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六章 茅山有女,遙遙相盼

  在此之前,努爾還帶著人跟各家分局溝通,準備來一次大規模的掃黃行動,試圖將此刻有大量需求的赤松蟒從偌大的四九城中找出來,然而沒有等我們將各處協調完成,就已經有人過來報案了。

  這事兒倒也不是人家學雷鋒做好事,而是發生了人命案,相比之別的,人命案可是天大的事情,更何況還涉及到當事人是外國人,這事兒瞞是瞞不住的,所以當事人在驚慌失措之下,也只有將這件事情拿到當地所轄派出所報案。

  所謂人命案,死的那個人,自然就是赤松蟒,而他的死因,則是傳說中的馬上瘋。

  所謂馬上瘋,又叫做房事猝死,中醫稱之為“脫癥”,民間又叫做“大泄身”,這玩意頗有些傳奇色彩,多見于老年人或者久病床榻的癆病鬼,像赤松蟒這樣龍精虎猛的修行者,按理說應該是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的。

  不過前來報案的那個中年婦女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也費盡心思地跟辦案人員解釋:“那個家伙,當真是餓鬼投胎來著,一進來就猴急猴急的,一天一夜,都沒怎么休息過,我場子里面十五個姑娘,無論高矮胖瘦,他來著不拒,輪流陪他,又變態又瘋狂,到了后來,我們都勸他了,結果誰勸打誰……”

  這老鴇子試圖給辦案人員還原當時的情況,卷起胳膊來給大家看了一下身上的傷痕,還說告訴辦案人員,說這個家伙又啃又咬,兇急了。

  不過即便如此,這般惡劣的客人卻帶著大量的鈔票,有了這些,那些豁出臉面來賣身子的姑娘也只有忍著屈辱,硬著頭皮上了,卻不想那赤松蟒雖說勘破了長生牌,身體的某一處地方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身子終究不是鐵打的,于是在第二輪的時候,突然渾身一哆嗦,拼命地喊了幾聲“一庫”,人就癱倒在了床上,等那姑娘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這位客人渾身冰涼,已然死在了當場。

  事情的經過便是如此,我在接到通知之后,帶隊前往當地的派出所,最后瞧見了赤松蟒的尸體,瞧見僅僅一天多的時間里,他整個人仿佛瘦了十幾斤,雙眼深陷,嘴唇紫青,完全沒有在防空洞里面大殺四方的那種厲害模樣。

  案情其實還有很多疑點,比如錦毛鼠到底是怎么在防衛森嚴的白云觀將御賜長生牌給偷走的,比如救走錦毛鼠的那個赤足少女是誰,又比如就穿著一條褲衩逃離的赤松蟒,他又是如何弄倒這么一大筆嫖資的呢?

  所有的一切,在瞧見赤松蟒的尸體之后,似乎都變得不再是那么重要了,至此,赤松蟒失蹤案和白云觀被竊案這兩件相互關聯又十分嚴重的案件,終于算是完結了。

  之后還有許多事情需要做,不過作為一個團隊的領導人來說,所要做的只是把握一些方向,發號施令而已,至于別的事情,自然會有手下去做,用不著我勞心勞力,我主要的事情還是將整件事情寫一個結案報告,然后在這里面給所有出力的人員作了重點標注,比如說丁一,以及尹悅、張勵耘和及時反正的陳子豪,這些人的表現都將成為日后論功行賞的依據。

  在寫報告的同時,我還得關注上面的情況,曉得趙承風因為誤會放走赤松蟒這件事情,基本上算是過去了,畢竟龍虎山在朝中的勢力頗大,為他說話的人頗多,上面即使對他有意見,也不會不顧及那些人的想法,這件事情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過剛易折,我也只有收起不滿。

  不過好在趙承風經過此次事情,氣勢頓時就消減許多,倘若擱在以前,這一次的收尾工作他一定會上躥下跳,各種搶功勞,此刻也蔫得不行了,沒了消息。

  這案子由一位副局長前去相關部委做了交涉,日本人沒有再多追究,而是向白云觀道了歉,然后將赤松蟒的尸體做了交接,由加藤一夫和福原香引渡回國。

  這件事情只是其中的一件小插曲,并不影響兩國之間的關系,此次會談進行得十分成功,在一年半之后,日本首相宮澤喜一郎再次簽署了提案,恢復了對中國的無息貸款。當然,這是后來的事情,而對于我以及特勤一組來說,在如此短暫的時間里,迅速解決了此事,絕對稱得上是精兵強將,所以對我的報告原則上通過了,然后開始對相關人員進行嘉獎,也加強了我的人事權力,使得我能夠有一定的自主權。

  當報告批下來的時候,正好是元宵節,我帶著忙碌十來天的一組組員前往附近的一家海鮮酒樓慶祝,因為有上面發下來的獎金,倒也不會太過寒酸,而被送到京郊基地培訓的陳子豪,也作為非正式成員參加了這一次慶功會。

  雖說有滇南之行的魅族一門清繳行動,但是這次卻是在自己地頭上辦的第一件案子,能夠獲得這樣的評價,著實讓人有些歡喜,跟在我身邊的這些人,都是那種以事業為主的好兄弟,雖說這整個年都過得不痛不快的,但是能夠獲得肯定,一時間也十分歡喜,大家吃飯聊天,頗為痛快,新加入其中的陳子豪給每一位組員都敬了酒,懇求大家多多照顧新人,他也是拼,別人叫他喝多少,他就喝多少,沒一會兒就鉆桌子底下去了。

  氣氛熱烈,這一頓酒一直喝到了晚上十點鐘,大家才姍姍離去,小白狐兒跟我住在一起,而努爾則同我一起走回,談及這些天來大家的辛勞,不由得頗多感慨。

  很多東西,不真正沉下心來做,其實是看不到內中艱辛的,雖說宗教局更多的時候其實是一個行動部門,但也算是一個濃縮的官場,所以除了工作以內的事情,還需要估計各種各樣的情形,這些才是真正讓人頭疼的事情。

  我與努爾一邊走,一邊聊著龍虎山的事情,頗多疲累,我是年前的時候得到一個消息,說努爾本來有機會下放回老家做一方大員的,但是為了在總局能夠幫助到我,他卻是將這個機會給放棄了。

  真正的兄弟,便是如此,我心中銘記,卻也不由得頗多感慨。

  元宵過后,告假回山的徐淡定和張大明白便趕回來了,得知在他們離開的這段日子里,特勤組竟然遇到這么兩件大案子,徐淡定還好,張大明白直接就拍著大腿,后悔離開。兩人一回京就過來找我,給我帶了好多茅山的特產,等張羅著出去吃酒的時候,徐淡定特意落在了后面,遞給了我一個素色錦囊,低聲說道:“這個是蕭師妹讓我帶給你的,這錦囊是她親手編的,里面還有一張她央求李師叔祖畫的祈福符;哦,這里還有一封信,你一會看看。”

  我接過錦囊,聞到一股淡淡的熏香,很淡,不仔細聞,幾乎察覺不到,而這素色錦囊的一針一線,看著都是那么的用心,心中不由得生出了淡淡的暖意來。

  錦囊之中裝著符王李道子親手所制的祈福符,這應該是最貴重的東西,畢竟雖說此物并沒有具體的實效,但是到了李師叔祖這個境界,他的每一張符箓都是奪天地之造化而為,因為畏懼于天,擔憂煉制太多符箓而招來上蒼以及“諸神”的嫉妒,所以他老人家一般是不出手的,世間流傳的都是他多年之前的作品,而這些年來他的符箓基本上都是繪制之后立即銷毀,擔憂牽扯因果,遭了報復。

  這便是李道子與別人境界的不同,也正因為如此,才顯得這符箓的珍貴。

  不過在我眼中,這個由小顏師妹一針一線縫制出來的素色錦囊,才是世界上最珍貴的物件,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比擬。

  因為它是一份情。

  我見過書信,淡雅的字跡,寥寥文字,卻寫出了幾許思念和期盼,讓人柔情繞腸。

  酒席之間,徐淡定和張大明白談及了山中的許多趣事,我走了之后,符鈞掌起了清池峰上面的諸多事宜來,他是個刻苦到了極致的家伙,即便拿自己的一半來要求別人,那也是讓人痛苦不已的事情,所以回山之后,聽到最多的便是對于他的抱怨,不過符鈞卻是深得諸位長老的喜歡,說他頗有掌門之風——掌門之風是什么,我倒是有些不明白,就目前的掌教真人而言,除了正式場合,我覺得我師父當真是個有趣的人,反倒沒有符鈞那么沉悶。

  另外的一件趣事兒,便是我的那個小師弟蕭克明了,這個傻小子出身世家,天賦異稟,自小的悟性也高,又受到李師叔祖的喜歡,頗有些小霸王的趨勢,這回楊師叔也回山了,帶了一個小孩兒,說是他姐姐的兒子,拜入了楊坤鵬門下,結果被這個小師叔欺負得要死,哭得死去活來。

  蕭克明那小子挺調皮,但是不至于沒輕沒重,這里面定有緣故,不過我也沒有多說什么,笑笑而已。

  年后又是一段平靜的時光,各種工作有條不紊地進行著,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四月末。

3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二十六章 茅山有女,遙遙相盼”

  1. 回復 2015/05/15

    陸左

    哈哈,那丫的是黃鵬飛那狗日的

  2. 回復 2015/05/29

    蕭克明

    呵呵,雜毛小道欺負黃鵬飛

  3. 回復 2019/06/13

    黃鵬飛

    可憐我從小被欺負,長大被做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