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七章 一口泥,一口糖

  聽著先前的對話,我心中隱約有些猜想,而當從那女人嘴中說出我少年時期的名字時,我陡然想了起來,閣樓上面的這個家伙,竟然是楊小懶。

  是的,就是那個曾經將我綁架了大半年的楊二丑女兒,也是茅山楊知修師叔的妹妹(后來對外宣稱是姐姐)——在我最開始成熟的懵懂期,她還擔當了我性啟蒙的角色。不過這并不代表我跟她的交情有多深,倘若論起來,唯有恨,才是最根本的紐帶,維系著我和她之間的關系,雖說他父親楊二丑最終是死在了鎮虎門張曉濤之手,但在楊小懶的心中,恐怕更多的,是算在了我這個“弒師”的冒牌弟子身上來吧?

  至于我,雖說之前楊小懶對我百般虐待和屈辱,但是卻讓我變得更加的堅強和隱忍,我反而能夠將那一段經歷當作是一份財富,而不是一件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師父曾經跟我說過一句話,過于睚眥必報的人,氣量和眼光難免受阻,看得不遠,也永遠不會有太高的成就。

  我一直覺得如是,而楊小懶畢竟跟楊知修師叔有著骨血之情,即便是她身上有好幾條人命案,但是我也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作不知。

  這世間并不是非黑即白,這一點不管是誰,都得承認,不過我卻萬萬沒有想到,楊小懶竟然混入了岷山老母麾下,而且還有著不錯的地位。

  若是如此,我倒也不會徇私枉法放過她,這樣的禍患,能夠清除了,不管是對我,還是茅山的清譽,都有著許多的好處。

  我心中一陣思緒亂舞,而閣樓之上卻又傳來了一陣腳步聲,門開了,走進一個人來,是男的,深情款款地對楊小懶說道:“小懶,夜已經深了,你怎么還在這里?把窗戶關了吧,山風太大,又潮濕,你小心受冷。另外,你剛才跟那老婆子談什么呢,我看她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好像對你有些埋怨啊……”

  原本滿腹霜寒的楊小懶聽到這溫暖的關懷,語氣轉得溫和了許多,將窗戶收攏了一些,然后說道:“阿郎,傍晚顧瞎子那兒傳來了消息,你知道是誰來了么?”

  男人疑惑道:“誰,能讓你這么大費周章?”

  楊小懶咬牙切齒地說道:“陳二蛋,你可還記得那個家伙?”

  男人似乎認識我,顯得更加疑惑了:“自然記得,不過那個小家伙來了有什么可怕的,實在不行,將他弄死便好了,你這樣厲害的身手,這些年來,還怕過誰?”

  楊小懶瞧見這男人對她的話不重視,嘆了一口氣,然后說道:“阿郎,那小子已經不再是當年金陵分局的小屁孩兒了,他這些年來,在南疆打過仗,茅山學過藝,那根骨連茅山掌門陶晉鴻和邪靈教的天王左使都為收他為徒而打起來,而他在茅山修行這么多年,一出山就在西川挑起了事,跟老母交好的金錢肥君朱作良你還記得不?就是鬼面袍哥會的坐館大哥,別人都以為他是張大勇給干掉的,卻不曉得在此之前,是陳志程重傷了他,而后邪靈教的魅魔也吃了他的虧,箭王林易慘死,到今年初,白云觀鎮觀之寶御賜長生牌失竊,只用了三天,他就給找回來了,連白云觀主人都得承他的情——現在的江湖上,很多人都認為他就是未來的茅山掌教真人了,說了這些,你可還敢小瞧于他?”

  “這,這,這……”楊小懶的這一番話說得那個男人手足發冷,難以置信地說道:“這怎么可能,他當初分明就是一個小科員而已啊?”

  楊小懶又是一聲長嘆:“是啊,當初倘若是知道他能夠有今天的這般成就,說不定我早就讓我爹弄死他了,哪里還會給他做洗髓伐經之術,將他的修行天賦給開發出來呢?你知道么,就連你荊門黃家的少主,吞服了無數靈丹妙藥,從小筑基而成的黃養神,在當初與他爭奪名位之時,都弄不過他,屈居第二,這樣的家伙,誰能夠想得到他的未來,到底有多強大?說不定我們這些人,最后都不過是他的墊腳石而已呢。”

  男人深呼吸了好幾回,這才說道:“他現在既然這么厲害,不如我們別招惹他了,離得遠遠的,你說行不?”

  他這懦弱地說辭讓楊小懶有些不滿了,哼聲說道:“我跟你講這些,不是要消磨你的斗志,而是想對你說,我們已經錯過了很多機會,便不能一錯再錯。他既然撞到了這里來,而這里是我們的地盤,那就要趕在他還沒有一飛沖天的時候,將他扼殺在搖籃。你我或許還不足以對付此刻的他,但是加上岷山老母的力量,說不定還有一搏的機會,回頭我便去挑唆——一想到能夠將他踩在腳下,天啊,我真的是……阿郎,快吻我,我想要了……”

  誰也沒有料到明明還一本正經、滿腹愁怨的楊小懶竟然變得這般春情勃發,我回頭瞧了同樣掛在山壁上面的努爾一眼,只見黑暗之中,留著短須的努爾一臉苦笑,多年時光過去,當初的那個苗家少年郎已然成長為一個堂堂漢子,對于此事倒也見怪不怪,不過聽到閣樓上面的男女連回房的時間都顧不上,演起了活春宮來,頓時就覺得實在是有些尷尬。

  咳咳,能不能別這么開放,這嬌喘和呻吟,以及閉上眼睛就能夠想象得到的動靜,聽得人根本把持不住啊?

  好在那男人似乎聽到了我和努爾這兩個大齡未婚男青年的心聲,沒多久就完事了,兩人一陣激亢高昂地呼聲過后,是短暫的沉默,接著楊小懶長長舒了一口氣,然后對那男人說道:“顧奶奶是少數讓岷山老母信任的手下,我剛才情緒不好,跟她發生了一點沖突,還是去跟她解釋為好,不管怎么說,總不能讓她成為牽絆。我且去了,你沒事,早點回房休息吧。”

  楊小懶離去了,腳步聲漸遠,而一陣窸窸窣窣的穿衣聲之后,窗戶猛然被打開,剛剛激情完畢的那男人竟然趴在窗沿上,開始劇烈嘔吐起來。

  一股酸臭之氣從窗子里傳來,這讓趴在旁邊山壁之上的我感覺一陣難受,下意識地瞧了過去,結果雙眼都不由瞪得滾圓。

  我看到了什么?這個家伙,竟然是我當初在金陵分局工作時的同事,那個討厭的副科長黃岐。

  這個家伙,怎么跟楊小懶搞到一塊兒去了?

  哦,對了,當初我在茅山碰到楊小懶的時候,她懷里抱著一個小娃娃,說叫黃鵬飛,這么說來,黃岐竟然是黃鵬飛的父親?不過,剛才他們談話時提到的荊門黃家,又跟這黃岐是什么關系?

  我腦子里面亂極了,然而就在黃岐趴在窗口大吐特吐的時候,閣樓里面又有動靜傳來,我瞧見了半張清秀的臉擠到了窗口邊,因為角度的緣故,瞧得并不真切,但確定是一個女人。那女人走到黃岐身邊來,關切地拉著他的胳膊說道:“黃郎,你怎么了?”

  黃岐回轉過身去,摟著那女人說道:“趙雨,沒事,剛才被楊小懶那婆娘拉著弄了一下。”

  那女人聽到了,渾身一僵,似乎有些吃醋地哼聲說道:“原來是這樣,你放開我,剛剛享受完了,現在又假模假式地抱著我,算是怎么回事?”

  女人的嬌嗔讓黃岐顯得十分受用,將她抱得更緊了,勸道:“別這么說,你又不是不知道楊小懶那婆娘的事情,身中有惡鬼,一天老過一天,為了防止身體的衰老,隔三差五就用那少女經血泡澡,有時候甚至殺一兩個女孩兒,放血之后,將自己給浸泡到里面去,渾身都是腥味,就跟一頭僵尸一樣,別提有多惡心了。跟她親個嘴,我能將隔夜飯都吐出來——要不是你,我過得比死了都不如……”

  “既然這么痛苦,那你為什么還要在這里?不如我們兩個私奔了吧,到一個誰也不認識的地方去,過自己想過的生活,你說好么?”

  面對著情人的期冀,黃岐卻顯得十分猶豫:“雨兒,你是老母的徒弟,難道沒想過她的手段?就算是跑,我們能跑到哪里去?別說這些孩子氣的話,寶貝,剛剛吃了一口泥,你還是給我一口糖吃吧,要不然,我真的就不想活了……”

  這邊說著話,就開始解那女人的衣裳,那趙雨自然不肯,推說楊小懶會回來,然而黃岐卻說道:“顧奶奶住坡腳,她們且得談半個多小時呢……”

  半個多小時,以黃岐的速度,的確可以辦許多事情,兩人吧唧吧唧便開始了好事來,我和努爾苦笑,不想再聽他們表演,于是小心地朝著崖頭的院子攀爬而去。很快,我們兩人便如壁虎一樣攀上了閣樓,準備從上面翻過,潛入院子里去查看,然而我卻沒想到作為支撐點的那木梁子竟然腐朽了,突然一斷,整個人竟然直接從上方跌落,朝著崖下墜去。

  我從上而落,到了窗口,終于攀住窗沿,還有緩過一口氣來,正好瞧見黃岐那激動而扭曲的臉,抬了起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