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五章 功名利祿搏命出

  陳子豪回頭看了我一樣,然后咳了咳,說道:“是我,陳子豪,蒼天鼠叫我過來給俞先生報信,有情況通報!”

  那鐵門露出了一條縫隙來,有光線傳出,接著有人在縫隙后面朝著門口打量。這時的我和張勵耘都用后背貼著石壁,將自己小心藏好,那人就看得見陳子豪一人,提防之心稍減,接著傳來了一陣解開鐵鎖鏈的聲音,那人一邊開門一邊抱怨道:“小袁,你來了也帶點夜宵,這兩天過年唉,兄弟們天天白面饅頭兌涼水湊合,嘴巴都淡出了鳥兒來,都已經怨聲四起了……”

  陳子豪又是點頭又是哈腰,拍著胸脯承諾道:“龍哥,你說得有道理,你看這樣吧,我先去跟俞先生匯報完事情,然后出去,全聚德的烤鴨,大柵欄的醬豬蹄,還有地道的胡辣湯,當然還有酒,地地道道的二鍋頭,給兄弟們多帶點過來,也算是給大家拜一個晚年了,你說行不行?”

  “吱呀”!

  這道鐵門終于給推開了,然而在開啟的那一剎那,被陳子豪忽悠得滿面笑容的龍哥瞧見一只大手出現在了自己的胸前,接著大力一拽,不由自主地朝著外面走去,什么都還沒有瞧清楚,便感覺脖子后頸被重重地一記手刀砍下,雙眼一翻,喉嚨里面喊出了半句話,不由自主地就昏死了過去。

  這是個狹長的甬道,守門的龍哥被我上前弄暈,而通道的另一頭卻只聽到一點兒動靜,朝著這邊張望過來,喊道:“老龍,怎么回事?”

  通道里面只有兩個人,一前一后,這就給我們充足的時間了,我一得手,便二話不說,和張勵耘箭步朝著前方狂奔而去。那出聲的人先前只是一陣疑惑,瞧見門口沖來兩條人影,下意識地轉身就跑,口中還高喊道:“有人……”

  這警示的話語還沒有說完,我旁邊的張勵耘便出手了,抬手便是一方十字小鏢,倏然而至,插在了那家伙的右腳跟上面。

  驟然受力,那人一下就栽倒在地,張開的嘴巴重重磕在了地下,當門牙都給震得快要脫落,所有的話語都化作一口血水噴了出來,相距百米,我已然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箭步飛沖,終于殺到了跟前,瞧見那人忙亂地揮著一把尖刀朝我腳下刺來,我一抬腿,猛然將他的手腕給踩在地上,接著俯身而下,右手緊緊捂住了他的嘴巴。

  那人拼死反抗,張嘴要咬我的手掌,口涎和血水不斷噴出,然而我卻很堅定地將他腦袋按在了地上,接著張勵耘快速跟上,手刀呈四十五度角重重斬下。

  砰!

  他脖子受到重擊,雙眼一陣翻白,接著直接暈死了過去。

  我在確定此人真的昏死過去之后,這才舒了一口氣,扭頭瞧向甬道的盡頭,發現那兒一片沉靜,顯然是沒有注意到這兒的動靜。在此之前,陳子豪曾經跟我們說過了這兒的人員分布,除了二老板錦毛鼠和他的四名隨從之外,丁波手下還有六人在此,另外聽說二老板還叫了穿山鼠前來,只是不知道他是否前來。至于實力,除了二老板和他的四名隨從,其余人都是負責銷贓談生意的老油條,成不了什么威脅的。

  怕就是怕穿山鼠也來,那個家伙可是老鼠會中最厲害的倒斗大盜,近年來幾起大宗生意,都是在他的主持下完成的,有的墓葬兇險之極,不但有僵尸粽子,而且還有各種各樣奇奇怪怪的把戲,而他能夠活到今天,那便是絕對的實力保證。

  張勵耘折轉了回去,將陳子豪給押解了過來,沉聲警告道:“陳子豪,日后是同事,還是階下囚,都看這一下了,關鍵時刻,你可別掉鏈子。”

  陳子豪看著地上陷入昏迷的前同伴,舔了舔舌頭,說道:“兩位領導,我要是不真心,哪里能夠將你們帶到這兒來?不過我這除了手腳還算是比較靈活之外,打架真的就實在是不行,一會兒倘若是真打起來,可別拉上我來送死啊?”

  我嘿嘿笑了,推了他一把道:“行,一會兒若是打起來,你找地方躲著就好,保命要緊,不過我這里有一個東西,你先服下。”

  我手掌一攤開,赤紅色的辟谷丹便出現在了他的眼前,張勵耘曉得我這一手,心中暗笑,臉上卻繃得緊緊,一臉嚴肅地瞧著陳子豪,手在腰間摩挲,仿佛只要他一拒絕,立刻拔劍殺人一般。陳子豪瞧見這場面,整個人都不快樂了,苦著臉說道:“兩位領導,我是真心的,你還給我來這一套,實在是有些寒了我的心啊?”

  我不動聲色地說道:“這是辟谷丹,我怕你餓了,給填下肚子——你吃,還是不吃?”

  糾結了三秒鐘,陳子豪最終還是屈服了,從我手上接過來,一下吞進口中,這藥丸略干,噎得他直難受,好一會兒,才緩過氣來,詢問我道:“下面那兒是最后一道門,里面就是收容廳了,二老板和他的手下也在那兒,他們人多勢眾,要不然咱還是先別進去了,在外面等著援兵到齊了,再一起進去。”

  他這建議是保守之言,十分穩妥,不過雖說這所有的事情都是那日本人赤松蟒策劃實施的,但是老鼠會翻臉不認人,準備加害于他,我又不得救他性命,要不然實在是沒有辦法給上面一個交代,而且赤松蟒倘若不在,到時候迫于政治形勢的壓力,黑變成白,白變成黑,這些都是有可能的,所以我一定要將事情給釘死了,做圓滿了,方才算是將這案子給辦妥了。

  所有的一切,前提都是得赤松蟒活著,要不然很多話都不好說。

  我否決了陳子豪的提議,捏了捏拳頭,回頭看向了旁邊的張勵耘,對著這個頂著北疆王關照特招進局的年輕人微笑道:“小七,一會兒進去了,里面都是最兇悍殘暴的敵人,說不定我們都不能完好無損的離開,怎么樣,碰到我這么瘋狂的頭兒,你后悔不?”

  張勵耘已然將手中的軟劍給抽了出來,咬著牙說道:“老大,功名利祿搏命出,我來特勤一組,很多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對勁,覺得我是走了后門,我心里面一直都憋著一股氣呢,今天你給了我這么一個出頭的機會,那有什么好說的,至多,唯死而已,你說怎么做,吩咐便是,我腦袋都已經拴在褲腰帶上面了。”

  他的話給了我很強烈的自信,不過正所謂正奇相輔,剛柔并濟,凡事都還得考慮周全,不能憑著一時血勇行事,我考慮一下,然后對他說道:“你守在門口,能不出頭,盡量不要出頭,主要的任務,就是防止他們帶著那個日本人或者御賜長生牌逃走,這你可知道?”

  張勵耘點頭確認:“嗯,我知道了。”

  他得了命令,至于陳子豪,我則讓他在旁邊的角落待著,不要露頭就好了。

  此時不過凌晨五點,是人最困倦的時候,不過老鼠會的人還在跟赤松蟒僵持,估計里面時刻有人在,我深深地吸了兩口氣,一邊想著自己這般行事,是否太過于魯莽,一邊朝著甬道盡頭走去。

  甬道盡頭,又是一扇鐵門,不過卻沒有用鎖鏈給捆住,但是出入口處,還是有人在把守著。

  我聽到了渾濁的呼吸聲,以及……呼嚕聲。

  難怪剛才那個人的求救,沒有被聽到,我將耳朵貼在門那兒,請到有刺耳的切割聲傳來,還有一個不真切的聲音在遠處隱約喊道:“媽的,虧你們還好意思說自己是老鼠會的,來京都的花花世界幾年,老把式都忘得差不多了。快點,給那小日本這么多時間,要是讓他勘破天機,你們一個都別想活!”

  我心中一喜,曉得赤松蟒到現為止,卻也還沒有落入老鼠會的手里。

  他是安全的,而御賜長生牌也在他的手里,那么我就不著急了。

  既然不急,我就先等著。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我將耳朵貼在鐵門邊,聽著那邊的不斷傳入我的耳中,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突然有一個男人過來了,將陷入沉睡中的守門人給踢醒,沖他嚷嚷道:“你是豬么,這么吵你都能夠睡著?起來,起來,前面通道兩個家伙這么久沒有消息,你過去看看,他們是不是也睡著了?現在風聲緊,你們都得給我悠著點,別給人家白云觀的人找上門來!”

  那人罵完人,又朝著遠處走去,而門口這看門人則嘴里嘟囔著推門而來,然而一開門,卻瞧見我這么一個大活人,貼在了門上。

  這防空洞里面是有電燈的,而電源則是靠老鼠會自己攜帶的柴油發動機提供,他驟然瞧見我,嚇得魂飛魄散,正要尖叫,被我一拳打暈了去。

  那人往后傾倒,我小心翼翼地將他扶住,將他身上的衣服直接剝下來,給張勵耘做了一個手勢,然后推門而入。

  一股熱氣撲面而來,我瞧見視線的盡頭,有好幾個人在對著一個鐵門較勁,火花四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