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五章 空城計

  “什么問題?”

  我瞧見徐淡定身上的衣服還都沾著濕漉漉的水汽,站在我面前,挪動了一下腳步,便出現了兩個濕腳印,便曉得他應該是下過了水,而開口便又是這么一句話,我便拉著他,來到會議室旁邊的休息間里,然后沉聲問道。徐淡定進門之前,看了一下亂糟糟的會議室,努爾將昏迷過去的谷雨給抱了出來,奇怪地問了一句:“這兒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將剛才的事情跟他簡單講了一遍,徐淡定沒有多問,而是跟我解釋起了他這邊的事情來。

  白天的時候,我讓各人四處打探消息,而徐淡定則被我差遣出去,跟進小白狐兒這一條線索。他是正統的茅山道士出身,老爹是茅山長老徐修眉,師父是茅山長老梅浪,這樣的資歷并不僅僅只是可以拿來依仗的,他是特勤組里面唯一能夠和我、努爾并肩的高手,獨當一面的人才,得了我的差事,就按圖索驥,開始了盤查之旅。

  小白狐兒雖說一如人類小孩,但到底是異類出身,閉目而眠,卻也能夠將自己的意念散播到空間里去的,只要有足夠的精力在,維持一兩天也不是什么難事,這里面涉及到一些妖族法門,只有我能知曉,而我在私底下交代任務的時候,給徐淡定談及了,他也能夠一步一步地找過去。

  盡管有著這樣的法子,但是真正想要把握好方向,也是一件十分難的事情,即便是徐淡定,也是用腳板子走了好多的路,才找到了小白狐兒被帶到的山村,也虧得他腳程快,要不然那幾十里曲折的山路,也著實是讓人頭疼的。徐淡定趕在太陽落山的當口到的地方,那是一個很小的自然村,山包子上面加起來的人家只有八九戶,旁邊種了許多柑橘樹。

  他不敢進村,圍繞著村子周圍徘徊了好一會兒,方才確定這里就是小白狐兒被帶到的地方。

  接著他蹲在草叢處仔細觀察這兒,發現這里的村民總有一股別處所沒有的謹慎和戒備,出門的時候,總是下意識地朝著路口和四周打量一番,才走開。

  村子的房子很好,別的地方都是土屋,而他們這里大部分都是印子房——所謂的印子房,其實就是水泥房,鋼筋混凝土的結構。在九十年代初期,莫說在這樣的山窩窩里面,便算是城里面,恐怕也是不多的,與之相對應的,則是這個自然村附近的農田大部分都給拋荒了,長滿雜草,只有靠近房前屋后的幾壟地種些小菜,供主家食用。

  瞧見這些,再結合我今天所說的論點,徐淡定便曉得這里恐怕就是岷山老母所在的一處窩點,至少也是中轉站。

  不過像這樣的地方,要是沒有鎮場的高手,那簡直就是笑話,他在思量了一番之后,決定按兵不動,等到夜幕初上,瞧見小白狐兒和三個小男孩從村中一處最大的房子里面被攆出來,除了小臉蛋兒臟了一些之外,也沒有太多的傷害,于是便折身返回來了。

  這情況倒還中規中矩,不過這一身濕漉漉的衣服又是怎么回事呢?

  對于我的疑問,徐淡定斂容說道:“回來的路上,碰到一個戴蛤蟆墨鏡的瞎子,覺得我一個人挺可疑的,就上來盤問了我兩句,結果一言不合,便直接下了黑手。倒不是打不過他,只不過怕打草驚了蛇,于是裝作不敵后退,最后故意掉落到江里面去,潛回來的。”

  我皺了皺眉頭,問道:“那人想必也是岷山老母的爪牙之一吧,你雖說落了江,但是對方要是謹慎一些,曉得自己那兒被盯上了,只怕會提前撤離。”

  徐淡定點了點頭,也有些擔憂地說道:“嗯,這就是我急沖沖趕回來的原因,那個瞎子還是小事,主要是不能順藤摸瓜,那就打亂大計了。而且我雖然沒有進村去瞧,但是感覺里面的人還是蠻有手段的,倘若是被圍住了,我未必能夠逃脫得出,所以才趕回來,讓你來做個決定。”

  徐淡定看著我,而我則陷入了沉思之中。

  按理說,此刻倘若再尋回去,打草驚蛇了不說,而且還容易造成一個問題,那就是未必能夠釣上真正的大魚,但是聽到徐淡定說那個村子里還有他所忌憚的力量,那便也讓我有些發怵了,倘若是有人能夠看出小白狐兒的修為來,必然會有疑問——這么一個小妖精,哪里是那個張二姐能夠拐賣得了的?

  而一旦糾結起來,便能夠聯想到大張旗鼓的我們,不管僅僅只是一個小女孩模樣的小白狐兒跟我們是否有聯系,他們都會生出許多疑心,也使得小白狐兒陷入了某種危險的境地去。

  為了那些支離破碎的家庭,我想趕緊將這個案子給破了,然而這個卻不能以犧牲小白狐兒為前提。

  糾結了好一會兒,我終究還是放心不下小白狐兒的安危,將努爾給找了過來,然后下達命令。

  首先以谷雨這邊的昏迷為借口,說我們要回到市局去一趟,這里面安排林豪陪著黃紫玲,將谷雨帶回市里面的醫院去,嚴加看管,另外讓張勵耘留在縣上,一來是做一個靶標,給人看,二來是等待京都前來的人手,而我、努爾、徐淡定和趙中華則今夜便秘密潛入西陵峽茫茫山林之中,轉明為暗,看看能不能將岷山老母織下的密網,給撕出一條裂縫來。

  之所以如此安排,其實也是因為谷雨的暴露,讓我意識到這兒除了岷山老母之外,還有另外一股勢力,那勢力就是仿佛成為歷史的邪靈教。

  這個曾經被認為是繼白蓮教、洪門之后,國內最大的第一組織,在莫名的崩潰瓦解之后,隱藏在了地下,然而它隨便露出來的冰山一腳,都讓人不由得心驚膽寒。岷山老母再厲害,也不過是雄霸一方的土霸王,哪里能及那滔天巨鱷來的恐怖呢?

  時間急迫,我立刻召集了所有特勤一組的成員,將我的決定布置下去,這些組員平日里嘻嘻哈哈,大多沒有正形,不過一旦命令下來,卻也沒有太多的異議,令行禁止。這邊處理完了之后,我便通知了負責協調的黃紫玲和肖副隊長,肖副隊長是縣公安局派過來的聯絡員,謹守著自己的職責,而黃紫玲卻因為谷雨昏迷的事情而心慌意亂,也沒有什么心思,我們說什么,那便是什么了。

  此刻已經是夜里十點,我讓林豪將市局的兩個協調員連夜送走,然后也沒有開車,而是讓徐淡定帶路,徒步朝著那個詭異的自然村趕了過去。

  張勵耘留在了縣上,他的責任重大,不但要迷惑有可能的眼線,而且還得接待從京都趕過來的張大明白以及其余三張。

  時近五月,天氣漸漸地轉熱了,但是夜里面還是露氣深重,我們四人一路疾行,倒也沒有太多的負擔,出了縣城,先是走了一段路程的公路,接著就開始上了山林,朝著西陵峽那邊趕去。我心系小白狐兒,腳步不停,走得飛快,努爾和徐淡定都是氣韻悠長的修行者,自然不會松懈,而趙中華他雖然年紀略小,但是打小就跟他師父行走江湖,又練就一身筋骨皮肉,卻也不甘示弱,緊緊跟上。

  用比尋常人快幾倍速度的腳程,我們終于趕在子時末尾到達了徐淡定所說的那個自然村,是在靠近燈影峽的地方,這兒的地理環境十分奇特,石灰石垂直節理發育異常,巖石崩塌跨落十分嚴重,形成岸壁陡峭,山頂奇峰異起,石柱拔地而騰空,那村子所在的山丘對面便是狹窄而直的峽谷,仔細一聽,似乎還有江濤水浪的聲音傳來。

  借著月光,遠遠瞧了下那夜幕之中的村子,我們都擠在了村邊的一處草叢中,并沒有見到屋子里面有哪怕是一盞的亮光傳出來。

  難道對方就有這般的警覺,連徐淡定受傷墜江之后都覺得不妥當,不嫌麻煩地連夜搬走么?

  這樣的敵人,當真是有些難纏啊。

  沉默了一會兒,徐淡定對我說道:“這空城計讓人看著有些心虛,不如讓我去探探對方虛實吧?”

  徐淡定是跟茅山的外門長老梅浪修行的,本身也有一頭息息相關的鬼靈,我點頭,讓他去試。他得了肯定之后,跌坐在地,然后雙手合十,裝模作樣地念誦一番,沒一會兒,有一個黑影子從他的身背后浮現而出,旁若無人地朝著前方游走而去。

  趙中華是第一次瞧見徐淡定的這手段,不由得生出幾分詫異,而我和努爾則站在徐淡定的身旁,一左一右,當作護法。

  黑影子從我們這兒出發,小心翼翼地繞過幾處機關之處,然后朝著村子中最大的那棟屋子游去,那屋子在山丘的頂上,俯瞰四周,不過周圍的布置卻也有些規律,一看就知道是有問題的。不過這些對于徐淡定,都是小事,但見那黑影游入了屋子里,沒一會兒,徐淡定睜開了眼睛,苦笑道:“當真是一個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