轉了,當下將一字劍被人引走之事告知了他,老和尚無奈了,又做不到我這般灑脫,只有苦笑著跟魅魔談條件:“你到底想怎么樣?”

  魅魔瞧見這一招果然奏效,不由得意地說道:“你想讓她活,那就跪在原地,束手就擒!”

  這話兒實在是有些太自我了,老和尚像瞧鬼一般地看了魅魔一眼,憤然說道:“老和尚出家以來,除了佛主,就再也沒有跪過別人;再說了,我即便是引頸就戮,你們未必會放過我家未來的小徒兒,真當我老和尚是三歲小孩,那么好騙嗎?”

  老和尚腦袋里面的思路如此清晰,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不過魅魔卻一點兒不意外地繼續說道:“既然不行,那你至少得將我師哥給放走了去。”

  這兩個要求一個地下,一個天上,老和尚想也不想便答應了:“出家人不沾殺孽,我本來也沒有準備打算將他怎么樣,放了便放了,不過你得答應我,千萬不能傷害那小孩兒,知道不?我還等著讓他來給我當徒弟呢,他若是有個什么閃失,小心我拿你們這些個娼門后輩開刀,有一個超度一個,老和尚我說到做到,你曉得不?”

  老和尚這般威脅著,卻將眼前傷痕累累的耿護法給輕輕放過,那家伙從地上爬了起來,回望了魅魔一眼,魅魔揮揮手,讓他離去,然后對老和尚說道:“你自己也看到了,我把自個兒都給鎖在這鐵籠子里面了,哪兒都去不了,她若是受了傷,我也跑不了不是?”

  老和尚這才心安,而耿護法已然走到了角落,不放心地又瞧了魅魔一眼,依依不舍地喊道:“師妹,你……”

  這么兇狠的人物,此刻臉上的表情卻是那般的柔情似水,真不曉得這魅魔到底有著何等的魅力,能夠讓那么多的男人趨之若鶩,特別是像耿護法這樣的,魅族門中一眾美女他估計都有沾過手,卻對自家這劉師妹念念不忘,當真是了得。不過魅魔卻表現得薄情寡義,不耐煩地揮手罵道:“都說放你走了,你還留在這里做什么?等著吃屎么,還是想要給我收尸?滾啊你!”

  這話兒說得尖酸刻薄,然而我卻聽出了幾分關切,知曉魅魔表面上放蕩不羈,毫無牽掛,但是心中對這個相互扶持的同門師哥,多少也有些情感在。

  這是一個十分矛盾的人,一邊表現得薄情寡性,天性薄涼,另外一邊,為了給撤退的門人多一些時間,卻用白合和自己的性命為誘餌。

  耿護法不再多言,捂著傷口匆匆離去,老和尚對他并不理睬,而是走到了跟前來,雙手扶著這根根又粗又圓的鋼筋,感受到上面牢固的硬度,大聲喊道:“那妖女,我答應你的事情已經做到了,你還不趕快將人給放了?”

  老和尚說著話,我也小心翼翼地靠近,魅魔瞧見自己的師哥消失于黑暗之中,這才回過頭來,一邊控制住不斷扭動的小白合,一邊呵呵笑道:“放了她,這事兒并不困難,不過我也不想落在你們這些臭男人手上,看看那你們倆個,一個七老八十的光頭和尚,一個雖說年輕,身強體壯,但卻是個雛兒,什么情趣都沒有,不好玩——老和尚,你說說,怎樣能夠讓我離開?”

  這個雛兒,還能一眼就瞧得出來?

  我感受到了來自魅魔身上那深深的鄙視,一陣臉紅,而老和尚卻顧不得這奚落,大聲喊道:“妖女,你放了我家小徒弟,自己走了便是!我還會攔你不成?”

  魅魔雙手捧起白合的腦袋,紅唇在那小孩兒粉嫩的嘴唇上面輕輕一啄,這才得意地笑道:“那可不成。一句話,說白了,我一個弱女子,你們兩個大男人,對了,還有黃晨曲那個殺豬匠,我怎么可能將自己的性命交在那不切實際的諾言上呢?”

  老和尚瞧見小白合就如同玩物一般,隨那妖女擺弄,心中憤然,猛地拍了兩下那粗大的鋼筋,恨聲說道:“那你要怎么樣?”

  魅魔將錐子一般的尖下巴擱在小白合的頭頂上面,托腮想了一陣,然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最后一拍手說道:“我有辦法了,這樣啊,你們兩個呢,先退一步。你,對,你小子退到墻壁邊兒去,還有老和尚你,退開點,我曉得你掌力驚人,隔著十米都能拍死老娘,咱還是保持點距離,免得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倆對著她的吩咐照辦,然而當我退到那鐵籠邊緣的時候,突然心生警兆,下意識地往前走了一步,感覺眼前一陣火光四耀,后背一陣灼熱而出,燙得我渾身一陣火燒火燎。

  我朝著地上一滾,將后背上面的火焰給滾滅了,回頭一看,卻見四周的竹墻竟然在一瞬間都著了火,天上地下,火燒聯營。

  那火舌四處吞吐,差一點兒就要舔到我的跟前來,突如其來的大火讓我瞬間就懵了,不過我卻也不忘這始作俑者,抬頭望去,卻見那魅魔將小白合往前一推,滾到在石鼎之前,接著一個閃身,跳到了石鼎之上,然后得意地大聲喊道:“這兒是丹房,石鼎之中的雷火丹藥能夠將這一片竹樓給轟垮了去,你們要是不怕死,就來試試吧!”

  她這句話說完,一個躍身,竟然跳入了石鼎之中去,我眉頭一皺,腳尖一蹬,人便飛射到了她原本站著的地方,卻見石鼎下方有一處機關正好合攏,而爐底升起了一團篝火,火光之上有一串蠟封的丹丸,十來顆,憑空懸浮,看著不大,但充滿了危險,仿佛頃刻便要爆炸了一般。

  我看得一陣心驚肉跳,旁邊卻傳來一陣巨大的震動,扭頭看去,卻是被騙了的老和尚瘋狂朝著這鐵籠沖撞而來。

  那鐵籠堅固無比,受力自然傳導,根本撞不開,老和尚陷入了瘋狂,拳打腳踢,還用手中的蜜蠟佛珠使勁兒破,都沒有效果,我從石鼎上面跳下,將地上的小白合抱起,一邊解繩,一邊沖著老和尚喊道:“從上面過來!”

  老和尚得了我的提示,縱身上了房,而我卻解不開魅魔那看似柔軟的綾綢,這玩意是死扣,而且還似乎摻雜了金絲以及某種神秘蠶絲,無論是魔劍還是辟邪小劍,都沒有效果,而我不耐煩猛然一拉,卻將那石鼎給拉得一陣晃蕩,里面的丹丸仿佛就要爆裂而開。

  就在我一籌莫展之時,頭頂上一陣破裂,老和尚從天而降,一把推開我,大聲喊道:“你莫管,開走,我來。”

  老和尚的話語甚為堅決,我想他是前輩,手段了得,也不敢反駁,腳一蹬,就順著他的原路朝上沖去,幾下便落到了外面,快步拉開了一段距離,這才回過頭來,然而卻也聽到一陣雷鳴一般的爆響,一片火光,將世界都給充斥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