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章 白云鬧局

  門開,紅色門墻之后,一個留著短髯的中年道士手上掛著抹布,看著兩個在地上呻吟的道門弟子,以及剛剛呈過兇威的赤松蟒,一臉錯愕。

  自從三十多年前,白云觀被中央確定為全國道教協會會址之后,就沒有人再次動過拳腳了,今天這是怎么一回事?

  要變天了么?

  我在旁邊也是看出來了,剛才那兩名年輕道士的修為其實也是還算不錯的,而赤松蟒輕松得手,卻顯露出了他厲害的手段來。這樣的人哪里還會要我來保護,他不去欺負別人,那已經是萬幸了。然而赤松蟒這一擊得手之后,卻嘿然笑了起來,對著那不明情況的中年道士說道:“你看看,貴觀的人真沒禮貌,二話不說就動起了手來,當真是沒有待客之道啊。對了,里面那玻璃罩子里面的,可是著名的御賜長生牌,可否讓我一觀?”

  說著話兒,赤松蟒便已經踏步而入,徑直走進了這閣樓之中去,中年道人瞧見這門口五人,特別是看見了林翻譯和我,有些摸不清情況,然而當那赤松蟒一走入閣中,臉色一變,立刻上前來推道:“居士,此乃觀中禁地,外人不得入內。”

  中年道人伸手來推,那赤松蟒的雙手便如蟒蛇一般纏了上去,這回我在旁邊瞧清楚了,他使得是一吞一吐兩股勁道,讓對方猝不及防,立足不穩,宛如行于船上一般。

  然而那中年道士跟這兩名年輕弟子可不能比,經驗豐富許多,瞧見赤松蟒這一用力道,臉色立刻一肅,腳步穩住,接著剛剛擦過里間文物的那抹布一抖,在空中一個炸響,接著朝著赤松蟒的手上卷來,兩人你推我擠,比斗了起來,然而我瞧見那中年道士雖說一聲勁力,但是手段招式卻有些不及使用了柔術的赤松蟒。

  赤松蟒初見只不過是一個留著仁丹胡的粗魯男子,然而此刻一旦施展起來,果真不愧于他名字里面的那一個蟒字,全身上下仿佛沒有一根骨頭一般,身體的四肢和器官可以隨意扭曲,出現在不可能的地方,出人意料,這種手段在近身搏擊的情況下,最是了得。

  我曾聽人閑聊過幾句,說日本的修行界分為三大流派,劍道、陰陽術以及忍術,這三種皆是出自于堂堂中華,然而卻又給他們結合自身的古巫術產生了傳承變化,而如赤松蟒剛才表現出來的,便應該是忍術的其中一種,據說高明的忍者,能夠從一根竹管子里面自由出入,而在近身搏擊的時候,通過空間、光線以及人的視覺盲點變化,產生出隱身消失的效果。

  赤松蟒一旦發動,便如同一頭擇人而食的巨蟒,不斷糾纏,而那中年道士則將手中的抹布化作了武器,踩著罡步,口中念念有詞,兩人快速拼斗了一會兒,從里間的閣樓突然又走出了一個老道士來。這老和尚鶴發童顏,眼神銳利,身如猿猴,并不算高大,瞧見此景,二話不說,一個移形換位上了前來,大袖一揮,朝著赤松蟒兜頭甩來。

  赤松蟒正步步緊逼,想要將那中年道士給迅捷一擊,結果沒想到打了小的,來了大的,大的還沒弄完,又走出一個老的,頓時就有些猝不及防,伸手一拍,與那老道士雙掌交擊相對。

  砰!

  一聲悶響,赤松蟒到底不如這老道士厲害,腳步一輕,人便朝著門后飄飛而出。

  他在空中,還未落地,那個與他酣斗數個回合的中年道士卻也發了狠,口中罵道:“哪里來的腌臜貨,竟然敢跑到我們白云觀撒野,看我唐風不好好教訓于你!”

  他剛才受了羞辱,臉上頓時就有些掛不住,一路搏擊,實在有些忙碌,這邊一歇了口氣,立刻回過神來,雙手一揮,身呈鶴形,立刻施展了一記殺招,朝著這被老道士逼退的赤松蟒襲來。我剛才在旁邊,原本就已經準備出手阻攔,不過赤松蟒跟那自稱唐風的中年道士糾纏一起,我一時之間也沒有辦法,眼看著這唐風想要痛下狠手,雖然不情愿,但也不得不上前,斜斜一掌拍出,化解了這一擊。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這一交手,我便曉得中年道士的修為并不算弱,恐怕跟我手下的張大明白差不多。

  這張大明白是何人,那可是我茅山之上,三代弟子之中出類拔萃的人物,如此說來,中年道士在白云觀中的地位也不會低許多。而我這邊明了情形,那中年道士也曉得自己可能并非我的敵手,也不再追擊,而是回過頭來,朝著老道士拱手喊道:“凌云師叔,這伙人擅闖白云觀禁地,還打傷唐風弟子,還請您給我們做主!”

  凌云?

  我心中一跳,這才曉得面前的這位身形如猿猴一般的老道士,卻是白云觀主人的師弟凌云子,媲美茅山十大長老的角色,這樣的人物,別說是我,便是我師父過來,也會禮貌相待的,此番這小日本兒胡亂闖禍,竟然招惹了他,當真是給我們惹麻煩啊。想到這兒,我狠狠地朝著此事的始作俑者望去,卻見那赤松蟒站穩在閣樓前的青磚之上,收了架勢,一邊長吸氣,一邊朝著我悠悠望來。

  媽的,這是準備讓我來擦屁股么?

  好在旁邊的林翻譯最是有經驗,連忙上前解說道:“兩位道長誤會了,我們是國務院外交部,陪同日本客人前來白云觀燒香祈愿的,這次是日本客人不懂咱的規矩,胡亂走動,還請兩位不要介意,我們這就離開。”

  白云觀本身就有官方的背景,白云觀主人本身也曾經做過全國道教協會的理事長,一聽說我們是公家的人,這敵意也消減了幾分,不過那凌云子目光一掃,卻瞧向了我這邊來,沉聲說道:“你是外交部的,那么這一位,也是你們那兒的么?”

  我曉得剛才的出手讓這白云觀的長老有些不滿,立刻上前拱手說道:“宗教局二司特勤一組陳志程,見過凌云子前輩,這一回是上級指派志程保護日本客人,職責所在,不得已為之,還請前輩以及唐道兄多多包涵。”

  做錯了事,那就得有一個態度在,再說了,我也講話講得明白了,這事兒可不是老子想干的,那都是上面的命令,沖我急也沒用。我這話兒說得周全,那凌云子一聽,眉頭一揚,臉上便露出了幾分笑容來:“哦,陳志程?原來是茅山陶掌門的大弟子,一直都聽人說過你,如今一見,果然是后輩之中的翹楚人物,不錯,不錯……”

  白云觀身為道教協會的會址之地,自然跟各地修行者打過交道,這關系一牽扯起來,也就沒有什么沖突了,雙方寒暄正熱鬧,這時突然有一道不陰不陽的聲音插了進來:“陳桑,林翻譯,你們既然跟白云觀這么熟,不如跟他們說一說,讓我們前去瞻仰一下元太祖成吉思汗御賜給丘處機真人的長生牌,如此可好?”

  這生硬的話語,來自于剛才出手傷人的赤松蟒,現場的氣氛頓時就是一僵,原本還表現得很豁達的凌云子和道士唐風,以及旁邊兩個捂著胸口爬起來的年輕道士臉色都變得不好看了起來,而我也是暗暗恨起了這個胡亂找事的小日本子來。

  白云觀的態度很明顯了,這兒是人家的禁地,閑雜人等,不得入內,而赤松蟒卻想憑著日本準備恢復政府無息貸款的這一形勢,逼我和林翻譯低頭,來跟人家協商參觀事宜,這事兒林翻譯還在考慮可能性,然而我卻是冷然一笑道:“這事兒,還真的不好開口。赤松君,我多嘴問一句,我聽說日本修行界向來有三大神器,草薙劍、八咫鏡和八坂瓊曲玉,這玩意,你能拿出來給咱們開開眼不?”

  赤松蟒還沒開口,旁邊的加藤一夫便皺眉說道:“這怎么可以,那些可都是神器,凡人怎能一觀?”

  我也開顏笑了:“彼此彼此,何必多問?”

  這一問一答,讓赤松蟒的臉色變得有些青了,眉頭一皺,揮袖離開,另外兩個日本人也跟隨而去,林翻譯告罪一聲,也跟著走了,只留下我,朝著白云觀的諸位道人拱手,將副司長那一套說辭一一講來,對方滿滿的怒氣方才消解了一些,凌云子皺著的眉頭也松開了,朝著我作了一個道揖:“這里面原來有這等曲折,剛才是貧道錯怪你了,為了國家和人民,忍辱負重,乃大修行,這一點,我不如你。”

  我這一番話將自己的形象給升華了出來,在白云觀一眾人等的恭送下離開,出門之后,卻不見載我們過來的專車,心中一驚,卻沒想到這日本人竟然沒有等我,獨自走了。

  我倒不在意別的,就怕赤松蟒那二貨又惹事,我不在,被人說失職,連忙一路找出去,沒想到在附近卻找到了這四人,上前一問,林翻譯卻告訴我,說那小日本出門便忘了那事兒,正在興致勃勃地找人算命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