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四章 搜魂三問

  努爾這么一說,我心中便是一跳,想起先前跟他所說的,要拿疑云重重的谷雨來開刀,看一下他屢次古怪的行為背后,到底是什么情況,便吩咐道:“讓他去會議室,我們在那里見面。”

  對自己人用搜魂術,這事兒并不地道,不過谷雨終究不是自己的隊員,而種種古怪的行徑已然讓我們感受到了不安,那么該做的還是要做,但是為了避免手下人有可能產生的不滿,我還是覺得要將這件事情控制在一個小范圍之內,所以此事就只有我和努爾知道。

  來到會議室,努爾已然在這里做過布置,點了線香,門后桌下,也抹了牲畜的血,還有一些地方也有布置,但是我卻也瞧不見。

  谷雨是跟努爾一同推門而入的,走進來的時候,鼻子吸了吸,先是跟我招呼了一番,然后皺眉說道:“什么味道,怎么感覺怪怪的?”

  我不給他聯想的時間,手搭在了桌沿上面,詢問他這次去市里面聯絡的相關情況,谷雨猶豫地坐下,有些為難地說道:“陳組長,這事兒我辦砸了,沒有能夠說服市局的領導,他們覺得證據不夠,貿然調動部隊,這件事情他們無法給上面做出解釋,即使去了,也未必會得到批準。上面的意思,是這邊要拿出有力的人證或者物證來,他們才好說話——不過我們局長已經跟這邊的公安機關打過招呼了,說如果有必要,這邊會全力配合……”

  我點了點頭,表示理解,基層的有關部門,并沒有受到相對的重視,這是正常的情形,一來我們從來都是很低調,秘而不宣,二來他們已經習慣了基層這種清淡悠閑的生活,幾張報紙一杯茶,一天就這么晃過去了,也懶得擔太多的責任。

  這體制里面,想出頭、上進的領導干部不是沒有,但是要么就已經走得很遠了,要么就被現實撞得頭破血流了,更多的人則甘于平庸,更傾向于妥帖、扎實的方案。

  谷雨本來以為此次“無功而返”,我會表現出不滿來,畢竟像我這個年紀,對控制自己的情緒還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不過我卻只是笑了笑,無所謂地說道:“有則好,無則罷,對于岷山老母這些人,真的派一隊武警來,未必能有什么用處,盡人事,聽天命而已……”

  我這般的好說話,讓谷雨有些意外,看著我,小聲地說道:“雖說如此,但這總還是我們工作的失誤。陳組長,你看這樣行不行,我跟這縣公安局的領導有點交情,不如……”

  我揮了揮手,沒有讓他多做無用之功,而是平靜地說道:“其實你們上面考慮得很對,要是沒有揪出有力的證據,一切皆是猜測,那就沒有什么意義。”

  谷雨沒說話了,坐在我對面的他雙手放在膝蓋上,顯得有些局促了,我喝了一口桌子上面的開水,潤了潤喉嚨,然后說道:“對了,老谷,我知道紫玲她是沙壩黃家的,但不曉得你老家是哪里咯?”

  谷雨聽我轉換了話題,略微一愣,不過很快就回答道:“我啊,我不是這兒的人,也沒有小黃那樣的家世背景,我爹以前就是這個局里面的,后來他因公犧牲了,我就頂了崗,這一干就二十多年過去了,如今想想,時光如逝啊。”

  他頗多感慨,而我卻看了一眼旁邊的努爾,他點了點頭,然后站了起來,從懷里掏出了一個東西,平靜地問道:“老谷同志,看看這東西,你認識么?”

  努爾擺在桌子上面的,是一塊有著螺旋花紋的巖石,巴掌大,黑褐色,螺旋的紋路圍繞分布,最后集中在了最中間的那一個點上面。

  而那一個點呈現出一種晶瑩剔透的黝黑,宛如一只眼球。

  我說宛如一只眼球,那是這石頭的外型,然而當努爾開始真正施術,意念集中的時候,被引導者瞧過去,在線香,符文以及各種布置的炁場籠罩下,卻能夠感覺像看到一顆真實無比的眼球一般,深邃黑暗。

  谷雨低頭看下去的那一瞬間,整個人都變得遲緩了許多,接著我瞧見他的眼神渙散,臉上的表情漸漸變得木然起來,便曉得他已然中了努爾的巫術之中。

  努爾的巫術傳承于麻栗上蛇婆婆,神秘的蛇婆婆便是連王朋的師父,青城三老之中的夢回子也要敬重的人物,自然不是等閑之輩。

  在一陣類似于呢喃的咒文之后,努爾看了我一眼,然后提出了三個我們精心準備的問題。

  第一問是:“你叫什么名字?”

  這是找回本我,確定身份,谷雨很準確地答出了自己的名字來,眼神繼續渙散,已然處于了一種輕度催眠的情形去。

  第二問是:“你的工作是什么?”

  谷雨報上了自己的職位。

  第三問來了:“除此之外,你還需要做什么?”

  回答是“監視”,這話兒讓我們精神一震,相互對視一眼,然后努爾忍不住心中的激動說道:“監視誰?是誰在指使你的?”

  谷雨木然地說道:“監視宜昌這一帶的動向,任何可能威脅到厄德勒安危的行動,都需要反饋上去,這是我的職責。是誰指使我的?是……”

  他拖長了語調,仿佛在沉思一樣,而那話兒就已經在唇邊迸發出來的一霎那,突然將他的雙目一睜,臉上的表情頓時就開始扭曲了來,努爾瞧見了,額頭的青筋一跳,腹中急切地喊道:“不對,他醒過來了……”

  話音未落,谷雨的臉上瞬間變得無比扭曲,從椅子上面豁然而起,朝著努爾撲去:“混蛋,竟然敢對我下手,找死!”

  這事情實在是太過于詭異了,不過我卻曉得,谷雨定是被人下了降頭或者巫術,平日里沒事,但是只要在這種狀態下,一涉及到某一個人的名字,便會立刻發作,如此刻一般。事發突然,他一下就撲倒了努爾的身上,跟努爾滾落在了地上,接著一雙手如鐵箍一般,緊緊地掐著努爾脖子處的喉嚨那兒。

  我瞧見努爾伸手來拿住,但是卻掰不開他的手,心中驚訝,趕忙上前相幫,卻發現這家伙的手上竟然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根本弄不動。

  努爾的臉色開始發紅發青了,顯然是被他掐得有些難受,我感覺不能再繼續了,一咬牙,血勁上涌,右眼之上立刻浮現出一顆神秘符文來。

  透過這旋轉不定的神秘符文,我瞧見一股黑線從谷雨心臟出流到了雙手之間,這便是支撐他變得如此詭異的緣由,于是果斷地出手,將他的一對胳膊直接給弄折,黑線斷開,力道不再,這才將他給弄開了去。

  而就在這黑線一斷之后,無力再繼續的谷雨咧嘴一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齒來,桀桀怪笑道:“想要從我口中套出秘密?哼,你們真的想得太美了……”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剛剛從死亡邊緣徘徊過來的努爾猛然喊道:“小心,他要自爆!”

  我這才發現他心臟處的那黑線源泉變得劇烈而躁動不安,隨時都有可能噴涌而出,不過經由努爾提醒,我卻已經把握到了關鍵所在,一掌拍在谷雨心口,雷勁一出,先是壓制住它上涌的那一波勁兒,接著煉妖壺觀術立刻施展而出。

  那邪惡到了極點的黑線被我的虎口吸入,暴戾之中,帶著一絲不甘,從谷雨的口中喊了出來:“你這混蛋,我不會放過你的……”

  語音最后,卻是被我給吸入虎口之中去了。

  這氣息一消,谷雨卻是雙眼一翻白,昏死過了去,我看了努爾一眼,他將手指貼在了谷雨的脖頸之處,按了兩下,朝著我苦笑道:“意識昏迷了,如果沒事,三五天就能夠醒過來;要是受創嚴重,估計這輩子也就醒不過來了。”

  “植物人?”

  我說了一句,心中止不住地有些發寒,站起來,坐會原位去,然后問努爾道:“厄德勒,這個名字,應該是邪靈教徒對自己教派的稱呼吧?這里面,還有邪靈教的事情?”

  努爾點頭,說除了邪靈教,很難想出還有誰能夠有這樣的實力,當著我們兩個玩出這么一手。

  僅僅只是一個不入流的谷雨,就能夠弄成這么多驚險來,這對手當真是有些恐怖,我和努爾回過一口氣來,看著地上躺著的谷雨,都感覺十分麻煩。

  雖說潛藏在谷雨之中的那股意識沒有能夠自爆成功,而是給我給煉化了,但他若是蘇醒不過來,我和努爾這邊還真的有些難以解釋。

  不過麻煩總是需要面對的,我立刻讓人趕緊過來,將此刻的情形說清楚,得知谷雨是潛伏的內奸,包括我們自己的組員都感覺有些詭異,而就在此時,一身濕漉漉的徐淡定出現在了門口,跟我招呼道:“大師兄,我回來了。”

  此刻的會議室一片亂,我留努爾在這里收尾,走出來,拉他到了一旁,沉聲問道:“怎么回事?”

  徐淡定往會議室看了一眼,然后說道:“事兒有點麻煩了。”

8條評論 to“第六卷 第三十四章 搜魂三問”

  1. 回復 2014/10/21

    我第一

    好的是好

  2. 回復 2014/10/25

    書迷

    求快點更新

  3. 回復 2014/10/26

    我第一

    好久沒有人了

  4. 回復 2014/10/26

    我第一

    好久了我

  5. 回復 2014/10/27

    我第一

    好看的

  6. 回復 2014/10/27

    我第一

    好看書啊

  7. 回復 2014/10/27

    皮蛋瘦肉粥

    更新的有一點小慢呀,等的花兒都謝了

  8. 回復 2014/10/29

    我第一

    好好看書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