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二章 拜碼頭

  這少年個兒不高,說的又是當地的方言,我勉強能夠聽懂,瞇著眼睛瞧了一下,這才伸手說道:“我是陳志程,把信給我吧!”

  少年并沒有掏出信來,而是說道:“那小妹妹說我把信給你,你會給我一塊錢。”

  九十年代初,買糖塊也就幾分一毛,一塊錢算得上是一筆不錯的收入,也由不得這少年屁顛屁顛地跑過來,我為小白狐兒的機智笑了笑,從兜里面掏出了一塊錢來,然后問他道:“那小妹妹是在哪里碰到的你?”

  “老車站。”

  少年喜滋滋地接過了錢,驗明真偽過后,從懷里面掏出了信來。

  說是信,其實就是張折得嚴實的紙條,因為是貼身存放,所以浸潤了汗水,拿在手里有點兒濕,那少年把信給了我之后,轉身就跑開了去,我沒有對他多做盤問,免得惹人懷疑,而是順著折痕,將紙條展開了來,瞧見尹悅那歪歪扭扭的字體,躍然而出。

  我原本想讓小白狐兒上幾天學,接受些教育,也好識幾個字,只可惜這小妞兒并不愿意離開我,不得已,她的文化教育工作都是我和一組幾個兄弟幫著教的,因為都是大老爺們,又沒有什么經驗,所以質量并不是很好,但好在她自己還算聰穎,交流起來倒也沒有問題。

  只可惜這字兒寫得歪歪扭扭,實在遺憾。

  就一張小紙條,字寫得不多,小白狐兒告訴了我,說那張二姐上面還有兩人,有修為的底子,看得出來,并不是普通的人販子團伙,而這兩天時間里,又多了三個小孩,她瞧過了,都是十分有修行根骨的胚子,由此看來,這伙人當著不是什么等閑人物。

  小白狐兒在紙條末尾告訴我,說她馬上就要被轉移了,她想跟著過去,深入虎穴,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線索出來。

  我和小白狐兒在一起也有大半年的光景了,彼此十分熟悉,也有約定好的聯絡手段,看過紙條之后,又想起送信的少年談及他是在老車站碰到的小白狐兒,想來她應該已經被轉移到了鄉下去了。

  要說不擔心小白狐兒,那肯定是假話,對于我來說,她和胖妞一樣,因為在我最孤獨無助的歲月一直陪伴在我身邊,所以一直都是十分特殊的存在,如今胖妞不見了,杳無音訊,小白狐兒是失而復得,她倘若要是出了點事兒,我絕對是不會原諒自己的。

  不過我也曉得一點,那就是作為特勤一組的頭兒,我必須要為我手下的組員負責,為我們的案子負責,為了那些無數支離破碎的家庭負責。

  所以,很多時候,我不得不將自己的情感給收斂起來,一切都以任務為主。

  到了晚上九點多鐘的時候,另外兩組的人員都陸續回到了縣城,顧不得上休息什么,大家便一起來到了縣局提供的會議室里來,由帶隊的努爾和徐淡定匯報了今天的收獲。首先是努爾,他們此行所去的是重災區騾馬洞附近,那兒幾乎占失蹤人口的一半以上,然而他們過去的時候,發現并沒有什么陰氣濃郁的地方,也沒有什么線索可查,不過走訪相關的人家之時,卻聽到一個說法……

  我問是不是有人對在這里攔江設壩有意見,而且還將此事歸咎于江河里面的水龍王發怒?

  努爾點了點頭,示意張勵耘來講。

  張勵耘抿了抿嘴巴,告訴我們,說他們也曾經查過這謠言的源頭是哪里,經過調查,來自兩個方面,一個是別的鄉,口口相傳,還有一個就是騾馬洞附近的一個算命先生。他們下午去找過那個算命先生,人找到了,結果一問三不知,弄到后來,那老神棍跪在地上,哭著坦白,說自己講的這些,是騙別人的。

  至于說法來自哪兒,也是以訛傳訛,別人上門來問,他就胡口謅的。

  努爾覺得這個家伙有點問題,不過一時之間也沒有辦法,于是讓人想盯著,回頭在審問一下,看看這里面到底有沒有貓膩。

  看來水龍王這事兒的說法還是蠻有市場的,徐淡定他們那一隊也遇到了這個說法,不過調查的結果得知,主要還是來自于兵書寶劍峽那邊的顧奶奶,聽說那是一位十里八鄉都很有名氣的神婆,好多人找她求事,十分靈驗,所以她一旦開了口,都覺得這事兒沒跑的,八九不離十了。

  談到這里,所有人都看向了我這邊來,畢竟位于兵書寶劍峽的小嶺村,可是我親自過去查看的。

  我有些累,讓張勵耘代我講起,那年輕人倒也有所準備,將我們今天去小嶺村發生的事情講給大家聽,當得知那個所謂的顧奶奶竟然是一個化紙為人的高手,而且竟然還在我面前沖下峽谷,跳入了幾百米落差的江水中去,不由都變得興奮起來,趙中華敲著桌子喊道:“既然是這樣,那么這件事情那就差不多了,只要將那個顧奶奶的人給找到了,說不定事情也就水落石出了。”

  趙中華是新人,辦事全憑觀感,而努爾則想得更深一些,對我說道:“這么看來,這一帶倒也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平靜,不過不知道江湖上有名有號的人物,哪個在這邊?”

  能夠有這般厲害身手的人物,自然不是默默無名之輩,我們是外來客,對這一片不熟悉也是正常的,但谷雨和黃紫玲是本市有關部門的人員,自然知道許多事情,在受到努爾的疑問之后,谷雨猶豫了一會兒,然后說道:“大沙壩的黃宗憲老先生,也就是紫玲的爺爺,算得上是這一帶比較有名的人物;而他們家,其實也是荊門黃家的分支……”

  “哦?”

  我看向了旁邊這個算不得多起眼的女干部,笑著說道:“小黃同志,想不到還有這么一份淵源呢?實不相瞞,荊門黃家的當代少主,在總局跟我也是關系還不錯的同事,我也不客氣了,這些事兒,你爺爺那邊,可有什么說法?”

  被我這么問起,黃紫玲的情緒多少也有些局促,解釋道:“我出來兩年了,倒也沒有聽我爺爺提起過這事兒來。”

  她這么說,我便知曉當地的有關部門對于這事兒的認識,倒也說不上有多深刻。

  從努爾和谷雨兩人的對話來看,黃紫玲的爺爺,也就是大沙壩的黃宗憲,想必是這一代鼎鼎有名的人物,說不得就跟我家應顏的蕭家在句容天王鎮的地位一般,像這樣的人家,對于境內發生的事情,心里面莫不是有一本帳在的,別人倘若是想要在這里惹事,要么就拜過了山門,要么就是實力太過于龐大,要不然是不可能出現這事兒來的。

  這是基本的思路,可笑當地的有關部門雖說將黃紫玲吸收進了來,但是卻選擇性的忽視了這里面的關系,不知道是有人刻意為之,還是這黃宗憲有些問題。

  見黃紫玲這里問不出來,我便也不再多問,又聊了幾句,便讓忙碌一天的大家先行歇下,而我則跟努爾一起,由黃紫玲引薦,連夜拜訪沙壩黃家。

  我們三個人,再加上開車的林豪,四人連夜趕往大沙壩,一路曲折,饒是林豪這家伙開的車很猛,也是到了凌晨時分才到了地方。

  盡管來得倉促,但是我們手上都還是帶著有一些煙酒人參之類的禮物,這是村子里間最大的一處宅院,黃紫玲去叫門,喊了二道口,便有人驚喜地開了門,黃紫玲給我們介紹,說是她二叔。黃紫玲二叔是一個五十來歲的中年漢子,留著黑色短髯,一雙眼睛晶晶亮,當得知了我們的來意之后,他叫來了他的兒子,讓去后院看一看,問爺爺有沒有入睡。

  因為是上面來的人,所以黃家二叔在客廳里陪著我們坐了沒一會兒,他兒子就扶著一個精神矍鑠的老人走了過來。

  那老人身穿灰色練功服,一把雪白胡子,也有幾許仙風道骨的味道,卻正是我們要找的黃宗憲。我和努爾起身招呼,雙方坐下之后寒暄一陣,因為來的時間也晚了,我便也沒有怎么繞彎,直接說起了這里面的事情來,但話兒還沒有說到一半,卻瞧見老人的臉色微微一變,我心中便明了幾分,曉得他們必然是知曉一些情況。

  不過當我真正問起的時候,對方卻咬定了口,說這事兒他們這一帶倒也沒有發生過,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我心中冷笑,無論是災情最嚴重的騾馬洞,還是我去的小嶺村,離這兒都不算太遠,而且像顧奶奶這樣的人物,作為地頭蛇,他們焉能有不認識的道理?

  不過對方不肯說,自然有不肯說的道理,我和努爾就當是拜碼頭,盡管對方一直挽留,但是也就留下了黃紫玲,然后驅車返回。

  次日,黃紫玲從老家回來,我把她單獨叫到了一邊,開誠布公地說道:“小黃同志,有的東西,你家里人顧慮太多,所以我也沒有仔細問,但這案子是你親自跟的,你覺得,如果置之不理,會不會太過于冷血和無情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