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三十九章 私奔事件

  那處懸空凸出的閣樓窗口,出現了一個模糊的影子,朝著峽谷怨毒吶喊,然而她詛咒的對象卻已然陷入了昏迷之中,不省人事。

  將這兩人扔在凹口的巖地上,努爾回過頭來拉我一把,兩個人都有些累得厲害,他坐了下來,朝我問道:“這兩個人,怎么處理,帶回去?”

  我看著昏迷著的黃岐和趙雨,搖了搖頭,否定道:“帶回去肯定是不可能的,機會稍縱即逝,延誤戰機;雖說扔進峽谷里面,省事省力,但是終究不太好,我們畢竟不是土匪,拿著官家的牌子,做事就得按照規矩來,不然誰都玩不長。這樣吧,將這兩個人捆起來,藏在一個無人知曉的地方,等到天亮了,我們再將他們給押解回去,你覺得如何?”

  努爾點了點頭,指著外面的山壁說道:“我剛才瞧見一處地方,是山壁里面的缺口,看著挺大,不過不確定,你等我幾分鐘,我去查看一下。”

  說完這話,他回轉過去,縱身跳下了峽谷,身子像狡猴一般地在巖壁上面跳躍,速度極快。

  我們剛才帶著倆人攀巖而回,著實是一件讓人頭疼的事情,結果多少也有些疲累,而努爾下去查探地形,而我這里也不閑著,把昏迷在地上的這對男女外衣剝下,將他們給捆得結結實實——這手法是在南疆軍中學到的手藝,最是扎實不過,而且被捆者還不能胡亂掙扎,越掙扎越緊,繩子甚至都能夠收緊到肉里面去。

  我剛剛將他們給捆好,努爾回來了,告訴我地方不錯,是處懸澗,空間蠻大的,里面還有一樽古人的懸棺,將他們丟在那里一晚上,應該沒有什么問題。

  如此說好,努爾便從旁邊找來一根長長的藤條,由他在巖壁上引導,而我則將這兩人給晃晃悠悠地掉到懸澗離去,等努爾將他們兩人給安置妥當之后,我們商量幾句,準備從小樹林那兒折返。過了山崖凹口,快速走到那一片小樹林邊緣,前面的努爾突然停步了,給我打了一個手勢,我停止步伐,瞇著眼睛朝遠處望去,只見在我們的來路上面,來了兩個身形矯健的黑影,正朝著山頂的院落走去。

  我因為少年時曾經吃過鯰魚精眼珠的關系,夜里的視力更好一些,所以瞧見這兩人一高一矮,高個的大半夜還帶著一副墨鏡,顯然就是楊小懶口中的顧瞎子,也就是顧奶奶的侄兒,另外一個粗手粗腳,瞧那走路的姿勢,卻是個外家功夫的路子。

  兩人一路來到了院落下的坡腳,這時從院子那兒飄飛下了一個身穿玄色長袍的女人來,大聲叫道:“顧瞎子,周老七,你們來的路上,有沒有瞧見黃岐那個沒卵蛋的家伙,還有趙雨那騷狐貍精?”

  我們離得稍遠,然而卻能夠很清晰地聽到這帶著憤怒的聲音,我這才曉得那個女人便是楊小懶,下意識地朝她臉上看去,卻瞧見她不但背著我這兒,而且還穿著兜頭的長袍,將她的臉都給包裹在陰影之中。

  不過看得出來,楊小懶在此處的地位并不算低,這兩個明顯是在前面那個村子里埋伏的高手聽聞,不由得一愣,周瞎子奇怪地問道:“楊家娘子,什么個情況,你老公怎么會跟小雨點兒在一起?”

  另外一個周老七似乎對那趙雨還有些愛慕之意,所以頓時就有些不樂意了:“楊家娘子,你說話能干凈點么,什么騷狐貍精,這也太難聽了吧?”

  兩人的回答讓楊小懶頓時氣瘋了,手一揮,一張被捏成了團的紙張落在了顧瞎子的臉上,接著厲聲罵道:“難聽么?許那對狗男女做出這樣骯臟齷齪的事情,就不許我講了?你自己看看吧,看完之后,就曉得我為什么這么說了!想不到吧,你看看趙雨那一副歲月靜好、人畜無害的模樣,卻想不到她會做出勾引人家老公的骯臟事情來吧?看在老母的面子上,我還當她是好姐妹,哼,真的瞎了我的眼了。”

  顧瞎子苦笑著從臉上摘下那紙團來,遞給旁邊的周老七道:“我雖說白天能看點東西,但在這大半夜里,還真的就是瞎子一個,你來看吧。”

  周老七帶著電筒,將紙團展開來一看,臉色頓時就變了,不可置信地念道:“……我們這是真愛,請你一定要成全我們,山無棱,天地合,乃敢與小萱絕……我擦,罵了隔壁,這什么情況,小萱不是趙雨的閨名呢,他居然也知道?小雨點兒不是告訴我,除了老母之外,她就只告訴了我么,怎么黃岐這小白臉兒也曉得?”

  他念念叨叨,頓時就感覺一股無明業火升騰而起,沖著楊小懶喊道:“黃岐呢,黃岐躲到那兒去了?你可知道,老母跟我講過,以后可是讓趙雨來給我當雙修伴侶的,他敢將我未來的伴侶拐走,你信不信我用八磅槌將他犯罪的工具給擂碎了?我艸……”

  回過神來的周老七也氣得快要瘋了,楊小懶也抓狂了:“我剛才在上面問了人,沒有人瞧見他們倆離開過,搜遍了整個院子,老鼠都掏出來兩窩,人卻瞧不見一個,就憑他們兩個,怎么憑空消失了?難不成他們直接從窗口跳下了峽谷里面去?哼,給我找,一定要在天亮之前找到他們,等找回來了,趙雨這賤人你隨便玩,老母那兒,我幫你擔著……”

  周老七怒火中燒,大聲喊道:“好,我這就去布置!”

  他準備離開,旁邊的顧瞎子才反應過來,跟楊小懶問道:“我姑呢?”

  楊小懶也是氣糊涂了,這會兒才想起了兩人的任務來,問道:“對了,你們在那邊埋伏,一晚上有沒有瞧見什么異動?”

  周老七滿心都是抓奸夫的事情,一點兒都不肯停留,匆匆而走,留下周瞎子在這里匯報道:“生生喂了半晚上的蚊子,結果一個鬼影子都沒有瞧見,你布下的機關也沒有一個響,各路暗線匯報,也沒有什么動靜,你是不是太多疑了?那個人,未必就會死茅山的徐淡定,要真是他,為什么不直接將我給捉回去?怎么可能還留我回來報信呢,你可能是太多疑了吧?”

  這結果讓楊小懶詫異,倘若是平日里,她或許能夠想出許多破綻來,給予反駁,然而此刻卻也不計較顧瞎子的埋怨,點了點頭,然后對他說道:“你大姑還在院子里面搜查蹤跡,你去聯絡埋伏在各路的暗線,將他們給發動起來,天亮之前要是還找不到那對奸夫淫婦,我看這個二路元帥的探子頭兒,你也就沒有再坐下去的意義了。”

  楊小懶在這一伙人里面的地位極高,這番話說出來,便是顧瞎子也有些動容了,點頭答應了,便開始吹哨子叫起了人來。

  隨著他那像貓頭鷹夜啼的聲音出現,山林的黑暗之中,逐漸浮現出了幾個利落的身影來,我瞧見那些暗線都給陷入瘋狂狀態的楊小懶給叫了出來,心中不由得一陣驚喜,而就在這時候,我旁邊的努爾拉了我一把,朝著右邊指去:“有人。”

  我回頭瞧去,卻見不遠處有兩個黑影貼著草地疾行,他們并沒有朝著吹哨子的顧瞎子集中,而是朝著我們藏身的這小樹林繞了過來。

  這兩人的速度極快,很快就離我們不到五十米了,我和努爾趕緊將身子藏住,準備著制人的手段,不過當他們闖入我視線中的時候,我身子不由得松了一下,低聲喊道:“淡定,你帶著小破爛過這邊來。”

  “大師兄?”來者正是徐淡定和趙中華,他聽到我的聲音,頓時驚喜不已,帶著趙中華,貓著腰來到了我們跟前,然后問道:“到底怎么回事?我們剛才跟著村子里藏匿的兩個高手趕到這里來,還沒有做好準備,他們就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是發現了什么嗎?”

  我忍著笑,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說給他聽,徐淡定聽完之后,揉著肚子笑道:“大師兄,你可真夠損的,你這不是要楊小懶的命么?”

  談笑完畢,我指著黃岐給我們指的方向說道:“上兵伐謀,既然他們自亂了陣腳,那么我們就趁機摸到那個滄瀾道場去看看,倘若真的屬實,就讓人在這里盯著,其余人回縣上去搬兵,將這個賊巢穴給剿滅了,還西陵峽人民一個朗朗乾坤!”

  眾人皆點頭,岷山老母一眾人等實在是太犯眾怒了,做出這等傷天害理之事,天地不容。

  因為黃岐、趙雨的“私奔事件”,讓楊小懶怒火攻心,所以路上的暗哨少了很多,我們貼著樹林行走,倒也沒有碰到幾個,有的也繞過了,瞧見不斷有人朝著山外跑去,曉得楊小懶的判斷失誤,只覺得黃岐他們是想逃得遠遠,反而有利于我們的前行。如此走了二十來分鐘,前方一空,我終于瞧見了黃岐口中所說的那片雨瀑。

  往里,那邊是罪惡昭著的滄瀾道場了吧?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