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二章 燃發引魂,樓墜重物

  一直在雜毛小道肩頭沉寂的虎皮貓大人一下子就炸了,振翅一飛,朝那道影子追去。

  空蕩的空間里,驟然響起了它囂張的聲音:“是哪個吊毛在這里裝波伊?還不趕快給本大人立刻現出形狀來?”它嗓門大,聲音在空曠的大廳里面回響著,撲騰著翅膀,便朝樓下飛過去,喊都喊不回來。虎皮貓大人凌厲的話語立刻引起了歐陽指間和趙中華的注意,我們一邊從樓梯往下面跑,趙中華還一邊回頭問,說蕭老弟你這鸚鵡怎么這么通人性啊,居然還會捉鬼?

  雜毛小道嘿嘿地笑,也不答,腳步卻越發的快了幾分。

  當我們跑到一樓的時候,哪里還有什么白衣影子,連虎皮貓大人那肥碩的身影都沒有再見著。大廳里面空蕩蕩的,四下無人,外面有燈光透過來,有些冷清。“虎皮貓大人……大人……你這個扁毛畜生”我和雜毛小道大聲地喊著,卻沒有回應,那只該死的鳥兒,居然又擅自行動了。

  我心里一陣吐槽:這肥母雞,不裝神秘會死啊?

  歐陽指間問,怎么這鸚鵡取了一個這樣的名字,是好玩,還是有什么象征意義?

  雜毛小道聳聳肩膀,說鬼知道這肥廝是怎么想的!

  趙中華若有所思地說,這鳥兒是自己取的名字?他似乎看出來些什么來了,眉頭一皺,指著另一邊的過道,說那里走上去,應該會有發現。我借用著朵朵的鬼眼一看,果然是有一道陰滑的痕跡,在安全通道口那邊。我們也沒有再作停留,快步向前,是另一邊的樓梯口。這大樓有電梯,不過早就已經停止運營了,而我們這里則是安全通道,一直到達樓頂的。

  趙中華把耳朵貼著墻壁,聽了一陣,說這往上走,上面好像有動靜。我們便提著手電筒,往上面走去。又是上樓梯,一步一步地走著。趙中華當先,雜毛小道隨后,而我則在最后。越走,歐陽指間的臉色便越凝重,走到二樓的時候,他忽然停住了,說不對勁,這里面的氣氛怎么這么的壓抑,讓人呼不過氣來。

  我也感覺到了,感覺心里面沉甸甸的,像是有什么東西在關注著我們一樣。

  黑黑的樓梯里面,由我們四個人在行走,這樓梯既高又窄,用手電筒照過去,發現除了積年的灰塵外,還有一些腳印子,淺淺的。雜毛小道指著這樓道的格局,說這里是東盈西縮,定損丁財,建筑之人當初布置,讓這里有“氣不爽,脈斷續”的格局,陰暗灰禿。這個,感覺像是有人刻意而為的。

  刻意而為?

  這個說法雖然蹊蹺詭異,但是我們卻都有些認同了。為什么呢,就我個人而言,雖然并不知曉建筑學,但是走的地方也多了,這樓梯的架構確實讓人覺得出奇,又高又陡,是陰邪愛走的路,尋常人多走多了,心里面就不舒服。當然,這也只是用來做緊急通道的,設計得窄一些,比較有性價比,空間也合理運用些。

  業主當然不會花十幾億來弄這么一個地方養鬼玩,那么說不定是大樓的設計單位,有心存鬼胎之輩?

  走到三樓時,我們突然聽到通道的門那邊傳來幾聲凄厲的慘叫。

  寂靜的夜里,這慘叫聲立刻讓我們的心都提了起來,我的頭皮略微有些發麻,然而身體卻條件反射地破門而出,朝聲音發出的方向追過去。三樓原來是專柜精品店區,現在人去樓空,但是空間挺大,我們循著聲音一路跑,突然從過道拐角處奔出幾個黑色的人影,朝這邊撲來。

  這四下無人的空樓中出現幾個人影,任誰都不由汗毛發炸,我們幾個立刻攏到一起來,趙中華和雜毛小道一起出聲說道:“是誰?站住……”那幾個人影見到我們,不走反而奔過來,發出驚恐和喜極而泣的叫聲:“救命啊,救命啊,有鬼……”我用手電照著,是人,總共兩男三女,穿著打扮都很時尚新潮,是通常的都市白領模樣,有人背著數碼相機。

  他們一路跌跌撞撞地跑到我們前面來,一個光頭男驟然攔住同伴,說等等,等等。

  旁邊的同伴一邊驚恐地看著后面,一邊奇怪地問光頭,說阿浩,怎么了?

  那個光頭男眉毛一跳一跳的,習慣性抽搐,說你看看他們的打扮,別是……他說著這話,那個男同伴立刻嚇了一大跳,而旁邊的三個女生則哇哇地大叫,緊緊抱著,想繞開我們,貼著墻,往樓梯過道走去。

  我們都看出來了,這幾個人,應該都是些普通人,許是來鬧著玩的。

  雜毛小道又是好氣又是好笑,一把攔在墻上,說你們到底是誰?

  他這一攔,幾個又嚇了一大跳,像鵪鶉似的往后縮。那個光頭男站出來,手腳一陣亂舞,說管你是鬼是人,老子跟你們拼了。趙中華一把擒住這小子,把他往地上按去。而歐陽指間則清嘯一聲,曰:“明……”這一聲有真言的效果,頓時鎮住五人。那光頭男被摔倒在地,不怒反笑,說咦,手是熱的,不冷,是熱的,不是鬼。

  他歡呼雀躍,然后像一個死基佬一樣,緊緊拉著趙中華的手,不肯放松,臉上的表情歡喜極了。

  我立刻看到趙中華脖子后面,生生泛起了一層厚厚的雞皮疙瘩。

  這五個人的情緒稍微穩定了下來,我們說我們是專門過來捉鬼的,讓他們不要擔心。光頭佬阿浩將信將疑,但還是跟我們作介紹,說他們幾個是這個城市神鬼論壇的網友,平時喜歡聚在一起,跟網上的朋友一起聊聊靈異故事、風俗民情,突然有人提起在東官有這么一個灣浩廣場,十分的邪門,附近的居民一般都是繞路走,生怕沾到什么臟東西,于是幾個膽大的人就組織,說要不要商量過來探險,然后把這段經歷拍下來,貼到網上去。

  這提議很讓人動心,很多人紛紛報名,可是最后碰頭的,卻因為各種原因,就只有他們這七個人。

  他們趁保安不在,偷偷從西邊的緊急過道處撬鎖進來的,拍了很多照片,本來打算到樓頂去拍幾張天臺夜景合影后,再準備回去的,結果在天臺的時候,發現有一個白衣女人,自一堆磚頭后面晃,一閃而過,結果他們追上去,那女人扭過頭來,那哪里是臉,完全就是一灘爛肉,眼睛都沒有,無數的白蛆在上面翻滾著……

  他們頓時嚇尿了,一路從天臺狂奔下來,誰知道跑到三樓的時候,發現那白衣服女人又從下面飄上來,后面還跟著一只母雞一樣肥的鳥兒撲騰。他們嚇死了,便折回四樓,從那邊往這邊跑過來。

  這棟主樓有四處樓梯,我們走的這邊是南面的緊急通道。

  他十分有傾訴欲望,而趙中華則伸手攔住了他,問你剛才說什么?七個人?他說對啊,轉過頭去數:我、小東、陌陌、曼麗、丹楓……咦,阿燦和老孟呢?他這么一說,旁邊幾人紛紛扭頭找尋,都表示不知道,說怎么回事,跑丟了?不會吧?

  見人沒了,幾個人都十分焦急,一起來的,這個時候卻少了兩人,這可怎么交待?

  敢大半夜跑到這里來犯二的,基本上都是膽大之輩,見到我們四人有模有樣的,頓時有一種人多勢眾的感覺,多少心里也有些優勢了,除了那個叫曼麗的女孩子外,幾個人都說要找回阿燦和老孟來。特別是老孟,這個三十多歲的家伙正是他們這次行動的組織者,好幾個人的旅程費都等著要找他報銷呢。

  他們想去找,但是卻想拖著我們一起,不然剛剛經歷了那種恐怖,現在腳都發麻,也不敢起那心思。

  說了幾句話,歐陽指間老先生揚手,說等等,別說了,他閉上眼睛,兩只耳朵一動一動的,然后從包里面掏出一撮頭發,是取自阿根身上的。趙中華立刻掏出一盒老式的火柴,劃燃,然后將這頭發點燃。

  頭發一點即燃,很快,發出一股古怪的味道,然后有煙往西邊飄去。

  我們沒有用手電直照著煙,旁邊的余光中,這煙呈現出白色,一下子便結束了。歐陽指間默念著算語,然后指著西邊的方向道:“小蕭,陸左,在那里,有阿根命魂停留的痕跡……嗯,十分的契合。走!”他抬腿便走,我們緊緊跟上,而那探險團的五人也一陣喧鬧之后,緊緊跟上來。我們一路走到了西面的樓道,正準備往上走的時候,突然從大廳的中間又有一聲凄厲的慘叫傳來,自上而下,接著我們看到一個黑影從樓上跌下,倏然跌到了下面去,沒一秒多鐘,傳來一聲沉悶的落地聲。

  這棟主樓,一樓到四樓的中間都是連通的,再往上,便是出租給各公司的辦公室了。我們趕緊沖到了四樓的圍欄桿旁邊,那手電往下看,只見一樓的大理石地面上,黑乎乎的,臥躺著一個人,頭摔碎了,一地的鮮血。

  死人了……

1條評論 to“第十二卷 第十二章 燃發引魂,樓墜重物”

  1. 回復 2014/12/07

    用舌頭舔了舔舌尖

    大樓的設計單位,有心存鬼胎之輩?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