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十四章 地翻天

  這是一個身形瘦小的漢子,四十多歲,穿著簡單的黑色綢襟,臉色白皙,留著兩撮小胡須,臉頰上有幾顆細碎的麻子,面無表情,冷冰冰地看著正在地上間歇性顫抖的黑僵尸,然后又瞧上了我們,特別是我,直勾勾。他以前的土腥子味沒有了,換成是一身的尸氣,淡淡的,混雜濃重的香料,十分嗆鼻。

  良久,他冷笑,說行啊,陸左,上次我的十二尸巫給你破得零零碎碎,這一次又把我新煉的黑僵給焚燒了。我爺爺說得真對,你果真是我王家的克星啊……

  雜毛小道愣了一下,指著地上已然悄無聲息的黑僵,說地翻天,艸,這是你家養的熊孩子啊,也不拴牢了,你看看這事弄得?說著話,上前過去和地翻天緊緊抱在一起,手使勁拍背,說你個老東西,沒事不在深山老林子里面待著,跑到這里來干嘛?

  地翻天往日眼神靈活,是個精明能干的人,此刻卻是一副麻將臉,板著,兩撮小胡子不停地抖動著。

  雜毛小道明白過來了,看著地上熊熊燃燒的僵尸,噢的一聲,說得,這東西定然是你煉尸丹的爐鼎吧?功虧一簣了?唉,多大個事兒?不值當,相請不如偶遇,我們好久沒見了,等我辦完事,一起吃夜宵去。

  地翻天眉毛聳動,但是也拿這個疲賴的家伙沒有辦法,說不用了,他有事,轉身欲走。

  雜毛小道拉住了他的衣服,說等等,別走啊?撞見了,請教一個事情唄:我們有個朋友在這附近丟了魂,一路尋到此處,你在這空蕩蕩的大樓里煉尸丹,想來對此處十分了解,那么就幫我們一個忙,說一說這個地方到底有什么古怪?我們要救那朋友的性命,應該去哪里把拘走的命魂招回?

  地翻天臉一抖,說哦,還有此事?我也是趕來不久,并不知曉這事……我打斷他的話語,說王叔,都是明眼人,不存在誰騙誰?大家都是老熟人,沒有必要相互隱瞞,你要做什么事情,只管做,但是看著朋友的面子上,講一講,這里的事情,我們好有個譜。

  地翻天眼睛轉動,看著我們三人,說也罷,我來此地,緣由還在于陸左你。要不是你把我的十二尸巫給壞了,我也不用四處再尋合適的養尸地了。今年的上半年我一直在外奔波,連生意都沒有做幾樁,其實論養尸,大山大澤,這種地方出煞的幾率遠遠比城市多得多,然而那都是久久溫養,不能速成。后來聽一個朋友提及這里,便尋覓至此,大善,如此兇地,果然是頂厲害的陰牝之地,這三個月,他便一直潛伏在這里,將補齊的十二尸巫置于此處,養息著,進步飛速,準備煉成飛尸,方回返湘西。

  至于此地,妖精鬼怪,很多,不能一一道來,若說慣于拘魂者,莫非是“它”?

  我們眼睛一亮,紛紛說到:“它?它是誰?”

  地翻天沉聲說不知道,他呆在六樓的某一處空房間中休養,有門手藝在,又常年跟這東西打交道,所以不怕。但每次初一十五的夜里,門外必有人來敲門,咚咚咚,聲音不大,但是清晰。一會兒又有指甲抓門的聲音傳來,他自有五行兇鬼使喚,又有十二尸巫鎮身,哪里會怕這個,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便不理。如此三兩回,他便起了心思,召出五鬼,齊聲呼嘯,那東西便散去了。

  他白天睡覺休養,晚上煉尸祈愿,煩了,便在樓中溜達,在主樓的一大柱子中,發現有滲出血紅色的印子,走進前看,那印子游離,呈現出一個女人慘淡的臉龐來。他是與鬼打交道的行家,便走陰溝通。原來在這水泥石柱之中,有一個女人在,是被人活生生地灌注在這柱子的模具當中的。她是陰歷七月十五陰時出生,死的時候也是在陰歷七月十五陰時,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享年二十四周歲。

  她也不知道自己死了多久,只知道醒來之后,總是要在這地方吸收陰氣,然后驅逐附近的住戶。

  她時沉睡時清醒,清醒的時候,便喜歡出去鬧人,這是一種本能,仿佛已經篆刻到靈魂之中。

  地翻天跟這女鬼神交了一會兒,感覺這女鬼雖然癡癡蠢蠢,只依本能做事,但是實力經過這么久的陰牝洗滌,已經不可小覷,若拼將起來,只怕要費一番周折,于是跟她和解。那女鬼也畏懼地翻天如此多的助拳,便也答應了下來,不再騷擾。

  趙中華望著大樓的十二根主樓石柱,問是哪一根?

  地翻天一翻白眼,說東北角那根。多說一句,那女鬼溫養十年的陰氣,是個可怕的對手,個人建議,最好不要惹惱她。你們若是要找她麻煩,我立刻避開,以免殃及池魚。

  說完他轉身就要溜走。我們還沒有怎么,趙中華兩步踏過去,一把拽著地翻天的衣角,說你不能走。地翻天鐵青著臉,轉過身來看著他,說你什么個意思?趙中華指著圍欄處,說剛才從上面掉下去的那個人,是不是你指使僵尸給弄死的?

  地翻天陰著臉,望向雜毛小道,說小蕭,你朋友是警察?

  趙中華也看著雜毛小道,而這家伙則拿著那把新制的符文桃木劍,放在尸火上烘烤,然后斯條慢理地說道:“地翻天,天哥,我們在巴山峽的時候,有過命的交情,按理說怎么都要偏著你的。不過是兄弟,我才勸你一句,古來求長生,無外乎外丹內丹之別,而最劍走偏鋒的,就是尸丹。這東西有多么不靠譜,我說再多你也不信,那你就煉罷,但是若還得別人性命,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

  地翻天捏著手,面目有些猙獰起來,說小蕭,你個雜毛的意思,是想管一管咯?

  雜毛小道默默地烤劍,目光深情地看著桃木劍的劍尖,好似看一個豐乳肥臀的失足婦女,然后淡淡地說:“天哥,我在等你解釋。我在等你告訴我,你還是不是那個為了朋友舍命、兩肋插刀的地翻天?”

  地翻天點點頭,說小蕭,你說這話,便是不把我當朋友了。對于敵人,我向來是不客氣的……他說著話,身上的衣服一陣亂動,像是有鼓風機在下面吹起,而他左手上那一串黃黑色的光潔珠子,也冒起光來,灰蒙蒙的一圈兒亮,呈黃色,里面又似乎有點兒銀絲。雜毛小道一見,大叫老趙你放開,趙中華也瞧出不對,手一甩,像是沾到了熱油,而地翻天哪里管這些,一陣黑氣暴起,魑魅魍魎之物便縈繞在他身上。

  地翻天曾按照《鬼道真解》上面的內容自行煉制了“五鬼搬運術”中的五行鬼魅,我知曉,但是那法子太惡心了,損陰德,所以即使知道這法子若是強大到極致可以有大法力,但是也沒再繼續研究了。我是一個養蠱人,天生就是“孤、貧、夭”的結局,若想跳出之外,唯有積攢人品,做功德,行善于世,看淡風云,方能夠避免一切,哪里敢做這事?

  然而地翻天偏偏做了,而且做得歹毒、做得厲害,只是一震,趙中華立刻跌開三四米去。

  地翻天怨毒地看著雜毛小道一眼,冰冷地說小蕭,老子懶得跟你們玩過家家,這次看在以前的交情上,饒過你。以后再見面,就是仇人了……說完這話,他騰身往后走去,足尖踏地,渾身黑霧繚繞,竟然似乘著風一般,有輕功,沒一會兒,便消失在拐角處。

  我和雜毛小道也不敢追,面面相覷,這狗日的,怎么可能這么猛了?簡直太不科學了啊?

  看來他似乎在這個地方得到了什么好處,要不然以他現在的水平,在湘西鳳凰那會兒,豈能讓我走掉?

  趙中華爬起來,說你們怎么不追?雜毛小道聳聳肩,埋怨說老趙,你這個人看著聰明,怎么這會兒糊涂得要死?把地翻天這家伙誆騙得幫我們找回阿根的命魂了,再提這一茬不行么?懵叉叉地提起,害得他跑了。趙中華盯著雜毛小道,說小蕭,你跟這個玩尸的是怎么認識的?

  雜毛小道有些不樂意了,眉毛一挑,說真是警察啊?查戶口么?我爺爺跟他爺爺是世交,怎么了?

  兩人正說著,我聽到樓下又傳來女人的尖叫聲,念想這歐陽老先生還在下面,而且還有五個倒霉熊孩子也是,便讓兩人先停住,別吵了。我們三人不管地上已經焚燒殆盡的黑僵,跑下去,卻見有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紅著眼睛,正在和歐陽指間僵持。而在地上,則躺著兩個男人,是光頭阿浩和小東,生死不知。

  這個男人伸手緊緊地掐著歐陽指間的脖子處,發出野獸一般的嘶吼,而老先生則一手護著脖子,一手快速地在這個男人身上點著,隔衣點穴。

  旁邊的三個女孩子,則相互抱著一陣尖叫,也不敢跑,也不敢沖。

  我走在最前面,一個箭步便沖到了兩人旁邊,托著這個男人的頭,一轉過來。他張著嘴巴,朝我咬,只見他的眼睛里,有著濃濃的怨毒和忿恨,簡單而直接,并不是人類的情感。

  趙中華在一旁驚叫道:“這人被鬼上了身,陸左小心……”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