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九章 淮揚丁一

  老鼠會發源于洛陽,著名的洛陽鏟,就曾經與這個組織有著密切的關系,他們原來曾經受東陵大盜孫殿英的領導,脫胎與豫南西部的民間組織廟道會,做過最著名的事情,那就是將慈禧墓給挖了,財寶搬了三天三夜,后來孫殿英在1947年的時候被人民解放軍俘虜之后病重而死,而他創立的老鼠會也幾近崩潰,剩余一些部下,陸陸續續地還鄉,重新建立了同鄉性質的老鼠會,做些盜墓摸洞的勾當。

  老鼠會原先一直不曾出名,不過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國門大開,經濟浪潮席卷了每一個人的心靈,這些家伙又開始活躍起來,我返回了總局之后,努爾遞過來了一些資料,我匆匆瀏覽一番,才曉得近年幾起大宗的盜墓案件,都跟這個組織有著脫不開的關系。

  近年來人們的生活水平日益增高,對于投資的需求也變得多元化了,有人炒郵票,1980年發行的猴票,面值八分,現在卻漲到了兩百四,而正所謂“盛世古董,亂世黃金”,值此中華民族蓬勃向上的當下,許許多多的投資者對于古玩的需求就變得日益增長了,然而經過了十幾年前的那場浪潮,古物就這么多,哪里能夠滿足人們的需求,所以像老鼠會這樣的組織就開始大顯身手了,他們的任務就是將塵封已久的古董,從地下、墓中掏出來,然后拿到市場上面流通。

  從1984年開始,盜墓之氣便蔚然成風,重災區便是九朝古都等等這些古代文明最發達的地區,山里平原,到了晚上,幾乎處處都是鋤頭聲。

  然而這一個又一個的盜墓團體,很多都是當地的農民或者混混出身,啥也不懂,不但破壞力極大,而且也成不了氣候,這時底蘊深厚的老鼠會便開始逐漸崛起了來,有技術、有門道、還有專業的鑒賞能力,使得他們能夠迅速擴張,大江南北,到處都有這些家伙的身影。

  我曾經跟老鼠會打過幾次交道,心中也多少曉得他們的風格,從白云觀紫東閣下面的盜洞來看,那御賜長生牌很有可能就是被他們給偷的,至于老鼠會為何會突然生出了豹子膽,敢來撩撥白云觀這頭睡著的老虎,我心中沒有太多的猜想,不過想來想去,不過就是為了利益而已。

  當務之急,就是得先將老鼠會在京城的負責人給揪出來,如此那便是萬事大吉了。

  我跟努爾在辦公室談著工作,有人在外面敲門,十分急迫,我們扭頭過去,瞧見張勵耘一臉苦相地走進來,告訴我們,說日本考察團已經正式發來照會,表示密切關注失蹤的赤松蟒的消息,希望我們能夠盡快將赤松先生給找出來,上面也接到了好幾個部門的電話,都對此事表示了關注,副司長頂不住壓力,決定派趙承風的特勤三組過來加強偵查力量,那家伙就在外面,準備過來交接呢。

  我很早就認識到了一點,無論是日本客人赤松蟒失蹤案,還是白云觀御賜長生牌失竊案,這些既是危機,又是露臉的機會,重點在于何時能夠偵破,能否得到完善的解決,而二司行動部門的三個特勤小組,一直都處于一種秘而不宣的競爭狀態,趙承風這邊過來插一手,顯然也是看到了這里面的機遇。

  努爾望著我,而張勵耘也問我道:“老大,我們該怎么做,難道真的就讓三組的人過來撿桃子?這么搞,我們前面做的工作,豈不是白費了?”

  我沉默了兩秒鐘,這才說道:“小七,你有這種想法很正常,不過你得記住一點,無論如何,工作終究是第一位的,只要能夠將案件給偵破,不管是在我們手上,還是在別人手上,對于受害者,那都是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好吧,努爾,你在這里陪趙組長了解案情,小七,你跟我走,我們去潘家園,有事情做——努爾,先前找當地分局的聯絡人,找好了沒有?”

  努爾點頭:“找到了,是朝陽分局的丁一同志,他這些年來一直都在處理古玩市場的案件,是個不錯的老手!”

  我摸了摸下巴,感覺這個名字,當真有些熟悉。

  我帶著張勵耘出去,這辦公室門一打開,趙承風那張有些發膩的笑臉就擠了進來,一臉謙遜地說道:“陳組長,忙著呢?我也是剛剛接到了宋副司長的命令,匆匆趕過來的,哎呀,沒想到這大過年的,盡出這些麻煩的狗屁事兒,這鬧心啊。我本來都打算過兩天回老家探親的,結果這會兒又耽誤了,唉,我來跟誰交接啊?聽說國賓館那兒沒有人盯著,我是不是先派兩個兄弟過去瞧瞧?”

  趙承風這個家伙就是個笑面虎,表面上春風和煦,背地里的心眼就跟篩子一樣多,相處這么多天,我早就了解,也沒有跟他再多言,對他說道:“一切相關事宜,讓梁努爾跟你交接吧,希望趙組長不要辜負了宋副司長的囑托,趕快將案情給查明清楚,水落石出!”

  趙承風點頭,謙虛地說道:“哪里哪里,我們三組過來,不過是跟您打一個下手而已。”

  應付完了趙承風,我和張勵耘便出了門,開車來到了潘家園附近的一家茶樓,走進去一看,瞧見最里面有一個戴著鴨舌帽的文化人,正低頭看報紙呢。

  我們奔波一天,此時的天色已黑,那人卻拿著一張晨報看得仔細,我走到他的面前,雙手放在八仙桌上,問道:“丁一?”

  那人抬起頭來,整了整眼鏡,然后笑著伸出了手來:“您是總局的特勤陳組長吧,幸會幸會,我是丁一。”

  我和張勵耘相繼坐了下來,寒暄兩句,然后由張勵耘給丁一同志通報了案情,在得知老鼠會動了白云觀的鎮館之寶,丁一大驚失色,倒吸了一口涼氣道:“這事兒,是不是有誤會啊,就算是俞麟,只怕也沒有膽兒惹上白云觀吧?”

  俞麟是老鼠會的大檔頭,這事兒早在我十幾歲的時候,就從老鼠會的劉元昊和馬韓九口中得知了,聽到丁一說出這么一個名字來,我便曉得努爾幫我找的人,確實是一個對這個行當有著很深研究的專家。張勵耘瞧見丁一不信,特地將我們在紫東閣下面發現的暗道說出,普天之下,能夠在這么短暫的時間里挖出這么一個盜洞來,非老鼠會莫屬了。

  聽到這兒,丁一深吸了一口氣,徐徐吐出,這才說道:“近來一直聽聞老鼠會攀上了一高枝,膽氣越發旺盛起來,現在一看,果然如此,連白云觀都不怕了。”

  我心一動,連忙問道:“哦,怎么回事,你說來聽聽?”

  丁一回答:“我也只是聽江湖朋友說起,講到最近老鼠會內部有變動,聽說攀上了個一流的高手,幫著解決了許多問題。不過這事兒有點玄乎,有人說老鼠會最近準備歸附于另外一個組織門下,也有人說俞麟失勢了,總是風言風語,說什么的都有,老鼠會擴展得太迅速了,現在內部有點兒亂,說做出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我點頭,問他道:“能不能盡快幫我們找到老鼠會的人,現在上面逼得緊,我們這邊壓力很大。”

  丁一說:“這些土里面刨食的地老鼠,最是謹慎得很,我也沒有這些人的消息,不過我在潘家園里認識兩個人,卻是這兒的地頭蛇,有什么事情,找他們,準是沒錯兒的。”說完這話,他起身結賬,帶著我們離開茶樓,出了門,我與他閑聊道:“丁同志,我看著你面善啊,不知道你是哪里人?”

  丁一一邊走,一邊回答道:“祖籍淮揚,我是調配工作到的京都,不過卻好像沒有跟您有過交集吧?”

  他這么一說,我便笑了,說道:“我們兩個之間,倒是沒有什么交往,不過我說一個人,金陵丁三,不知道你可曾認得?”

  丁一頓時停住了,扭頭過來,驚訝地看著我說道:“怎地不認識,那是我家老三啊?”我哈哈大笑,說這就是了,我曾經跟你家老三在金陵一起共過事,你若問他,自然曉得我。

  我和丁一都沒想到,兩人之間,竟然還有著這層關系,順著彼此一攀談,頓時就熱絡不少,說起當年我和丁三一同前往神農架執行任務,頗多感慨,而旁邊的張勵耘得知我十五歲便入了宗教局,也是驚嘆連連。這七拐八拐的關系將我和丁一的關系拉近,少了幾許工作上的刻板,多了些朋友之間的熱情,三人邊說,邊走到了街尾處的一家小店子來。

  天色已晚,這店門已經上了板,關張歇業,丁一上前叫門:“胡老板,王胖子,我是丁一,快開開門,有事找您呢……”

  叫了好久,這時側門吱呀一聲響,探出了一個胖子的腦袋來,滿嘴酒氣地喊道:“干啥呢,胖爺正吃酒那,有事明個兒說!”

(先前行文之中有一些錯誤,這里統一訂正一下,七劍貪狼星為張勵耘,而不是張勵耕,如果有歧義,請參照這一條通知,謝謝。)

6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九章 淮揚丁一”

  1. 回復 2014/10/18

    苗疆迷

    鬼吹燈客串。。。

  2. 回復 2014/10/31

    胖爺

    哥們倆個這兒跑個龍套

  3. 回復 2014/11/20

    M

    向鬼吹燈致敬

  4. 回復 2015/01/17

    劉正楓

    是胡八一和王凱旋么

  5. 回復 2015/01/17

    劉正楓

    可是陳瞎子口中的胡八一和王凱旋么

  6. 回復 2015/05/14

    胡八一

    我只是個客串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