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七章 非人所為

  我走到跟前,朝那中年道士招呼,然而他聞得聲音,猛然轉過頭來,待確定是我之后,伸手過來拽著我的胳膊,口中嚷嚷道:“正找你呢,卻不想到就闖到跟前來了,當真是巧啊……”

  我沒鬧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瞧見門口的哨兵拿著槍朝我這兒看來,我趕忙出示了工作證,然后將這道士引到了一邊,低聲問道:“唐道長,不管發生了什么事情,咱都可以好好商量,咱別在總局大門口鬧騰;那畢竟是咱們的臉面,有啥事咱們去我辦公室商量,你說好吧?”

  唐道長惱怒地瞪著我,氣勢洶洶地說道:“我前個兒還以為你是個好人,卻沒想到你們背地里竟然出這等陰招,先是來確定御賜長生牌是否在紫東閣,然后轉眼就找了賊,將咱們那傳承快八百年的鎮觀之寶給偷了去。這事兒弄得觀主大怒,而我作為看守寶物之人,首當其沖,今番倘若是找不回那長生牌,老唐我就只能一張白綾梁上掛,懸梁自盡了。姓陳的,這事兒十有八九就是你和那日本人合謀做的,還不快給我還回來?”

  我詫異萬分,一把抓住中年道士的胳膊,驚聲說道:“你說的可是當真?你們供奉的那長生牌,當真是丟了?”

  唐道長憤然點頭道:“你當貧道是消遣你不成?”

  我苦笑道:“唐道長,實話我也不瞞你,我剛剛從日本客人那兒回來,前天跟你發生沖突的那個日本客人,今天剛剛被發現失蹤了,這兩件事情,說不定里面有著一些聯系。”

  唐道長大驚失色道:“什么,那家伙莫非是卷著俺們家的寶物奔逃了?”

  我瞧見他死死抓著我不肯放開,便勸解道:“唐道長,這一來我是國家的公務員,堂堂正氣;二來我師父是茅山掌教,再多的寶物也不能讓我拉下這臉來。你若是想要找回觀中的御賜長生牌,那就得相信我,咱們回我的辦公室,好生商量,我有一幫子兄弟在呢,這事兒給你立個案,我們就好調查不是?”

  唐道長與我對視一眼,猶豫了一下,這才將信將疑地說道:“你說的話可算數?要倘若是追不回來,我可唯你是問啊!”

  我連拉帶勸,將唐道長帶到了我們特勤一組的辦公室——在二司附屬小樓這兒我們有四個辦公室,我一個,努爾一個,還有一個則是其他組員公用,另外一個則充作會議及問詢室。我回來的時候,大家都圍在了會議室這里討論,有人接電話,有人在討論,長長的會議桌上面亂作一團,我瞧見了趙中華,點了他名字:“小破爛,你跟我來一下,給這位道長做一個筆錄。”

  趙中華應了一聲,跟著一同來到了我的辦公室。

  這孩子是家中老三,打小就撿著兩位兄長的衣服穿,母親戲說他就是個撿破爛的小掌柜,家里也都叫他“小破爛”了。這外號旁人聽起來別扭,不過跟我小時候叫做“二蛋”是一個原理,那就是名字孬,好養活,聽久了還順溜。

  我的辦公室很簡陋,除了一大排的書柜值得稱道一點,別的就只有旁邊的一圈沙發,算是特勤組的高配。

  我們這邊剛剛一坐下,尹悅這小鬼頭便機靈地過來給我們上茶,機關里面突然多出一個八九歲的小女孩兒,實在是有些奇怪,唐道長也是一愣,倒是將火氣給沖滅三分。筆錄正式開始,我仔細詢問了御賜長生牌失竊的事情,得知這事情就發生在今天早上,或者說是昨天晚上,一切都如常,結果早上唐風師叔凌云子靜坐閣中,嘗試與此物溝通之時,卻發現那玻璃罩子里面籠罩的,竟然是一仿造品。

  白云觀始建于唐,為玄宗奉祀圣祖玄元皇帝老子之圣地,元初全真派道長長春真人丘處機奉元太祖成吉思汗之詔,駐太極宮掌管全國道教,在道教歷史上面的地位最為顯著,雖說因為傳承的緣故,并沒有龍虎山那般顯要,也無茅山、青城這般底蘊深厚,但是在道教版圖之上,也是不可磨滅的一部分,現任白云觀主人海常真人,跟我師父一樣,也是名列天下十大高手之中,一等一的人物。

  這樣的地方竟然遭了賊,而且還是像御賜長生牌這樣數一數二的鎮觀之寶,當真是一樁奇事。

  白云觀此番只是派出了這唐道長過來,想來也是給宗教局面子,因為倘若他們動用了別的手段,必將是搜天羅地,動靜頗大,這事情若是別的地方,倒也無礙,只不過在京都這個天子腳下,首善之地,謹慎一些,凡事都按照規矩來,方才能夠存在得長久。當然,倘若是我們不能夠給白云觀一個滿意的答復,那么輪到他們行事的話,那可就不是這般模樣了。

  此事白云光交由看守道人唐風來全權處理,而他也是無奈,左思右想,這事兒怎么看都跟前天來鬧事的那日本人有關,便匆匆找上門來了。

  我將這事情的經過聽了一個大概,讓趙中華將唐道長請出去做個登記,然后給主管上級掛了電話,主管我們的業務副司長姓宋,接到了我的電話之后,一聲沉重的嘆息,說這大過年的,還真的不讓人消停,讓我將這兩案并作一案,由我們特勤一組負責,盡快處理完畢。宋老大頭疼,而我這邊也沒有多輕松,兩件案子都是事關重大,這壓力沉重地砸下來,我著實有些受不了。

  不過越是復雜,越容易出現在領導面前,我閉目思考了一下接下來的事情,這時努爾帶著張勵耘進來匯報今天上午的調查結果。

  經過調查,凌晨兩點的時候,赤松蟒他們這棟樓有奇怪的聲音發出,巡邏趕到的時候瞧見一道白色的身影飛快越過草地,朝著樹林跑去,帶人趕過去的時候,又不見了人影,巡邏的人員看得并不清晰,只以為是錯覺,不過卻記在了值班記錄里面。努爾他們在草地和樹林那邊做過取樣,并且在鐵柵欄旁邊也取得指紋,證實了赤松蟒正是那個時候離開的,至于他為何要離開,是主動的還是受人挾持,這些都不得而知了。

  現在已經發動了當地的公安機關,開始進行了盤查,任務也下達到了各地的居委會和出入京都的交通要道,具體的情形,可能還要稍晚一些才能得到反饋。

  說到這兒,努爾告訴我,說那個加藤一夫一定有些東西瞞著我們沒有說,是不是可以多挖掘一下?

  我搖了搖頭,說這事兒涉及到很多方面,而且加藤一夫現在的身份是日本考察團的成員,他若是不肯說實話,我們也不能逼他,一定要掌握證據,才好說話。這事兒一時半會也沒有什么進展,我讓努爾帶隊負責,而我則隨同唐道長一起,前往白云觀調查現場。我這一次帶的人是尹悅和張勵耘,一般來說,三張和趙中華都是跟隨努爾在做事,而我則帶著徐淡定和張大明白,以及小尾巴尹悅,而張勵耘因為是北疆王的關系,所以我也多數帶在身旁,時刻考察。

  到了白云觀,唐道長帶著我一路來到了紫東閣門前。這兒圍著一大圈的人,瞧見了我們,都想要上前來,結果都給唐道長給屏退了去。先前沖突,我并沒有進去一觀,此刻進去,發現這兒并沒有陳列著諸位道家神像,而是一個類似于展館的地方,陳列擺放著諸多法器,笏、如意、法印、法劍、令牌、甘露碗、鎮壇木、天蓬尺、師刀、法鈴等等,不一而足,不過我仔細一瞧,卻發現這些都不過是些假物。

  然后我的視線移到了正中間,瞧見那巨大的玻璃罩中空空蕩蕩,什么也沒有,想必在此之前,應該是擺放著失竊的御賜長生牌。

  我皺眉說道:“怎么回事,這里面的東西都是假的,怎么偏偏最重要的鎮觀之寶,卻是真的?”

  唐道長沒有說話,而這時從黑暗中走出一個人來,平靜地說道:“御賜長生牌乃香火之物,最需要人氣滋養,而年末又是一年中香火最盛的時候,所以才會將其取出,這事兒其實也是怪我,安穩的日子過得太久了,反倒是將一切危險都給忘記了,結果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說話的這人,卻是我前日瞧見的凌云子,他倒是沒有唐道長那般焦躁,而是沉穩地與我作了一揖,我還過禮之后,左右瞧了一番,發現這閣樓分為兩層,窗戶高且窄,倘若將門窗關閉,是很難進人的,而蓋住那展臺的厚玻璃罩子,看著也沒有什么破損,著實瞧不出有什么痕跡。有白云觀的人在,我也不好立刻動手查看,而是問道:“前輩,事發之后,你們應該做過調查,有沒有什么發現?”

  凌云子左右一看,一雙眼睛變得陰寒起來,一字一句地說道:“這件事情,不是人做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