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十八章 對不起,我是臥底

  驟然而起的槍聲將所有人都給震驚了,我這一番沖鋒而來,一時間也有些氣血翻騰,瞧見那鉆山鼠最是兇猛,上來便是殺招,下意識地將張勵耘給拉在了后面,然后猛然一震胳膊,準備跟這家伙硬拼一記,卻不曾想到這連續幾聲槍響暴起,下意識地往后退開,接著氣行全身,感覺好像沒有中彈的感覺,這才朝前一看,卻發現騰空而起、宛若天神的鉆山鼠此刻卻像一條死狗一般,癱在面前幾米處。

  所有人都驚呆了,這里面也包括了我,接著剛剛相斗成一團的人都散在了一旁去,然后四處尋找這個朝著鉆山鼠開槍的兇手在哪里。

  很快,我瞧見了在眾人身后的一個疤臉漢子,正一臉木然地平舉著一把黑色手槍,臉上浮現出了解脫之色。

  劉春!

  盡管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錦毛鼠身邊的好幾人立刻將自己老大的身子擋住,接著剛才自稱是劉春堂弟的那個矮個兒憤然喊道:“堂哥,你這是干嘛?你不是吹自己是百發百中的神槍手么,怎么會將自己人都給誤殺了呢?”

  劉春依舊板著臉,冷然不語,然而這時錦毛鼠卻將擋在自己身前的人撥開,恨聲說道:“什么誤殺,他是故意的!”

  面對著這樣的指責,劉春低下了眉頭,顫抖著嘴唇說道:“對不起,我是臥底!”

  臥底?

  我看向了身材顯得異常削瘦的劉春,終于將這前因后果給想清楚了,原來如此,我還在奇怪劉春這般好的出身,為何會跟老鼠會這樣的組織廝混,沒想到他竟然是安插其間的臥底,這就能夠解釋清楚了。不過,他是誰埋下的樁子,難道是我們部門?

  我來不及細想,卻見那錦毛鼠已經勃然大怒了,一把將矮個兒給抓到跟前來,死死捏住了他的脖子,厲聲罵道:“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竟然將六扇門的走狗給招到了自己的老巢里面來!我說我們這里這么隱秘,怎么這么容易就被人發現了,原來問題出在這里。鉆山鼠,哼哼,鉆山鼠英雄一世,一身手段,竟然死在了你這樣的宵小手里,真他媽的不值啊——你,就給他賠命吧!”

  他憤然說著,捏在矮個兒脖子上面的手勁越發的大了,小劉的臉色變得一陣紫黑色,氣都喘不過來,劉春卻將槍口上抬,厲聲喊道:“俞頭,放下他,要不然,我開槍了!”

  “你打啊?有種你他媽的現在就是打死我!”

  錦毛鼠將矮個兒小劉給頂在身前,渾然不懼地說道:“拿著一把小破槍,你就忘記自己是什么了對吧?真覺得這玩意,你就可以像螃蟹一樣,橫著走?對,你是殺了鉆山鼠,我們老鼠會里面盜墓手藝最好的高手,但是我告訴你,如果不是你這狗日的偷襲,別說人,就算是影子,都不可能讓你沾到——小子,我們這兒有十幾個人,你彈夾里,還有幾顆子彈?”

  他侃侃而談,一臉傲然,倘若是尋常人等,說不定早就被他這強大的心理攻勢給壓垮了,然而劉春卻只是漠然地舉起槍瞄準:“我殺不了太多人,但是殺你,那就足夠了——我一條命,拉兩條大老鼠下黃泉,也算是值當了!”

  “好啊,那你就試試,看看能不能打死我!”

  錦毛鼠一點也不示弱,而劉春卻不會傻到將彈夾里面所剩無幾的子彈給打出,雙方形成僵局,鉆山鼠的尸體已經被幾個手下給扶走了去,這些家伙瞧見自家大拿憤然難平的雙眼,心中已然是怒火翻滾,恨不得立刻撲上去,將那個潛入內部的二五仔給弄死,從他身上咬下幾塊肉來才甘心。他們這邊變故陡升,我和張勵耘反倒是減輕了許多壓力,不過瞧見鐵門那兒吱呀一響,黑毛消減許多的大只佬帶著鉆山鼠帶的隨同一起進來,氣氛又變得無比僵硬。

  “老大?”

  “山爺……”

  鉆山鼠的直屬手下瞧見自己的大佬竟然躺倒在了血泊中,軟綿綿的,一點兒生命跡象都沒有,頓時就群情激奮起來,而就在這一刻,早就蓄謀已久的錦毛鼠將引薦劉春進來的矮個兒小劉的脖子“喀”的一聲拗斷,接著朝劉春這里猛然推來。劉春被進門的那幾人給分散了注意力,回過頭來時,瞧見一道黑影倏然而至,下意識地就連開了好幾槍,打在了對方的胸口處。

  等到第三槍的時候,他才曉得自己射殺的,竟然是跟自己有著親戚關系的小劉,顧不得心中驚慌,朝著后面退卻,卻不想憋足了勁兒的錦毛鼠已然沖到跟前來,猛然一拳,砸向了劉春持槍的手。

  劉春猝不及防之下,手腕被錦毛鼠一擊而中,半邊身子都僵直了,那槍也甩飛到了遠處的角落去,接著瞧見錦毛鼠雙手劃了一個大圓,朝著自己的胸口拍來。

  這一股氣勢,竟然讓人有一種在炮兵陣地之中,那山炮激發的一瞬間,出現那種讓人恐懼的驚悸。

  這一掌倘若拍實,劉春必死無疑。

  然而就在此時,劉春跟前突然擠進了一個黑影,平伸雙手,倉促接住了這一招。

  轟!

  劉春感覺前面仿佛炮彈落地時爆發出來的氣浪翻滾,不由自主地朝著后方滾落而去,然而卻也瞧見宛如巖豹一般沖過來的錦毛鼠也是受不住力,朝著后面連著退了三五步,方才站穩了腳跟。擋在劉春面前的,自然是我,一招深淵三法之中的土盾,讓我在完全承受住錦毛鼠一擊之力后,還能夠平心靜氣地站在原地,不理面前驚詫一片的老鼠會,而用余光掃量劉春,問道:“嘿,疤臉,好久沒見啊?”

  對于我的出手,劉春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感激,而是攀著墻壁爬起來,擦了下嘴角被震出來的血,冷冷地說道:“是啊,我們可有快十年沒有見過了。”

  張勵耘持著軟劍過來,護在我的身旁,而錦毛鼠則指著劉春大聲罵道:“你這個狗日的,還真的是你將他們給引來的?好啊,吃里扒外的家伙,老子今天要是不能將你們給制服了,撬開腦殼點天燈,我就不姓俞!”

  唯一能夠制住場面的手槍給弄飛了去,錦毛鼠再無顧忌,手一揮,旁邊已故鉆山鼠的幾個手下立刻紅著眼撲了上來,而錦毛鼠也曉得我不是善茬,單對單,他未必能夠拿捏得了我,便也顧不上面子,招呼著左右的一眾兄弟都沖上來,準備將我給堆死。瞧見這般危機情形,我卻沒有太多的壓力,腦子里面稍微一番計算,手便往著懷里一摸,接著從錦囊之中摸出了八卦異獸旗,朝著周圍急速一甩,將陣腳都給釘住了。

  此令旗皆是法器,雖說旗桿末端并不尖銳,但是一旦立在地上,立刻就如同長根了一般,緊緊吸附,接著當八面令旗都釘住了位置,立刻就有八般兇煞莫名的異獸升騰而起,在無形之中,勾勒出游動的炁場面貌,將后面的一大幫子人都給擋在了外面。

  錦毛鼠是指揮者,本待指使麾下一眾弟兄都上前當做炮灰,卻不料我竟然使出這置死地而后生的手段來,頓時就發了狂,朝著那無形無質的異獸猛攻而去,卻不料那異獸無比堅實,不但將他的手段給化解了,而且還反噬一口,差一點將半只手給咬了下來。

  錦毛鼠嚇了一大跳,不敢再前,然而此刻卻瞧見有五個兄弟卻已經陷入了我這剛剛布起來的法陣之中。

  我用八卦異獸旗把老鼠會的一大波人給隔阻成了兩截,陣內陣外各一堆,而沖在最前面的這五人,卻正是一身黑毛的大只佬,以及鉆山鼠的四名隨同。這幾人是場中最兇悍的一幫,盡管被我使了關門打狗之策,卻也一點兒影響都沒有,兇性不減,以大只佬為首,呈鋒矢狀,朝著我們這兒沖來。首當其沖者,便是大只佬。

  這個家伙我先前跟他有過交手,曉得他定然是將某種可控的尸變藥水涂抹在自己的身上,方才會變得如此,完全激發狀態下的大只佬渾身尸氣洋溢,充滿了詭異的氣氛,脖子上面還有我的那把小寶劍呢,一副有死無生的沖勢,不過我卻也不懼,當下念了一遍《清微丹訣》的凈身咒,防止沾染,接著一聲厲吼道:“我艸,你們真當老子是隨便捏的軟柿子?”

  我修行道心種魔,本身就有一股子殺伐果斷的魔頭傲氣,瞧見大只佬這半調子殺將過來,也是狠了心,沖鋒上前,走出的第一步,便將魔威施展,而一身魔氣鼓蕩在掌上,雷勁稍減,而魔氣貫通,一掌兩掌三掌,皆打在了大只佬身上。

  他第一下擋住了,第二三下防不住,被我拍飛而去,倒在炁墻之上,三兩頭異獸俯身來咬,頓時性命消減。

  我對上了大只佬,而其余人朝著劉春撲去的人,此刻卻有些顫抖了。

  然而就在大只佬轟然倒下的時候,長道盡頭的那一扇沉重的鐵門,被由內而外地推開,傳出一陣意味深長的吱呀聲。

  門開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