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章 算命技術哪家強

  日本人自明治維新之后,就不過春節了,而是將新年節日改成了元旦,這一來是為了與西方文明國家接軌,二來也有脫離中華文化的影響,歷時一百多年,已然形成一種習慣,而春節一般都是在一月份下旬或者二月份初,這個時候恰好是日本新年之后最忙的一段工作時間,所以三個日本人的意識中,一點兒概念都沒有,卻沒想到平日里滿大街游蕩的算命先生,早已經回家過年去了。

  這一年到頭都在外面晃蕩,趕著年關將近,還不趕快回家待著幾天,歇一歇?

  要說熱鬧,往地壇廟會那一帶,倒也挺不錯的,但是在這兒,著實難尋,赤松蟒先前在白云觀那兒朝我發了脾氣,此刻也是臭著一張臉,自顧自地在前行走,而林翻譯解釋完了之后,又趕著跟了過去,我沒有瞧見眼鏡男加藤一夫,反倒是那并不討人厭的日本美女福原香留在了后面,便上前詢問起了她同伴的消息來。

  這日本女人的素質,那可比赤松蟒強上百倍,瞧見我走過來,先是鞠躬跟我為赤松蟒剛才不當的行為道歉,然后給我解釋,說加藤一夫非常喜歡我們國家的胡同文化,剛才自個兒背著相機,去附近的胡同和四合院轉悠去了。

  這一眨眼的功夫,那家伙就跑去走村串巷去了?

  我有點兒擔心眼鏡男的安全問題,福原香笑著擺了擺手,說加藤先生是個中國通,他來過中國很多次了,對北京十分熟悉,丟不了的。我有些好奇了,問這加藤先生是做什么的,怎么感覺他特別有商人氣質?福原香似乎因為赤松蟒剛才的魯莽行為而心生歉意,對我的提問倒也沒有多少隱瞞,毫無心機地告訴我,說加藤先生是安田財團旗下芙蓉會的高級經理,其實本身也是商務考察的一員,只不過為了照顧赤松先生,所以才陪著過來的。

  安田財團?

  我勒個去,剛剛惡補完日本相關知識的我可是曉得,這安田財團可是跟三井、三菱、住友這三個家族財團并稱為日本的四大壟斷財團,掌握著日本的經濟命脈,控制著日本的大量公司,它旗下的核心企業有那富士銀行、日產汽車、日本鋼管、札幌啤酒、日立、丸紅、佳能等等,個個都是巨無霸,而身為其中的高級經理,居然還要陪同赤松蟒這個憨貨——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來頭?

  我心中一陣翻騰,正想多問幾句,前頭正在跟林翻譯瞎咧咧的赤松蟒突然回過頭來,走到我面前,抬頭往我,嘿然笑道:“想不到啊,陳桑,你這人真能藏,竟然是中華頂級道門之中的茅山掌門弟子,卻告訴我們,說只不過是一個窮鄉僻壤來的山民,你真的不地道啊!”

  這家伙一臉埋怨,而我則是渾然不覺,平靜地說道:“赤松先生說自己不過是混到考察團里面的普通人,但是普通人卻能夠將修行十幾年的道士給弄得團團轉,這身手說是忍者,我都相信啊。如此說來,大家不過是彼此彼此,你覺得對不?”

  說出這話來的時候,我也想明白了,副司長所謂的“伺候好了這主,貸款就能夠落下來”,這話兒跟我可真說不著,人家那么大的一筆貸款,到底能不能批,跟我這么一個小角色還真的犯不著,那可是國家層面上的東西,我影響不到,這赤松蟒也未必能夠影響得到,既然如此,我有何必裝一副奴才樣呢?

  我又不犯賤!

  不過赤松蟒那家伙或許是腦子進水了的緣故,卻反而習慣了我這般的說法,哈哈一笑,然后湊過頭來說道:“陳桑,我瞧你這身手,可真不錯啊,不曉得你們國家有沒有我們日本那種春祭或者會陽節一樣的大比節目,你有沒有參加過,能夠在當世的年輕人里面,排上第幾?”

  赤松蟒的話語多少也帶著一些探尋,我卻嘿然一笑,說赤松先生,我們國家向來講究以和為貴,現在的主題也是發展與安穩,哪里會做什么大比?對了,你說的春祭和會陽節,到底是什么東西?

  赤松蟒沒答話,旁邊的福原香卻給我解釋起來,原來日本尚武成風,在日本的修行界,每隔五年的春祭,就會進行一次大比,用來對當下日本的大師進行排位,而會陽節則年年都辦,借以發掘日本當下最優秀的年輕修行者,前往神宮修行。日本雖然佛教十分昌盛,但卻是一個以神道教為主的國家,對這些信仰十分信奉,倒跟三反五反之后的我們這兒,有著很多不同。

  福原香解釋完這些,赤松蟒便告訴我,說日本各種各樣的修行手段和陰陽術,十分發達,但是他最敬佩中國的兩點,第一就是法陣,通過簡單的推演和布置,竟然能夠引天地之威,借由世間各種事物之間的聯系,來達到某種效果;其二便是算命,中國的易學發達,通過陰陽五行、天干地支及八卦易經為核心,借由八字算命、四柱預測、六柱預測、紫微斗數、面相手相、八卦六爻、奇門遁甲、地理風水諸般手段,來判定人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實在是了不得。

  說到這里,赤松蟒便問道:“陳桑,那么問題來了,這偌大的四九城里面,算命技術哪家強?”

  我一臉郁悶,說我雖然就職京都,但是也只是剛來,先前一直都在外地出差,對這一片真的沒有了解,問我還不如問林翻譯呢。林翻譯在旁邊也是一臉無奈,他是新一代的大學生,對這些個封建迷信的最是不信,平日里忙忙碌碌的,哪里注意過這些,倘若赤松先生真的有很強烈的意愿,他倒是可以打電話回單位去,找有關部門了解一下。

  瞧見我和林翻譯相互推脫,赤松蟒搖了搖頭,說他這個人,信命,就相信一個“緣分”二字,有心有意去找的,那就沒意思,就想在大街上走著,碰上這么一位高人,那才叫做準。

  我無語了,看了一下天時,差不多也就下午了,于是說那行唄,我們陪著你走一走,看看你到底有沒有這個運氣。

  赤松蟒笑著說道:“聽說你師父是那茅山掌門,要不然你給做個介紹,給我引薦一番唄?”

  我師父當年可是抗日的風云人物,他倘若知道我帶了一個小日本去找他,非得將我一身修為給收了,然后將我給逐出師門了不可。我笑了笑,不說話,赤松蟒自覺沒去,便在前頭一路走著,而我則在后面跟福原香聊著天。這日本小妹兒挺會聊天的,一口夾生的漢語說得讓人特別喜愛,我跟她沒咸沒淡地聊著天,倒也沒覺得時間難過,一路走,我也不往深了問,就說些風俗民情,倒也樂得其所。

  正聊著天,突然前面的赤松蟒像打了雞血一般,身子驟然快了幾分,朝著前面跑去,我不明白怎么回事,抬頭望去,卻見前面大槐樹下,擺著一個攤兒,黃色卦布一鋪,草蒲團一坐,那破舊的旗幡豎起,前面擺著八卦鏡、簽盒、手繪面相、掌相以及諸般道具,有一老頭兒擺一馬扎而坐,腦袋一栽一栽,仿佛睡過去了一般。

  原來是瞧見算命的卦攤了,難怪這赤松蟒如此興奮。

  我跟著福原香走到近前,卻見那擺攤的老頭兒抬起頭來,晃晃悠悠地說道:“這位朋友,算命還是解夢,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咱算命的話有摸骨八字、紫微斗數、面相手相,您要是喜歡洋派呢,小老兒最近新推出了塔羅牌,也蠻有意思;另外如果想要改運解勢,小老兒也可以幫忙點痣,專業咨詢,無痛無害,保管你點過之后,神清氣爽,一生福旺……”

  這家伙一開口,我忍不住笑了,這世界可真的是太小了,轉來轉去,竟然轉到了劉老三這家伙的面前來了。

  他這一套說辭當真讓我想捂著肚子笑,這家伙明明是個有真本事的人,結果這一套廣告下來,反而讓人覺得真的就是個街頭胡混的老神棍兒了。不過我好笑,那脾氣火爆的日本人卻給騙得一愣一愣的,蹲在劉老三面前,誠懇地說道:“老先生,你這兒真的可以算命?”

  劉老三實際上早就瞧見了我,瞥了我一眼,卻當做瞧不見一般,朝著自己身后的那旗幡指道:“鐵齒神算劉,這五個字,自己琢磨一下吧。”

  他將架子擺得高高,赤松蟒卻早有準備,認真地說道:“先生既然能看面相,那就幫我給瞅一瞅唄?”

  劉老三翻了一眼簾子,瞥了這日本人一樣,掐著手指,不緊不慢地說道:“你啊,不是中國人啊?哪兒的呢,哦,日本的,非富即貴啊?嗯,不錯,瞧你這面相,出身豪門,修行在身,母亡故已久,父尚在,叔強伯弱,這局面可不好破啊?再看看啊,對,把你左手伸出來,老夫摸一摸——婚否?等等,你別說,腎虛啊,男人的那玩意太小了,受過寒,這個得治啊……”

  劉老三這可是真本事,一出溜說了一大串,結果赤松蟒的臉頓時就綠了,趕忙伸手過去,捂住了他。

2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四章 算命技術哪家強”

  1. 回復 2014/10/11

    那么。。問題來了

    算命技術哪家強

  2. 回復 2015/05/14

    劉老三

    中國算命找劉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