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五章 一頭大肥羊

  劉老三被赤松蟒捂著嘴巴,嚇了一跳,鬧不明白這小日本兒怎么這么不禁逗,說沒說兩句就直接動起了手來,他除了有一套好身法,力量倒不是擅長的,結果左右一掙扎,臉就憋紅了起來,我瞧見這情況,立刻上前,一把抓住赤松蟒的胳膊。然而沒想到這家伙胳膊上面的肌肉就好像活著的老鼠一般,一陣扭曲,竟然將我的手掌給擠開了去。

  這是我第一次跟這日本人交手,曉得他有著這般驕縱的脾氣秉性,卻還是有一定的底氣在的,當下也是五指一用勁,終于將他給抓實了,往后一扯。

  劉老三一被解放,立刻就惱怒起來,憤然說道:“好你個家伙,有這樣子的么,上來就撓啊?行了,爺今天也不做你這單生意了,請回吧。”

  劉老三裝作慍怒,坐回了他的小馬甲上面,臉色冷然,這時那赤松蟒則著急起來,撥開了我的手掌,沖到劉老三面前焦急地說道:“先生,哦,不,大師,我剛才那不是激動的么,您的,別著急啊,咱好好的說……”說著話,他轉過頭來,朝旁邊的福原香說道:“小香,你去附近看一看,能不能買點水過來,我渴了。”

  福原香臉上浮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很恭敬地躬身說道:“是的,赤松先生。”

  這日本美女像得意的小母雞,踏著小碎步離開,赤松蟒看了一眼我,也沒有再趕我,而是蹲下身來,和顏悅色地說道:“大師,我年輕的時候修行得太過激烈,導致陰氣灌體,不能人事,這讓我痛不欲生,一直都在找尋能夠治療的方法,但是我試過了很多,從日本到美國,從神術到現代科學,都沒有辦法。這次來到中國,我就一直有所預感,能夠徹底解決這件事兒,現在果然……”

  赤松蟒吧嗒吧嗒地說著話,而劉老三則自顧自地收拾了攤子,嘴里面叨咕道:“收攤了,這大冷天的,可真凍,老夫我連中午飯都還沒吃呢……”

  我在旁邊抱著膀子看,心想果然,真的來了,劉老三這蹭飯的活計簡直就是一個套路,不過那赤松蟒卻也上道,連忙攔住劉老三,急切地說道:“哎,哎,大師,您可別走啊,咱們兩個能夠遇到,那是莫大的緣分呢,你看看啊,我是從日本,遙遠的日本坐飛機過來的,能夠碰到您,老天的安排啊……哎,大師,等等啊……”

  劉老三架子端得極高,一點都不帶勸的,赤松蟒也曉得自己剛才那一下傷到大師了,轉過頭來望著我,請求道:“陳桑,你幫忙給我說說,求求你!”

  我辛苦地憋著笑,然后對這個拿捏身份的老友說道:“鐵齒神算劉?那就是劉大師咯,您神機妙算,卻在這兒擺攤算卦,福澤世人,當真是個菩薩心腸啊。這位赤松蟒赤松先生,那可是來自日本的國際友人,天命富貴,您看您也沒有吃飯,不如賞個臉,咱們找個安靜的地方詳談咯,您看好不好?說什么做什么不重要,關鍵在于交個朋友,您說對吧?”

  我一套說辭下來,那老家伙還待推諉兩句,結果一番折騰,他才開了口說道:“我這要不是看在這位先生的面子,可不愿意趟著一灘渾水啊!”

  很快,林翻譯在附近找到了一家蠻有格調的酒店,福原香和林翻譯被安排在了外面的大廳里,而包廂內,餓得瘦骨嶙峋的劉老三裝高人,示意我點菜,我便也不客氣,瞅著貴的,直接整了一大堆的硬菜上來,二話不說,先開整,這吃過了一圈之后,劉老三才打著飽嗝地說道:“那個赤松啊,你這病啊,我曉得,痛苦,難言之隱。男人嘛,最盼望的,就是能夠一振雄風,不過我是算命的,把握命脈走向,不是治病的,說起來,還真的有些愛莫能助啊!”

  赤松蟒只以為劉老三還記恨著剛才那一抓,在拿捏自己,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大師,您別這么說啊,有什么要求,盡管說來!”

  先前得了我的提醒,曉得這是一頭大肥羊,劉老三倒也不客氣,高深莫測地說道:“我雖然不能夠直接根治你身上的病癥,卻能夠幫你將這命理理順清晰,如何能夠脫離此惡咒,早日重振雄風,這些都是可以由人來主導的,不過呢,神仙人也食人間氣,我倘若真的要幫你看透生死,這些都需要耗費巨大的精力給推導的,至于靈不靈驗,這些就得看你個人的誠意了。”

  赤松蟒連著點頭說道:“我很心誠的,老虔誠了!”

  這日本人不知道是沒聽到劉老三那話里話外的意思,還是故意為之,劉老三眼睛一翻,不再多言,而是開始用最有風度的姿態狼吞虎咽起來,我則在旁邊提醒赤松蟒:“那個,赤松先生,咱們中國算命這一個門道里面呢,講究一個香火傳承,意思就是你想要改命求知,就得付點錢財,這個是給天給地的錢,舍得與付出,也代表著你的誠意——你的,明白?”

  赤松蟒明白了,朝著外面招呼,福原香推門而入,他便問道:“小香,你帶了多少錢?”

  福原香拿著坤包,舉了舉,沒明白怎么回事,赤松蟒一把奪了過來,從里面翻出一大把花花綠綠的票子,有人民幣,也有日圓,還有美金,反正是我見過的錢里面,最多的一次,滿滿當當一大堆,全部都推到了劉老三的面前來,然后鄭重其事地將額頭點在了桌面上,躬身說道:“錢太少,還請大師多多包涵。”

  劉老三臉色淡然,然而我瞧見他在低頭的那一霎那,雙眼都在泛光。

  這絕對是劉老三從業以來賺得最多的一單,銀彈的攻勢讓他變得無比的敬業起來,待福原香收拾被翻得亂七八糟的坤包離去之后,他這才裝身裝鬼地問了幾個問題,接著又給赤松蟒摸了一回骨,甚至兩人還背過身去,赤松蟒將褲子松開,給劉老三瞧了一回,完畢之后,劉老三開始拿出自己吃飯的玩意,一副龜甲,開始念念有詞地掐算起來。

  我不管這兩人的勾當,此處的這酒店算得上是十分高檔的,飯菜質量絕對上乘,我筷子不停,挑著吃了一個遍。

  劉老三念叨完畢,將龜甲往地上一放,仔細觀察一番,然后對赤松蟒侃侃而談:“前世不提,我們只講將來,你這事兒說難很難,陰氣附身,不出十年,必將乾坤顛倒,陰陽不調,倫常不再,不過說簡單也簡單,大道五十,遁去的一,凡事都不是絕對的,總會有一線生機,想必你也是得到高人指點,方才漂洋過海而來,實話告訴你,你近日有一大兇兆,是福是禍,不過一念之間,你告訴你,你覺得自己是想將隱疾治好,開枝散葉,還是想要冤死它鄉?”

  赤松蟒深信不疑地說道:“當然是將病給治好,讓我們赤松家族永世傳承了。”

  劉老三重重地點了點頭,大叫一聲“好”,然后鄭重其事地說道:“既如此,那你即刻返回住處,戒齋沐浴,閉門不出,三日之后,定然有好消息傳來,必然保你一路通順,否極泰來;萬不可妄自多事,平生事端,要不然一切皆休,性命消隕——我這里有錦囊一份,里面有一方子,你按照上面的照做,便可。”

  他說完這些,拍拍手上的油膩,將面前的一堆錢直接掃入了破爛袋子中,然后推開包廂之門,揚長而去。

  劉老三得了錢財,溜之大吉,倒是赤松蟒接過了劉老三那份明顯是從批發市場里面弄來的錦囊,小心翼翼地打開,從里面拿出一紙條來,一目十行地看完之后,不由得撫掌大笑道:“好,大大的好,高手出民間,古人誠不欺我啊,有著這法子,我的病算是有治了。”

  他看完之后,小心翼翼地收好,竟然還怕我瞧見,站起身來,招呼著外面的福原香結賬離開,而這時烏龍來了,剛才赤松蟒將所有的錢都給了劉老三,哪兒還有什么錢付賬。

  日本客人沒錢,只有我們墊上,然而一結賬,誰也沒想到這一頓飯竟然這么貴,林翻譯和我兜里這點錢,也就夠喝一頓茶水的,一時間十分窘迫,搞得最后我和林翻譯不得不將工作證押在這兒,才得以脫身。

  這一天忙碌下來,感覺比一番大戰還累,不過有了劉老三這一番讖言,那赤松蟒果然乖乖地待在國賓館里面,足不出戶。這使得我完全就被解放了出來,沒有外出任務,就用不著我陪同,我算是提前結束了這煩人的事兒,和尹悅、努爾以及幾個單身的組員一同好好地過了一個大年三十,年夜飯在我家吃的,張勵耘的手藝,吃得十分開心,還喝了酒,一直熱鬧到了深夜,這才各自散去。

  然而在第二天的時候,還睡得暈暈乎乎的我突然被努爾叫醒了,說上面來了電話,我前兩天奉命保護的那個日本客人赤松蟒,神秘失蹤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