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二十九章 將計就計

  “大兄弟,一個人呢?”

  聽到這笑吟吟的搭訕,我抬頭瞧去,卻見這是一個中年婦女,四十來歲,打扮十分規矩,不過臉上的那笑容一旦蕩漾起來,卻讓我有點老家那相親婆子的感覺。我這人經常跟各種各樣行業的人打交道,倒也不會太過于拘謹,微微一笑,說沒有,這不還有一小孩兒么?

  婦女就笑了,說你家孩子幾多漂亮哦,就像櫥窗里面的那洋娃娃一樣,精致得不像是真的——孩子她媽媽呢?

  我此處不與大部隊一同行動,除了安撫小白狐兒昨天有可能受到的心靈創傷,另外一個目的,就是深入群眾的內部,來仔細探訪一番,所以有人搭訕,便也跟她認真聊起天來:“孩子的媽媽啊,在老家呢,我是黔州人,這邊有個親戚,工作的時候路過,就過來探望一下,大姐,你是當地人吧?”

  中年婦女笑了:“是的嘞,我就是西陵峽那邊坡的人,大兄弟,你家親戚是哪個,說不定大姐我還認得呢。”

  兩人隨意客套兩句,便聊起了天來,通過交談得知,這中年婦女姓張,老家人都叫她張二姐。

  張二姐是外地嫁到宜昌來的,不過在這里也生活了二十多年,平日里在城里頭打點短工,農忙的時候就回家幫襯家里面做點農活。她比一般的鄉下人健談,可能是在外面見過許多世面的緣故,我跟她聊了一會兒,便說起了今年來西陵峽附近鬧鬼的事情,還談及那一帶年年都有小孩兒失蹤,談到這里,她突然抹起了眼淚來。

  我嚇了一跳,問她到底怎么回事,張二姐這才流著眼淚說道:“我兒子就是前年失蹤的,到現在都沒有找回來,不知道是被人拐走了,還是進了那個鬼老二的嘴巴里去了……”

  還有這樣的傷心往事?

  我瞧見她哭得真切,趕忙安慰一番,好不容易將她的眼淚勸住,然后問起經過,其實這件事情,對于她來說可是一件折磨,所以說得也不多,只是說自家六歲的兒子在他們干完農活回家之后,就不見了蹤影,問家中的老人,也是問什么都不知道,張二姐她先前生了一個大女兒,這個小兒子生得晚,所以最是疼愛,然而此番丟了,找了小半年又毫無音訊,于是跟婆家鬧翻了,自己跑到城里去打工,也只有農忙的時候,才得閑回來,幫忙干點兒活。

  張二姐說她丈夫對她并不好,要不是看在家里面還有一個大女兒在,她一年都不想回去一趟呢,而且她講我這女兒跟她家大妹小時候長得好像,喜歡得很,于是忍不住就跟我搭腔說話了。

  時過兩年了,我也沒有太多的忌諱,問起在西陵峽鬧得沸沸揚揚的諸多事情,張二姐左右一看,壓低著聲音說道:“大兄弟,你曉得吧,聽說是他們準備在我們這里攔河設壩,到時候要淹到了好多地方,將祖宗的墳墓都給淹到了水下,這還了得?所以聽我們那里的看陰婆講,說這是水龍王在領著一幫蝦兵蟹將在鬧事呢,目的呢,就是要阻攔上面的人過來勘測,聽說還要鬧得地動山搖,那才解氣呢……”

  張二姐說這話兒的時候,語氣低沉,學足了那裝神弄鬼的神婆模樣,我卻笑了,說二姐,這個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龍王,哪里有什么蝦兵蟹將啊,這些東西,都是編出來的,你怎么還信了呢?

  我本身就是修行者,知道這世間的奧秘頗多,但是道教之中的所謂天庭和西方千百佛陀,以訛傳訛的太多了,并非這世間本來的面目,所以四海龍王什么的,也只是當做一種敬畏和信仰來聽聽,不以為真,然而張二姐卻瞪起了眼來,一副著急模樣:“咋個不信呢,咋個不能信呢?大兄弟,你年紀不大,走過的地方不多,你是不曉得咧,這世間,有好多東西,都是科學不能夠解釋的,你不信,等以后撞到了,哭都來不及!”

  她跟我講了許許多多這邊古怪的傳聞,比如龍王爺省親,比如蝦二郎探母,還有長江水鬼冒頭,古往今來的典故,講得跟評書先生一般,我且湊合聽著,也不覺得這旅程乏味,而小白狐兒則趴在我的大腿上,一雙晶晶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對面這位阿姨嘴唇一張一合,想著這世間,怎么會有這種講話滔滔不絕之人。

  到了秭歸縣上,我帶著小白狐兒下了江輪,而張二姐也背包下來,瞧見我背著設計圖紙筒一般的東西,臉色就變了,說大兄弟,你莫非也是過來勘測建大壩的公家人?

  我擺了擺手,說不是,我背的這個,是畫,是一個朋友托我帶給親戚的,不是什么圖紙呢。

  其實這并不是畫,而是我的飲血寒光劍,外面的圓筒不過是偽裝而已,張二姐說了一大堆關于建壩害處的封建迷信,剛才嚇了一跳,此刻聽到我的否認,這才心安,左右一看,熱情地招呼我道:“大兄弟啊,你是第一次來我們這兒吧,你親戚在鄉下?要不然今天現住在這里吧,我有一親戚在這附近開店,很便宜的,二姐帶你過去,保準打八折!”

  說完這話,不由我分說地拉著小白狐兒朝著附近的巷道里面走,我準備去和努爾他們會合,并不愿意,然而卻瞧見小白狐兒朝著我眨眼,回過身來的時候,竟然塞了一個小紙條過來,我一邊假意上前去追,一邊將手掌里面的小紙條拆開來看,卻瞧見上面是小白狐兒用歪歪扭扭的字寫著:“有詐,將計就計!”

  簡單的六個字,讓我頓時就明白過來,也不再糾結,心中防備著,跟在后面走。

  我們一路來到了碼頭附近的一片破爛民房前,狹窄的巷子里面充滿了魚腥的臭味,張二姐一邊牽著小白狐兒的手,一邊跟我嘮叨她親戚的那家店子有多好,在前面一個轉折的時候,我瞧見小白狐兒的身子突然一軟,趕忙屏住呼吸,卻瞧見張二姐回過手來,朝著我噴一種白色的霧氣。

  我沒有嘗試驗證這是何物,也不會讓她誤以為我是死狗一條,翻出我諸多不便公諸于眾的東西來,于是裝作中了招,踉蹌著往后逃開,口中還大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我一喊,那婦人便有些驚慌,抱著被她迷暈的小白狐兒奪路而逃,朝著前方曲折的路上跑開了去。

  我瞧見張二姐跑了,這才沒有再裝作虛弱無助的模樣,摸著下巴想了起來。

  我不知道這個張二姐是人販子,還是更深層次的那種人,不過想來在她眼中,小白狐兒不過是一個無害的小女孩兒,必然就不會有太多的提防,若是如此,不管她是什么身份,尹悅都算是在那兒釘下了一根釘子。小白狐兒的修為與常人有很大的不同,不過在我看來,倘若不全神貫注,使用那煉妖壺觀術,即便是我,也拿這小屁孩兒沒辦法,就張二姐這點調調,未必能夠拿捏得住小白狐兒。

  小白狐兒沒有危險,那么唯一讓人期待的,就是她能夠從這個莫名上前來搭訕的婦女身上,挖出多少秘密來。

  這或許跟我們所來的這件事情有關,或許沒有,不管怎么說,都是一件不錯的主意。

  我腳步輕點,一下子就躥上了平房的頂上,瞇著眼睛瞧了一會兒,發現那張二姐背著小白狐兒跑出了這一片雜亂無序的平房區,接著坐上了一輛三輪車,朝著并不算大的縣城跑去。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后收拾行李,接著去跟徐淡定和努爾他們會合。

  水路陸路,差不多是前后腳到的,當地的宗教局是個真正的閑置部門,所以市局派來的聯絡員是跟當地的公安機關直接對口的,我在這個小縣城里面轉悠了一圈,趕到的時候,一堆人正在當地公安機關的會議室里面盤點資料。

  打過招呼之后,徐淡定有點兒奇怪我身邊的小白狐兒到哪兒去了,我笑了笑,說縣城這么大,她自個兒玩去了。

  當時外人多,他也只是笑了笑,沒再多問,而當谷雨和黃紫玲出去送當地的警察時,我才低聲跟努爾和徐淡定談起了今天發生的事情。努爾有點歧義,說你怎么能讓尹悅這么一個小女孩兒深入虎穴呢?要那個張二姐不是簡單的人販子,而是像老鼠會、集云社這樣的組長成員,那豈不是太冒險了?授人以柄,這不太好吧?

  徐淡定卻笑了,說梁老大,你又不是不曉得尹悅那小妖女的性子,等閑人,哪里能夠拿捏得住她?

  他這般一說,努爾搖了搖頭,卻沒說話。

  我們昨天討論的結果,是到幾處失蹤案較為集中的地方去現場摸一下,當下也是分成了三組,努爾帶著張勵耘、徐淡定帶著趙中華,而我則帶著林豪,另外市局派來的谷雨和黃紫玲跟著努爾、徐淡定,而我則有當地公安機關派的一個刑警副隊長肖異陪著,在會議室了解了一下情況之后,我又讓人查一下那張二姐,也不再等待,準備下鄉。

  至于小白狐兒,她就算做一根暗釘子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