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七章 火火火

  我眼前一陣火光連天,下意識地又扭過了身子去,感覺一陣劇烈的沖擊波從身后傳遞過來,氣勢頗大,不敢用土盾硬抗,生怕有什么傷害難以避免,只有隨波逐流,被那巨大的力量給托住,朝著前方的一陣飛奔。好在我在半空中的時候瞧見院子里有一排巨大的水缸,這些應該是為了防火而特地擺置在此處的,我一個翻身,將滾燙的身子折轉之下,掉落進了那齊胸高的大陶缸里面去。

  當我跌落水中,從極熱到驟冷的一剎那,我似乎又感覺到一陣沖擊波從鐵籠之中傳遞而來,朝著四周迅速擴散而去。

  一陣又一陣,轟隆隆響起,我腦海中不斷地浮現起那些蠟封著的丹丸,里面藏著堪比炸彈一般的烈性,我似乎能夠想象得到,當它外面的蠟被那爐火給舔舐得層層消融之后,留下的是怎樣變動不安的暴躁。這樣恐怖的東西,我即便是離得這么遠,要不是恰好有這么一排水缸在,說不定就得給燒死,想要魅魔剛才所講的,能夠將這整整一片竹樓都給轟掉的說法,應該沒有怎么騙人。

  這個女人當真是好算計,我本來只以為她就是想要拖延一點時間,讓自己的門人能夠逃得更遠一些,卻不料她竟然在這兒設下陷阱,并且以自己和小白合作為引子,將我們給牢牢地纏在此處,一看到時機巧合,那便驟然發作,著實是心狠手辣,所謂“最毒婦人心”,從來不假。

  想來她臨走時對白合那般親密的作態,是在可惜這個徒弟的失去吧?

  看得出來她對白合也是十分的心宜,倘若不是要留她在這里牽制我和老和尚個,好給她爭取從地道逃脫的時間,恐怕也是舍不得白合的。

  我都已經是這般模樣,那么仍然留在那鐵屋之中的老和尚和小白合,他們能夠逃脫此劫么?

  一想到這個問題,本來還準備縮在水缸里面當縮頭烏龜的我腳一蹬,便不顧危險地再次浮出了水面來,朝著那丹房位置張望,只見那兒已經成為了一處巨大的火球,烈焰沖天而起,似乎一直連到了天際;而在我的左右,因為這片區域都是易燃的竹子,使得到處都是滔天的火焰,我的眼中四處都是火光,而這些灼熱的高溫熱浪不但產生了大量的煙霧,而且還將這狹小空間里面的空氣都給逼得越加稀薄,連喘一口氣都變得那么費勁。

  我一浮出水面,巨大的熱浪立刻撲面而來,似乎能夠將我給直接烘烤成木乃伊一般,這情形讓我下意識地想要逃走,然而我卻強行將這恐懼給忍住了,提劍而出,咬著牙,顧不得有可能再次出現的爆炸余波,朝著那鐵籠的方向折回了去。

  我口中大聲叫著“老前輩”,心中還懷揣著一絲希望,想著那老和尚如此牛,或許能夠逃脫性命呢,然而當我沖到那鐵籠近前七八米的時候,巨大的火光之中,整個鐵籠子給燒炙得發紅,邊緣都融化成了鐵水,淌成一灘,著實讓人難以靠近。

  灼熱的溫度讓我身體里的水分每一分都在散失,表面上的水珠此刻已經蒸騰成霧,將我的視線阻擋,我握著劍,渾身都在顫抖,想著這千辛萬苦而來,最后卻全部化作了空,除了傷痛,多少也有著不甘。

  眼中巨大的火焰跳躍不定,我所有的情緒都在一瞬間爆發,跪倒在地上,悲痛欲絕地大聲喊了起來:“老前輩,小白合,啊啊啊啊啊……”

  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失去了全世界,然而突然之間,我聽到了旁邊傳來一陣呻吟聲,下意識地扭頭過去,卻見左邊的七八米處,跪倒著一個人影,別的沒有瞧見,就看見一件紋金的袈裟在火光中浮現出來。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那袈裟裂開,露出了老和尚漆黑的臉來,不耐煩地朝我喊道:“這小子,哭喪呢?老和尚我還沒有死呢!”

  竟然是那老和尚?

  我赫然而立,瞧見滔天的火焰之中,老和尚那身金紋袈裟將他整個身子都給罩了住,而在他的懷里,小白合完好無損地蜷縮著,雙目緊閉,似乎是害怕,又似乎昏迷了過去。兩人沒事,我頓時感覺世界都是一片明亮,而這時那老和尚朝著我大聲吼道:“傻愣著干嘛呢,沒看到老子腿麻了,不方便么,趕緊過來扶一把……”

  他這聲音十分古怪,說的每一個字都是那么艱難,仿佛從嗓子眼里面往外蹦一般,緊接著有一股一股的黑血從他的唇間往外,不受控制地涌出,我立刻曉得老和尚能夠逃出來,并非是沒有代價,當即快步沖上前去,將魔劍往身后一背,然后左手扶起老和尚,右手則將昏迷過去的小白合抱起,左右一看,朝著我剛才庭院中的那一片水缸跑去。

  也是趕巧,我剛剛走出幾步路,身后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垮塌聲,我下意識地快步走開,回頭一望,卻見那邊的竹樓經不住這般的焚燒,兩層樓閣全部垮塌了下來,正好砸落在了老和尚他剛才的落腳點。

  我心中驚魂,老和尚卻不耐煩地說道:“看什么看,快點帶著我們出去啊,難道你想在這里當烤豬?”

  這出家人都成這樣了,還是這么一副脾氣,當真讓人覺得難受,不過我也曉得他嘴惡心善,沒有多作計較,而是將兩人一路扶到了六個大水缸排成一列的這前面來。短短的幾步路,老和尚咳了三口血,臉色蒼白,顯然是受了很嚴重的內傷,而他先前拿來對敵的那串蜜蠟佛珠,此刻卻也只有兩顆留在了手中。

  我將兩人帶到了暫時安全的地方來,避免了被那些竹樓垮塌砸到的危險,不過這兒的空氣和溫度已經不再讓人類所適應了,如果不逃離,即便是不被燒死,也要被活活地悶死,然而我左右一瞧,發現到處都是火光,倘若就這般帶著兩人朝前沖去,只怕到不了半路,人就被燒成飛灰了。

  我快速地判斷了一下方位,這才曉得我們所處的這兒,竟然就是這一片竹樓建筑的最中心,無論從哪個方向離開,都有大片大片的竹樓在前方阻隔。

  竹樓便是火光,便是火海,也便是死亡。

  我在這兒停滯不前,被老和尚以為我想要依靠這一排水缸求生,他恨鐵不成鋼地數落道:“你腦子進水了么?再拖下去,就算這里有一個池塘,那溫度都足夠將我們給煮熟了,你還打算當那埋頭的鴕鳥,躲在這里面不?”

  他說得即是,我一點反駁的心思都沒有,苦笑著對他說道:“前輩,這事兒我知道,但是就憑我,你說怎么帶著你和小白合出去?”

  聽到了這個理由,老和尚環顧四周,那粗豪的臉上終于流露出了一絲苦笑來:“也對,憑著你這點修為,如此火海,還真的難行。想不到我酒陵一世縱橫,卻要死在這么一個小角落里,想想真憋屈啊。小子,你別糾結了,帶著小白合離開,格老子的,我也算是活夠了,差不多就行了,你和他還小,是修行界的未來……”

  老和尚懊惱地說著話,用勁來推我,他往昔那叫做氣吞山河,此刻軟綿綿的,就如同一個娘們,而就在他生志消弭的時候,一個人頭突然砸落在了我們的跟前,那是一個年輕的面孔,黑乎乎的臉上滿是錯愕,接著頭頂之上出現了一個人的聲音:“我艸,這是怎么回事?”

  我心中狂喜,抬起頭來,卻見一字劍去而復返,站在一處暫時還沒有被燒著的高樓之上,低頭看來。

  我歡喜,而老和尚則是一陣憤怒:“你這個龜兒子,到底跑到哪兒去了?人沒救著不說,魅魔和那姓耿的,也沒有一個抓到,當真不知道是來干嘛的。”

  一字劍自知理虧,不再言語,而是飄落在我們面前,左右一打量,對我說道:“先出去?”

  我點了點頭,問怎么走?

  一字劍從我身上抽出那把魔劍來,劇烈抖動的劍身不住悲鳴,他卻牢牢地抓在了手里,然后指著我身后的大缸說道:“將這一老一少裝大缸里面,然后你扛著,跟在我后面便是了。”

  時間緊迫,來不及多說,一字劍高來高去,自然知曉那兒最容易突圍,縱身往前,而我也顧不得老和尚反對,將離我最近的那大水缸傾倒半數的水,然后將兩人丟進去,讓老和尚照顧好小白合,接著我雙手平托缸底,渾身筋骨一陣喀喀作響,魔氣灌注,竟然就將這偌大的水缸給扛了起來。

  我跟在一字劍身后亦步亦趨地走,而此人手中一把劍,朝著前方猛力一劈,火海里就裂出一條道來,如此一路沖,半分鐘之后,我們竟然沖到了河邊來。

  到了這兒,所有人都是油盡燈枯,一字劍耗損過度,丟開劍,躺在草地上,而我將水缸放倒,將老和尚和小白合拖了出來,要檢查老和尚,他不準,我便抱著小白合,低聲叫喚道:“白合,白合……”

  昏迷中的白合睜開眼來,迷蒙地瞧了我一眼,開口喊道:“陳、陳大哥?”

  我渾身一震,這聲音,是……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