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十一章 試劍,貪狼星初臨

  不愧是北疆王的外侄子,說到比斗,一點兒猶豫都沒有,顯然也是想要顯露出幾手來,讓我瞧一瞧,到時候也好讓我對他另眼相待。而我之所以來人便要試身手,一來是想要摸一摸底細,好對以后任務的安排有所準備,二來也是想要在這些新進組員的心里面樹立一種威信,那就是不管你的來頭有多大,再牛逼,都沒有我牛逼。

  對于我這般年紀的同齡人,或者還要年少者,傲氣和自信固然重要,但倘若太過于孤傲,忽視了上級領導的權威,那就有些本末倒置,得不償失了。

  而我對于自己的這修為和手段,也有一定的信心,那就是將對方或明或暗的傲氣給直接打壓下去。

  當然,倘若真的來一尊比我還厲害許多的大神,那他也未必適合我們這兒。

  這倒也不是我嫉賢妒能,而是因為組織內部有更重要的崗位適合他。

  我這辦公室掛靠在什剎海附近的總局附樓,并不是能夠伸展手腳的地方,所以兩人便出了門,來到附近的練習場。

  這兒有兩個籃球場和一個網球場,名義上是機關干部放松休閑的運動場所,不過更多的則被我們當做了切磋較量的地方,看熱鬧不嫌事大,除了在京郊訓練基地待著的努爾、尹悅和趙中華之外,三張都趕了過來,一起的還有二組的組長黃養神,半路碰到了我,非纏著問我這一次徐淡定回去,有沒有給他帶信給小顏?

  我表面上呵呵應答,心中卻不斷翻騰著四個大字:“帶你妹啊!”

  結果黃養神被我們的一團和氣給感染了,非要過來給我助威加油,順便也幫我考察一下這個走后門的家伙,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本事。

  這貨熱情得讓人難以拒絕,我也懶得計較這么多,來到了籃球場的中線位置,我瞇著眼睛瞧了這個表現得鎮定自若的年輕人一會兒,他給我的檔案上面表明,這孩子現年十九歲,讀過中專,當過一年兵,后來遇到事故癱瘓了,退伍回鄉之后一直在當地休養。當然,這簡歷不過是哄鬼的,身為修行界的前輩,很快我便問出了他真實的情況,他這情況,是當年遇到一個叫做蘇秉義的男人,給傷到的,而他同一個排的戰友,沒有一個能夠活下來。

  張勵耘所在的部隊曾經是少數幾只負責戰略執勤任務的軍事組織,也是我們局從軍隊挑選成員的定向合作單位。

  所以說,他之所以托了北疆王的關系加入我們這兒,也是有些淵源的。

  我看著他,他也看著我。

  他來之前,想必也已經從北疆王的口中曉得了我的情況,作為曾經屹立江湖之上的頂尖道門出身,茅山大師兄的光環著實讓很多人另眼相看,不過這些都只不過是表面上的東西,很少有人能夠深入地了解過我坎坷的經歷,甚至很多人還舉得我就是根紅苗正的茅山道士出生,在此之前,對于所謂的江湖和官場,一點兒接觸都沒有,就是個愣頭小子。

  相互對視良久,我微笑著對這個未來的手下說道:“你喜歡拳腳,還是刀劍,又或者別的什么手段?沒關系,都可以講。”

  張勵耘抱拳說道:“自小學劍。”

  我點了點頭,笑了:“劍好,百兵之君,古之圣品也,至尊至貴,人神咸崇,乃短兵之祖,近搏之器,以道藝精深,遂入玄傳奇。也是巧了,我正好也用劍。小張,本來考驗成員修為的并不是我,而是我們一組的副組長梁努爾,不過他最近一直在京郊訓練基地給兩個新成員培訓,那我就勉強給你考較一下了,你學得什么,盡管使來,莫要有什么后顧之憂——你看到那個冷臉帥哥沒,荊門黃家的大公子,有他看著,出不了事故。”

  旁邊的黃養神擺擺手,苦笑道:“陳老大莫笑話我,我就是過來學習一下,你當我不存在就好了。”

  張勵耘:“呃,我的劍,給擱在了門衛室那兒……”

  總局的門房茍爺那是為皇帝到了也下馬的厲害人物,我當初來的時候也是吃過虧的,當下我揮揮手,腳程最快的張世界趕忙過去取劍,而我又與張勵耘聊了兩句,才曉得他集中排行第七,上面還有六個姐姐,所以平日里家人都叫做小七,除了劍,還對劍陣以及驅邪除靈的銀器有所研究,這兩年癱瘓在床,腳動不得了,手仍然還在,所以對制器,也有所心得。

  他這般講著,氣度和態度都算是超凡出眾,我曉得自己是撿到了寶,聽得旁邊的黃養神都忍不住了,出言說道:“小七,倘若是陳老大這兒不要你的話,我這特勤二組,都是隨時都虛席以待。”

  當著我的面搶人,這活兒實在有些不厚道,不容我說,旁邊門板兩金剛立刻就出言表示不滿,黃養神自知理虧,搖著自己的鐵筋扇,閉口不言。

  張世界很快就將張勵耘的劍拿過來了,卻是一把能夠藏于腰間的龍紋軟劍,他接到了手上,不再多言,左手一指,劍勢陡出。

  我不愿被人說拿飲血寒光劍這般的兇厲之器欺負新人,直接從旁邊的武器架上面取了一把未開封的粗鐵劍,掂量在手上,不丁不八地站著,看著身子弓成獵豹,擇人而噬一般的張勵耘,微笑說道:“請吧。”

  我一出言,那小子便是一個箭步沖上前來,左手朝上一番,接著手中的軟劍便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朝著我的小腹刺來。

  這一劍宛若毒蛇游弋,暗地而出,我右手拿劍,左手背負著,平靜地出劍,以劍尖對劍尖,硬生生地對了一擊。

  叮!

  我準確地刺中了張勵耘的這一劍,感覺與硬劍相比,軟劍之上的彈力十足,充斥著回旋的力量,而這蘊含的修為,只怕要超過三張,就比徐淡定和張大明白差上一些。這樣的實力讓我心中一喜,宗教局里,兩條腿的人很多,但是修為不錯的好手都是一個蘿卜一個坑,很難挖的,如果能夠將這樣的人才化為己用,對我以后事業的發展,算得上是不錯的助力。

  有著這樣的認識,我倒也沒有刻意施展實力,而是用那比較緩和的真武八卦劍給他喂招。

  真武八卦劍可攻可守,講究的是一個圓滿無漏,平靜自然,故而一旦施展,而不出殺招的話,與之對敵者并不會有太多的壓力,那張勵耘曉得我在考驗他,也不避諱,軟劍一抖,漫天的劍光頓時紛紛而出,寒光四起,一時間將整個場中都籠罩了進來,宛如水月初生,泛舟于湖,朦朧的劍光將整個世界都渲染得一片清寒。

  這般的劍術,最適合群攻,那軟劍灌足了勁,又硬又直,鋒利無比,而順應了它的物理特性,又可作為一個鋒利的圓弧,實在不錯。

  我給張勵耘充分的展現時間,而當他的劍招逐步增強,隱隱有些反客為主,想要將我給制服的時候,我瞧見了他嘴角浮現出來的一絲微笑,知道我這示敵以弱的策略也該收起來了,他畢竟以后要在我的手下干活,倘若不給點顏色瞧瞧,只怕真的當我是個軟腳蝦了。當即鐵劍一抖,先是用巽字劍將他那漫天的劍光收攏,然后用堂堂正正的乾字劍和坤字劍收攏身形,最后一記震字劍,將這軟劍制住,錯步而上,那劍尖便輕輕點在了他的胸口處。

  巽為風,天乾地坤,震為雷,這真武八卦劍雖說以防御為主旨,但既為劍法,自然有制敵之處,而我的眼界終究要比他高出許多,故而能夠拿捏于心。

  我先前表現得一直被張勵耘壓著,結果翻手之間便掌握局勢,他立刻曉得了我一直都在讓他,又回想起了姑父的囑托,將軟劍一折,束手而立道:“多謝陳大哥留手之情。”

  這一番試手,讓我曉得北疆王這一回并非是想讓我報恩,而是又送了我一份人情,頓時就是心情大好,拉著這年輕人的胳膊大聲笑,說無妨,你這樣的人,來多少我收多少,一百個都不嫌多。世界,你帶小七去辦入職手續,跟組織科的人講是我說的,如果有什么疑問,隨時打電話給我。

  這樣的好苗子歸了我,旁邊的黃養神好是一陣羨慕,臨走了還敲了我一頓酒。

  有了我的吩咐,張勵耘的入職手續辦得也還算順利,當天晚上一組所有的人都移師東來順,涮羊肉敞開供應,給新人接風,也算是培養感情。中午的事情已經傳到了還在京郊的努爾等人耳中,張勵耕的表現得到了大家的認可,倒也沒有太多的隔閡,他很快就融入到了我們這個小團隊來,接著我便把他扔給了努爾,隨同小屁孩尹悅和滄州趙中華一同培訓。

  時間一點一點地過去,年關將近,我無暇回家,便寄了些錢回去,然后準備大年三十的時候,請留守執勤的大家伙兒吃個團圓飯。

  然而大年三十的那一天,我卻接到了一個莫名其妙的任務。

  而且還是外事任務。

1條評論 to“第五卷 第六十一章 試劍,貪狼星初臨”

  1. 回復 2015/03/15

    叮當

    蘇秉義,蘇參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