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章 潘家園鬼市

  這胖子油頭粉面,一對小眼睛,迷迷瞪瞪,滿嘴的酒氣,不過低垂的眼簾之中,卻有一股兇悍之氣散發出來,我吸了吸鼻子,感覺這個家伙身上,有一些土腥味。

  什么人身上會有土腥味?

  整天跟泥巴打交道的農家漢子,光著脊梁,那汗珠摔落在田里面,生出來的是稻花香,唯有那總是鉆洞子,而且還沾染死氣的家伙,那才會有這種隱隱之間的味道,這是陰氣,洗都洗脫不得的。很明顯,這胖子估計就跟老鼠會的那一幫子一般,都是土夫子的干活。我不明白丁一帶著我們來找這么一位角色用意何在,不過卻也是謹守著規矩,在旁邊默然不語。

  丁三瞧見醉醺醺的王胖子,皺著眉頭說道:“正有事情找你和胡老板呢,快讓我們進去。”

  王胖子攔在門口,他這身板往門前一站,立刻將整扇門都給堵得滿滿當當,夷然不懼地說道:“姓丁的,我們哥倆最近可沒有犯什么事兒啊,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若是想要找胖爺什么麻煩,還請自回,我可沒有什么心思伺候你。”

  這家伙耍橫,丁一也沒有辦法,苦笑著說道:“這回不是找你們麻煩,上門求你呢,胖爺,你給老丁我一面子,沒看我后面還有朋友么?”

  他說著這話,門后又站出了一個男人來,三十多歲,留著點唏噓的胡須,一臉滄桑的模樣,看了我們一眼,然后說道:“胖子,讓老丁和他的朋友進來。”這胖子對丁一渾然不客氣,而對那個男人卻是言聽計從,聞言便讓開了門,朝著房里頭走去。丁一率先走進了店子里,而我和張勵耘魚貫而入。看得出來,丁一跟這家小店的老板算不上是朋友,不過彼此之間也有過一些交情,此番也是不得已,才求上了門來。

  進了店子里,正屋支著一小桌,上面是冒泡的清水火鍋,旁邊涼菜花生,擺滿一桌,兩個人正在小酌呢,頗為自在,丁一給我介紹:“這哥們是這家店子的老板,胡老板,潘家園少數幾個門兒最清的人物,旁邊這個是王胖子,胡老板的搭檔。”

  既然走的是旁門左道,那就沒有幾個人愿意透露真名,而丁一介紹我,則告訴兩人,這是他的上級領導,陳領導和他的助手小張。

  介紹完畢之后,胡老板和王胖子一副疏離戒備的模樣,那胡老板是個沉默的性子,低眉垂目,仿佛一切都與他無關一般,而王胖子的性子則隨性很多,渾然不顧我們在旁邊,不滿地朝丁一嚷嚷道:“這是咋了,再大的領導,關我們兩個正正經經的小生意人啥事,你做你的領導,我賣我的古玩,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半邊,回見了您。”

  我不知道丁一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惹得王胖子對他這么多敵意,不過丁一既然敢領著我和張勵耘過來,那就是有一定把握的,便自顧自地坐了下來,開始給兩人講起我剛才說的事情。

  凡事都需要變通,這事兒到了丁一口中,就完全是變了模樣,在他的講述中,穿插了白云觀百年來的堅持和傳統,還有民族氣節的弘揚,而至于老鼠會,則是勾結日本人的漢奸叛徒。關于日本人的事情,我也只是將前因后果稍微講了一遍,卻被他演繹得栩栩如生,這氣氛渲染得那叫一個生動,聽得王胖子臉上立刻就露出了憤慨的怒意來,而坐在桌子邊小酌的胡老板也頗為動容。

  說到最后,丁一鏗鏘說道:“到現在,國寶失落無蹤,老鼠會得意洋洋,你說說,倘若讓那些家伙逍遙法外下去,那還怎么得了?”

  王胖子一拍大腿,憤慨而起:“媽了個巴子,胖爺我平生最恨的就是那勾結小日本子的漢奸了,老鼠會平日里四處出擊,做事一點兒規矩都不講,這我也就忍了,但是他們竟然做出這種惡心的事情,當真是生兒子沒有屁眼了。胡司令,你說怎么辦?”

  王胖子熱血激昂,然而旁邊的胡老板卻是不動聲色,掏出一根煙點燃,抽了兩口,這才不動聲色地說道:“老丁,我曉得你的意思了,你是要從我這兒得到老鼠會的消息,是不是這個理?”

  丁一平靜地說道:“胡老板,你和王胖子是江湖人士,牽扯很多,讓你們卷進來,的確不合適,動手這事兒,我們自然有組織來做主,不過你也曉得,老鼠會雖說名氣在外,但是素來謹慎,行蹤神秘得很,非常人不能得尋。上面催得緊,我這也是沒有辦法了,所以才找到你這地頭蛇的身上來。你放心,這件事情,天知地知,就咱們幾個人知道,我拿老丁的招牌來保證,至于以后的其他事情,只要兩位做得光明磊落,我老丁便當做渾然不知,你看可好?”

  王胖子聽到,渾身一挺,拿眼睛去瞅胡老板,顯得十分焦急,而胡老板卻并沒有立刻答應,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才抬頭看向了我,拱手說道:“還未請教這位領導高姓大名?”

  我拱手回道:“陳志程。”

  “陳志程?”胡老板呢喃兩句,突然眼睛一亮,繼而很快掩飾住了,站起很來,朗聲說道:“都是生在紅旗下,聽著毛主席的教導長大的一代人,這事兒既然發生了,哪里能有不助之理?老丁你別說這么多了,老鼠會的具體地址呢,咱也沒有,不過我這里有一個消息,今天福瑞祥的老金那兒來了兩個操洛陽口音的土夫子,談得不如意,說不定明個兒的鬼市,這兩人還會出現,若是真來,說不定就能夠找到些線索。”

  這消息實在重要,丁一和我們都拱手稱謝,而對方也不再留人,將我們送別,臨走的時候,那胡老板又悠悠地說了一句話:“拿人的時候,領導可注意了,有些土夫子后槽牙那兒可藏著東西,一咬碎,倒手的鴨子就全飛了……”

  這話兒又是賣了一個人情,我們再次道謝,接著這小店便將門一關,重新陷入了一片冰冷漆黑之中。

  丁一帶著我們走出了潘家園,往后回看一眼,這才對我解釋道:“陳組長,剛才我答應那兩人的話兒,你可別在意,潘家園的古玩,來路復雜,有的是敗家子變現的玩意;有的是去各地老鄉家收來的,講究一個眼力勁兒;有的則是明器,走的是各地土夫子手中的貨——現在的市場就是這樣,大勢如此,我也主導不得什么,不過相比其他奸商,這兩個人,向來倒是不錯的……”

  他解釋一通,略微有些緊張,我曉得他的顧慮,笑著說道:“老丁,我明白,先別說這些,這件案子倘若是能夠了解了,我一定跟上面給你請功。”

  所謂鬼市,即夜間集市,至曉而散,又稱“鬼市子”。往昔的鬼市以售賣估衣為主,其他貨物魚目混珠,既有來路不正,也有珍奇物品,更有假貨蒙人,京都城清朝末年“鬼市”極盛,一些皇室貴族的紈绔子弟,將家藏古玩珍寶偷出換錢,亦有一些雞鳴狗盜之徒,把竊來之物趁天黑賣出,古玩行家經常揀漏買些便宜,時至今日,這鬼市便一直作為一項傳統流傳下來,潘家園鬼市開張的時間,一般都在凌晨兩點到三點,我們也不便回去,便去掛了一個電話,給努爾將情況說明,然后回到車子里睡覺。

  我們這公車是輛老吉普,并不舒適,不過好在就停在不遠的街邊,能夠時刻觀察,緊要關頭,也可以開起來追人,我們三人輪流值守,倒也不會有什么差池。

  我最先值守,到了夜里,睡得半熟,被張勵耘給推醒過來,睜開眼睛,瞧見前面的大街上面已然繁華,好多攤販不知何時就出現了,挑著一盞燈,朦朦朧朧,接著地上鋪著,板兒上墊著,那些瓶瓶罐罐、古器珍玩、玉佩玩物,琳瑯滿目。不過這攤販兒雖多,但是卻并不熱鬧,無論是攤販,還是買東西的人,都是靜默不語,偶爾有瞧對了眼兒的,便將袖子里面的手勾連著,一邊在袖子里面拉扯,一邊侃價。

  整條長街上面,燈光朦朧,人影走來走去,晃晃蕩蕩,再加上凌晨的霧氣挺重,朦朦朧朧之間,頗有些陰間鬼市的那種恐怖感。

  丁一是這潘家園的常客,臉熟,容易被人認出來,所以他便留在了車上,我和張勵耘下車離開,走進了鬼市。

  一入其中,立刻曉得這兒的妙處,當真是那兒都有誘惑力,在這種神秘而詭異的情形下,著實別有一番風味。我和張勵耘分頭行動,尋找操著洛陽口音的兩個人,我走來走去,不時還駐足觀察一番,大約逛了十多分鐘,我終于在一個破爛攤子前面停了下來,瞧見這兒一張破布上面擺著七八個沾著泥土的瓶兒罐子的,兩個穿著棉布的男人蹲在這兒,凍得直哆嗦。

5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十章 潘家園鬼市”

  1. 回復 2014/10/31

    金爺

    果然這事兒少不了我

  2. 回復 2014/11/09

    徐超

    鬼吹燈都出來了

  3. 回復 2014/12/05

    路人甲

    臥類個去,八一,胖子,還有雪梨0.0

  4. 回復 2014/12/06

    AK47

    王凱旋?胡八一?

  5. 回復 2015/01/02

    天下霸唱

    用我的人,記得付版權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