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一章 黑袍婆婆

  肖副隊長也是因為叫了太久的門,而對方根本沒有應答,心中才有些浮躁,卻不料這推門而入的一下子,突然間有無數張紙條從里面飄飛而來,將他給緊緊包裹住,拼命掙扎,卻不得解脫,就好像溺水的人一樣,伸出手,口中發出了“嗬嗬”的叫聲,便朝著前方倒了下去。

  這事情發生得太過于突然了,當旁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肖副隊長已經被那白色紙條包裹成了木乃伊一般,我瞧得詭異,快步沖上前去,將倒下的肖副隊長扶起,接著手上雷勁一震。

  我掌心的雷勁可是引自九天之上的至陽之物,這密密麻麻的紙條一收到刺激,立刻就像活著的蟲子一樣,朝著四周退散而開,窸窸窣窣,便又將肖副隊長的臉面給顯露出來。

  在鼻孔出現的一霎那,被紙條死死纏住、差一點窒息來的肖副隊長深深地吸了幾口氣,這才睜開了眼睛,露出了一臉驚容來,沖著我喊道:“這是怎么回事?”

  我將他身上的紙條拍散,沒有說話,而是瞇著眼睛,瞧向那扇被他推開半邊的木門,里面黑黝黝的,看得不是很仔細。

  我開口問道:“這兒的顧奶奶,平日里可有這神通?”

  旁邊的村支書也給嚇了一大跳,小雞啄米一樣地點頭說道:“傳說她很厲害,但是這般的手段,我也只是第一次瞧見。”

  我心中了然,手伸向了背后,將那圓筒紙盒的蓋子給擰開,手指一彈,那飲血寒光劍便跳了出來,落在我的手上,我不顧旁人詫異的目光,朗聲說道:“不問自來,實在是有些唐突,不過為了那些一個個支離破碎的家庭,又顯得沒有那么過分了。顧奶奶,我聽鄉親說您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得道之人,心中十分歡喜,想要跟您求教一下這小嶺村,乃至整個西陵峽周遭小孩兒失蹤的情況,還請奶奶教我……”

  我這般說話,鼻腔與胸腔共鳴,直接運用上了空靈之音,這話兒,一般只有真正厲害的歌者,或者修行者方才能夠說出來,一旦發出,來回震蕩共鳴,嗡然而響。

  在沉默了好久之后,里面傳來一陣蒼老的聲音:“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不過老婆子我這些年來一直纏綿病榻,沒有什么好招待的,年輕人,你且回吧,可別耽誤了太陽下山的日子——這兒,到了晚上,可不是很安全呢。”

  這聲音一說出來,左右的人都一陣詫異,想不明白為何村支書三番五次的呼喊,都沒有回音,怎么我一開口,對方就說話了。

  不過對方雖然是開口說話了,卻一上來就準備轟我們離開。

  而且言語之中,還有一些威脅之意。

  她越是如此,我越能夠感覺到這位隱居深山的神婆,很有可能了解我們此行背后的情形,不慌不忙地朗聲說道:“顧奶奶,纏綿病榻,有很多種情況,不知道您是哪一種?小子雖然才疏學淺,但是粗通一些病理之術,或許能夠為您分擔一點呢?”

  我將肖副隊長屏退往后,一邊說著話,一邊緩步走上前去,而里面的那聲音則變得越加飄忽不定起來:“年輕人,當真是膽兒大,不怕死啊!不過你真的要闖入我這門中,是死是活,可別怪老婆子我沒照顧好你呢!”

  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然一劍飛出,將那虛掩著的門給挑開了去,里面一陣霧氣涌起,接著飛出無數的紙條來。

  這些紙條跟剛才纏住肖副隊長的那些一般模樣,都是兩指寬、食指長的薄紙片,然而剛才包裹肖副隊長的那些紙條就像是沾了水,柔軟得厲害,上來就將他包裹得跟個木乃伊一樣,然而這回出來的,卻張張都鋒利得如同裁紙刀。

  若是普通人,肯定感受不到其中的銳利,但是我卻能夠從其中的炁場變化中,曉得倘若我被那紙條劃到一下,定然一塊狹長傷口便陡然浮現。

  飛花落葉,即可傷人,這是習武者所追求的那種舉重若輕的境界,然而在這么一個窮鄉僻壤之中,卻有這般的高手存在。

  不過面對著這樣恐怖的紙條,我卻并不慌亂,只是回頭招呼了一聲,讓眾人往后回避,手中的飲血寒光劍朝前一刺,然后逆時針地轉動風云。

  那劍一出,幾乎都不用深淵三法中的風眼,我便能夠憑著劍尖傳來的劍感,感受那氣流的變化,并且占據主導。

  無數的紙條驟然旋動,想要將我給切割成碎片,卻被我一把劍給攪動,失去銳意,便軟綿綿地朝著兩旁落去。

  一劍刺,一劍轉,還有一劍,直搗黃龍。

  我順著劍勢,沖到了茅屋里間來。

  外面正是下午時分,天光四亮,然而當我沖進里面來的時候,卻是噩夢一般的黑暗,從光明到黑暗,僅僅只是一瞬間,我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而在這一霎那,我陡然感覺到四周都傳來了勁氣噴薄的動靜。

  有伏擊。

  而且還是蓄謀已久的十面埋伏。

  我心中有些驚訝,卻并不慌張,手中的長劍朝上一舉,然后嘿然笑道:“真的當我是魚腩?”

  真武八卦劍,乾字劍和坤字劍防守,巽字劍和震字劍反擊。

  巽代表風,震代表雷,此劍一出,立刻有風雷之聲,叮叮當當,一陣脆響,我很快睜開了眼睛來,瞧見竟然有四個黑袍老太婆從梁上,床底以及柜子角落沖了出來,提著拐杖朝著我攻擊。

  這些老太婆臉色木然,手上的勁道卻是狠厲十分,砸過來的時候,那沉重的風聲驟起,讓人聽了都有些膽寒。

  我一把劍像驟雨一般疾刺,丁零當啷,與這些兇狠的黑袍老太婆周旋。

  在試探了一會兒之后,我猛然瞪起雙眼,厲聲喝罵道:“好你個不講道理的老太婆,裝神弄鬼,老子就揭開你這真面目,讓別人瞧瞧你這神婆的臉皮之下,到底藏著怎樣的齷齪!”

  這話兒一說出口,風眼驟發,四周的這幾個黑袍老太婆就變得站不住腳跟了,緊接著我一記清池宮十三劍招最犀利的一式,劃圓而起。

  四個老太婆被我一劍腰斬,從中截斷,然而卻并沒有流出什么鮮血,而是被一股黑霧給吞沒,而在留出來的那一抹空白之中,我又瞧見了折紙的痕跡。

  原來這些兇厲的老太婆,卻也還是紙人。

  不過將這些紙片人給斬破之后,我卻感受到了一絲來自角落的痕跡,一點兒也沒有停留,舉劍就朝著那兒再次刺去。

  操控一切的那個家伙,就蹲在那里。

  然而還沒有等我沖出一步,黑暗中突然沖出一個黑影來,看也不看我,而是朝著旁邊的窗戶跳過過去,我腳尖輕點,從那被撞開的窗戶沖出,卻只見到一個黑影,朝著峰底跳了下去。

  從那背影來看,卻也正是一個黑袍老太婆,估計正是我們此行想要找到的顧奶奶,半空中還留著一句話,驟然而落:“年輕人,你等著,咱有的是見面的機會!”

  我走到崖邊來,瞧見這下面竟然是那奔流到東的長江水,而這兒則正是西陵峽最險峻的一處峽谷處。

  顧奶奶從峰頂跳了下去,很快就化作了一條線,隱沒于無形。

  我看著激蕩洶涌的長江水,沒有跟她一同跳下去的心思,一來我水性雖好,但也不是在激流浪涌之中搏命的本事,二來要是萬一在水下還有埋伏,那可不比在地上打斗那般輕松。

  我瞇著眼睛,瞧著那老婆子不見了蹤影,回過頭來,朝著村支書笑道:“村里面的人,可曾瞧過她這般的手段?”

  村支書和肖副隊長瞧著這幾百米的落差,完全驚呆了,想著倘若是自己從高處跳下的感覺,頓時就不寒而栗,又聽到我這話兒,頓時苦笑道:“哪里曉得哦,要是真的曉得她這么厲害,早就請她到村子里面來坐鎮,也不用那么害怕了哦。”

  我聳了聳肩膀,不說話,而旁邊的林豪則冷笑道:“還請她?說不定人就是她給擄走的呢。”

  能夠有這般本事,而且又不愿意和我們見面的人,還真的很有可能,不過到底是不是她,我們還是不能這般武斷,我帶著人搜索了一下顧奶奶的三間茅草屋,除了普通農戶家中的物件之外,我還瞧見了很多竹篾、白紙等材料,以及紙人、風箏等半成品,有的上面還有用雞血描繪的符文圖案,另外我還瞧見了一張古舊的畫像,上面的那一位,應該是九黎之主。

  除了這些,倒也搜不出什么別的東西來,感覺盡管匆忙,那老婆子還是將最重要的東西隨身帶走了。

  我們在小嶺村又做過一些調查,到了黃昏,決定先返回縣上,跟其他幾組人碰一下頭,看看到底怎么一個情況。

  回到了縣里面的招待所里,已是夜里,我還沒有等到努爾和徐淡定的人,卻聽到房門有人來敲,打開門,是一個十來歲的少年,穿著一件發黃的肥大校服,打量了我一眼,然后說道:“你是陳志程叔叔么,我這里有一封信給你,是一個小妹妹叫我送過來的。”

1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三十一章 黑袍婆婆”

  1. 回復 2014/10/31

    虎皮貓大人

    11天了,佛爺休長假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