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五十九章 運籌帷幄,好訊頻傳

  我這一次來滇南,雖說辦的基本上都是私事,但打的可是公家的旗號,所以嚴格來說,此時的我應該算是出差,而上面給我的命令,即是讓我配合當地部門剿除魅族一門,爭取將那些被擄走的孩子給解救出來。

  這命令讓我頭疼,這些人行動飄忽不定,而且又有當地人做掩護,十分難尋,不過卻也正是我所想要做的事情,畢竟我此番所來,并非只是僅僅為了小白合一人,我昨日所見,從四五歲到十來歲的少女,差不多有四五十人,而每一個少女的背后,則都是一個破碎的家庭,倘若不將她們給救出來,此行的成果則真的是打了一個大折扣,根本不圓滿。

  不過命令是命令,想法固然不錯,但是我手上并沒有可用之人,論情況我反而沒有當地有關部門的同志熟悉,論修為,昨日我一夜酣戰,身體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所以自然做不到立刻就開展工作,而是在將情況跟當地的同志講明清晰之后,先去醫院治傷。

  次日中午,我被人通知去開會,雙手纏著紗布到達會場,與當地的同志交流。

  因為我此番的身份只是總局過來的一個顧問,而非領導小組的頭兒,所以只是將此事的來龍去脈給當地有關部門的同志講明清楚,接著積極地出謀劃策。

  負責此案的是滇南分局派來的一個中年人,姓張,跟以前犧牲在南疆戰場的烈火巖豹張金福是叔侄關系,身手還算不錯,有著這層關系,他對我還算是比較照顧,畢竟說起來,殺他叔叔的仇人黑魔砂,最后可是被我用雷符給劈死的。不過即便如此,并不代表著對方的執行能力十分出色,我昨日早晨時跟他們交代的諸多事情,比如說排查花音村的村民行動,比如說調查附近幾個村子的情況,以判斷出魅族一門的藏匿地點,這些事兒,他們都沒有做好。

  盡管現在已經步入了二十世紀的九十年代,但是他們的刑偵手段還是延續著老一輩的法子,主觀能動性實在有限,做不出太多有意義的事情來。

  按理說,帶著那五十多人的魅族一門行蹤很容易找尋,然而就在這些人的手里,卻變得束手無策,開會的時候,幾個人一直都在抱怨,要么就是說人手不夠,要么就是說敵人太狡猾,或者說哪些部門配合不力,牢騷滿天,弄得我一個傷員坐在會議桌的旁邊,肚子里面的火滾滾直冒,恨不得將這桌面瞧得震天響,看看能不能驚醒這些人。

  然而我接到的命令只是配合和協查,根本無法主導局勢,也只有忍住心中的焦躁,努力讓這些人去多做一些事實。

  其實我之所以會覺得難以適應這些人的工作節奏,主要是因為我待的,都是這個系統最精銳、最頂端的有關部門,而張隊長他們卻不過是一些尋常的偵察人員,雙方的意識、手段和方法都存在著太多的差距,所以才會造成我這樣的不適應,不過我也曉得,如果想要達成工作的進度,當地部門的配合和支持是必不可少的,我也不會像二愣子一樣,直接指出對方的缺點,讓他們下不來臺。

  我身上有傷,雙臂腫得異常,需要在醫院接受治療,所以開完會之后,便沒有跟這張隊長他們繼續執行任務,而是返回了醫院。

  酒陵禪師和小白合跟我住的是同一間醫院,因為有著酒陵禪師和我的保護,所以小白合所受到的燙傷并不算嚴重,但是聽說她先前曾經被魅魔傷害過,渾身裹滿了紗布,層層疊疊,就像木乃伊一樣,醫生想要查明情況,但是給拒絕了,這事兒酒陵禪師知道,這師徒兩人似乎達成了默契,所以最終醫院讓兩人簽了一份責任書之后,便不再管。

  相比小白合,酒陵禪師所受到的傷害則更加嚴重,大片裸露在袈裟外面的皮膚被灼傷,這還是小事,而從他那天不斷嘔血來看,應該也收到了不同程度的內傷。

  論真正的修為,兩個魅魔都未必比得上一個酒陵禪師,然而那個女人愣是憑借著酒陵禪師對小白合的關心,請君入甕,布下種種迷局,一步一步都謀算清楚,最終以弱勝強,不但給自己的撤離爭取了時間,而且還重重挫傷了對手,這便是智慧的力量,也讓我深深懂得了,這個世界上并非只是依賴于修行便可以橫行無忌的,真正能夠笑傲江湖的,都是那些謀劃風云的食腦者。

  酒陵禪師受到了很嚴重的內傷,甚至很久都恢復不過來,但是有著小白合這么一個徒弟,卻讓他心情大好,我去看他的時候,說起話來,也沒有先前那么沖了,我跟白合的關系,反而比茅山大師兄這個身份更加值得他高看一眼。

  酒陵禪師和小白合被安排在同一個病房,而那小孩兒的父母家人則已經接到了通知,早已趕到了,當得知了其中的許多周折之后,白磊和他娘恨不得給我和酒陵禪師給跪下來。失蹤的愛兒被找了回來,死里逃生,這事情對白家人實在是一件喜事,而白合雖說恢復了前世記憶,但是卻和今生的人格做了重合,也將這一家人視為了親人,言行之間,也多了許多成熟和包容。

  不過唯一讓白家人感到不習慣的,恐怕就是在白合的意識主導下,此時此刻的小白合完全就是一個小女孩的模樣,這事兒,恐怕很久都難以改變了。

  我受的傷不重,第三天的時候就不愿意待在醫院了,而這時努爾、徐淡定也帶著尹悅,和張大明白、張良馗、張良旭以及張世界等“四張”趕到了滇南來,至于趙中華那孩子,則給努爾留在了京都,在一家后備學校插班學習,暫時沒有調出來。有著這些直屬手下的到來,我終于算是能夠有所動作了,立刻布置任務,一邊在花音村以及麗江一帶排查,而另外一邊,則叫人盯在了麗江至勐臘一線的交通道路上。

  通過那幾天所尋得的消息,這魅族一門當年曾經跟勐臘五毒教同出于天下第一大幫派邪靈教中,彼此都有些香火之情,而那花音村的水喉則是五毒教派來配合的人員,魅族一門在滇南本地并沒有多少勢力,她們倘若一動,必然會求援于五毒教的人,而方向,恐怕會下意識地朝著五毒教的駐地過去。

  所謂勐臘五毒教,恐怕總部就在勐臘,這勐臘是西雙版納下面的一個小縣,東南被老撾半包,西南隅與緬甸隔瀾滄江相望,是個少數民族的聚居地,因為在國境線內,所以一旦魅族一門逃到了那兒,時刻都能夠出境。

  到了那個時候,只怕我們就真的有些鞭長莫及了。

  諸人各自領了任務,然后離去,努爾和三張都曾經或多或少地參與過十年前的那場戰爭,故而對滇南境內十分熟悉,倒也不用操心什么,而我則居中策應,并且與當地的各部門協調,給大家做好后勤和信息處理的工作。

  差不多又是一個星期,帶隊前往交通線封鎖的努爾最先立功了,他們在山區撞到了一支南下的隊伍,在當地武警部隊的配合下,抓捕了以劉倩、牛學志為首的五名邪教分子,并且解救了十一位被擄少女,只可惜這些少女的年齡普遍超過了十二歲,已經徹底被魅族洗腦了,拒不配合詢問工作不說,有的還試圖攻擊工作人員,最后不得不將她們都給管控起來。

  努爾等人當即對劉倩、牛學志等人展開了審訊工作,然后順藤摸瓜,查到了景洪市一處五毒教的巢穴,進行了突襲,當場的四名邪教分子拒捕反抗,最后都被擊斃當場。

  那一路的線索就此截斷,而徐淡定在花音村這兒也有了進展,揪出了楊鵬和幾名已經拜入魅族一門的當地村民來。

  各地頻傳好消息,這情況讓當地的有關部門有些不適應,我瞧見那張隊長的時候,每一回的臉色都是黑的,笑也是虛假的笑。我曉得我們的成績越是斐然,他們的臉上越是無光。不過這世界便是這樣,能者上庸者下,占著茅坑不拉屎,自然是要被淘汰的。隨著各地捷報頻傳,酒陵禪師也出了院,他的傷并沒有完全好,但是卻想家了,在征得了小白合家長的同意下,他帶著小白合,返回了青城山修行。

  酒陵禪師走了之后,案情仍舊在繼續推進,不過卻是到了瓶頸,因為追查到了勐臘五毒教,我們便已經照到了各方面這樣那樣的阻力,一直到了后來,有消息表明魅魔和耿護法在緬甸境內露了面,總部終于下了命令,讓此案暫時了結,讓我們收拾首尾,交接清楚,然后返京。

  我在離開滇南的前一天,碰到了準備前往緬甸的一字劍,他一來是準備與我告別,二來,是想告訴我一個消息。

  這個消息,是關于胖妞的。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五十九章 運籌帷幄,好訊頻傳”

  1. 回復 2014/10/08

    cc

    百合后來成了誰?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