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章 深入虎穴

  這一處深嵌入燈影峽之中的回字山澗,跟黃岐口中所描述的幾乎沒有什么差別,外面被茂密的植被給遮蓋,靠山這邊的路徑又顯得十分艱險,高不可攀,讓人望而生畏,根本沒想到這里竟然會藏污納垢,有一個讓西陵峽、乃至整個宜昌所憎恨的邪派道場在其中。

  雖說這一路上許多的暗哨都被楊小懶給支使著去查找她的老公和那個拐跑黃岐的騷狐貍精,但是出于謹慎的緣故,我們還是不敢光明正大地朝著山澗里面前行,在一番思量之后,決定還是由徐淡定出馬,讓他的那頭本命鬼靈先去探路。

  在偏僻的角落,徐淡定一坐便是十分鐘,回過神來的時候,臉上卻是浮現出了笑容來:“除了門口石屋那兒有兩個昏昏欲睡的瞌睡蟲之外,倒也沒有別的阻礙,想必他們是在這里太過于舒暢了,所以防范也沒有那么多;或者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外緊內松,將大部分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外面的樹林中,這里反而沒有那么的森嚴。行了,我帶路,諸位跟上。”

  徐淡定說得這么肯定,我也沒有什么好擔心的,茅山子弟,一身是膽,見慣了風浪,于是滑落到了那山澗石縫之中,循著道路往里摸索。

  因為畢竟都是敵營,所以我們的腳步都極為收斂,到了徐淡定提醒的石屋,正好是那石縫的出口,先有徐淡定上前,讓鬼靈給這兩個沒有太多修為的門房給催眠,接著并不用廢太多的事,我們四人便可以大搖大擺的進入了這所謂的滄瀾道場之中。

  之所以如此簡單,倒也跟現在的時辰有著許多關系,差不多是凌晨四點多,正是人最困倦的時候,過慣了太平美滿的土豪惡霸生活,哪里會想到這個時間竟然會有人溜進來呢?這情形讓我們對這滄瀾道場的評價不由低了許多,伏在石縫出口不遠處的山口往下望,瞧見這是一個天然形成的巨大天坑,有著寬闊的空間,看著仿佛是倒扣的碗兒,實際上有天光從頂上曲折漏下,這樣的地理環境,倒真的是一處世外桃源的場所。

  這邊有人工修葺的石梯,呈二十多級臺階而下,而在天坑之中也并非是一片黑暗,有古代風格的燈籠挑起,東一串西一串,將這好幾個足球場大的天坑底部照得朦朧,而好多石屋、木屋以及寬敞氣派的建筑散落其間,東一撮西一片,粗略估計一下,怕是塞一千人進來,都能夠容納得下。

  岷山老母的麾下自然不可能有一千多人,一兩百還是有的,而這些古建筑看著,說不定真的如黃岐所說,是古代巴人的遺址呢。

  大概的掃量一圈之后,我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正中的一處巨大石臺上面,那兒是一個呈現出金字塔造型的石臺,頂部有一個幾十見方的平臺,還有石鼎在其間,恐怕是用來祭祀或者別的什么宗教活動的場所,瞧這氣派,肯定不可能是滿足于丐幫組織者的岷山老母弄出來的,看著真的讓人羨慕,那岷山老母從岷山那塊荒地喬遷而來,倒是占了一塊好地界。

  出口這兒也有昏黃的燈光照耀,我們不敢久留,快速走下臺階,然后找到一片無人的建筑區域藏住了身子,接著我掃量了一下,讓徐淡定和趙中華在此停駐,而我和努爾兩個身手還算不錯的家伙,則先去四周巡視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好的發現。

  幾乎沒有歇一口氣,馬不停蹄,我在陰影中潛行,很快就發現了一隊執夜更的巡邏隊,一隊三人,打著呵欠從燈下走過,朝著道場開口的臺階那里走了過去,我等他們走得遠了一些,側耳請聽,感覺左邊不遠處傳來孩童的啼哭聲,隱隱約約,心中便有了計較,快步朝著那兒走去。

  過了四處有人的休息區,以及兩三處隱隱有高手炁場停駐的區域,我終于來到了一處緊貼山壁的石屋區來,瞧見這兒的燈火是最明亮的,總共掛了兩盞,而緊貼著山壁修建的石屋顯得十分厚實,窗口很小,其中還有嬰兒臂粗的生鐵一根一根地豎著,讓人望而生畏。

  這是監房區,聽里面的動靜,估計是用來關押那些剛剛被從外面拐帶過來的小孩兒,這里靠西南角,離外面廣闊的空間較遠,而且還有一道天然的石廊攔著,將聲音阻隔,所以即便是有孩子整夜哭啼,倒也不會影響到別人的休息。不過也正因為是這道修長的石廊,讓我能夠輕松靠近這里,一路來到跟前,瞧見這一排的石屋就中間有一個出口,而出口那兒站著兩個人,一個駝背老者,還有一個體型健碩的婦人。

  這兩人在低聲聊著天,我用背靠著墻,小心地靠近過去,只聽到那駝背老者嘆了一聲道:“昨夜轉來的四個小孩,感覺都不錯,好生教養,說不定能有一兩個能成大器;不過年齡最小的那個受到了驚嚇,一直愛哭,怎么嚇都不管用,看來今天是沒有法子睡了……”

  那健碩的婦人一臉橫肉,惡聲惡氣地說道:“先忍著,等到天明,奉了老母的旨意,老娘非得讓這幾個小家伙一點厲害瞧瞧,也不用擔心太多,實在不行,去地牢房里面拉幾個廢物出來,殺一兩個給這些小家伙看看,就曉得乖了。對了,溫駝子,我瞧見了楊家娘子的信,說這一回有一個小姑娘很可疑,到底怎么回事?”

  被喚作溫駝子的那老者指著角落處的一個房間說道:“那兒呢,單獨關著的,就你內侄女張二妹拐來的,說爹爹是個畫家還是啥的,她看著倒是機靈得很,眼睛黑黝黝的像嬰孩,直通先天的那種,人也漂亮,我還想說倘若老母收了她為徒,說不定能得一個衣缽傳人呢——那楊家娘子雖說出謀劃策、修為能力都不錯,但終究是半路出家,外人一個,總不及自己一步一步交出來的好——但就是太冷靜了,讓人覺得有些奇怪……”

  健碩婦人遞給了溫駝子一件信物,然后說道:“老母還沒出關,接到信,讓我想過來把一下關,倘若合適,她再過來。”

  那信物想必就是岷山老母的,溫駝子哪里敢作阻攔,連忙作揖說道:“張嬤嬤這邊請。”

  他掏出一串鑰匙,將鐵門打開,然后將健碩婦人給引進了去,我曉得他們談論的應該就是小白狐兒尹悅,這小妮子雖說有我李道子師叔祖給她定制、用來藏匿氣息的符箓,但是倘若是被人發現了,說不定就暴露了身份,而身處敵巢,這樣的暴露實在是太過于兇險了,我放心不下,瞧見他們進入了石屋,便從陰影中走出來,左右一打量,氣息一提,人便竄上這排石屋的頂上去,估摸著方位,然后來到了關押尹悅的那一間。

  為了不鬧出太大的動靜,我在屋頂走動得緩慢,等到了那兒的時候,那張嬤嬤卻是已經瞧過了,由溫駝子送著離開,我打量了一下,瞧見為了通風的考慮,這屋頂上面居然也有一個窗戶,雖說也裝了兩個鐵欄,但是卻能夠瞧見里面的情形。

  我順著空隙瞧過去,看見一張石床上面鋪滿了曬干的稻草,而一個小小的身影蜷縮在角落,好像十分恐慌的模樣。

  “尹悅,尹悅……”

  我壓低了聲音,朝著下方看到,結果那小小的身影一動,抬起頭來,黑暗中一對晶瑩的眸子透著光亮,接著她雙腿一蹬,竟然一躍而起,倏然而至,三四米高度一下跳來,雙手抓住鐵欄桿,露出了一張宜喜宜嗔的精致小臉來,激動地低聲喊道:“哥哥,你怎么來了?”

  瞧見這小白狐兒晶瑩潔白的小臉蛋兒,我便曉得這幾日她也沒有受到什么苦頭,想必是演得太真了,別人也未必想為難這么可愛的小孩兒。

  再說了,正如溫駝子所說的,一看小白狐兒這般天資聰穎的模樣,說不定能夠拜入岷山老母門下,當做真傳弟子,日后的地位說不得比自己還高,要是這小姑娘記仇,也不太劃算不是?

  想到這里,我伸手抱住了小白狐兒握在鐵欄桿上面的小手,關切地說道:“我不放心你,特地跟過來瞧一瞧,就怕你有事。”

  “怎么會呢?”小白狐兒皺了皺小巧的鼻子,笑顏如花,邀功一般地跟我說道:“除了第一天,他們對我不知道有多好呢,剛才那個肥婆娘還告訴我,說要去找他們的岷山老母,也是這里的頭兒,過來見我,收我為徒呢——哥哥,你說是不是瞧見了她,我們就能夠抓人了?”

  我指著旁邊說道:“其他的孩子,都關在這里?”

  小白狐兒點了點頭,想說些什么,突然耳朵一動,低聲說道:“哥哥,又有人要過來了,你先藏起來,不要露面,其他的事情我后面再跟你講吧。”

評論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