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章 詭異山村

  小白狐兒尹悅到底有多讓人頭疼,這個只有對頭才能曉得,在我的眼中,她永遠是天上掉落下來的小天使,不過卻也不用我擔心太多,跟眾人討論完畢了之后,三組人便乘車下鄉,分散前往各處事件頻發的山村。

  西陵峽西起香溪口,東至南津關,航道曲折、怪石林立、灘多水急、行舟驚險,兩岸有許多著名的溪、泉、石、洞,從屈原、昭君、陸羽,到白居易、蘇軾這些歷史上鼎鼎有名的大家,都曾經在這里留下過千古傳誦的名篇詩賦,這里有著名的各處險灘,有的是兩岸山巖崩落而成,有的是上游砂石沖積所致,有的是岸邊伸出的巖脈,有的是江底突起的礁石。灘險處,水流如沸,泡漩翻滾,洶涌激蕩,驚險萬狀。

  我、林豪和肖副隊長所要前往的小嶺村,則正好在著名的兵書寶劍峽附近。

  所謂兵書寶劍峽,相傳是三國諸葛亮時的遺物,兵書實為北岸懸崖石縫中的古代懸棺葬遺物,它下面的“寶劍”,只不過是一塊崩落的絕壁上的突出的巖塊。

  山路顛簸,陡峭直立,車行到鄉場便難再進了,將車子扔在鄉政府讓人代管之后,我們三人便開始步行前往。

  肖副隊長是老秭歸縣人,對這一帶的地形以及風土人情十分熟悉,這也正是他自告奮勇陪著我們前來的原因,一路上滔滔不絕,跟我們講完案情之后,開始對這周遭的風景名勝盤點起來,講了幾個關于諸葛孔明與兵書寶劍峽的傳說,倒也頗有些導游的感覺。

  我身在修行之中,自然曉得被世人神話了的諸葛亮不但是一位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而且還是一位歷史上有著杰出造詣的陰陽家,雖說他并不如妻子在修為上有那般的厲害,但是他發明的木牛流馬、孔明燈和諸葛連弩,卻成為一時絕唱。

  一堆破木頭,是如何成為現代機器人一般的自動行走呢?

  一個羽扇綸巾的軍事,是如何呼風喚雨的呢?

  從茅山故有的典籍和我入職宗教局之后查到的史料,曉得諸葛亮便是和我李師叔祖一般,在符箓和煉器之道上面,有著很深的造詣。

  這些我也不細言,山路陡峭,一路上山而行,我面不改色,而修習過輕身之法的林豪也能夠堅持,唯獨領路的導游臉色有些發白,氣息也不由得紊亂許多,瞧見我淡然自若地在山地上行走如風,不由得感嘆道:“陳組長,你當真是好身體啊,不像我老肖,走幾步路,氣都喘不勻了。”

  我笑了笑,說術業有專攻,你們的工作基本上是動腦,而我們的工作,更多的時候是在與人動手,要是身體不好,說不定就有可能慘死街頭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我說的是真話,而肖副隊長只以為我在說笑,配合著嘿嘿幾聲,倒也不再多言。

  這路漫長,走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我們才到了小嶺村,這是一個由五個生產大隊(又作村民小組)組成的自然村,主村在山半腰上面,大約五十多戶人家,而就在這一百多戶人家的小山村里面,歷年來失蹤的少年兒童,就有十五位。

  這樣的比例,對于這么一個小山村來說,實在是太殘忍了。

  鄉上已經通知到了村里,我們進村的時候,當地的村領導在村前的山口迎接,肖副隊長來過幾次,他們都熟悉,對于我和林豪,肖副隊長的介紹,是中央來的專家,對于這個稱號,對方自然更是高看一眼,誠惶誠恐,唯恐哪里伺候得不夠周到。

  走進村子里面的時候,從村口到村委會的兩間破平房,一路上狗吠不止,此起彼伏,從村口一直蔓延到山頂上的那幾戶人家去。

  很多村民好奇地出來觀望,然而在我的印象中,村子里或多或少應該都會有一些小孩兒,然而這里卻沒有瞧見一個拖著鼻涕亂跑的小家伙。

  我出身的麻栗山龍家嶺跟這個村子有著很多相像的地方,所以更是感覺奇怪,到了村委會的院子里一落座,對方還沒有端過水來,我便將心中的這個疑問說了出來。

  小嶺村的村支書年紀才四十多歲,但是模樣卻卻跟六十多歲的老頭兒一樣,老態龍鐘的,磕著隨身帶著的煙槍,給我解釋道:“是這樣的,村子里但凡有點能力的人,都將小孩帶出去上學了,人也懶得回來;不過咱們這兒,沒能力的終究占多數,所以只能家家養著狗,將孩子鎖在家里頭,就怕哪天丟了——可就是這,去年還丟了三個,唉……”

  他一聲長嘆,生出無數凄涼來。

  這時有人端過兩碗水來,是白開水,沒有茶葉,只不過在底部小心地撒了點白糖,喝著泛著一點兒甜,我一口飲盡,然后站起身來,走到院子邊,看著這個犬聲狂吠下、氣氛沉重的山村,默然不語。

  原名陳子豪的林豪站在我的旁邊,也遠眺而望。

  過了好一會兒,我才問道:“小豪,有什么感想?”

  聽到我的詢問,林豪整理了一下思緒,然后認真地說道:“老大,坦白說,跟了你之后,我一直的想法不過是重新做人,謀得一份不錯的工作,也可以讓我父母高興,不過直到今天,我才曉得,能夠為別人做一些事情,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我點了點頭,說道:“食欲、性欲,支配權和認同感,這是人生存于世所需要的東西;前兩者是生物本能,比較容易得到滿足,而后兩者,特別是認同感,才是支撐我們舍身赴死的關鍵所在。”

  林豪點頭,恭聲說道:“受教了!”

  時間已是午后,短暫的休息之后,我們開始在村支書的帶領下,走訪了最近剛剛走失孩子的家庭,看到的一幕幕簡直就是觸目驚心,讓人覺得真的是特別的難過,特別是有一戶人家,兒子兒媳早年間車禍橫死,就指望著將孫子養大成人,然而卻突然失蹤不見,老兩口雖然還在生活,但是一雙眼睛里面卻空空洞洞的,沒有了神采,也沒有了生氣。

  看著這兩個行尸走肉的老人,我不由得對趕緊解開這離奇失蹤案背后的事情,多了幾份急迫。

  調查了好幾戶人家之后,得到的結果并不是很滿意,基本上沒有什么線索,而對方也將所有的事情歸結于水龍王的報復,這說辭跟我在江輪碰到的那個女拐子張二姐如出一轍。

  我但是特意問了一下這說法的來源,他們告訴我,是來自小嶺峰上面的顧奶奶。

  顧奶奶是誰?

  陪著我們的村支書告訴我,顧奶奶是這邊的接陰婆,平日里有個什么婚喪嫁娶、紅白喜事和頭疼腦熱的,鄉人都喜歡去找她。

  我明白了,也就是神婆。

  我看了一下他們給我指的小嶺峰,在臨江的那邊,山峰陡峭,怪石橫陳,下方不遠處就是兵書寶劍峽的得名之處,走都難得走,一般人是不會住在那里的,她在那兒,算是獨居。

  我大概問了一下,村支書告訴我,說顧奶奶就住在小嶺峰上面的小茅屋里,不怎么下來走動,便是有人來請,也要看面子,近年來她不知道從哪里找了一個遠房侄子,在嶺上開了幾片地,種些苞米、紅薯和小菜,平日里買東西或者別的,也就是她那個啞巴侄子露面。

  仔細想來,他也有大半年沒有見過顧奶奶了。

  沒有見過顧奶奶,那怎么水龍王的報復,又是從哪兒流傳出來的呢?我問了問,才曉得村人迷信,實在是沒有了辦法,就上峰祈福,方才得知。

  我想了一會兒,跟左右說道:“既如此,那我們也上峰頂去瞧瞧。”

  此行以我為主,所以我一說,周圍的人都沒有什么意見,都十分配合,收拾一番之后,便開始朝著小嶺峰上爬去。

  這小嶺峰看著就在眼前,然而真正要爬上去,方知其中艱險,有的地段,甚至都是陡直的路,非要通過藤繩,方才得行,這樣的路讓人有些望而生畏,不過卻也更加讓我多出了幾許好奇之心,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才會將家安在這樣險峻的峰頂上去呢?

  不管怎么說,應該都是高人。

  住得高嘛。

  一段時間的漫長跋涉,終于上到了峰頂,繞過兩道山彎子,前方是一小片的竹林,有春筍突出,碧綠之間,有三間小茅屋坐落其間,看不出雅意,反而有一種沉甸甸的陰沉之感。

  那房門緊閉,我們站在門口,村支書喊門,結果叫了大半天功夫,卻并沒有人應答,打量左右,瞧見那幾塊田里面種著的小菜茂盛,并不是沒有人住。

  村支書喊得嗓子眼都有些啞,我和林豪倒也沉得住氣,抱著胳膊在這兒看,然而肖副隊長卻有些氣悶了,想著我們這一路爬上趕路,輾轉奔波,卻止步于此,不由得急躁起來,幾步走上前去,就準備將門給推開。

  然而當他一推門,突然間,從那裂開的門縫里面,紛紛撒撒,飛出無數張白色的紙條來,將他給裹纏住。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