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四章 完璧歸趙

  來之前的時候,宋副司長親自打電話通知了白云觀,說白云觀前天失竊的御賜長生牌已經被我們找回來了,現在正派人送過去呢,所以白云觀這邊早有準備,我們將車停好,剛剛下車,負責與我們對接的中年道士唐風便迎了上來,瞧見張勵耘手中的特制木盒,不由得一陣驚喜,匆忙打完招呼,便朝著我們喊道:“這盒子里面的,可是失竊的御賜長生牌?”

  我點了點頭,唐道長大喜過望,伸手過來接盒子,而張勵耘則避讓開去,我看著唐道長一臉不解的表情,心想果真不愧是個守經閣的家伙,還真的有些不懂世事呢。

  不過我不等唐道長表示意見,便及時對著他說道:“觀中是誰在主事,凌云子前輩或者誰,都行。”

  聽到了我的話,唐道長這才反應過來,此物經過失竊之后,失而復得,自然是一件很大的事情,廣為人知了,我若是和他在此處交換,難免會有些偏頗,所以交接的儀式,還得堂堂正正為好。

  如此一想,他便不再堅持,而是回手指引道:“行,我觀主人海常真人剛剛從滬上趕回京都,剛才接到消息之后,已經在大殿之上等候了,還請你跟我前去。”

  說完,唐道長在前指引,而我緊跟其后,張勵耘捧著裝著御賜長生牌的盒子,亦步亦趨,三人走進白云觀,但見原本熙熙融融、香客頗多的道觀之中,游人一個沒有,而多出了兩排黃衣、青衣道士,分立兩側,臉色肅然,每隔五米便站一人,場面頗有些隆重。

  我師出茅山,這等場面也并不是沒有瞧見過,自然是昂首挺胸地前行,反倒是張勵耘沒有經歷過,左右打量,卻也是有些意外。

  三人一路走到了正殿處,跨過高高的門檻,瞧見道祖跟前站著一排人,我瞧見了凌云子,站在他前方的是一個慈眉善目的老道士,滿頭白發,身披羽衣,隱隱之間頗有些出塵之意,那眼睛渾濁不堪,然而隱隱之間卻又有珠寶無華的圓潤之意,讓人瞧見了,便忍不住贊嘆一聲:“好一個真修!”

  此人應該便是聞名久矣的白云觀主人,天下十大,海常真人。

  御賜長生牌被盜之時,海常真人在滬上白云觀主持道場,而觀中的高手又都給請到了某位朝中要人的家中,這里面是否有赤松蟒和錦毛鼠的策劃,我無從得知,不過從海常真人擺出的這副場面上來看,卻也曉得在這御賜長生牌在他的心中,還是有著很至關重要的地位。

  對方越是看重,對于將其重新找回來的我,便越是一份天大的面子,我這時算是明白了宋副司長為了安息我的怒火,所做出的退讓和安慰,到底是有多大了。

  一想到這里,我原本心中藏著的那點小小不滿也就冰消瓦解了,走到跟前來,躬身說道:“宗教局二司行動處特勤一組,陳志程,見過海常真人,見過列位道長……”

  我這一句話說得朗朗,字正腔圓,行過禮后,以海常真人為首的白云觀一系道士皆以道揖還禮,此乃莫大的禮遇,我也不再藏著掖著,從張勵耘手上將那盒子接了過來,口中朗聲說道:“前日有宵小之輩,潛入白云觀盜取這傳承八百年的鎮觀之寶,貴觀在報案之后,志程受命偵破此案,奔波幾日,幸不辱命,將這御賜長生牌給追索了回來,為了避免諸位道長掛礙,特地前來,物歸原主,請真人接收此物。”

  我將特制的盒子遞上,海常真人一卷長袖,上前來接,入了手之后,也不避諱,輕輕一拍,那木盒便開啟了去,略微掃量了一眼,臉色突然變得凝重起來,不由自主地發出了一聲:“咦!”

  能夠讓這樣一位高人驚訝的事情并不多,旁邊的凌云子只以為我拿過來的是敷衍他們的假貨,走近來看:“師兄,怎么了?”

  他這么一說,旁邊的人都不由得露出了好奇的目光,而這時海常真人卻是將那靜置在盒子里的御賜長生牌給拿了出來,舉在了眾人的面前。凌云子是負責看守藏經館的白云觀長老,每日都會與御賜長生牌進行意識交流,他一開始還有些迷惑,感覺奇怪,然而當瞧個明白之時,一雙眼睛突然瞪得滾圓,驚訝地喊道:“這、這、這御賜長生牌,竟然是完整的?”

  聽到這話,旁邊的四五個老道士都顧不得風度,擠上前來查看,瞧見這御賜長生牌果然跟以前大不一樣,仿造的部分被真品所代替,此刻的長生牌,和百年前的那一份,除了一道裂紋之外,幾乎一模一樣。

  瞧見這場景,有兩位城府稍微低一些的老道士頓時就激動得流出了眼淚來。

  五十年、五十年了,御賜長生牌終于合二為一了。

  宋副司長之前的通知里面并沒有提及此事,所以這情況讓白云觀一眾人等都感覺到十分驚喜,在確定過后,海常真人為首,對著我微微鞠了一躬,表達謝意。

  我哪里敢受這大禮,趕忙將他扶起來,說折煞我了,折煞我了。如此謙虛一番,海常真人又打量了御賜長生牌一眼,然后交到了凌云子手上,接著邀我到側殿飲一杯茶。

  這位可是江湖之上的頂級大佬,我哪里敢不應,直說客隨主便。

  側殿內,待人上完茶之后,便只有我和海常真人在此,張勵耘自有別人照料,我將此事的來龍去脈都給這位天底下鼎鼎有名的人物講起來,當得知那偷竊案的主使者,正是五十多年前神秘日本浪人的后裔,此番所來,卻是想要將自家祖傳的真品合二為一,如此方才得以物歸原主,那海常真人便不由得感慨起來:“世事無常,人間滄桑,世間之事,冥冥之中似乎就有這么一條命運之線,在引導萬物,當真是如此啊……”

  我略微有些歉意地說道:“雖說如此,但是因為我們內部的某些原因,導致那真兇最后還是逃遁而走了,沒有能夠繩之以法,實在是有些抱歉!”

  海常真人眉頭一掀,平靜地問道:“你剛才有說,那人在閉關一天一夜之后,竟然勘悟了長生牌之中的奧妙?這是怎么回事,你且說來聽聽。”

  我點頭,將赤松蟒當時出關之后的表現和話語都給他一一講來,海常真人的臉上一片淡然,完畢了之后,只是平淡地說道:“世事皆有天命,無需太過執著,找到是緣,找不到是命,這件事情就此了結了,你也無需刻意尋求圓滿——世間哪里有圓滿之事?對了,我聽凌云說起,你是茅山掌教陶晉鴻的大弟子?”

  這高人的話題轉換得倒也突兀,我并不隱瞞,表明了身份,他微微點頭,含笑說道:“我知道你的事情,聽說當年為了爭奪你,收你為徒,邪靈教的天王左使和你師父在茅山頂峰之上還交過手,我當時還在想,這世間到底有什么樣的小孩兒,竟然能夠讓天底下最厲害的幾個人之一,扯破臉皮來做這事,如今一見,方才知曉這里面的原因,恐怕當年我若是見了你,也忍不住想要收徒弟啊——茅山能夠有你這般優異的后輩,氣運當可再延續百年呢。”

  這話實在是有些過譽了,我都有點愧不敢受,忙擺手說道:“志程自小便是命運多舛,哪里能當真人此言?茅山之上,勝過我的子弟何其多也,上有楊知修師叔,下有身負明空目的小師弟,志程不過就是入門早些而已。”

  我這般謙虛,海常真人不以為然,似乎對我楊師叔有些成見,又問了我幾句,當得知我只是外門大弟子,不能接掌這茅山掌教真人之位時,他又是一陣遺憾的嘆息。

  如此閑扯一番,他才給我說道:“志程,此事過后,你與我白云觀也是結了善緣,日后若有什么事用得著我白云觀,盡管開口。”

  這話兒若是從別人口中說出,卻也不過是應付的場面話,不過由這白云觀主人說來,卻是金口玉言。

  我曉得此行已了,便與他又寒暄幾句,就此告辭。

  這事兒我本來沒有放在心上,卻不曾想在日后,我的麾下,竟然又多了一白云觀中之人,如此想想,當真是命中注定。離開白云觀,我返回了總局,得知我們這邊已經將事情上報了去,上面很滿意,當即立刻與日本代表團進行了溝通,當一系列物證和人證都舉出來之后,原本曉得十分暴躁的日本代表團就此熄了火,開始坐下來,認真談事兒了。

  雖說最終的結果還沒有定,但是基本上這一仗,我們算是打贏了。

  我手下一眾組員依舊在忙碌,因為至關重要的那一個人,也就是赤松蟒依舊沒有消息傳來,到了下午的時候,我想了一想,去附近買了點醬豬蹄和熟食,又帶了兩瓶酒,準備前去拜訪一下鐵齒神算劉。

  我有一種預感,那就是所有的疑點,在這個江湖術士的身上,或許能夠得以解答。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