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四十二章 亂事紛紜

  趙中華被五花大綁,簇擁著他的卻是顧瞎子、周老七這伙人,我瞧見那小破爛被揍得不輕,眉眼上面腫脹得厲害,給人推著,下石階的時候受不住力,骨碌一下滾落下來,落在了下面天然的巖地上面,還好不是頭著地,要不然不免又要受些傷。

  這情形讓我和努爾都感到無比詫異,卻沒想到趙中華竟然被逮了回來,瞧他這吃盡了苦頭的樣子,想來在外面也是有過一番拼搏的,只是不曉得跟他同行的徐淡定,現在又在哪里去了。

  我隱匿在窗口的陰暗角落,瞇眼瞧著石階那兒,但見顧瞎子和周老七將趙中華推推搡搡地朝著我昨日探訪的監牢那邊走去,而接著我瞧見了楊小懶和顧奶奶的身影,還有一個將自己全身包裹在黑袍子里面的家伙,男女不分,那人走動有點像在飄,腳尖一點,便是兩三米開外,瞧著讓人心驚,想來也是個厲害的高手,要不然以徐淡定和趙中華的身手,不可能在這些人的手里吃虧的。

  這三人沒有走往監牢,而是朝著岷山老母所居住的寬敞庭院走去,瞧著三人的背影,我想了一下,然后對努爾說道:“我去那邊瞧一眼小破爛,你在這里,隨時準備突圍。”

  雖說跟趙中華的關系遠比我親密,但是努爾反倒是鎮定一些,平靜地說道:“你也別著急,只要不是傷筋動骨,牢里面待著也沒事,到時候徐淡定帶著大軍壓來,我們來一個里應外合,反而會更有效果的。”

  我苦笑道:“話雖如此,但是這里面不確定的因素終究還是太多了——比如說淡定能否及時找來援軍?另外他們倘若對小破爛施展邪法,誘供而出,那又怎么辦?而且如果對方手段殘忍,直接將小破爛給弄死了,難道我們還要袖手旁觀不成?所以得將事情想得沒有退路些,我們才好置之死地而后生,殺出一片天來。”

  努爾同意了我的看法,從背后拿出了趕神殺威棍,摩挲著棍身,然后說道:“我這棍子,倘若能夠聯系到山神,可以憑著那力量瞬移一兩里地,但是只能帶一人,實在不行,我……”

  “如此最好,你到時候就將小破爛帶走,至于我,我自己想辦法。”我毫不猶豫地說道,當初得到這棍子的時候,努爾已然能夠使用其中的功效,這么多年過去了,對此早已是無比的純熟,兩人能夠逃遁而走,雖說不一定能夠逃開后面的追擊,不過卻也多出了一條退路,如此最好。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再多言,弓著身子,朝著門外翻去。

  努爾在我的身后叮囑了一句話:“天快亮了,他們人多,你自己小心些。”

  我帶著努爾的關懷,潛身而出,抬頭望天,只見凌晨的天光已然從中間的幾道石縫之中灑落下來,在南邊有一大片的土地園子,里面竟然有許多植株,我至少瞧見了兩種糧食植物,心中一動,曉得這兒的事物,恐怕是不能以常理而度之。我在陰影的角落急速行走,突然前面走來兩個人,趕忙翻身躲入旁邊的無人建筑中,從縫隙里看過去,卻正是顧瞎子和周老七兩人。

  這兩個家伙剛剛將趙中華押送到監房里面,卻并沒有著急審問,而是折回了來,走到我跟前的不遠處,那兒有一串燈籠,火光下,周老七散了一根香煙給顧瞎子,腳尖輕點,躍身而上,在燈籠里面的蠟燭那兒將煙點燃,又用這煙給顧瞎子點上,深深吸了一口,這才說道:“媽的,奸夫淫婦找不到,卻碰到這么一個家伙,你說這算怎么回事呢?”

  顧瞎子抽了一口,然后讓青色的煙霧從肺里面徐徐噴出來,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說道:“色字頭上一把刀,女人而已,何必在意?”

  周老七不聽勸,憤憤不平地說道:“你說得輕巧,可知道我這幾年來,對那趙雨的心思有多費勁么?老子就像一個純情少年一樣,在她面前曲意奉承,就想著能夠一親芳澤,將她這塊好肉給囫圇個兒吞在嘴里面去,這事兒連老母都默認了,結果事到臨頭,卻給黃岐這個外來的家伙給搶了先——媽的,你說他不是有老婆了么,趙雨她是怎么看上的他呢?”

  顧瞎子笑道:“人家畢竟是世家子弟,跟咱們這些山村野夫到底不一樣。再說了,黃岐雖說有老婆,但是楊家娘子那鬼模樣,誰瞧她正臉一下,都給嚇一大跳,偏偏還是一個小娘子的聲線。這樣的老婆,說句實話,能夠不痿,也算是大幸了,總得調節一下,對不?”

  周老七郁悶道:“你這個死瞎子,不是什么都看不到么?”

  顧瞎子狠狠地吸了兩口煙,然后說道:“我他媽的是弱光,又不是真瞎子。行了,這事兒先別著急,稍后再看,今天邪靈教的那兩個人你瞧見了沒有,除了老母,咱這誰能夠勝他們?抓到那個小子,也是他們的功勞,逃走的那個,那個誰帶人追去了,等追回來,咱們再在那對奸夫淫婦,雖說是二道湯,但是你也能夠嘗個新鮮不是?”

  周老七咕噥一聲,沒有多言,兩人將煙吸完,然后將煙頭扔地上,狠狠地踩上幾腳,然后朝著庭院那邊走去,我瞧見他們走遠了,這才滑身而上,朝著監牢那邊走去。

  輕車熟路,很快我就來到了跟前,那溫駝子正領著幾個男人在門前談話,大概是在布置什么,我從側面的陰影走過,爬上了石屋頂上,貓著腰,踩著小碎步在這一片屋子里面尋找,這兒挺大的,二三十間監牢,我大致掃了一遍,終于在離小白狐兒不遠的一處監牢里瞧見了他,那兒有熊熊烈火,趙中華給綁在一個木架子上面,有一個身高不到半米的侏儒提著鞭子,抽了幾鞭,上衣被剝光的趙中華肌肉結實,卻只出現了幾道淺淺的鞭痕。

  我曾經試過他的功夫,這小破爛出身滄州,練得一身好武藝,會寫橫練硬氣功也是當然,不過那侏儒卻也狠心,不斷地揚鞭抽著連著幾十鞭下去,趙中華終于軟了,頭垂落到了一邊,侏儒朝他吐了一口痰,然后朝著外面走去。

  這人一走,我立刻從屋頂跳了下來,左右一打量,然后走到趙中華跟前來,低聲問道:“小破爛,怎么回事,你咋被抓起來了?”

  聽到我的聲音,被抽得血肉模糊的趙中華激動得抬起頭來,低聲喊了一句“陳老大”,然后打量了一下周圍,這才說道:“我們出去的時候,一開始挺順利的,后來來了一個鷹臉人,發現了我們。那個家伙十分厲害,淡定哥打不過他,帶著我往江里跑,只可惜我太弱了,結果被追上了,淡定哥本來想救我,但是我讓他走——有一人逃脫,我或許還有生的希望,若是兩人都留下了,估計就得被吞了……”

  “后來呢?”

  “后來淡定哥跑開了,鷹臉男去追他了,我則被這伙人給打了一頓,然后給我拉回來了。路上的時候我被盤問,先是說誤入此處,后來熬不過了,假裝是來附近調查的,沒有透露你們,和曾經來過這道場。”

  我點了點頭,趙中華到底是跟了我們這么久,哪些該講,哪些不該說,這個度量其實是有把握得到的,只不過我就怕他們對這孩子用刑,倘若是斷手斷腳,或者直接弄死他,那罪過可就大了。似乎瞧見了我的擔心,趙中華的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來,對我說道:“陳老大,我知道你的計劃,你不要管我,他們曉得我只不過是一條小魚,說要將淡定哥追回來再說,在此之前,我其實是安全的,即便是抽幾鞭子,不過都是外傷,你千萬別擔心……”

  瞧見他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我心中好過許多,這時外面傳來腳步聲,我騰身而上,再次伏到了屋頂上面,接著我瞧見那個侏儒帶著領命回來的顧瞎子和周老七等人過來,侏儒先是兇狠地抽了趙中華幾鞭子,然后由顧瞎子對他進行盤問。

  趙中華裝作奄奄一息的模樣,然后將剛才那一番話,又講給了對方聽,顧瞎子和周老七確定滄瀾道場暫時還沒有被發現,只不過外面的村子已經被盯上之后,心中稍安了一點,商量了一下,決定回去稟報,并且吩咐那侏儒和溫駝子,將這俘虜給關好,必要的時候,他還可以作為人質,要萬一死了,可要唯他二人是問。

  這兩人點頭哈腰,倒也不敢再為難趙中華,我瞧見他們將趙中華送入監房安歇,心中稍安,再次潛回了我們落腳的地方,這時已是天色大亮,兩人都不敢露頭,瞧見天坑底部開始熱鬧起來,七八隊孩子在大人的帶領下開始跑操,如此一番熱鬧,我和努爾各自吞服了辟谷丹之后,盤腿打坐,休養生息,一直到了下午時分,閉目靜修的我突然聽到努爾在我耳邊輕聲喊道:“志程,他們找到黃岐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