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一章 外事任務

  上面給三個特勤小組輪值,結果按照一、二、三的順序,分別給我們布置了值班日期,算是我們倒霉,給排在了大年三十和新年初一,我本以為會有什么特別的事情需要我們去做,結果碰到的頭一件事情,卻是從外交部轉過來的,讓我們抽出一個精銳的人員來,陪同三位從海峽對面過來的日本客人。

  這事兒并不算麻煩,但是我手下卻沒有一個人愿意給我分擔,原因是雖說那一場戰爭已經過去了四十多年,但是我們都是從小看過無數愛國電影,受著各種各樣教育成長起來的一代人,雖說七十年代以來,政府以官方為主導,積極發展兩國關系,在經濟、文化、科技等眾多方面開展雙邊合作,但是民間對于這一衣帶水的鄰國,向來都是抱著不一樣的情緒。

  偏見和傲慢來自于陌生,來自于無法溝通和交流,使得無論我怎么勸說,都沒有人愿意出頭。

  這些家伙,倘若是拋頭顱灑熱血的事兒,眼睛都不帶著眨一下,然而這種輕松的事情磨磨唧唧,我也不好拉下臉來,只有跟布置任務的副司長說明情況,說咱們這兒的都是土老帽,除了“八格牙路”,就是“花姑娘是什么的干活”,別的外語也不會,要不然找二組或者三組吧?

  主管業務的副司長又好氣又好笑,說人家外交部那兒派得有翻譯的好吧,你們就出一個人過去全程陪同就行了,也不要你拼命,有吃有喝還全數報銷,這樣的好事你還給我推來推去,腦子進水了啊,他們不肯去,你這當頭兒的,自己去。

  我頓時就是一陣郁悶,抱怨道:“你說要是打日本人,咱們特勤一組的每一個孬種,有一個算一個,可你說是要陪小日本兒,咱也沒有這奴才根不是?”

  副司長瞧見我較真了,嘆了一口氣,破天荒地遞了一根煙給我,然后一邊吞云吐霧,一邊跟我講起了當前的形式來。

  解放后,因為陣營的關系,所以日本一直都是跟臺灣的中華民國建交的,一直到了1972年的時候,中美建交,日本作為美國的小弟,也在同年年末與中國簽署了建交協議,雙方關系進入了蜜月期,而在七九年的時候日本首相大平正芳訪問我們國家,并承諾了提供第一筆政府貸款——當初日本戰敗,我們國家曾放棄了對日本的戰爭賠償索求,然而實際上日本在侵華戰爭期間擄走了巨量的財富和黃金,這給他們在戰后迅速恢復經濟,提供了良好的動力基礎。

  先前是我們“高風亮節”,所以這一回,我們是不要白不要。

  此后日本先后提供了四批數萬億日元政府貸款,對我國改革開放初期的經濟建設發揮了重要作用,可惜從去年開始,包括日本在內的西方七國集團對咱們實施了制裁,停止了所有高層的往來,也凍結了這無息貸款,使得咱們的日子十分不好過。經過一些外交努力,中日關系這才有所改善,日本內閣派了一些非官方的人員來華,負責交流和考察,而這些人的觀感,則有可能給咱們重新帶來巨大的貸款,這樣的任務,你說重要不重要?

  能夠做到局內的高層,必然都是對國內及國際政治有著敏銳嗅覺的人,副司長給我嘮叨了一大堆,講到最后,便直接將我給架了起來,反正就是我倘若不答應,就有可能是國家發展的罪人。

  話兒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也沒有什么好說的了,不情不愿地領了任務,問人什么時候過來?

  副司長瞧見我同意了這扎手的任務,喜笑顏開,一邊拍著我的肩膀,一邊說道:“人總共三個,二十九號,也就是明天到了,早晨有人派車過來接你,直接到釣魚臺國賓館。這次來的人很多,有不同領域的,國務院也分派了不同部委的人去陪同,之所以抽調我們局過去,是因為那三個是日本修行界的人,你自己注意一點,不要讓他們惹事便可;另外,我這里有一本外交禮儀的注意手冊,你拿回去,好好看一下。”

  我苦著臉回到辦公室,努爾和尹悅過來找我,瞧見我抱著一本手冊哭笑不得的樣子就好笑。

  他們兩個今天倒沒有拒絕我,不過努爾他因為語言的緣故,并不符合條件,至于尹悅,這小妮子丁點兒大,倘若是派過去執行任務,會給別人誤以為我們根本不重視這一次行動。這樣奇葩的任務也管,特勤組當真也是有些墮落了,我唉聲嘆氣,努爾卻笑了,用腹語甕聲甕氣地說道:“你放心,不是說有翻譯么,你跟著當個保鏢就行了,不動口不動手,不過就是幾天而已,對吧?”

  努爾的安慰讓我好過一點,想想也是,咱當個木頭人不就行了?當下也是收拾起不甘不愿的情緒,跟努爾交代了一番,他是特勤一組的副組長,倘若是臨時有什么事情,還得他來應付。

  尹悅想跟我一起去,給我拒絕了,在我刻意的安排下,這小妮子已經沒有先前那般離不開我了,反而是對組內的事物充滿了好奇,這孩子其實是個跳脫的性子,只要有新奇的東西吸引她的精力,也不用我操太多的心。

  安排好了工作,我便繼續研究所謂的外交禮儀和注意事項,一條一條,寫得刻板古怪,看得我頭昏腦漲。

  第二日我與尹悅一同來總局上班,沒坐下一會兒,門口便有車子過來接我了,上了車,一路行駛到了釣魚臺國賓館,這地界是國家領導人進行外事活動的重要場所,更是國家接待各國元首和重要客人的超星級賓館,聽說這一晚上得要兩千多塊錢,我的媽呀,那可是真金白銀的鈔票,不知道得多嬌貴的身子,才能夠住得下這兒。

  國賓館是皇家園林的布置,十分氣派宏偉,車子在其中的一棟樓前面停下,有人上來迎接我,問是不是宗教局派來的陳志程同志。

  我一邊應是,遞出了證件,一邊打量這個人,穿著一聲深灰色的西裝,帶著黑框眼鏡,中規中矩,年紀差不多三十來歲,估計應該是外交部配備的翻譯。結果一結束,果然不錯,這人姓林,名劍飛,很英氣的名字。林翻譯是負責外事活動的老人了,十分有經驗,給我講這一次并沒有什么特別的任務,只要跟著他們三位,負責人身安全即可。

  這事兒倒也簡單,我此番前來,沒有帶飲血寒光劍,不過憑著我的身手,保護幾個人的安全,倒也不是什么難事。

  說完話,林翻譯領著我進了樓里面,一路來到了三樓的豪華套間,進去之后,我瞧見有三個人正在餐廳用早餐,兩男一女,一個男的四十多歲,小矮個兒,留著一撮讓人討厭的仁丹胡,眼神兇狠,就像野地里面的狼;另外一個三十左右,為人儒雅許多,戴眼鏡,就是兩鬢之間有斑駁的白發,是個少年白,估計平日里用腦過度的緣故;這兩個男的讓人看著就有說不出來的討厭,唯獨那個女的,二十來歲,溫婉如水,穿著一身青春的運動服,是個難得的美人兒。

  林翻譯領著我進來,給我介紹,我才曉得仁丹胡叫做赤松蟒,是此行的主要人物,眼鏡男叫做加藤一夫,而那日本美女則叫做福原香。

  他介紹我的時候,說的是日語,嘰里呱啦,我一頭霧水。

  介紹的時候,正在用餐的三人都停下了刀叉,然而眼鏡男和福原香都站起來與我見禮,用別扭的中文躬身說“請陳桑多多關照”,唯獨那個為首的仁丹胡赤松蟒,卻大喇喇地坐在椅子上,用他那如狼兇狠的三角眼掃量了一下我,粗聲粗氣地對林翻譯說了一通日語。我不知道他說了些什么,但是瞧見林翻譯的臉,卻莫名白了起來,嘰里呱啦地跟他回了幾聲。

  兩人說了幾句,那赤松蟒突然眼睛一瞪,顯得很生氣,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大聲吵了幾聲,這時林翻譯似乎妥協了,扭過頭來,跟我商量道:“陳同志,日本客人聽說咱們宗教事務局的同志們個個身懷絕技,想讓你表演一下,你看行不行?”

  我瞧見林翻譯一臉都要哭了的表情,有些發愣,沒聽懂地問了一句:“他想要什么?”

  林翻譯苦笑著說道:“日本客人不信任咱們有保護他們的能力,所以想要讓您給他表演一點真功夫,看看到底能不能夠勝任……”

  我終于聽明白了,眼睛不由得一下子就瞇了起來,看著坐在主位上的赤松蟒挑釁一般看著我的那得意表情,臉也變得嚴肅了。昨天副司長給我的書里面,告訴我日本人最是注重禮儀,很講禮貌,說話從來都用敬語,我卻沒想到第一次見面,這個仁丹胡就給我一個下馬威。我沉默了好一會兒,那赤松蟒有些不耐煩了,大聲對林翻譯催促了幾句,林翻譯難為情地看著我,十分可憐。

  我一陣郁悶,心中想著,我靠,這該怎么辦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