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三章 疑蹤詭異

  黃紫玲是中專畢業之后加入的宗教局,雖然參加了兩年工作,實際上也就才是二十一二歲,不過因為職業的關系,打扮得有些老成而已,而我一旦擺出了上級領導的架勢,并且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她并不等我再多勸,便眼圈一紅,給我講起了這里面的緣由來。

  原來這事兒她當真是不曉得的,不過我昨天走了之后,一頭霧水的她也算是明白了情形,便開始問起了緣由來,然而她二叔卻一下子將口子堵死,板著臉讓她小孩子不要多管閑事,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不要被人當做槍來使,而她爺爺則皺著眉頭不說話,顯得十分糾結。

  黃紫玲把這些天來自己深入調查之后發現的情況拿出來,說給自家人聽,當她講到好多因為失去孩子、流離失所、支離破碎的家庭以及那些老人的情況時,她二叔依舊板著臉,然而她爺爺卻終于還是嘆了一口氣。

  從她爺爺那里,黃紫玲得知這件事情,恐怕跟一個叫做岷山老母的老女人有關系。

  那個老太婆原來是住在西川和甘肅交界的岷山雪寶頂之上,十分厲害,后來聽說跟西川的鬼面袍哥會交好,于是順流而下,來到這一帶活動,五年前的時候黃宗憲曾經跟岷山老母交過手,結果大敗而歸,傷到現在都一直還沒好,那人不知道什么原因,留了他一條性命,于是兩邊也就相安無事的待著了。

  黃紫玲自小就曉得自家跟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第一世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于是問遇到這樣的事情,干嘛不跟主家聯系呢?

  這話說得老爺子一陣苦笑,而她二叔則冷冷地將事實給揭露了出來——原來這黃老爺子雖說是荊門黃家的分支,但是當年跟黃家家主有過齟齬,關系并不算是很好,后來現在的主家得了勢,一門豪強,他們在荊門也就沒有了立足之地,這才跑到這窮鄉僻壤來。

  也不是喜歡這里的山山水水,只不過是避得遠一點,免得被別人瞧見了不順眼,順手做出許多削了臉皮的事情來。

  黃紫玲至此方才曉得,原來她一直以為是靠山的荊門黃家,只不過是長輩扯起來的一張虎皮而已,真正出了事兒,一點用處都派不上。

  難怪爺爺以前經常出遠門,然而這幾年卻總是窩在房子里不出去,雖說模樣看著還挺精神的,但是白頭發卻驟然長出了許多來。當一切明了之后,黃紫玲不由得心臟緊縮,她一直覺得爺爺在修行的道路上,是自己的明燈,也是永遠都翻不過的高山,然而卻沒想到平日里威風凜凜的爺爺,竟然還有恐懼到連對方的名字都不肯說出,以求保命的時候。

  黃宗憲開了口,倒也不是良心發現,而是覺得中央調查組的人下來,或許有能力收拾這一伙盤踞在西陵峽附近的過江猛龍,于是便將自己了解到的情況,給黃紫玲交了底。

  其實他這些年來一直龜縮保命,了解得也不多,就曉得那岷山老母在某一處險要的江灣峽溝里面開了道場,手下也有一幫子干將,勢力基本上囊括了這一帶的山山水水,狗腿子也多,但是至于誰是誰不是,他也不是很清楚。

  而我們所要調查的那些孩童失蹤案,則都是她來過之后發生的,雖然沒有證據表明就真是她做的,但是這一帶除了她,也沒有人能夠做出這些事情來。

  另外,聽說岷山老母極愛黃金珠寶,是個見錢眼開的婦人,而她腦子里除了古古怪怪的門道,賺錢的路子倒也不多,這一片流域附近的城市,好多“丐幫”的組織者,據說都是她的人。

  這些便是黃宗憲通過黃紫玲給我轉達的消息,雖說這方法曲折,而且目的并不算純凈,但我還是依舊承了他的情,因為通過這地頭蛇所提供的信息,再結合我們這兩天的調查和見聞,便可以大概串聯出了一個事實來,那就是躲在這背后的罪魁禍首,應該是一個叫做岷山老母的女人,她是這個組織的頭目,而麾下應該還有一幫子的人,有人負責掌控局面和制造輿論,有人負責牟利,有人則負責……拐賣。

  那些突然失蹤的孩童也許并沒有死去,而是被岷山老母的手下給拐帶了,有的被帶到外地去乞討,有的變成了小偷,而若是有些修行資質的,則可能變成了這個組織的后備成員。

  而倘若是抵抗得很堅決,恐怕那滾滾東流的長江水底下,也不乏被水鬼拖死的小孩兒尸體吧?

  我刨去消息的來源,將這個情況通報了特勤一組的全體人員,包括我手下的人,以及協同的人員,所有人都感覺比較震驚,而努爾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后,對我說道:“志程,對方倘若是這么一個龐大組織的話,我覺得我們的人手還是有些不夠。”

  我點了點頭,此行下來,我就帶了六人,小白狐兒作為我布的一招暗棋,被人拐走了,實在有些捉襟見肘,而當地的有關部門并沒有什么厲害角色,谷雨和黃紫玲在他們局里面已經算是優秀,但是不論林豪,即使是抽出資歷最淺的趙中華,也比他們任何一個人要厲害許多。

  無人可用,我想了想,還是下了兩個決定,其一就是將駐守總部負責協調工作的四張都調下來,其二便是讓谷雨親自去聯絡市局,隨時能夠抽調部隊,進行協查。

  命令下去之后,我、努爾和徐淡定開始研究突破口,發現這個岷山老母雖說行事犀利,但是作風卻十分謹慎,也不張揚,當初能夠將黃家老爺子的性命留下,卻還是放了手,至于其他的地方,也是嚴實得很,沒有什么空隙可鉆。

  唯一的兩個漏洞,一是我昨日去小嶺村的時候,與我交手的顧奶奶,以她的身手,絕對是岷山老母麾下的重要人物,而另外一個,這是小白狐兒。

  連我自己也沒有想到,當時與小白狐兒故意做的一場戲,卻是此時此刻唯一的突破口。

  不過小白狐兒剛剛下去,按照程序來說,不一定能夠見到岷山老母,甚至還不一定能夠瞧見級別比較高的人物,所以我倘若是按照跟她約定好的秘法找尋過來,恐怕也只能打草驚蛇,而對方倘若壁虎斷尾,那可真的就有些浪費這手好棋了——畢竟我們此番下來,所要做的不是找一兩個小雜魚級別的替罪羊,而是窮根問底,將藏在西陵峽這里的那條大老虎給揪出來,然后打掉。

  最好打死。

  如此一商議,我決定還是原地不動,再等兩天,一來是等待張大明白他們幾個可靠的人手,二來也是容小白狐兒那邊有所進展。不過這里面的事情,我并沒有全部都露出了底,而是有保留的講了出來,特別是小白狐兒這一招,我是沒有跟努爾、徐淡定之外的任何人提起的。

  這個是王牌,也是我們此行得失的關鍵,不到最后,我是不會給予揭曉的。

  不過出于對小白狐兒的安危考慮,我在最后,還是決定讓水性最好的徐淡定出馬,先去確定一下她大概的位置,免得我牽腸掛肚。

  如此一來,次日大家都沒有太多的事情做,除了讓谷雨回市局去聯絡之外,其余的人我都讓他們去街上轉悠,看看有沒有什么發現。當然,這命令也是為了讓徐淡定有機會脫身。

  我們送谷雨出門,瞧見他開車離去,我旁邊的努爾突然不動聲色地說道:“這個人,有問題。”

  我左右一看,瞧見大家都沒有注意到我們的談話,于是壓低了嗓門問道:“什么個情況?”

  努爾說道:“昨天跟我們出去的時候,他至少消失了兩次,有一次小七告訴我,說他到附近的小店去打電話了。有什么事情是需要背著我們打電話的?兩種可能,第一,跟當地市局匯報工作,第二,給我們的對手通風報信。這是我懷疑的第一點,第二便是黃紫玲跟沙壩黃家的關系,這一點他應該事先知道,卻到了昨天方才提出來,我不知道緣由是什么,或許是想要誤導我們,也不一定呢……”

  努爾雖然口不能言,但是畢竟比我多混了十幾年的機關,很多東西看得反而比我通透許多,我原本的想法模模糊糊,而聽到他這么一說起來,很多事情似乎變得明了許多。

  不管他的立場到底在何方,總是有問題的沒錯。

  我思量了一會兒,問他怎么辦?

  努爾想了想,然后問我道:“我最近新學了一些巫門之術,能夠很大幾率讓人說真話,你介意我對自己人施展么?”

  我皺了皺眉頭,然后說道:“會不會很殘忍?”

  努爾笑了,說:“就如宿醉,可能會臥床休息一兩天吧。”

  我點頭,然后伸了一個懶腰,折回招待所去睡覺,養精蓄銳,等待谷雨從市里面返回來,以及徐淡定帶來的小白狐兒的消息。

  一開始,整件事情很迷茫,然而此刻卻簡單很多。

  因為秘密,總將會揭曉。

  一覺睡到夜幕降臨,這時我的門被敲響了,門口傳來努爾沉悶的腹語:“谷雨回來了。”

2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三十三章 疑蹤詭異”

  1. 回復 2014/10/23

    一日一天

    楊小賴成丐幫幫主了

  2. 回復 2014/10/26

    我第一

    好好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