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章 同門相見,一見即怒火

  沒有一點準備時間,我那突然蹦出來的便宜師叔讓我現在就去交易。

  地點是南城車站附近的一個大型商場,他警告我,他和我師出同源,想來也能料到他的本事,若報警,他自然知曉,到時候就不是一拍兩散的問題了。我說這規矩我懂,你別亂來就是啦。

  其實正因為我懂,我心里更加沒底。

他要書,哪里還有書,那本破書在人間的存在,大概是一堆飛灰而已了。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滿房子散落的東西,一陣捉雞和蛋疼。墻壁上的掛鐘一直再走,滴滴答答,當它的分針走了五格,我才站起來,深呼吸,跑到洗手間里去洗了一把臉,精神稍微好一點,我去把工具箱翻出來,拿出一把略長的瑞士軍刀來,這是我過生日的時候阿根送給我的,據說還是行貨。

  我問金蠶蠱:今天我們要去救朵朵了,給力點行不?

  金蠶蠱:吱吱吱……

  我腹中一陣蠕動,顯然,這個小東西也是十分的焦慮。

和罕有的暴怒……就像這肥蟲子第一次整我一樣的感情。

  此去兇險之極,然而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換了一身方便舒適的運動服,黑色,下了樓,我一邊開車一邊用藍牙耳機給阿根打電話,說今天有事情可能不去店子了,他不在意,說好,沒問題。我沉默了一下,又說:“阿根,兄弟我要是掛了,你知道我家地址吧,錢都轉給我父母吧!”

  他沉默了,過了一會兒說,你這是遺言么?

  我說對呀。他著急了,說你是不是碰到什么難事了?有問題大家一起解決,有什么事情是想不開的?我嘆氣,說有的麻煩總是要解決的,沒得法子。他沉默了幾秒鐘,說我表哥說的事情是真的?我很郁悶地說怎么你們都知道了啊,這件事情到你這里為止,不要外傳了啊!

  阿根真誠地說:“陸左我知道你不是常人,向來都比我厲害,但是,做什么事情,有什么難處,還是別忘了有我這個兄弟在。我能力不行,但是好歹有把子力氣在的……”

  我說那肯定的,我們是兄弟呢。說話間,已經來到了超市附近,我跟阿根說有事情先掛了,停好車子,我走下車來四處望,因為是中心城區,又是極為繁華的車站附近,人來人往,滾滾車流,舉目過去,到處都是人,那人頭好比沙田地里豐收的西瓜,一大片連綿。

  不同的是,那瓜田綠油油,這里黑乎乎。

  果然是好地方,我在想便宜師叔是不是香港警匪片看多了?我拎著隨身的皮包順著人流往商場里面走,這里面裝著一本老版的三國演義,“滾滾長江東逝水”那種,是我以前打工的時候在地攤上淘的,除此之外,還有一本香港風水玄學大師白鶴鳴的《飛星改運顯鋒芒》,兩本書讓我的手提包沉甸甸的,一看就很有分量。

  來到了三樓的日常百貨專賣,我站在電梯出入口那里等,過了一會兒,有電話進來了,我接通,傳來了我那便宜師叔低沉的聲音:“你包里面裝著書?”聽到這一句話,我就知道他一定在某個角落,偷偷監視著我。我點頭說是,然后他說讓我把包放在公共寄存處。我說不行,我要確認朵朵安全了才能給你。

  他笑,說好啊,我現在就把她放出來給你看?

  我曰,白天把朵朵放出來,不是要這小鬼頭的命么?我心中大罵這家伙的狡詐,但是嘴里卻寸步不讓,說我要見到瓷罐娃娃,確認朵朵無事了,才會把書給你。他沉默了,過了一會,他說好,那么我們換一個地方吧。我心一跳,問到哪里去?

  他說這里人太多了,你去附近的XX酒店開一間房,我們叔侄倆好好聊一聊,你也可以驗證一下你的小鬼是否安好。不過,從現在開始,把手機扔進你旁邊的那個垃圾桶里,不要再打電話了。我說這個可以,不過我怎么聯系你?

  他說不用,他來找我。我揚起手中的手機舉了一舉,給他看到,然后放到耳邊說:“叔,這手機卡里面還有好幾百塊錢的話費呢,我把手機扔了,卡留著好不?”他沒想到我這么說,一時語塞,爾后催促道:“你他瑪的快一點,磨磨唧唧的……”我掛了電話,把手機卡拿出,攥在手心里,把剛買不久的手機扔掉,坐著電梯下樓,出商場右轉,直走幾百米到了XX酒店。

  我知道這便宜師叔這個時候,定然在我后面尾隨著,于是我一邊跟酒店前臺說話,一邊代入他的角色去想問題:之所以在車站附近的商場交易,是因為這里人多、四通八達,一拿到手立刻就可以乘長途汽車離開;那為什么又要開房交易呢,顯然他已經確定了我拿著破書,決定勝券在握了——之前不敢直接找我,就是怕我吃軟不吃硬,用感情來逼迫,成本最低。

  我該怎么辦?我捫心自問,這老鬼常年浸淫巫蠱之道,自然比我這半調子要高明幾分,我雖然不知其來歷,但是想一想能夠指揮一群蒼蠅的人,那是怎樣的老棺材?——這件事情也提醒我,時刻注意身邊的耳目。我辦完手續,拿了房卡,來到電梯間。

  隨著門“叮”地一聲關上,我用最快的速度從手提包里拿出一個手機(這手機是我六月份換手機之后扔家里的,剛才我隨手帶出),老款諾基亞拆裝簡單,一開機,我立刻給阿根打了一個電話:“阿根,我說你記,我現在在南城車站200米處的XX酒店1104房間,十分鐘后我沒有給你打電話的話,立刻報警……”

  我話還沒說完,11樓已經到了,我立刻掛了電話,把這手機給扔到了垃圾筒里。

  我進了1104房間,門沒鎖,坐在床邊緣等著便宜師叔的到來。

  床墊很松軟,被子是潔白的、帶著蕾絲邊的那種,想來找個女士一起在這兒滾床單,肯定是一樁美事,可是我此刻卻陷入了對未知的恐懼中。我腦海里出現了各種念頭,比如我埋伏到門口,門鈴一響,我猛地拉開,一個“三皇沖天錘”轟爆這狗曰的腦袋;又比如我讓金蠶蠱在門口等著,直接給他下蠱毒,到時候有了威脅,大家彼此就有了顧忌;又比如……

  然而我坐在床邊,卻一動沒動。

  直覺告訴我,待著別動,比做什么小動作都要好一些。我面對的不是一個普通人或者窮兇極惡的歹徒,而是一個擅長蠱毒之術的老油條,他奸詐、陰毒、深悉人心,就像潛伏在草叢里面的毒蛇,不到最后一刻,不會露出自己的爪牙——恰如猛虎臥荒丘,潛忍爪牙苦受。

  幾分鐘之后,門被推開,腳步聲幾近于無。

  我抬起頭,只見套間轉角處出現了一個瘦小的身影,這是一只猴子,它的體型只有小貓那么大,臉頰、胸脯和四肢內側均為深橙色,背部為紅褐色,黑色的尾巴有白尖,佝僂著身子竄進來,頭和身子長二十多公分,尾長三十公分,不似平常猴子。

  它朝著我齜牙咧嘴、表情兇神惡煞,吱吱地叫著。我站起來,它嚇了一跳,往后騰空躥去。我順著它的身影,只見到它跳上了一個男人肩膀。

  這時候,門才傳來一聲鎖門聲。

  當真是神出鬼沒,我看著眼前這個男人,他的皮膚很黑,臉型輪廓像是東南亞那邊的人,年紀約摸有50歲上下,左眼眉毛上面有一顆大大的黑痣,人很丑,他在冷笑,嘴一動一動地,我仔細看,原來是在嚼檳榔。見我站起來戒備地望著他,他伸出手撫摸著猴子的黑黃毛發,瞇著眼睛說:“我本以為你會耍一些小動作,沒想到你還挺自覺地——很好,我喜歡你這種有自知之明的年輕人。”

  他的眼一瞇,我感覺這眼神尖利,就像破碎的玻璃渣子。

  我深呼了一口氣,說道:“瓷罐帶來了沒有?”他從隨身帶著的一個布袋里面掏出了裝著朵朵的瓷罐娃娃,平擺在手上,前伸,說:“書呢?”我走到窗前把窗簾拉上,房間頓時暗了下來,我輕喚:“朵朵,朵朵……”朵朵沒有出現,而那男人臉上則浮現著莫名的笑容。

  我說你干了什么?他聳了聳肩,嘴角一抽動,瓷罐娃娃立刻飛出一道白線,朵朵出現房間里,見到我,跑過來依依呀呀地張嘴,緊緊地抓著我的衣擺,躲在我后面,像一個受驚的小獸,精致的小臉上寫滿了恐懼。

  他平擺雙手,說:“看看,我只不過是想告訴你,控鬼之術,我比你精通,所以你不要玩什么花樣,來,把書給我,我們兩銷!”我一直盯著他的眼睛,當他說到“我們兩銷”地時候,眼神不自然地往旁邊瞥去——這表現實在否定自己說的話語。

  心情跌到了谷底,這狗曰的,不會是想要殺人滅口吧?

  我把緊緊抓著的皮包往前伸,他手一翻,我看見這家伙手上的顏色明顯比露出的胳膊部分顏色不一樣,顯然是戴上了肉色剝皮手套,這家伙真夠謹慎的。我們兩個相隔一米,他接過了我的黑色皮包,而我也拿過瓷罐娃娃,手指一觸,我立刻就感覺到一陣灼傷刺痛之感,感覺身體里面爬進去了幾只細小的火螞蟻。

我眉頭一皺,盯著他一字一句地說:“你敢給我下蠱?”

  他收過皮包哈哈一笑,說傳說金蠶本命蠱百毒莫進,我倒是很想看看。

  我中的是癲蠱,中蠱毒之后,半日發作,人心昏、頭眩、笑罵無常,飲酒時,藥毒輒發,人癢難耐,忿怒兇狠,儼如癲子。這是小兒科,往日兩廣之人常用,最普通的治法是嚼用檳榔,即可預防或緩解。我見著他一副成竹在胸、掌控場面的表情,心中大憤卻無奈,惟有讓體內的金蠶蠱忙著解毒,以免毒入腑臟,用布包好瓷罐,腳步移動著,說我可以走了么?

  他伸手攔住,說等等,你驗了貨,我可沒有驗貨。說完他低頭把皮包打開,翻看時,他肩膀上的那只袖珍猴子一直瞪著我,警戒得很,而我的右手已經已經抓住了褲兜里面的瑞士軍刀。老家伙翻了一下,拿出兩本書,草草瀏覽,抬起頭,瞇著眼睛說書呢?書到哪里去了?我強作鎮定地說不就是在你手上么?

  怒氣在第一時間填充了他的眼睛,我感覺他的晶狀體瞬間變成了紅色。

  “你竟然有狗膽來騙我?!”他憤怒地狂吼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