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三章 聚火燃尸

  啊——

  幾個女孩子一齊尖叫起來,淚水立刻狂涌而出,蹲坐在地上,抱作一團,像風雨夜中的幾個鵪鶉,瑟瑟發抖。雜毛小道朝上面看去,一聞,大喝一聲:“有尸氣!”斜插在背上的新制符文桃木劍,立刻出現在右手上,大步奔向樓梯口:“小毒物,跟上,兇手還在四樓!”我懷里的銅鏡立刻滑落在左手中,大步踏,跟著跑。

  我全力奔跑起來,像一陣風,沒用十秒鐘,我和雜毛小道便殺到了四樓,出現在樓道口。只見有一個遲緩的身影,正朝南面的緊急通道處走去。不用看,遠遠地聞,便能夠聞到一股濃濃的尸氣。什么是尸氣?這是一種人體腐爛之后散發出來的氣體,惡臭非常,家住農村、而且恰巧有停尸五天、七天或九天風俗的朋友或許會相當熟悉——那味道,體質差的人聞上一口,定然抗不住,給鮑魚魚翅吃都不濃口,熏人欲嘔。

  天可憐見,但也有強人可以在停尸棺材的大棚處,聞著腐敗變質的尸氣,打上一個星期的麻將。

  萬物都是相對而言的。

  雜毛小道往懷里一摸,扭頭看我,說小毒物,借我一張“祝香神咒符”。這“祝香神咒符”有驅味寧神的功效,對防尸氣有奇妙的功效,我備了一些,立刻一邊跑,一邊遞給雜毛小道一張,自己也弄了一張,貼在額頭上。那身影只有一米六五,穿著破爛的夾克,一瘸一拐地跑著,我們大步追上,既然確定是異類,雜毛小道便毫不客氣,桃木劍遞出,出手如電,直刺這身影北部的厥陰俞穴、腎俞穴、命門穴。

  這三穴,前者致死,后兩者截癱,如若刺中,有暗吐內勁的話,是人便熬不住。

  這內勁與武術中的氣功是一樣的,修道者能夠感受到體內的氣感,能夠明白到與萬物連接的“炁”之場域,便能夠將體內的氣勁束成一道,如錐子一般攻出,達成效果。

  此為尋常之事,但并不如影視劇中杜撰的那般神奇。

  那黑影倒也是敏感,感覺危險臨身,不閉不閃,扭身便揮手抓來。它這一扭身不要緊,只見它的臉上,全部都是斑駁的黑紅色肉塊,如同植物的樹皮一般,僵硬如鐵,從臉到脖子,密密麻麻全部是黑色的毛。眼睛白的多過于黑的,口中獠牙兩對,上下開叉,張開嘴,一大股熏臭至極的尸氣便朝我們噴來。

  它是僵尸,而且還是有了一定年份,脫去白毛的黑僵。

  我曾在湘西鳳凰的時候提起過僵尸,這類生物是一種保留著生前記憶的尸體,《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中把它分為六個等級,所謂白僵、黑僵、跳尸、飛尸、魃直至從沒有人見過的尸魔,這樣的分類太過于理想,而且玄之又玄,萬事都需要“具體事情具體分析”,等級并不決定于一切,然而卻能夠給我們做出一些實力高下的判斷來。這黑僵,即使才處于十二法門分類中的第二等級,常人都是已經很難對付了。

  可是,我和雜毛小道是常人么?這可是名震“江湖”、降妖除魔無數的“左道”組合啊!(容許我自夸一下……)

  常人被這黑僵一口腐尸之氣噴來,不倒也要暈厥一楞神,然而我們早就已經貼好了“祝香神咒符”,最大程度地避免了傷害。不過即是如此,我依然被熏得肚中翻涌。雜毛小道劍勢用老,未待那黑僵抓住,手腕一轉,只攻那黑僵的下三路。黑僵手上干燥,渾身仿佛抹上了一層蜜臘,指甲又黑又硬又長,如同鋒利的短匕首,揮舞著朝我劃過來。

  這黑僵的指甲上有毒,一旦沾惹,便立刻要被尸毒侵害,這一點,我在矮騾子的洞中便已然見過。

  不過有著金蠶蠱的我卻并不害怕,這些日子按照十二法門中“固體”的法子打熬的身子,也不是白練的,腦子和身體的反應力比之以往,高出一層,往后一縮,立刻就抬腳去踹——我這一腳并非風靡一時的跆拳道,而是從雜毛小道那里學來的彈腿。雜毛小道自幼便修道,修道者的修身養性,并不是坐在屋子里面喝茶作詩,而是發掘身體的潛力,尋求真我,所以雖然不必如少林寺那般以習武為業,但是身手卻是出奇的好。

  彈腿又名潭腿,一說起源于河南潭家溝,又有說源于山東龍潭寺,皆與潭相關,故而得名。此腿法發腿疾速,以大腿帶小腿,集力于足,突發迅擊,快速伸屈,彈如彈丸,爆發力很猛,我也是最近剛有所成,此刻心思不念,立刻就大腳踹出。

  這一腳踹中拿黑僵的身上,立刻有一種踹到墻上的感覺,這僵尸渾身的肌肉組織全部異變,堅硬得很。

  我腳發麻,但那黑僵吃我一記彈腿也不好受,一連后退好多步,有一種站不穩的感覺。這僵尸平日里行動緩慢,然而一臨到生人面前,處于戰斗狀態時,體內生物電的傳遞都呈倍增長,稍一站穩,立刻又張牙舞爪地沖了過來,仿佛一頭受傷的野獸。我們后面跑上來三個人,分別是趙中華和那兩個前來探險的男人——一個叫阿浩的光頭佬和一個瘦弱如竹竿的小東。

  他們兩個看到這頭朝我們撲來的黑僵,第一反應就是慘叫,屁滾尿流地往樓下跑去。

  或許我的文字表達過于蒼白,很難把黑暗中這臭氣熏天的恐怖僵尸給你們描述清楚:這是一個不高的男人,身前的樣貌便是丑陋,此時臉部肌肉僵直扭曲,脫水,縮緊得全部都是皺紋,上面似乎還涂有一層蠟,白色的眼睛帶著一點兒詭異的紅光,破破爛爛的衣服……

  然而當時的情形,真的是讓人心里發炸,那兩個菜鳥,自然心中驚悸。

  不過就這種僵尸,我不放出吉祥二寶,都能夠搞定的。見它再次撲來,我左手的銅鏡往上一揚,高喊一聲“無量天尊”,鏡面朝那黑僵罩去。鏡靈立刻驅動著篆刻的“破地獄咒”,空氣中莫名地一滯,那黑僵便失去重心,徑直跌倒在地,雜毛小道趁機跟上,先是一腳踏中這黑僵的頭,接著一張黃符紙便貼上額頭。

  光貼符,不念咒,便如同炒菜不放鹽,能吃不給力,不過雜毛小道是把念咒誦經的好手,符紙上身,咒語便已然念完了。到底說茅山道士這降妖捉鬼都是一把子好手,那黑僵一中紙符,便渾身抖如篩糠,我踏一腳踩上去,居然有手機震動那種麻酥酥的感覺。

  這黑僵顫抖著,兇神惡煞的模樣一時間全部消失,危機解除了,然而我心中仍然有些隱隱的寒意。

  這個地方太邪門了,憑空跑出一頭黑僵尸來,這是要鬧哪樣?

  趙中華也湊了上來,雙手張開,一大把紅線,這紅線是特制的,上面能夠聞到一股濃濃的桐油味,他俯身下來,開始快速的結起繩來。結繩是最古老的一種避邪手法,上溯可以到上古結繩記事的時候,這里面方法很多,結的手法、距離和個數,都有著特殊的意義,分單結、方結、八字結、瓶口結,在悠久的時間里,人們開始發現這里面其實也蘊含著某些奇妙而復雜的聯系,擁有了法力。

  雖然后來結繩有被符文、手勢、真言所代替的趨勢,但是最終卻一直流傳了下來。

  想不到趙中華竟然是個有這門古老手藝傳承的人。

  這具黑僵不到十秒鐘,便被趙中華結了十幾個繩結,纏繞全身。這個收破爛的男人從懷里面掏出一只ZIPPO打火機,啪嗒一聲響,便打開了,束形的火焰便噴了出來。他將火焰移到了位于黑僵頭頂的一個結頭,說毀滅這僵尸,不留怨念,最好的辦法就是將其焚燒殆盡。我這九龍聚火結,一旦點燃,必將觸及其體內之陰火,將其渾身都燒成灰,你們看這樣可好?

  我和雜毛小道對視一眼,皆點頭同意。

  正邪不兩立,人鬼殊途,僵尸一物喜食人畜鮮血,存于世間,怎么都是要害人的,此刻將它除去,多少也算是做了一場功德。

  得到我們肯定的回復,趙中華將打火機的火焰下移,準備將這貼符的僵尸給點燃。突然從樓道那邊傳來一個人的聲音:“等等,住手!”這聲音似乎有些熟悉,然而趙中華卻不是一個猶豫的人,藍色的火焰已經穩定地點在紅色的繩結上面。

  轟——

  一大團火焰騰空而起,沿著繩結在一瞬間引燃了整具僵尸。

  我們雖然有心理準備,知曉這所謂的“九龍聚火結”厲害,然而卻沒有想到這僵尸竟然像是被加了汽油一般,燃燒跳躍而起的火焰,竟然高達兩米。雖然火舌在一瞬間收轉回來,安靜地俯在黑僵尸身上,將它的黑毛全部焚完,然后將肌膚外面凝垢的油脂烤炙逼出來,就著這尸油,將黑僵燃燒。

  這黑僵被雜毛小道的符紙和趙中華的紅線壓制著,然而烤炙靈魂的痛苦,還是讓它不住地抽搐掙扎。

  那場面,現在回想起來都蔚為壯觀。

  整個過程發生不過十幾秒的時間,而在樓道口跑過來的那人,也已經沖到了我們的面前,一臉的痛苦和惋惜。我們回頭一看,竟然是熟人,一個絕不可能出現在這里的家伙。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